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二章林部長的演戲之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林部長的演戲之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賀哥,這個我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咱們建設局窮啊,不搞幾台機械還怎麼弄月女湖。鐵哥,早走了。估計林天民明天就會到德平了,看來來者不善啊1葉凡收斂了笑意,變得嚴肅起來了。

「嗯,估計那古墓所在的麒麟村獅王坡他肯定會肉段時間我已經安棒紀委的人全面停止調查了。如果林天民肯到麒麟村,那說明此人肯定跟盜墓有關係。」賀海緯一臉凝重,說道。

「不是有關係,他就是最大的東家。老賀,你這次可是得大露臉了,一陞官就拿下了一個副部級高官,這個,可是相當扎眼的。」葉凡說道。

「不是那麼好拿下的,我只能是配合鐵托書記罷了,主角不是我,我一個小副廳,還沒那份量拿下林天民這種副部級高官。而且,此事鐵部長也不好出面,免得遭人忌恨。」賀海緯臉上並不樂觀。

「老賀,你說說,那睡麒麟鎮紙會不會在林天民手上?」葉凡問道。

「有可能,如果在林天民手上,那江縣長之死可以大白於天下了。不過,我是擔心那睡麒麟已經被毀子,那可是一件相當可怕的證據,想必林天民不會讓這種能要他腦袋的證據還存於世上。俗話說百密也有一疏的時候。林天民,以搞下這種犯天下之大忌的事,什麼事他沒想好?」賀海緯說道。

「難說,林天民堂堂的公安部副部長,而且是一個有相當份量的副部長,連殺人盜墓的勾當都能搞出來,那銅製鎮紙聽說還是唐朝的,應該能值幾十萬,他捨得毀了,應該不會。不過」此人盜墓分了幾千萬,那筆錢在什麼地方?估計早進瑞士銀行了,睡麒麟,也許早被他帶到國外了。」葉凡搖了搖頭」有所感慨。

第二天o點左右。

公安部副部長林天民到了德平,說是檢查警容警風以及辦案效率等,這個,當然是一個噱頭了。

因為地區政法委書記還沒確定,所以,還是由以前的老政法委書記,現在的紀委書記賀海緯親自接待。

林天民也是像模像樣的走巡了一圈子下來,到各地公安局」派出所逛了一圈子,明面上看去的確是在檢查巡視工作。

賀海緯也是一臉熱情地陪著林天民到處走著。

不過,到下午吃過飯後。

賀海緯笑道:「林部長」一路下來也很勞累了,是不是該早點休息,那下午就不必再去巡查了?」

「海緯同志,我是下來工作的,不是下來休息的,還是繼續吧。早上看了通都、德平兩區。聽說目前天牆公路咱們南福的起點就在麻川縣,而麻川縣又是三省通途的咽喉要道,時下又正在大搞公路建設,我得去走走,看看安全方面工作抓得怎麼樣了。安全,關係著生命,馬虎不得。」林天民一臉正經,說道。

「那行」咱們下午就出,到麻川后休息一晚上,明天正好可以巡視一番。」賀海緯笑道。

下午出了。

林天民走走停停,詢問了天牆公路建設的一些情況,有沒歹徒搗亂,治安情況如何等等」晚上到了麻川縣城英休息。

第二天早上,地區公安局一位同志介紹了麻川縣金桃鄉搞的蟠桃影視渡假山莊情況后,頓時引起了林部長的興趣」說是要去參觀一番。

並且把賀海緯支走了,說是由地區公安局同志作陪就走了」不能再擔擱了地區紀委年底的工作,賀海緯在一番堅持之後也就打道回來府了。

林天民在地區公安局幾位同志陪同,在吳彤派出的幹警保護下,方鴻國縣長陪同下去蟠桃影視山莊轉悠了一圈子,聽說還住了一晚上。不過,林天民並沒去麒麟村,更沒去獅王坡。

只是在走前表了一番言論,誇獎了蟠桃影視渡假山莊搞得好,搞得很有特色。

不過,臨到最後林天民卻是指出,在大力搞開和基建展經濟的同時,也要注意保護古化以及一些古建築。

不能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驅使下隨意破壞古建築,而且,要注意開避出一定的不能開的不動區作為保護措施,徹底貫徹國家有關物保護法規等等。

麻川縣的幹部當然聽不懂,而地區公安局的一位同志立即指出,在麒麟村就有一座唐朝古塔是珍貴物。聽說前次蟠桃影視山莊想在那地兒建渡假山莊後來地區沒同意云云。

林部長當即指出,不能被經濟利益沖昏了頭腦,在展地責經濟同時一定要注意保護這些……

當時在場的縣長方鴻國也慎重地表了態,一定會注意這些,而且,當即把金桃鄉麒麟列為了物保護村,古塔更是重點保護對象。

林天民的一番戲演下來,葉凡跟賀海緯自然心知肚明。當然,賀海緯也是大力配合林天民宣傳了對古建築的保護,治安防範,以及對人為損壞的處罰,法制宣傳等等。

第三天,林天民屁股一轉,回都鼻京了,也沒玩什麼ua樣,好像純粹就是來逛逛。

葉凡和賀海緯知道他的目的達到了,麒麟村獅王坡再沒人去挖了,那盜墓的事也能掩蓋過去了。

時間一晃到了年底。

不過,這次地區建設局還算是有運氣,有著葉凡這個局長能人在,所以,廣大的幹部職工們都撈了一個小紅包,以及毛巾毯之類的年貨回家……,過年,對葉凡來說並不是什麼輕鬆活,因為,今年過年,他是打算陪著方圓去泰國一趟,看看能否找到徹底治療方圓的不舉之症的原因。

建設局這邊的事處理好后,葉凡提前給領導們都葬了年。回到老家古川縣城關吃了年夜飯。幸好玉嬌龍到目前還沒來找麻煩,葉凡也暗暗鬆了口氣。

初一早上,葉凡難得睡了個懶覺,躺床上胡思亂想著。窗外傳來啪啪、坪坪鞭炮聲響。

爆竹聲聲辭舊歲,瑞雪飄飄迎新春。

初一倒是沒下雪,天氣大好。

一大早,母親和小妹就忙開了,在屋裡張羅著。過年,對男人來說就是打打牌喝喝酒搞點牌九擲些篩子這些玩意兒。

苦的全是女人,因為過年客人都是走家竄戶,東家吃上一餐,西家又喝上一頓。不過,女人們都相當樂意干這事兒,往往看到客人吃喝得盡興自個兒也高興。

不久,來拜年的客人6續到了。

有葉凡以前在魚陽縣的下屬,比如鄭力,段海,也有德平建設局來的下屬幹部,比如周長風、吳彤等人。

一個上午,家裡有點走馬觀ua的感覺,葉凡在母親催促下也只得起床迎客。

不久,齊天和盧偉這兩貨也到了,三人正聊著,賀海緯和方圓也到了。

詭異的就是自己以前在麻川縣的老對頭粟一宵也來逛了一圈,留下幾盒高檔補品,煙酒後正要走人,被葉凡留了下來。

「粟哥開年後有什麼打算?」葉凡笑問道。

「打算,估計會到省城某個局子先呆上一段時間再說了,唉…………」粟一宵明顯在精神方面有些不振。

雖說柳眉芳的事已經擺平,在官職上也沒受到什麼影響,但外面的風波一下子想讓它消除於無形,至少也得要有個一年時間。

「那恭喜了,相信粟哥會在省城揮灑出一片天地來,我敬粟哥一杯,呵呵。」葉凡舉起了杯子。

「借老弟吉言吧。」粟一宵精神好了一些,跟葉凡碰了一杯紅酒,瞅了盧偉和齊天一眼,說道:「麻川縣那邊的事我已經移交完畢,人事關係也轉走了,以後,德平跟我再沒關係了。唉,想起來還有些不舍,畢竟幹了不少年頭了。」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粟哥何必計較太多,沒準兒山不轉水轉,什麼時候咱們又聚在一起了。水州雖說離德平較遠,但還沒衝出南福省範圍嘛!相信以著粟哥的能量,在水州省城之地也能混得風聲水起的,呵呵。」葉凡小恭維了老粟一聲。

「葉老弟說得也是,呵呵…………」粟一宵心情好了不少,那一絲自得從眼一閃而逝,當然被葉凡的鷹眼捕捉到了。

畢竟,跟葉凡的交往,粟一宵總覺得自己有著親舅舅喬志和這個省委秘書長撐腰,打心眼裡還有著一股子優越感的。

要不是葉凡兩次幫了他大忙,這貨根本就看不起葉凡這小土鱉的。即便你葉凡有點小能量,認識幾個領導,但跟我粟一宵跟喬志和的關係來講,那絕對不能比的。

領導跟下屬的關係無非還不是利用跟被利用關係罷了,下屬貪圖的是領導的賞識跟提拔,領導當然也圖下屬們能幫襯著他干好事。所以,說是互相利用也不為過。

這其就沾了一個「利,字,什麼時候你觸犯到領導的,利,字了,也許,你的結局就是一枚棄子。

用你時如寶貝,阻了他路時棄之如破抹布也是常有的事,甚至,踩上你幾腳的事也不是沒生過,哪有血緣關係來得牢靠一些。

又碰了幾杯,粟一宵瞅了盧偉和齊天一眼,笑道:「葉老弟,賀書記就不必說了,咱們都認識。這兩位小兄弟不知是……」

那是因為粟一宵看到葉凡跟盧偉、齊天三人關係特別隨便,而且,盧偉跟齊天以及方圓都對葉凡好像還有一絲尊敬味兒在,所以,粟一宵有些好奇,想探探盧、齊倆人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