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三十六章軍人群攻葉老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軍人群攻葉老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軍人群攻葉老大

「這個,那個時候拿地肯定是白拿的,還講什麼錢。當時是軍管政府,政府算不了什麼。現在地方政府要收回,估計還得跟王牌一師的領導商量著辦。不然,人家一個軍事機密的大帽子蓋下來,你們地方政府可是承受不起。」馬師長說的是實話。

「不過,有件事到是奇怪了。既然是王牌一師的軍訓場,怎麼又成了德平軍分區在管理?」葉凡問道。

「說不準是王牌一師的領導委託德平軍分區在管理。這個,在部隊里也是常有的事。軍分區雖說是地方性的軍事機構,其實說白了,最後還不是軍委在管。」馬師長說道。

「王牌一師的領導你知道嗎?」葉凡問道。

「師長我知道,叫曹天下,少將。也是藍京軍區的老牌師長了。聽說快提拔了,而且,曹天下好像還是京城曹家人。」馬師長知無不言,隨帶著還提醒了葉凡一句曹天下的出身。

掛了電話后,葉凡心裡有些鬱悶,總是感覺德平軍分區的曹正德好像是故意為之,而現在又跟藍京軍區王牌一師的曹天下聯繫了起來,難道曹正德現在又攀上了京城曹家?

所以官位才會恢復得如此的快。估計再過得一二年,又可以回到省軍區任副司令員了。對於曹家,葉凡總感覺有些陰魂不散似的。

想了想,還是決定打個電話問問梅盼兒,同屬軍界世家,也許她知道一些什麼內幕。

當梅盼兒聽說了月芽坡的事後,咯咯直樂:「凡仔,我看你是仇人滿天下,現在又惹出軍方曹家來了。你要倒霉咯」

「唉,有啥辦法,要做事就要得罪人。不做事倒是高枕無憂,我這人是天生勞碌命。」葉凡嘆了口氣。

「曹正德這個人我也沒聽說過,問我也沒用。要不我問問哥,也許他曉得一些什麼。」梅盼兒開玩笑歸開玩笑,還是挺關心葉凡的。

「不必了,一點小事,我自己會擺平。」葉凡裝著一臉輕鬆掛了電話。

想了想,乾脆電話掛給了庄世誠,看看他是否有辦法。

誰知曹正德實在是『吊』,庄世誠的話都不管用了。一直用這是藍京軍區王牌一師的軍訓場,他只是代為管理,作不了主什麼的來搪塞,庄世誠也是無奈,這個涉及軍方的東西,地方政府也只能是乾瞪眼。

而且,這個還是歷史遺留問題。真要收回那塊地盤的話,估計會惹來相當多的麻煩。

沒辦法了,因為時間緊迫,葉凡乾脆帶著賀海緯直奔地區軍分區而去。想先探探曹正德的底子再想對策。

「曹司令你好,我是天牆公路征地拆遷組的葉凡。」葉凡硬著頭皮伸出了手,微笑著說道。

「葉凡,我早知道你,不必假惺惺的還來個自我介紹。不就一個指揮部的副總指揮嗎?有事快說,有屁快放,哼」曹正德那臉一板,說話相當的粗魯,也沒叫葉凡一伙人坐。

「哼德平軍分區就不在德平了嗎?曹司令,你我都是地委常委,你也算是德平的一份子,請你說話客氣點。」賀海緯看不過去了,往前一步哼聲道。

「對你,我可以客氣點,賀書記請坐。」曹正德瞄了賀海緯一眼,擠了點笑說道,轉爾瞅了葉凡一眼,滿臉的不屑,哼道,「至於對葉凡同志,我沒必要客氣。說起來,他不過是地區建設局一個小局長,剛才你也講了,我是地委常委,按理說,我還是他的領導。領導對下屬,有必要客氣嗎?」

「算啦賀書記。」葉凡見賀海緯還想講,出口勸道,盯了曹正德一眼,說道,「曹司令,咱們以前是有點小恩怨,但也沒必要帶到工作來。再說,那件事錯不在我,你既然是地委領導,也應該要有地委領導的博大胸襟,希望往事一揭而過吧。」

「一揭而過,老子的兒子差點被你撞死,你小子還逍遙自在,這事還能一揭而過。你知不知道,我兒子曹鴻現在走路腳還有點跛,如果不能恢復,那將是一個什麼狀況,都是你造成的。我知道你今天來的意思,無非是想收回月芽坡那塊地盤是不是?」曹正德差點吼起來了。

「當然,月芽坡本來就是德平地區的,十幾年前都廢棄了,為何還要讓它荒著。天牆公路是全省的大事,是交通部重點工程之一,我希望曹司令能從大局出,如果拖誤了天牆公路,這個責任即便是你曹司令也擔待不起的。」葉凡口氣也逐漸變硬。

「是嗎呵呵呵,我曹正德還真怕了是不是?即便是這事捅到軍委,我曹正德毫無一絲羞愧。

月芽坡是人家藍京軍區王牌一師委託我們德平軍分區在管理,因為他們隔得太遠,不方便。

小子,有本事,想耍橫,去藍京軍區去耍吧。別在老子面前唧唧歪歪的,今天你就是說破了嘴,那塊地你也休想拿去建橋。」曹正德口氣很大,地一聲砸在了桌上。

「委託,請出示委託證明?」賀海緯冷聲哼道。

「呵呵,拿去看看,白底黑字大紅印,看看我曹正德是不是敢亂造假。」曹正德從抽屜里抽出一份件,葉凡跟賀海緯掃了一遍下來,的確是王牌一師的委託件。

就連藍京軍區的大印都蓋在上面,不過,兩人掃了一眼日期,那臉頓時就變色了,因為,這委託件的日期就是昨天。那說明這件剛剛敲定,板上釘釘,肯家是曹正德搞的鬼。

而王牌一師的曹天下也有問題,看來這個曹正德跟京城曹家是有點瓜葛了。

「怎麼樣,是不是我曹正德假造的?」曹正德相當的得意,斜了臉色已呈鐵青的葉凡一眼。

「曹司令,就不能通融一下,委託書上也說明了,這塊地全權由德平軍分區領導處理,你完全可以代錶王牌一師把這塊地盤歸還給我們德平地區。同為德平的幹部,總得為德平人幹些什麼吧。」葉凡忍住了,想再爭取一次。

「歸還,呵呵……」曹正德乾笑了幾聲,轉頭沖賀海緯說道:「賀書記,你可以跟庄書記說一聲,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可以說服王牌一師的曹師長歸還這塊地。」

「你先說說什麼條件。」賀海緯冷冰冰問道,知道這貨沒安什麼好心,所以,也沒必要客氣。

「很簡單,把姓葉的小子開除公職,因為,他不配當天牆公路的副總指揮,他不配一個國家幹部所作所為。他,根本就是個牛氓」曹正德哼道。

「他不配,我看這話用在你身上還差不多。堂堂的德平地區軍分區司令,德平的幹部,不為德平人作想,反而是處處刁難,你還是不是黨的幹部,你還是不是個有良知的軍人。至於說牛氓,你自個兒想想那形象,像不像?」賀海緯反唇相譏道,隱喻老曹為大牛氓,差點氣得曹正德直翻白眼了。

「曹正德,牛氓,今天沖著牛氓這兩個字你講清楚?說個理出來。」葉凡聲音大了許多。

「放肆,這裡是軍區,不是你們建設局。我曹正德沒有義務解釋什麼。」曹正德那臉一擺,勢氣高昂。旁邊上來了幾個軍官,虎視眈眈著葉凡一夥了。

「賀書記,咱們走老子就不信,這德平還真成你曹正德的天下了,這軍隊,你曹正德就能支手遮天了?」葉凡聲音擲地有聲,轉身往門口走去。

「黃口小兒,在曹司令員面狗叫什麼,這裡是軍區,不是你們那破地方,,給老子掌嘴。」這時,門口閃進一英武少校,一巴掌往葉凡臉上扇了過來。

葉凡正感覺沒處泄,那是想都沒想,抬起腳來一腳踹了過去。叭一聲巨響,那少校整個人被葉凡踹得直接從門口飛到了走廊上,直到撞上那磚砌的攔桿才滑到了地下。

不過,人頓時軟搭了下去。臉色頓時慘白如紙。葉凡這一腿可是有些份量,幸好葉凡臨時頭收回了二分力氣,僅用了一成力氣,不然,這小子估計得直接撞塌圍攔飛到樓下去報道了。

「給老子抓起來,膽大包天了,敢在咱們軍隊行兇」曹正德一聲大吼,頓時就從旁邊門裡鑽出十來個軍人,全是上尉少校的。往葉凡和賀海緯兩人逼將了過來。

「想幹什麼,我是省紀委副書記賀海緯,葉局長剛才是自衛。你們那個敢亂來,今天我代表省紀委將投訴你們。」賀海緯個子大,一聲大吼,往葉凡身前一站,擺了個馬步招式,以往當省廳刑警隊長的風範又出來了,倒時震住了十來個軍官。

「打死他,省紀委副書記就了不起啦,咱們是軍隊,不是孬種啥時輪到地方政府來管咱們了,還行兇。」地下那個少校喊道。

不過,軍官們全看著曹正德。

「愣著幹什麼,老子的話不好使了是不是,全抓起來。」曹正德那聲音也相當的響亮,聽他那麼一吼,軍官們再沒猶豫,掄拳擦掌全往葉凡和賀海緯身上招呼了過來。

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