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三十七章架了曹司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架了曹司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架了曹司令

一陣子爆響,拳腳飛揚,走廊上傳來軍官們的悶哼和呼痛聲,以及骨頭斷裂聲。

不久,地下頓時躺了一地綠軍裝。

「住手,再攻擊軍官給老子開槍斃了」曹正德眼見著葉凡如狼似虎,一腳狠踹下去立馬倒了兩個,一拳呼嘯著一掄過去往往就是倒下三個。

而賀海緯牛高馬大,最近在葉凡給的老蟒肉滋潤下,聽說國術境界也達到了二段頂階。再加上是干刑警的,格鬥經驗豐富。

往往一腿一拳招呼的都是人體要害之處,雖說不能像葉凡那輕描淡定就讓人成堆的趴下,但一個個倒下還是沒問題的。

再說軍區這些幹部大部分都是干職的,看上去穿著軍裝有些唬人,其實不然。那裡是這兩頭虎的對手,其就幾個厲害一點,早被葉凡給踢成取

所以,曹正德肉痛之下大喊著,不久,從樓下飛上來七八個挺著步槍的士兵,槍口全對準了葉凡跟賀海緯。這些兵蛋子倒是正宗的好手。

葉凡一看,好漢不吃眼前虧,沖賀海緯使了個眼神,乘這些兵蛋子立足未穩之際,身子一晃,如閃電一般,立馬就到了曹正德跟前,伸手像掐小雞脖頸一般掐住了曹正德脖頸,吼道:「誰敢靠近,老子先宰了曹司令。」

賀海緯也不慢,一下子就閃到了葉凡身後,剛好在辦公室門口,一腳踹開斜開著的辦公室門進去了,葉凡把曹正德頂在前頭往辦公室拖去。

「放開曹司令,你這是劫持軍官,要上軍事法庭,是要殺頭的」這時,從樓梯下氣喘吁吁地跑上來一個身佩大校軍銜的瘦臉汗子,高還是挺高的,就是人不怎麼壯實。一來見到如此場景立即大聲喊道。

當然,該大校的恐嚇哪能嚇住葉凡和賀海緯。

葉凡伸出一隻手,把曹正德脖頸緊緊的箍住,好像在曹正德脖頸上箍了一捆獸圈一般。

曹正德掙扎了一下,感覺脖頸更緊了,差點快喘不過氣來了,瞪著雙金魚眼,面紅脖子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還動,不想活啦」葉凡那是生氣了,一腳踹在了老曹的襠下,老曹只覺得胯下那玩意兒傳來一聲劇痛,頓時就噴了。也不知廢了沒有。

一股子尿騷味兒頓時傳了出來,不遠處的幾個士兵吸了吸鼻子,一臉怪異的朝曹正德的襠下掃了掃,現果然有些濕了,不敢吭聲。

今天這臉,老曹同志那是丟大了,在軍區上百雙眼睛下自己這個堂堂的司令居然被綁架了,還尿了。

這廝不甘心,見來了後援,一下子又威風了起來,腿往後一抬往葉凡身上倒踢了過去。

叭地一聲清脆的耳光聲傳來,老曹臉上頓時冒出五根清晰的指印來。有點像是搞人體素描描上去的,而且,還是紫青色的。

葉凡冷聲哼道:「給老子老實點,不然,你這臉恐怕得成豬頭了。」

「不準打人」大校又大聲喊道,不過,實則那廝心裡十分的暢意。

「你是誰,吼啥叫你們軍區管事的出面講話。」葉凡沖大校哼道,其實,他知道此人估計就是除曹正德外第二把手了,應該就是管事的。曹正德不過一大校,德平軍區的最高軍銜應該就是大校了。

難道老曹手下還有將軍不成。就是野戰二師的師長馬天也不就一個大校。所以,在德平,根本就找不到將軍的。

「鐵部長,生大事了?」賀海緯躲進辦公室趕緊把電話打給了正在審案子的鐵占雄。

因為老賀想來想去,好像搬誰都沒有。像軍區這樣的單位,估計地委領導插手人家都不會鳥你的。庄世誠不是都吃了閉門羹,叫公安過來那會造成更大的亂子。

勢必造成軍隊跟地方對立,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了,估計會傳到央去了。當然,反之,地方政府不鳥你軍區同志也是照樣子,彼此彼此罷了。

「什麼事,快說」鐵占雄心裡並沒多少緊張,暗道以小葉子那能量還能生什麼大事,德平軍區又不是龍潭虎穴。實在不行那本總參的軍務部副部長證件一亮,曹正德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不成?

「剛才我跟葉凡找到了曹正德……」賀海緯快把事給說了一遍。老鐵頓時也是訝然了,問道:「你倆個真的掃倒了人家一大片?」

「嗯,我是掃倒了幾個,其它七八個全是葉凡乾的,估計骨頭都斷了幾個吧。現在那邊持槍對峙著了,曹正德被葉凡挾持住堵在了辦公室門口,剛剛小曹子想下陰手,被葉凡甩了一耳刮子,臉都腫了。」賀海緯趕緊說道。

「刺激,哈哈哈,刺激啊甩得好,唉,剛才咋不叫上老子,也讓老子好好地掃倒幾個就痛快了,哈哈哈……」鐵占雄那猖狂笑聲傳到賀海緯耳里。

這廝心裡一陣子惡寒,心道原來此人更是一好戰份了了,幸好剛才沒叫他來,不然,這德平軍區估計得被這哥倆給拆了。

憑他的身份,拆了又怎麼樣,人家屁股一拍走人了,倒霉了還不是老子。

「鐵部長,快想點辦法,不然,他們,畢竟有槍的。」賀海緯有些急了。

「有槍,怕個球毛,他們難道還真敢開槍。別急,我打個電話派幾個救兵來,放心,叫葉凡冷靜點,也別把小曹子整得太慘了,好歹人家也是一正宗的司令,不然,以後咋個見人。」鐵占雄放下電話后,想了想,一個電話到了顧天棋那裡,說道:「老顧,借幾個兵用用。」

「借兵,你老鐵還用得著借我這破兵,獵豹的兵你難道借不來?」顧天棋軍長一臉的訝然,還以為老鐵是不是要圍剿什麼歹徒要借些兵。

「葉凡在德平軍分區被圍攻了,他們有槍,情況危急。老顧,葉凡的身份你可是知曉的,說起來,你們第二集團軍還只是核心第八組的外圍協助部隊。」鐵占雄剛講到這裡,顧天棋早急了,喊道:「打住老鐵,到底怎麼回事?」

鐵占雄把事給簡單地嘮叨了一下,顧天棋立即說道:「我馬上叫野戰二師的馬天帶幾個人過去商談一下,相信曹正德會給點面子的。

不過,老鐵,這德平軍分區咱可是也管不了,人家的領導是省軍區的鎮頭兒那傢伙。

你也打個電話給他,調解一下。唉,這都什麼事,小葉也太會搞事了,曹正德心胸也太窄了,這老傢伙,成不了大器氨

「老鎮,快給德平軍分區的管事的人打個電話,生大事了……」鐵占雄故意誇大了事實。

弄得省軍區司令鎮湯成心裡一驚,聽完事後立即說道:「老鐵,這事恐怕不好處理。」

「什麼意思老鎮,難道真要把葉凡抓起來,哼」鐵占雄不樂意了,冷哼一聲。

「老鐵,不是這個意思。曹正德前次不是倒霉了。不過,這傢伙最近卻是走了紅運。

曹正德是姓曹沒錯,但跟京城曹家的曹夢德根本就是八竿子也打不著的。

不過,前次曹正德不是倒了大霉被降了職。後來相當的鬱悶,回家后正遇上家裡一族人在做族譜。

當時曹正德無聊的一翻族譜,居然給現了新大6。」鎮湯成剛講到這裡,鐵占雄也來了興趣,再說馬天師長估計趕過去了,葉凡生命應該沒啥危險,所以,也放下心來,冷聲哼道:「什麼新大6,他曹正德又不是哥倫布,什麼玩意兒。」

「打個比方,呵呵。因為曹正德猛然間現自己一百多年前的老祖宗居然跟京城曹家是同宗一脈的。

這個現當時令得曹正德差點樂瘋了。立即拿著族譜到了京城攀親去了。

估計曹夢德主任也是看在這個份頭上,出手幫了他一把,所以,這廝雖說沒有官復原職。

那是因為上頭前次處理他時有交待,三年內不能官復原職,而且,是軍委的趙副主席交待的。

曹夢德也有些為難,最後搞了個變通的法門,軍銜回到了大校,而人給拎到德平軍分區任司令員了。」鎮湯成說道,隱晦地意思鐵占雄哪能聽不出來。

意思是人家曹正德身後有京城曹家在撐腰,我鎮湯成也不好太過於偏向葉凡那一邊。當然,你葉凡要我鎮湯成偏向你,得拿出實力顯現才行。

「老鎮,我老鐵的面子真不賣是不是?」鐵占雄直巴巴問了過去。

「老鐵,不是我鎮湯成不賣面子,調停我會安排人調停的。不過,葉凡大鬧德平軍分區,聽你說還打斷了多個軍官骨頭。

這事鬧得太大了,我想捂這個蓋子都捂不住了。不過,葉小子也太狠了吧。

畢竟我還是省軍區司令。如果不為下屬討公道,反而幫小葉說話,這個,以後還有哪個下屬跟著我。

最大的麻煩就是,曹夢德一出馬,我這省軍區司令在他面前份量太輕了。」鎮湯成講的是實情,的確難辦。實則是鎮湯成也有些惱火葉凡的衝動,這軍分區是他的地盤,那不是說有無視他的意思。

…………………………………………………………………………

洛刀的官場新書《官盜》,兄弟們不妨去看看,絕對有新味道。如果滿意就請收藏砸推薦票。

方鐵同志,重生后居然成了一名級的官場盜師。

他是政府官員,但他盜官、盜色、盜財、盜權、盜利、盜騙、盜證,凡是能盜的都留下了方鐵的足跡,憑著一手令人叫絕的盜藝,他步步高升,周旋於官宦權力美女之間。古人云:一將功成萬骨枯,而方鐵此獠卻是踩著別人的官帽子一步步登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