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章顧家反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章顧家反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四十章顧家反撲

目前曹夢德正在爭取,不過,曹夢德的大兒子曹國慶可是財政部部長,把曹國慶下放到有份量的省,比如粵東省任一屆省委書記,也是曹夢德目前想做的事。

還有二兒子曹庚放,直轄市津門市的常委兼副市長,曹夢德當然也想把他推上某省省長位置。

這一系列的變動,曹夢德也是難以取捨。三個兒子,每個都想上去。

所以,其實,在曹家內部,三兄弟相互位置之爭也相當的激烈。老爺子就要退了,老爺子一退,三兄弟還想快上位就難了。

在這關鍵時刻,三個兄弟能否互相相讓,這個,老百姓是常有,但在大家族,起狠來,兄弟相殘的事是常有的。

「呵呵,趙寶剛的『勢』不借用一下還用誰的?反正這老頭也快退了,巴不得我去借借『勢』。權力這東西,不用過期就作廢了,用了一次,至少還落下一個天大人情。」葉凡淡淡笑道。

「好小子,想得周到。趙寶剛出馬,哪有曹正德反抗的份頭。目前曹家正忙著安排人手,想必不會考慮跟趙寶剛這種巨人去內耗力氣的,白白給其它派系撿了便宜。兄弟,你猜猜,趙寶剛會把曹正德貶到什麼雞角旮旯去?」鐵占雄干聲笑道。

「如果捋了他帽子,應該不可能,因為曹顧兩家虎視眈眈,總得有個說詞。目前趙寶剛也嘎不了幾天了,也不可能把曹顧兩家聯盟得罪得過慘,不利於趙家安插人手。所以,綜合推測一下,曹正德的下場就是被配到一些偏遠地方等死罷了。」葉凡笑道。

「老弟,你錯估了趙寶剛的決斷之心。說明,老弟,你心性還是偏向軟性一方面。」鐵占雄說道,「不過,老弟你可得做好準備了。」

「什麼意思?」葉凡不懂。

「估計這次老趙會下狠心的,你難得求他一次。」鐵占雄口氣凝重。

「狠到什麼地步?」葉凡倒是來了興趣。

「捋帽子,下大獄都有可能,這就是政治。」鐵占雄哼聲道。

「怎……怎麼可能,曹正德一無大錯,二沒通敵賣國,怎麼可能?」葉凡是一點都不信。

「不信是不是,咱們等著明後天看好戲,到時老弟輸了就等著請客就是了。」鐵占雄乾笑道。

「信,賭了」葉凡信心滿滿。

「不過,你老弟得做好準備,趙老頭如果真下了殺伐之心,估計處理完曹正德后你的麻煩也到了。」鐵占雄頗有股子興哉樂禍。

「我有啥麻煩,我一個小局長,趙寶剛要安插人手也求不到我門下的。

這老傢伙要安插的人,估計都是副省級以上的高官吧。咱這個小正處,說起來丟人。

估計即便是要還這個人情,也得在n年之後,而且,還得我掌了大權才行。

如果沒那個機會掌大權,那個作廢了,到時,估計會氣死趙老頭的,哈哈哈,唉,那個,太遙遠了,暫時不用考慮。」葉凡一臉淡然,倒沒放心上。

「你老弟小看自己了,你的能量連自己都不曉得,不知這是你的悲哀還是什麼,唉……」鐵占雄嘆了口氣。

「我有啥能量,這個,我確實不懂,鐵哥能不能說明白點,讓咱也王八一回。」葉凡追問道。

「明後天自知,掛了。」鐵占雄不說了,讓葉凡又做了一回悶葫蘆。

天牆公路指揮部里坐著七大核心常委。

「今天應庄指揮和葉指揮要求,特別開一個小會。咱們長話短說,天牆公路建設到現在,有的地方已經進程到了一大半。

不過,最近月芽坡出了大問題,水州南華第一建築的老總急了,說是工期不能拖,再拖下去他們損失就嚴重了。

要求征地組儘快敲定月芽坡大橋問題。昨天,葉凡同志帶著征地組的副組長賀海緯同志到了德平軍分區,想不到軍分區的曹正德司令員作為德平一份子。

不但不相助,而且是橫加阻攔不說,最令人難以忍受的就是,此人居然囂張到派人圍攻葉凡和賀海緯同志的地步。

最後還要抓人,這德平都快成什麼了,一個軍分區司令如此的囂張,是誰給的他權力?

幸好到後面沒鬧出什麼大亂子。月芽坡大橋是個大問題,此事本來我是要上報省委郭書記,想通過他向央軍委反應一下某些同志的不理智行為。

不過,葉凡同志說是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這事就不論了,不過,我齊振濤在這裡表個態,如果月芽灣問題能在o天內拿下來,我將書面向省委請示,褒獎葉凡等人。你們說應不應該?」齊振濤說到這裡巡了大家一眼。

「應該的,我同意。月芽灣是個燙手山芋,曹正德此人一向囂張慣了,再說,人家是軍方的人,咱們地方政府管不了。也養成了某些同志一些自大情結。天牆公路作為本省乃至交通部的大工程,這種事居然生了,如果葉凡同志能排除這隻攔路虎,省委應該給以褒獎。」秦淮北副省長居然第一個出口附和。

「嗯,應該的我贊成。」交通廳常務副廳長韋建明說道。後面各位同志都了言,只有張明堂沒吭聲。並且,臉色十分的難看。

「下面由葉凡同志闡述一下今天會議的議題。」秦淮北說道。

「各位領導好,我最近負責德平大禹村改建……」葉凡把大禹村改建上遇到的困難撿出要點陳述了一遍。

「齊書記,又要改動規劃方案,這個絕對不妥。不能再改了,再改下去,天牆公路何時才能竣工?

剛才齊書記也講到了,天牆公路不但是我省的大工程,它還牽扯著三省通途。

而且是交通部重點扶持的大工程,被總後勤定為國防公路的大工程。

不能兒戲視之,如果因此上面怪罪下來,估計我們在坐的都吃不消的。」對於天牆公路穿大禹村而過此事張明堂第一個跳出來反對了。

「嗯張主任講得很有道理。天牆公路穿越大禹村,不但要多修二公里左右公路。

而且,從剛才葉凡同志的陳述上來看,穿越大禹村的那截路面寬度將達到5米左右,加上邊緣地帶,接近o米了。

況且,因為是從大禹村新城區穿過的,所以,還得考慮到過往行人的生命安全,估計還得建過街天橋等等。

這麼一合算下來,估計得多出幾千萬的預算。這筆錢,誰來埋單?」省公安廳副廳長肖銳鋒言詞犀利地對準了葉凡的方案。

「我知道,改道是有些不合理。但也請各位領導和同事考慮到德平的實際困難。

如果天牆公路不穿越大禹過去,大禹村是不是還得建設一截同樣寬度的街道。

那種情況下,只不過偏移5oo米距離罷了,就省下了一條長達幾里的公路。

從利國利民方面來說,也是大有好處的。而說,我們德平根本就沒錢靠自己全面改造大禹村,還不得尋求省里支持。省里難道就坐視不管啦。

所以,如果能借用天牆公路的穿越而過,至少也為省里省下了一筆不小的開支。」庄世誠反駁道。

「嗯,改動是有些不合理,但從德平大局出,適當的改動也是可行的。

我看過葉指揮提供的材料,從道路規劃方面來說,改道完全可行,而且,不是什麼難事。

而且,葉指揮也作出了承諾,在征地拆遷方面他們德平自已負責。只是預算方面要增加約二千多萬的投資。

關於這筆資金,葉指揮也說了,德平可以籌集一千萬,剩下的一千多萬希望指揮部能給以支持。

我是同意葉指揮這個建議,咱們都是南福的官員,德平也是咱們南福省的一份子,能為德平人民造福。

咱們即便是勒緊一點褲腰帶,能讓老百姓過得更幸福,何樂而不為之呢?」韋建明說話也相當的煽情的。

「大禹村的事我也聽說過了,好像被人稱之為垃圾村。天牆公路如果按原來的軌跡通過的話,不過離大禹村5oo米左右。

如果讓一個垃圾大村靠在路邊,也有損天牆公路的名聲。大家想想,天牆公路建成后,是三省通途的大公路。

以後,江都、安東兩省,甚至雲南那邊的車子要到南福來可能都會走天牆公路的,形象相當重要。

德平的形象毀了,從大方面來說,毀的也是咱們南福的形象。咱們華夏人都要臉子,人爭一口氣,佛受的就是一柱香嘛」秦淮北從『形象』方面表示了對於改道的支持。

「秦省長,天牆公路建設經費本來就緊張,咱們都是在精打細算著,又要到什麼地方再挪接近二千萬巨款出來?

我們都知道,天牆公路涉及四個億的大工程,這筆款子都已成定局的,總量不變的情況下要再挪出二千成用於擴大穿越大禹村的街路,勢必造成這筆錢要從其它路段去節省出來了。

要是因為這二千萬款子降低了其它地方路段的質量,這個責任,想必各位領導都清楚,誰也負擔不起的。」張明堂相當的陰辣,從路面質量方面入手橫加阻隔了。想必是個領導都有些擔心工程質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