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三十四章恩威並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恩威並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恩威並施

「同理,粟哥這次雖說栽了,但也是一真漢子,咱們共飲。」葉凡笑著,兩人幹了三大杯。

「粟哥應該有去處了,不然,不會這麼悠閑的?」

「呵呵,老弟厲害,連這個也看出來啦?」粟一宵不由得有些微愕,瞬間回過神來,豎起了大拇指。

「倒不是說我能掐會算,我還不是看你後頭人,有喬秘書長在,你要什麼位置不得給你安排,先透個底吧,去什麼地方,經后兄弟我有空了也來蹭碗酒喝。」葉凡笑道。

「估計是到省城撈個局長噹噹了。」粟一宵透了點。

「一路順風。」葉凡又舉起了杯子。

「你也一樣,我估計明年,你老弟肯定會坐上羅州市市委書記寶座的。呵呵……」粟一宵眼精明一閃而逝。

「哪能,空想罷了。」葉凡打著哈哈,當然不會承認了。

「其實關於查副專員,我還知道一點東西。既然把那事都給你們提了,也不怕這一點小事了。」粟一宵一臉神秘相。

「粟哥快請說。」葉凡心裡還真是一喜了。

「那個人你認識,就是原金桃鄉的書記潘宏禮,人稱潘麻子。他是查副專員表哥。

此人現在不是被你們搗鼓到教育局當一不管事局長了嗎?查副專員很敬重潘宏禮母親查梅。

因為查計鋼小時候有一大半日子都是查梅帶的,可以這麼說,查梅相當於查計鋼的另一個母親。

查計鋼可以作任何壞事,但絕不會去害潘宏禮一家的,而且,如果你們能給潘宏禮安排一個好位置,查計鋼反正這輩子沒指望了,也許還能感激之下講點什麼出來。

再說,現在的麻川縣,方鴻國在主持著,要什麼位置還不是他一句話的問題。」粟一宵知道的還不少,把這事抖落了出來。

「嗯,我也想起來了。」葉凡點了點頭,實在是有些不甘願潘麻子這個人上位。

「老弟,老哥我虛長你近o歲。我知道潘麻子這個人很討厭,惹著你了。

不過,潘麻子也受到教訓了。其實此人本性並不惡,只是以前查副專員權高位重時他有些狂傲。

此人倒是弄錢的好手,當然,弄去自己也會享受一部分的。但揣入自己腰包倒不多,大部分都是買車或吃喝掉了。

不過,查計鋼倒了,經后此人肯定會小心翼翼,哪還敢猖狂?而且,這次的事對他來說,教訓也很深的,人都會變的。呵呵,老弟你自己拿主意吧。」粟一宵點了點頭。

到了大街上,葉凡叫上賀海緯,兩人開車直奔水州蛇湖監獄。

鐵占雄正在提審查計鋼,當然,鐵占雄沒出面,打的幌子是省紀委的工作人員出面,這樣子做應該不會引起公安部的林天民警覺。

因為查計鋼涉及德平大案,本來就是由省紀委在負責的。而方圓掛職完成後也回到了省紀委,現在也小提為正處級別了。

「方圓,案子審得怎麼樣,老查招了沒有?」一邊走葉凡問道。

「沒有,那老小子,跟茅坑裡的臭石頭一樣是又臭又硬,臉上裝著一臉的痴獃相,問什麼都是一問三不知。而且一直叫嘯著說是全招了,你們不能再折磨黨的幹部,這是不人道什麼的。」方圓一臉的苦惱,這連審了幾天案子下來,人也給累得不行了。

要知道犯人累,審的人照樣子累,兩人根本就是在鬥智,玩的就是個智謀。

「黨的幹部,呵呵呵,他現在都是監下囚了還敢妄稱黨的幹部,丟盡了幹部的臉,哼」葉凡冷哼了一聲。不久,進了戒備森嚴的密室。

查計鋼也是鬍子拉碴的,正坐在鐵板椅上,面色有些臘黃,無精打採的樣子,不過,見葉凡進來,查計鋼那眼神一閃,葉凡鷹眼早捕捉到了。

心道,這老小子,剛才的無聊精打采全是裝出來的,厲害著呢。

「來根煙。」葉凡遞了根煙過去,不過,旁邊紀委一個幹部立即走了過來,哼道:「拿給我檢查一下。」

「你退下去,到門外去。」方圓立即訓叱道,那個年青幹部一臉的驚訝,望了望一臉嚴肅的方圓,又掃了葉凡一眼,估計在揣測此人是什麼人,難道是紀委下來的幹部,不過這幹部不敢問,悶聲不響退到門外去關上了大門。

「查計鋼,還認得我嗎?」葉凡幫他點上煙后,問道。

「堂堂的葉縣長,怎麼不認得。」查計鋼嘴裡略顯譏諷。

「我現在去地區建設局了,不在麻川縣了。」葉凡笑了笑,並不著惱。

「噢,還得恭喜你高升。」查計鋼哼道。

「咱也不跟你繞彎子了,跟你作筆交易。」葉凡拋出了話題。

「什麼交易,我一個犯人,有什麼能力跟堂堂的建設局局長作交易,這不是天下的笑話嗎?」查計鋼眉毛一挑,哼道。

「提拔潘宏禮」葉凡吐出了五個字,查計鋼嘴角抽搐了幾下,瞬間平靜下為,說道:「那是麻川縣組織部的事,跟我有什麼關係?」

「呵呵,戴罪立功總行吧。查計鋼,別妄想著還有人來救你,也別妄想著有些事能做到天衣無縫。」賀海緯哼聲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哪有那種天才。做了點小事不就被你們查出來啦。幸好我查計鋼在銅礦陷入不是太深,不然,早上刑場了。」查計鋼哼道。

「查計鋼,還想狡辯,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麒麟村獅王坡到底怎麼回事?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別以為有著林天民撐著你就能怎麼樣了,實話跟你說,這案子已經擺到了紀委的鳳書記桌面上。

識時務者為俊傑,你現在說出來還來得及,而且,我答應你,潘宏禮可以給個好職位。

不然,別怪我葉凡最後把潘宏禮以及他們一家也給扯進來。」葉凡氣勢大,板著個臉像尊天神,就連一旁的鐵占雄都暗豎起了大拇指,這一聲吼,相當的扎人。

好像一道小劍刺入心懷一般。其實是葉凡用上了『化音迷術』,把內勁化成音波專門向查計鋼的心裡頭扎刺了過去,用此去觸動他的神經。

查計鋼果然計,一時顯得有些迷茫。

葉凡一見有點奏效,立即喝聲道:「查計鋼,查梅對你不好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前從銅礦撈來的錢沒少往查梅家送吧。

查梅一家就兩個普通職工,怎麼會蓋得起五層洋樓。要不要咱們省紀委的同志去查查。

還有潘宏禮,好處也撈了不少吧,要不要省紀委也去查查。給你兩條路,一條就是講出麒麟村的事,另一條就是不顧他們死活,一家人全完蛋,哼」

葉凡連續施用『化音迷術』,只講了兩段話,頓時人累得全身淌汗,快成一隻死狗了。

平時這種『化音迷術』往往只噴出一個簡單的字,此刻葉凡硬是撐著講了兩段話,也是他修為的極限了。

不過,卻是看得一旁的賀海緯和鐵占雄都暗暗嘀咕,暗道葉老弟到底怎麼回事,講幾句話都會累得這個樣了。

「我再考慮一下。」查計剛已經有點軟化了。

「不行立即說清楚,是戴罪立功還是陷查梅一家於不義,你難道一點良心都沒有,良心都給狗吃了,快招來」葉凡拚出最後一絲內息爆了出來。

「我……講……」查計剛低下了頭。

叭地一聲,葉凡居然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怎麼啦葉老弟?」賀海緯趕緊過去扶人。

「別動他」鐵占雄趕緊扯住了賀海緯,見賀海緯一臉迷茫,鐵占雄笑道:「他用了特殊方法,你趕緊拿下查計鋼,他估計會短暫的進入一種迷茫往外吐話的階段,機會稍縱即逝。」

「查計鋼,麒麟村獅王坡古墓是不是你夥同林天等人盜的?」賀海緯立即問道。

「是的,我只是協助林天。」查計鋼點頭道。

賀海緯臉上閃過一絲狂喜,瞬間又是一臉的驚詫,望了葉凡一眼,繼續問道:「都有什麼參與人,全講出來,一個不準漏下。」

「林天是主持者,他請了好幾個人來,我不認識。不過,他小叔林天民有來過一回。」查計鋼說道。

「古墓都挖出了什麼?」賀海緯厲聲問道。

「好像說是唐代的唐三彩之類的東西,聽林天說是賣了五千多萬。林家拿了大頭,得了三千萬,剩下的二千萬又拿了一千萬分給找來幹事的人,我也分了5oo萬。」查計鋼說道。

「還有分給誰?講清楚,具體些。」賀海緯問道。

「我不清楚。」查計鋼搖了搖頭。

「林天民得了多少,錢放在什麼地方?」賀海緯問道。

「不清楚,當時分錢的時候是林天民主持的大局。就我跟林天,林天民三個人在分錢。」查計鋼說道。

「你們怎麼知道古墓地點的?」葉凡問道。

「林天民拿出了一尊銅座來,好像古代的一條鎮紙。林天民叫他什麼麒麟鎮紙。上面雕刻得像一麒麟獸,長條形的像把尺子……」查計鋼把知道的全抖落出來了。

不久回過神來,頭一甩喊道:「你們幹什麼?」

「哈哈哈……」葉凡等人全笑了。

「查計鋼,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辦到的,潘宏禮可以提拔為教育局局長,也算對得起你了。」葉凡說道。當然,葉凡心裡也在說,只要他不犯事,一犯就抓。承諾歸承諾,國法歸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