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三十八章公安的槍不如軍區的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公安的槍不如軍區的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公安的槍不如軍區的槍

「當然,如果你老鐵以前還在獵豹的話,你直接可以出兵把葉凡給搶過去,相信即便是曹夢德也只能幹瞪眼。畢竟你們那個組織太神秘了。即便是作為曹夢德,也不會考慮為了曹正德這個所謂的遠親去得罪你們了。」

「那你說說會怎麼個處理法?」鐵占雄那臉色凝重得可怕,如果鎮湯成看見的話,一定會嚇一跳的。

「先調停,如果曹正德一直鬧著不肯調停的話那就有麻煩了。這事估計還得上軍事法庭。

即便是曹正德肯調停,估計葉凡暫時只能呆德平軍區了,而且,估計曹正德提出的條件不會很輕的。

曹正德這個人,記恨心很強。不然,也不會一到德平就生事了。」鎮湯成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哼想叫葉凡給曹正德賠禮道嫌,葉凡還沒那等毛玻老鎮,我也得先跟你打個招呼,曹正德最好見好就收,不然,休怪我們不客氣了。」鐵占雄冷冰冰哼道。

「老鐵,我也是沒辦法。不過,我會儘力幫著葉凡一把的。」鎮湯成真是愁死了,鐵占雄這面子一時又抹不開,可曹夢德像一座大山壓在頭上。

「算啦老鎮,我也不為難你了,你好像跟總參軍務部的常務副部長丁三根少將關係相當好吧。」鐵占雄轉爾想到了一個人。

「還行,丁將軍人很好。」鎮湯成沒有否認。

「那就好,你打個電話給丁將軍,把葉凡的事說說,看他怎麼說。」鐵占雄說道。

「老鐵,這個有啥關係嗎?丁將軍是總參軍務部的常務副部長,難道德平軍分區這點小事還要勞動他來處理。那個,有些大炮打蚊子感覺了。何況,這事如果真給丁將軍曉得了,那葉凡可就有麻煩了。到時惹得丁將軍下來處理,一紙材料把葉凡給報到國務院,那估計葉凡這輩子差不多了……」鎮湯成是一點都沒明白鐵占雄講這話什麼意思。

「你別管其它,你跟丁將軍打個招呼就是了,看他怎麼說。這事,我不怪你,出了事我擔待著就是了。」鐵占雄說道。

鎮湯成見鐵占雄如此堅持,也覺得這事有些奇巧。也就打了電話給丁將軍,把葉凡在德平軍分區生的事給說了一遍。

「湯成,立即下令,叫曹正德放人,立即放人。不準再鬧事,這事就這樣了啦,過去了。如果曹正德再鬧事,你可以明白地告訴他,我丁三根關注著此事,如果他要再鬧,我丁三根下來處理,哼」丁三根哼道。

「丁部長,這事就怕曹家人有異義,那老傢伙可是不好敷衍的。」鎮湯成有些為難,說道。

「曹夢德是嗎?他如果在出面,你跟他說,找我就是了。不過,我相信曹夢德不會出面的。

這事本來就是曹正德做得不對,設計從藍京軍區王牌一師手拿到了那塊廢棄的軍訓場的所有權,故意刁難天牆公路不說。

人家葉凡同志想去商量一下,還叫手下動手攻擊本地幹部,最後還來了個圍攻,甚至連槍都請出來了,我都替他丟臉子。

什麼玩意兒,你曹正德要飛揚跋扈可也得找對對象。葉凡那小夥子是什麼人,是我軍務……

噢,算啦,就這樣吧,你立即下令就這麼辦了。嚴禁再鬧事,安撫一下受傷的軍官,多花點錢治治,給點補貼就是了。」丁三根差點露了葉凡底子,其實是丁三根故意的。

就是要露一點苗頭去讓鎮湯成猜個不停。而丁三根又沒全露,也不算違反組織紀律。

軍務部副部長這個身份關鍵是人家葉凡還沒露,所以,丁三根也不好露了。

丁三根其實也不知道葉凡特勤a組的真實身份,只是猜測到了一點什麼,因為,趙寶剛有慎重交待過他,不能讓葉凡吃了虧,而且,身份保密什麼的。

所以,丁三根猜測葉凡這小夥子估計是一尊小神,也許還是某位領導的私生子或者什麼的。曹家的曹夢德如果猜到了葉凡的身份,估計不會再說事的。

畢竟,像葉凡這種升起的新秀,是各方勢力都要搶著示好的。即便葉凡不再有其它什麼身份,就憑他一個歲的軍務部副部長身份,也得震掉一地眼球的。

而丁三根作為軍務部的常務副部長,當然,從心裡來講,也是向著自己人的。你曹正德欺負我軍務部的人,不是向我丁三根揚威嗎?

當然,曹夢德猜不猜得到葉凡的身份也難說。如果不知道,就讓曹家去碰碰葉凡這牛犢也何樂而不為,丁三根反倒願意看到此種情況生。

葉凡身後,絕對有大靠山,這是丁三根的認知。

「丁三根這話什麼意思,好像葉凡是軍務部的什麼似的……」鎮湯成沉吟了一陣子,猛然一驚,暗道,難道葉凡還真是軍務部門在民間的秘密調查人員。

像這種調查人員級別雖說不是很高,但往往都是對軍務部的一把手負責的。

而且,拿下的全是軍隊高層。這種人有點像是古代大內秘探,當然,這個只是個傳說,有沒有鎮湯成也只是揣測。

鎮湯成正愣,回過神來才想起要打電話下去安排一下,這時,電話卻是先響了起來。

裡面傳來省紀委:「鎮司令,德平軍分區的曹正德公然阻攔天牆公路,這簡單就是吃裡爬外,希望你能調停一下,一定要保證葉凡同志的生命安全。我鐵托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葉凡同志受到傷害,我鐵托直上紀委找鳳主席也要拿下曹正德來,希望……」

鐵托的話委婉不失陽剛,但決斷性很大。像鐵托這種人如果下了決心要拿下某人,曹正德即便是躲在軍隊,也有些懸了。

曹正德會清廉,就是鎮湯成自己也說服不了自己的。像被鐵托這種人盯上了,即便一點小貪小拿也會給他整成大事的。

剛給鐵托說了話,省委組織部的盧明珠秘書長也來電話了,講的意思跟鐵托差不多,只是希望鎮湯成出面調停,保證葉凡安全。

不久,齊振濤那大炮樣聲音吼道:「老鎮,立馬把葉凡放出來,不然,老子帶幫公安就得衝擊德平軍分區了。別以為公安的槍不如軍區的槍,老子人多,累也得累死曹正德這雜碎」

「別急老齊,我立馬安排。」鎮湯成知道齊振濤就那脾氣,所以,也無一絲不快,兩人交情很好。

「厲害呀,幾個省委常委為這小子說情,看來真是有點來頭了。」鎮湯成喃喃自語了幾句,立即電話掛給了德平軍分區的政委鎮濤聲,說道:「濤聲,立即放人,你馬上安排幾個親信保護葉凡回到政府那頭去。還有,叫曹正德馬上回省軍區彙報情況。」

「鎮司令,這怎麼回事,葉凡打斷了我們好幾個軍官腰骨,怎麼還要保護他?」鎮濤聲故意問道,當然,也得在下屬面前裝裝樣子。

「嗦什麼,立即放人。」鎮湯成哼道。

「是其實不用擔心,馬師長已經帶著一個排人馬到了軍分區,老馬說是來當和事佬,實則是來護著的,葉凡應該沒事。我立即跟曹司令交待一下。」鎮濤聲心裡暗暗高興。

如果曹正德因此事被罰了,那我鎮濤聲不是可以坐上司令的寶座了。要知道曹正德這匹黑馬殺出,堵了鎮濤聲的軍官路子,鎮濤聲心裡正窩火著。

馬師長到了后,葉凡倒是放了曹正德。這廝正在搓著自己那被勒得紫的脖頸和摸著那五個指櫻至於尿了的褲子,來不及換了。

聽了鎮濤聲傳達的指示后,曹正德那臉立即張成了豬肝色,吼道:「不行為什麼要放人,打了人,傷了我軍區幹部就得抓起來。」

「老曹,冷靜點,鎮司令下達的命令,不是我鎮濤聲說的。」鎮濤聲故意大聲解釋道。

「放屁,我要親自聽到鎮司令聲音才行。」曹正德激奮地打起了電話,一接通,鎮湯成冷哼道:「曹正德同志,立即回省軍區說明情況。放了葉凡,不準再鬧事。」

「為什麼?」曹正德仗著有曹家人撐腰,質問道。

「沒有為什麼,回省軍區再說。」鎮湯成哼道。

「老子就不回來,先抓了姓葉的再說。」曹正德吼叫著衝下面幾個軍官吼道,「立即抓捕,有責任我曹正德負責。」

「老曹,冷靜點,慢慢談談。」這時,馬師長站了起來,拉了曹正德一把,聽他那麼一說,幾個軍官又站在原地不動了。其實,這幾個人還真有些怵葉凡了。

就怕這小子一頓子拳腳招呼下來,搞得個傷筋斷骨痛的可是自己。而且,從剛才鎮濤聲的口氣看來,這小子來頭不上,省軍區的鎮司令都下令放人了。人家打了人,最後屁事沒有,倒霉的全是咱們這些小蝦米。

鎮濤聲趕緊又把情況給鎮湯成彙報了上去,鎮湯成可是怒了,吼道:「立即下達命令,把曹正德給押回省軍區。,不聽話了是不是,老子這個司令白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