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四章省城局勢複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省城局勢複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省城局勢複雜

葉凡是有口難以解釋,每年過年好像都有大事生,難得清閑。比如前年去日本魔宮一戰,去年格拉蛇詠,而今年,又準備去泰國一行。這些,都是冒著生命危險的,當然都不能跟家裡人說,自得自個兒鬱悶了。

這廝爭辯道:「爸,媽,給我留點面子,你看,幾個兄弟都在,呵呵,我真跟嬌龍沒關係。」

「留個屁面子,你這幾個都是好兄弟,沒必要藏著掖著。」葉辰西連粗話都給噴了出來,瞧了葉凡一眼,「你說跟嬌龍沒關係,哪人家一個大姑娘,而且還是校花,難道沒人要啦?

聽紫衣說,人家嬌龍在學校追她的人都排成一火車了,什麼香港來的富家大少,省里那些高官之子都有,聽說連都來的公子爺都有。

你看看,你不就一個小局長,拿擺什麼。要是哪天嬌龍真飛了,我看有得你小子後悔的。」

「哥,我看還是早定下來。不然……」葉紫衣剛講到這裡被葉凡制止了,說道:「不要說了,這事我說不清。」

「凡仔,有啥說不清的,不喜歡嬌龍乾脆早打走,這樣子不清不楚的也麻煩。」這時,大哥葉強從門外走進來,張口就來了。他倒是向著葉凡。

「你個混小子放什麼屁,給老子滾喳天往海南、深圳跑,也沒見你拿幾個錢回家,是不是都給帶女人了?」葉辰西沒好氣罵道。

「爸,我那是投資,現在成固定資產了,現錢當然沒多少,嘿嘿。」葉強一下子有些軟蛋了。

「現錢個屁,過年你給了多少給你母親,估計凡仔給你的幾十萬都給打水漂了吧?」葉辰西差點恨得咬牙了。

「嘿嘿……」葉強不趕作聲了,瞅了葉凡一眼,「不過,在姑娘方面,我覺得凡仔還年輕,再過幾年沒事。你們也沒必要張羅著,給凡仔惹麻煩。」

葉強性子較硬,又硬朗了起來,葉凡知道,自己這個大哥八成是把自己給他的幾十萬到深圳去交了學費,現在巴結著自己,估計等下沒人時就會伸手要錢了。

「惹啥麻煩,嬌龍多好的姑娘,哼」葉辰西哼道。

「嬌龍,葉凡,嬌龍是你什麼人,未婚妻是不是,哼」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那聲音充滿了一股子陳年老醋的味兒,葉凡身子骨一嗦,轉頭一看,牙的,不是京城鳳家的鳳傾還有誰?

此女來幹什麼,看來大條了,今年這個春節又有得麻煩了。

「這位姑娘,你叫什麼名?是不是來找我家凡仔的?」母親林秀芝那眼前一亮,頓時滿面笑容,心道,這姑娘長得太美了,難怪凡仔連嬌龍這校花都看不上,原來有更美的……

葉家人以及賀海緯等人都這般想著,拿眼神在葉凡和鳳傾身上隱晦地掃巡著。

「伯父、伯母,我叫鳳傾,葉凡欺負我了,我是來找他算帳的。」鳳傾突然展顏一笑,真有股子一笑傾天下,一笑令天下黯然失色的感覺。

就連盧偉和齊天那心裡都抖了幾下,暗嘆大哥好福氣,這絕世的極品白菜都自個兒送上門來讓他拱,,老子等都沒這好運。

「是傾啊,來坐,你說說,葉凡怎麼欺負你了,我給你作主。」林秀芝笑眯眯地上前拉著鳳傾坐在了椅子上。

一邊葉紫衣趕緊收拾了一下添了碗筷。不過,葉紫衣那絲敵意一閃而逝。

不過沒表露出來罷了。畢竟,玉嬌龍跟她關係親密,而且是同一個學校的,葉紫衣自然向著她一些了。

這鳳姓女子雖說美得賽過玉嬌龍幾分,但其人骨子裡好像有一股子然的傲氣,估計不是尋常人家姑娘了。

玉嬌龍雖說也有傲氣,但那是一個野性的嬌,而這鳳姑娘,那是一種天生出自貴胄家庭的那種自然溢出的高高在上的高貴之傲。

「你來幹什麼?」葉凡一轉臉,可沒好臉色給鳳傾看的,哼聲道。其實,這廝有些底氣不足,不知道那天跟梅盼兒的事鳳傾知不知道,實則就是心裡有些虛。

「伯母,你不知道,你兒子有多花心?」鳳傾開始告惡狀了。

「花心,給伯母說說,他怎麼花心了,看我不罵他。」林秀芝突然一板臉,瞅了葉凡一眼,哼道。

葉凡只好陪著笑臉,說道:「媽,別聽她胡說,你兒子可不是那樣的人。」

「我有胡說嗎?我專程從燕京到麻川來看你,你倒好。哼」鳳傾臉蛋也微微紅了,講不下去了。

那天被梅盼兒算計了,她正跟葉凡在樹上親熱,樹下居然跑出一女子來,這事兒她當然說不出口了。

「我怎麼啦,不是陪你到蟠桃影視山莊到處溜達了,我是一縣之長,而且還是天牆公路指揮部的副指揮。能抽出時間來已經不錯了,哪能天天陪你,全縣幾十萬老百姓可是看著我的。」葉凡裝著一臉的為公樣子。

「嗯,傾,凡仔也的確忙,縣長不好當氨葉辰西居然也幫腔了,對於此女,葉辰西是相當的滿意。

「你們都被他騙了。」鳳傾有些急了。

「我大哥從不騙人的,鳳姑娘,別使小性子,要跟我大哥談朋友,就得溫柔點,大哥可是不喜歡太刁蠻的姑娘。」齊天和盧偉在一旁幫腔了起來。

「你看是不是,我這人從來老實,呵呵。」葉凡干聲笑了兩聲,說道:「鳳老還好嗎?」

「你……」鳳傾差點氣結,不過,問到老爺子,她還是點了點頭。

「鳳姐姐,我陪你到處溜溜,咱們古川相當的不錯,有好多地方好玩的。」吃得差不多了,葉紫熱情地邀請著。

「那好,我也想看看古川。」鳳傾斜了葉凡一眼,見這廝人一點動靜都沒有,知道他不會陪自己,點了點頭跟著葉紫衣出去了。

葉凡偷偷到門口掃了一眼,現不遠處有個英武女子遠遠地跟著鳳傾,看來,鳳家老頭子還真是寵這個孫女兒,下來都有派人保護著。

「大哥,明天全面收。」盧偉收斂了笑意,一臉的嚴肅。

「若夢的父親是不是被害的?」葉凡感覺心裡好像被扎了一下,問道,瞅了盧偉一眼,問道,「鄭場長是否參與?」

「是被害的,當初若夢的父親本來在木具廠上班,偶然間現了以馬占魁為的盜取國家珍貴野生木材——紅豆彬團伙集團。

這個集團牽扯到墨香市地區林業局局長、森林公安以及一個分管林業的副市長,還有政法委副書記,以及搞外貿出口的水州……

馬大魁先把葉水根給支到野外去護林,見葉水根心還不死,居然偷偷地摸到了狼鐺谷不遠的野生紅豆杉林地邊緣。

這才促使以馬大魁為的團伙下決心幹掉葉水根。不久,葉水根在狼鐺谷摔死了,這個阱井就是馬大魁布置的……」盧偉這一吐出來,就連一旁的齊天都有些震憾。

「偉哥,這一抓估計半個排了。」

「半個排,大大小小,上至副廳,下至小科員以及林場的一些職工,估計不下一個排,唉,利欲熏心,什麼事干不出來。

而且,這個團伙組織紀律性相當的強,馬大魁是偵察團長位置上退下來的,所以,執行的是像以前搞的那種特務連的紀律。

這麼多年下來就連鄭輕旺這個林場場長都沒現,當然,這個跟地區林業局局長的包庇也有關係。

馬大魁已經在景陽林場形成了自己的一個小集團,而造成這種結果的就是墨香市地區林業局長劉一群以及分管林業的副市長張池等人。

鄭輕旺其實是他們培養的一個幌子。是擺給別人看的,而他們的真正目標在景陽林場的木具公司。

劉一群在局黨組會上明白地指出,木具公司就是由馬占魁這個第一副場長直接管理。所以,鄭輕旺已經被排除在外了。」盧偉也有些唏噓。

「偉哥,要不要我幫你一把,咱們一起抓住這幫龜孫子。」齊天來了興趣。

「不要了,於局不是早到省公安廳任副廳長了,人手由他安排的,而且,范剛還借了國安的人過來,這次的事,萬無一失,力求一打盡全部。」盧偉身上煞氣大顯。

「偉仔,我倒有個想法。如果這次的事能一舉破獲,那對你來說也是一項了不起的政績。你現在是墨香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了,也是正處級幹部,難道就不想坐上局長寶座,畢竟,常務副局長也只是二把手,跟一把手相比,權力差之千里。」葉凡說道。

「這個,不可能了。咱們局長剛調來,不可能會在短時間挪窩子的。」盧偉搖了搖頭。

「咱們逼他挪窩子不就得了,不然,乾脆拿下他。我就不信他一點毛病都沒有?」齊天顯得相當大條樣子,哼道。

「你小子,叫我說你什麼好。你是不是想把所有的在你頭上的領導都給拿下?官場有官場的規矩,不能太亂了規矩,會遭人圍攻的。」葉凡訓道,淡掃了盧偉一眼,笑道,「不過,其實咱們沒必要把眼光一直盯在墨香市嘛南福省這麼大,適合偉仔的位置多得海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