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三章優越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優越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我叫齊天,他叫盧偉,我叫他三哥,葉凡是我們大哥。」齊天當然很溜,張嘴一張就來了。

「呵呵呵,那我就倚老賣老占點便宜了,葉老弟叫我一聲粟哥。」粟一宵微笑著不再說下去了,實則有賣弄的嫌疑。意思是也想聽盧偉跟齊天叫他一聲,粟哥,。

哪知,齊天那臉突然一板,哼道:「粟書記,這個不一樣?」

「不一樣,這個……」粟一宵那臉色微微有些難看了。

「當然不一樣,我們稱呼葉凡大哥,那是打心眼裡叫的,不是親兄弟勝似親兄弟。

用句江湖俗語吧,即便是葉哥現在叫我拔刀子捅你一刀,我二話不說,立馬就會出手的。

呵呵,粟書記千萬別生氣,我只是打個比方。比方罷了。」盧偉相當的不客氣,這個比方打得粟一宵那嘴角都不由得抽搐了幾下。

「我也一樣。」一旁的方圓突然也是冷冷地湊上了一句。

「葉兄弟雖說叫我賀哥,不過,在大事上我聽葉兄弟的,誰如果犯著葉兄弟,我賀海緯兩肋插刀那是沒商量的,呵呵呵……」賀海緯斜瞥了粟一宵一眼,幾波打擊下來,粟一宵除了震驚之處就剩下羨慕份著了。

不過,這廝很相當滑頭,轉眼笑道:「想不到葉老弟還有這麼鐵竿的幾位兄弟,可喜可賀了,呵呵呵,我敬幾位兄弟一杯。」

「這話我們愛聽,同干1葉凡突然笑道。

「不過,這位齊兄弟跟盧兄弟不知在何處高就啊?」粟一宵的優越感又冒了出來,覺得齊天跟盧偉最多二十五六歲,要論級別職位,絕對不會比自己高的。

也許這幾個都是葉凡曾經的下屬,而且,很有可能現在只是一個小科長或副科長。

剛才論兄弟情粟一宵覺得難堪,這下子又想從工作官職方面找回點面子來了。說實話,老粟心裡就是有些不服」你葉凡憑什麼這麼有人緣。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腳步聲。

父親葉辰西聲音從外邊傳來道:「凡仔,劉書記到了。」

葉辰西口的劉書記自然指的就是古川縣去年新上任的縣委書記劉一偉了。此人相當的精明,一米七多個頭,力來歲。也不知打哪兒曉得了葉凡的能量,而且,知道了盧偉跟齊天的關係,所以,一到古川不久,立即提拔葉辰西為縣勞動局局長,自然走向葉凡示好了。

來過葉家幾次后,跟葉家的關係也還不錯。

葉凡也曉得」人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關鍵人家是來看自己身後能人的。

「劉書記,你好氨呵呵,剛好,一起喝幾杯怎麼樣?」葉凡幾步到了門口迎了出去。既然劉一偉提拔了父親,人家也是好意。

而且,葉凡隱約的感覺到此人的身世好像有點不凡,估計茸后靠山也極硬實,因為,劉一偉是由省里直接下到古川任縣委書記的。

省里關係肯定活絡」一下來就能撈個縣委書記,能量肯定是有了。這種人接交來並沒什麼壞處。再說,自家就在古川,跟當地父母官搞好了關係也不錯。

葉凡吃飯的大圓桌就擺放在大廳央,很大的一張桌子」一米八真度。

這張桌子一般時都收起來沒用,有客人時才會擺上,還是景陽林場的鄭場長特地叫人給送來的,平時家裡人吃飯都是在廚房裡面那張小桌子吃飯的。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劉一偉假意猶豫了一下,走了進去。當一掃見齊天跟盧偉后,立即緊走幾步上前」笑著說道:「想不到齊少和盧少都在,葉局長家今天真是賓朋滿門啊,呵呵呵……」

齊少盧少」粟一宵心裡嘀咕了一句有些苦,劉一偉的身份剛才已知」是古川縣縣委書記,跟自己同等份量的存在。

這種人還得叫葉凡的兩個兄弟盧少齊少,那這齊天跟盧偉來頭責定不校

估計是省里的名流家族少爺公子之流了。劉一偉那笑容隱含著一絲附著味兒,那豈不是說這盧少齊少家裡的來頭絕對比劉一偉大了。

「呵呵」盧偉跟齊天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實則,這哥倆也猜到了劉一偉的一些心思。

「齊少、盧少,齊書記跟盧部長身體可好,呵呵……」劉一偉熱情地沒話找話問候著。

他這話一出口,粟一宵心裡更是嘀咕開了,就是賀海緯和方圓也沒鬧明白盧偉的家世,所以,也有些好奇地盯著葉凡三人。

「身體棒著呢,想必盧姨的身體也差不多。」齊天搶先回話了。

「呵呵,齊書記還是我的直接領導,那身體,沒得說了,肯定在家也天天鍛練著了是不是齊少?」賀海偉直接就猜到了齊天的身份,因為,有時也會聽到葉凡嘮叨幾句,至於盧偉,他還是不清楚。

「你的直接領導,這個,賀書記,這話從何說起。我記得賀書記現任省紀委副書記,你的領導應該是鐵書記或德平的庄書記才對啊1粟一宵還是沒想到齊振濤頭上去,不過,這廝很老道,故意裝著一臉訝然樣子,當然是想探底子了。

「粟哥,賀哥不是在天牆公路指揮部征地組任常務划組長嗎?齊書記是總指揮,當然是他的直接領導了,呵呵……」葉凡笑著解釋道。

「哎呀,想不到齊少的家裡就是齊書記,失禮了,我敬齊少一杯。」粟一宵心裡那股子優越感覺一下子消得無影無蹤了。

想想,自己只是喬志和的外甥沒錯,但是,這個,哪能跟齊天跟齊振濤的關係鐵,人家是父子。

「呵呵,粟書記,說起來盧哥的家裡人跟你舅舅還有點。」齊天笑著跟粟一宵碰了一杯,話說了半句,粟一宵和賀海緯都急了,拿眼看著葉凡,不明白齊天話里什麼意思。

「說得也是,粟哥,你舅舅現在不是任省委秘書長嗎?他好前任不是姓盧嗎?哈哈哈…………」葉凡突然大笑了起來,舉起一杯子說道,「來,同干一杯,難得聚在一起,大家都忙1

「原來是盧部長,同干1粟一宵那點信心是徹底被打滅了,想不到這盧公子也是大有來頭,沒一個職位比自家舅舅低的。

賀海緯和方圓自然心裡高興,因為他們已經知道不但齊振濤葉凡叫小叔,而鐵托又是鐵占雄的哥哥,那葉凡跟鐵托書記的關係自不必說了。

現在又加上個省委組織部部長盧明殊這大佬的加入,那幫襯著葉凡的硬實靠山不是更多了,簡直佔據了省委常委的三成江山了。

要是賀海緯跟方圓知道葉凡跟水州省城市委書記段海天還有關係的話,估計那嘴是真的合不攏了。

而劉一偉更是震驚,想不到這桌子上三個人跟省委常委都有關係,這姓粟的什麼書記的舅舅居然是省委喬秘書長。更詭異的就是,這三人都跟葉凡的關係親密,就是這個賀書記,人家也是省紀委副書記,份量也不輕的。

那葉凡的能量豈不去……

劉一偉自不必說了,完全放下了身姿,以敬酒方式跟大家喝了起來。粟一宵也不笨,這桌上幾個人來頭都不小,接交來絕對不吃虧的。一時之間,杯盤相碰,作響。

當然,葉凡這個心人物也是焦點。粟一宵和劉一偉都曉得,這些關係的心線應該就是葉凡給串起來的,他才是此屋的主人。估摸著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個小圈子,這個圈內核心靈魂就是葉凡了。

而且,從盧偉跟齊天對葉凡的尊敬來看,只要巴緊了葉凡,就等於接交上了這兩位大公子。

劉一偉書記已經在考慮明年一定要想辦法再給葉凡的父親葉辰西調上一級,弄個副縣長還差不多。

又喝了一陣子,劉一偉知趣地告辭走了,葉凡直送到大門口,劉一偉姿態放得很低,一直熱情的邀請葉凡到家裡坐坐什麼等等,葉凡當然也是點頭。

粟一宵又多喝了幾杯,剩下方圓和賀海緯以及齊天、盧偉還在陪著葉凡喝酒。

「齊天,啥時把女朋友帶回來給大哥我瞧瞧。」葉凡打趣道。

「老大,你的那位嬌龍校ua呢?好像以前每年都會來的嘛!今年咋回事,是不是老大欺負她了,不來了。紫衣,你說是不是?」齊天這不良損友干聲聲笑著,立即反擊開了。

「別胡說,她跟我沒關係。」葉凡隨口說道。

「啥沒關係,你們不是快訂婚了,還裝?」盧偉也來湊份子找樂子了,自然是聯合齊天開始埋汰葉凡了。

「哥,你對嫂子太沒心了,哼1葉紫衣那嘴撅了起來可以掛一個油瓶了,當場批判起葉凡這個二哥來了。

「嬌龍多好的姑娘,聽說還是紫衣那學校的校ua。凡仔,你那眼可別被挑ua了,如果對不起嬌龍,不然…………」母親林秀芝也來批判某位同志了。

「我看今年就把事給先拍板了下來,免得這小子整天ua里ua哨的盡亂來。年年過年,媳婦兒不陪就懂得在外面鬼混,初一初二一走就不見人影,一回到就到元宵了。「哼1父親牛辰西那臉一沉火了,現在也當了勞動局的一把手,把官場經常用的,拍板,都給噴了出來。

齊天和盧偉自然在一旁偷笑,賀海緯和方圓不敢笑,一臉的正經,憋得有些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