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一章能敲則敲能拖則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能敲則敲能拖則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剛才秦省長也講到了形象和面子工程。天牆公路是咱們南福目前最好的公路,也代表省委省政府形象。

其實,也代表著交通部的形象。如果因為路段質量打了折扣,毀了形象,我想,省委領導饒不了我們,交通部的領導更饒不了我們,即便是總後勤的領導,難道就能讓這條國防公路如此嗎?

國防建設是重之重,路面質量更是重於泰山,要是坦克一開上來路面就下陷了進去,遇上戰事時,那是要掉腦袋的。」肖銳鋒像是吃了槍子兒一般,一子彈從其人嘴裡噴了出來。

「呵呵,兩位領導講得也太嚴重了。就因為預算多出兩千萬就能把耗資達四個多億的天牆公路毀啦?咱們完全可以在保證原有質量的基礎上完成這條路。」葉凡笑道。

「那我倒想聽聽葉指揮的高見了,如何在保質保量的基礎上,錢款總量不變的情況下完成天牆公路。

有這等好事我張明堂還能講什麼,如果都能做到這一點,想必以後國家有大型工程都可以請葉指揮出馬省點錢出來,呵呵……」張明堂老奸巨猾,語含譏諷,他才不會相信葉凡的空口說白話,他要葉凡提供實成的證據,以此來刁難。

「是啊,葉指揮的哥見我也想聽聽。」肖銳鋒淡淡笑道。

「大禹村月女湖想必各位領導都聽說過,看上去此湖現在就是一垃圾湖。實則,可以變廢為寶的。

湖這個東西,搞好了那水清凌凌的好似天河,德平並不缺水,神女河貫穿全境。

據我們建設局的同志考證過,其實,在月女湖的湖底下就有一股很大的泉眼。

以前,月女湖泉眼的水噴出來,再加上周邊高處泉水滲透多股水匯聚在一起形成了美麗的月女湖。

稍加整治,再加上月女湖那凄美的傳說,月女湖,將成為一個很好的城景點。

而且月女湖面積又大,可以搞遊艇、水上娛樂等多種項目。咱們完全可以把月女湖的開跟天牆公路穿過大禹村那段路聯繫起來,說打包也行。

咱們國家著名的堪輿大師張道林昨天指著月女湖說過,月女湖是大禹村太極八卦陰陽匯聚之地。

柔顯剛,剛柔並濟,實則是一塊風水寶地……其實,我們德平也並不是一定要天牆公路指揮部出多少錢。

目前來說,只是借天牆公路的勢頭借這工程的慣性作用先把大禹村那條路建起來。」葉凡把張道林拉了出來作幌子,一番理論下來,倒也有些道理。

「慣性作用葉指揮,你這理論太高深了,我聽不懂,呵呵……」張明堂干聲笑道。

「很簡單,我們德平現在沒錢,說是借雞下蛋也正常。天牆公路不是正在進行嗎?

像工程款子欠上一些也正常,穿越大禹村的那截路面搞下來,肯定得比不穿過大禹村多出二千萬款子來。

這事我詳細地跟庄書記和盧專員彙報過。我們德平不用天牆公路的錢只是借天牆公路的「勢,先把這截路建起來。

不久,大禹村開拉開序幕之後建路的款子會6續收回。所以,我只是請求指揮部給我們作個保罷了。

這多出的錢,我們大禹村開委員會會還上的。當然,如果沒有指揮部作保也許包工程的公司不會相信我們。

他們先就不肯投資那段路了,叫我們德平一下子拿出二千多萬,現在說句這話,的確有些難度。

並不光是這一方面,大禹村的開,光是基礎設施的建設先就得投入不下一個億。

在這裡我請求各位領導考慮一下,為了德平,為了大禹村8萬老百姓就借你們的「勢,一用。

呵呵,這個也是沒辦法的辦法。」葉凡面帶微笑,把打算合盤託了出來。

「葉指揮,你這個要求有些太過份了,我們怎麼能……」張明堂剛想反嘴,齊振濤早把手一揮打斷了他的話,哼道:「張指揮,德平的同志講到這種地步了,咱們同為南福一省,區區二千萬。

難道還怕德平的同志賴著不還?都是為了老百姓,這事不用再議了,就這麼定了,天牆公路穿過大禹村。

規劃方面由葉指揮提供材料,韋指揮把規劃方案修改一下,這事要快,爭取早日定案,立即進行拆遷征地工作,咱們的跟,東一段西一段,爭取早日連通就是竣工之時。」

「齊書記,我早看過葉指揮提供的材料,完全可以,估計兩天內就能把這方案搞下來。」韋建明為了自己頭上的帽子,為了爭取得到江傳媒在媒體方面的大力支持,給自己,造勢,。

作這個順水人情當然很是賣力。反正又不ua自己的錢,即便是以後德平不還這筆錢,欠也是欠工程公司的。能利用公家的權力為自己作些私事,何樂而不為。

張明堂和肖銳鋒咂巴了幾下嘴,知道反對也是無效的。與其惹得眾怒,還不如保持沉默。

晚上,水州南華第一建築的吳興國總經理在德平大酒樓親自宴請了葉凡等征地組有份量的領導層。

「葉指揮,月芽灣工程不能再拖下去了,這拖一天對我們公司來說,損失每天可是按幾十萬合計的。還請征地組領導考慮到我們建築企業的實際狀況,加快把月芽灣敲定下來。」吳興國舉著酒杯,親自出馬了。這月芽灣大橋可是拖不起,他已經急了。

「吳總,敲定月芽灣是我們征地組的任務,我們會儘快把這塊地盤拿下來,爭取早日開工。」葉凡笑著,打著哈哈,這個講話講出去可是沒個准信的,吳興國那有不知道其貓膩的。

「葉局長,聽說你們正在開月女湖?」這時,一旁的賀海緯故意問道。

「是啊,建設局這次的任務非常艱巨,精力都ua在月女湖整治上去了。其它地方,唉…………」葉凡一臉苦澀,嘆了口氣,跟賀海緯一起演起了雙簧。

「月女湖的確是個大麻煩,葉局長光是把這塊搞定就夠煩的了,現在月芽灣又出事了,你可是夠忙的了。」賀海緯笑道。

「是啊,月芽灣搞得都沒時間去跑其它了,不過,吳總既然開。了,再怎麼得也得先把月芽灣跑下來,不然,大橋停一天下來吳總可得把我給煩死了。」葉凡笑道。

「葉指揮,月女湖我也知道,那可是個大垃圾坑。這樣,葉指揮,你能不能先把月女湖整治的事放一放,專門跑通月芽灣。至於月女湖,我們南華一建可以幫你們清理一番。」吳興國說道,心裡自然在罵娘了。

哪還不明白葉凡跟賀海緯這兩貨在打馬虎眼,還不是瞅准了自己南華一建的許多大型號的工程機械。無非是想叫自己出白工了。

「這個,多不好意思,還要勞煩吳總。」葉凡還來個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假意推辭一番,吳總都恨不得上去踹這廝一腿了。

笑道:「哪裡的話,這次天牆公路咱們南華一建的標段暴多,拿下的合同份量也最重。能為德平的老百姓干點小事也是應該的。」

吳總臉上微笑著,一幅大仁大義樣子,當然是表裡不如一了。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謝謝吳總,我敬你三杯。」葉凡笑著舉起了酒杯,轉爾說道,「不知吳總的大型機械明天是否有空,如果有空的話能不能余出幾台來到月女湖幫一把。當然,機車的費用我們建設這邊會拔出一筆款子付的。」

「不用了葉指揮,只要月芽灣大橋地盤能早日敲定下來,這,幫助月女湖清淤就當是我們南華一建為德平老百姓干點好事吧。明天一早,我們安排幾輛挖掘機和大型號卡車過來,幫助清淤。反正這些閑著也是閑著。」吳興國說道,顯得一臉的輕鬆。

走出酒樓,賀海緯笑道:「老弟,你可是越來越陰了,頗有股子雁過拔毛的勢頭,連人家的機器都不放過,呵呵……」

「南華一建是大公司,有幾個時候會嘎到德平這旮旯來,想揩點油都沒機會。這次月芽灣的事說起來是壞事,這下子倒變成好事了。我想,得拖幾天再說,相信吳總的誠意會越來越大的。」葉凡干聲笑道。

「哈哈哈……老弟厲害。咱們拖得起,吳總可是拖不起。一座大橋停在哪裡,前後不通,好多路段的施工也得同時停在哪裡,是夠惱人的。不過,這事又不是我們的錯,那是軍方的訓練場嘛,國防重於泰山,你這理由完全行,能拖則拖,拖到月女湖清淤完畢時月芽灣也該拿下了。」賀海緯笑道。

「有得十來天月女湖也差不多清理完了,不過,如果吳總的誠意很大,肯多安排幾輛機械過來,加上咱們建設局下屬建築公司的機械,估計有得o天左右就能拿下月女湖了。」葉凡笑道。

「借雞下蛋給老弟用得是淋漓盡致了,no!不能說是借雞下蛋了,你這根本就是敲詐,哈哈哈。敲詐嘛,而且是扛著國家牌子,打著為老百姓作好事的敲詐,並且,敲得吳總是心甘情願,自動送上門來讓你敲的。」賀海緯哈哈大笑了,轉爾問道,「鐵部長走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