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分解職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分解職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分解職位

「大哥肯定有主意了。」齊天乾笑道。

「呵呵,最近風聞水州政法委書記李昌海將要升任省公安廳的常務副廳長,那水州不就空出一位置來了?」葉凡笑道。

「那跟偉哥有屁關係,政法委書記是省城常委,那可是副廳級別。偉仔才上正處一年時間,怎麼可能升副廳。何況,還是省城,更不可能了,即便是盧部長全力相助,那也是絕不可能生的事,太逆天了。」齊天搖了搖頭,又笑道,「當然,大哥除外。」

「李昌海的位置我哪敢想,估計再過得o年看看能否爬到那個位置了。

聽說省城新來的市委書記段海天也相當的強勢,而且,此人聽說背景也相當的複雜。

不然,這個位置也不可能輪到他頭上了。要知道,有多少人盯著許萬山留下的位置。」盧偉自嘲般搖了搖頭,倒也不感覺氣悶,因為,李昌海留下的位置不可能能輪到他的。

「嗯,段海天一來,聽說就跟市長高懷明交了兩次手,勝負各有千秋。」齊天笑道。

「省城格局複雜,在省委眼皮子底下。幾乎每個市委常委在省里都有極強的靠山支撐著。

所以,省城的書記雖說是省委常委,級別比市長這個正廳級幹部以及其它的副廳級的常委們高很多,但也未必好把持。

而且,關係複雜,兩人是一夥,三人也是同盟,還有單幹的,態度傾向不明的等等。」盧偉說道,「本來我小叔是要到水州任副書記的,不過,後來我姑姑考慮到省城太過於複雜,所以,乾脆到德平去了。不過也正好撈了個正廳,也算是提拔了。」

「嗯,段書記是有些麻煩。許萬山在水州多年,再加上當時的朱省長全力支持著他,所以,水州被他經營得快成一鐵桶了。

後來郭書記到任,一來就想打破這種格局,後來也真是做到了,也可以說是攪局了。

現在朱省長退居二線,許萬山又被貶,即便是能嘎也大不如從前了。

再說,段書記能從粵東那邊殺到水州來,他是個有魄力的人,相信不用多長時間就能掌控水州局勢。

我估計,段書記一定會趁著李昌海離開的機會,重新整頓政法委了。如果胳膊扭不過大腿時,估計他會以分解職位的辦法去對抗省里的壓力。」葉凡笑道。

「分解職位,這個什麼意思?」齊天沒鬧明白。

「很簡單,李昌海這個政法委書記原來是兼著省城公安局長的,權力和威力都相當的驚人。」葉凡剛講到這裡,齊天已經明白了,叫道:「大哥的意思是不是等李昌海一走,如果省里直接空降一個政法委書記來,段海天會全面架空他。

先就把省城公安局長一個位置給分解出來,以後即便有人坐上政法委書記一職,沒了公安局長這個強硬的角色相襯著,那威力和權力也是大打折扣了。」

「聰明這樣做下來,省委拿段海天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而且,公安局長的任命只要省城常委會通過,再加上省公安廳點頭就行了。也許,省委某些領導會在公安廳這邊做章,畢竟公安機關太特殊了,是地方政府和上級公安機關雙重點頭通過才行的。

這樣子下來,也許段海天意的人,人家省里那些大佬不意。不過,偉仔去爭取這個位置倒是很有優勢的。

畢竟,盧部長是省委組織部長,省委即便是有幾個人反對,但也得看她面子不是?盧偉的把握就大了,呵呵……」葉凡神秘一笑。

又攪起了盧偉的一些漏點。

不過,轉眼,這廝有些喪氣了,苦笑道:「老大,你這講了等於沒講。我如果要去爭取省城公安局長一職,先就得過段海天那一關。就憑我姑姑,人家段書記未必會給面子。他們兩都是常委,如果我姑姑是省委副書記,也許份量還大些,現在這身份,估計段海天不會考慮。所以,還是沒戲。」

「呵呵,偉仔,拿出男子漢氣概來。上頭安排請盧部長出馬,比如省廳那邊,於哥也可以相助。當然,他的能量也不大,畢竟他剛進省公安廳不久。至於段書記那邊,我倒是可以想想輒。」葉凡笑道,一臉的輕鬆。

「大哥認識段書記?」盧偉臉上訝然一閃而逝。

「呵呵……」葉凡乾笑不語,盧偉也沒再問,每個人都有秘密,刨根問底很惹人煩的。

「那我真跟我姑姑說去了,上頭叫她去擺平。」盧偉實則是有些激動。

「去吧,使出全力來,爭取拿下省城公安局長一職。咱們以後也有得秋風打了。」葉凡點頭笑道。

「鳳姑娘,你家在京城?」葉紫衣問道。

「嗯」鳳傾點了點頭,不咸不淡的,隨意地游著古老的古川縣城。

「你喜歡我二哥?」葉紫衣看似不在意樣子。

「喜歡不喜歡,你什麼意思?」鳳傾反問起葉紫衣來,好像也感覺到了一絲什麼。

「沒什麼意思,我想跟你說一下,喜歡我二哥也沒用了。」葉紫衣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來。

「為什麼?」鳳傾伸手拂了下頭上一絲長,波瀾不驚地問道。

「因為,我二哥已經有未婚妻了。」葉紫衣盯著鳳傾噴出了這句話。

「小妹子,騙人也不打草稿?你二哥才多大?今年不過吧,就是有未婚妻啦?難道是童養媳,我可是從沒聽他說過,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鳳傾面上看去還是平靜得很。

葉紫衣本來以為鳳傾會大驚失色,心裡微有股子失望,說道:「這是真的,當然不是童養媳,我家裡還沒那麼封建。」

「那他的那位是誰?」鳳傾的語氣終於重了一絲,實則是心情早就有點亂了,並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平靜。

「玉嬌龍,我們同在水州音樂學院讀書,她今年快畢業了,而且,我嫂子長得很美的,她可是咱們學院校花。

就連省城一些富家公子,要員公子,以及香港來的一些公子都在追求她。

不過,我嫂子就喜歡我二哥,她用情很專的。」葉紫衣一臉正經,說道,其目的不用說鳳傾早就明白了。

「原來是你同校的,咯咯,等下我回去問問凡仔,他為什麼欺騙我,有未婚妻了還騙我?」鳳傾輕笑兩聲,並沒惱。

「我看還是算啦,鳳姑娘,你家在京城,是京里大戶,何必糾纏我二哥。

憑你的美貌身份,什麼樣的公子找不到。我二哥其實也不怎麼樣?人也不是很帥,而且人很懶,一回到家就是大老爺們,什麼事都不幹。而且,我們家世代都沒出過什麼大官,跟著他想當大官太太那是不可能了,一輩子能撈個縣委書記就不錯了。

你還是走吧,別給我嫂子看見就麻煩了。」葉紫衣安的什麼心。

「走我不會走的,我現在就回去問問凡仔到底怎麼回事?當然,即便是那個什麼玉嬌龍跟你哥訂婚了,這不,還沒結婚嘛只要沒結婚,這個,法律上並沒認可。而且,你二哥可是寵著我,至於說到玉嬌龍,相信她長得不如我。你剛才說她是水州音樂學院校花,可你並不知道,我鳳傾可是『燕京大學』頭牌,哼」鳳傾又露出鳳家那傲氣來。

鳳傾的冷靜以及聰明,葉紫衣頗為有些無耐。正想喊住鳳傾,哪知她已經轉身往葉家去了,葉紫衣只好硬著頭皮跟在其人身後,心道剛才自己扯謊了,估計得挨二哥批了。

葉凡正跟齊天和盧偉三人密謀著收抓捕馬占魁等人的事,鳳傾一進來三人都收了嘴,葉凡正想打聲招呼,鳳傾倒先哼道:「凡仔,你怎麼盡騙我,虧得我還從京里過來,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騙你,這個什麼意思?」葉凡眉頭一皺,看了一眼正跟在身後有些扭捏的妹子一眼,心道估計是妹子惹出什麼禍事來了。

「你不是訂婚了,你可是從沒說過,還是什麼水州音樂學院的頭牌校花,哼」鳳傾板起了臉寵。

盧偉和齊天也是一臉訝然,暗道老大啥時訂的婚,咋的沒請我們哥倆。這個,難道大哥把咱哥倆排除在外了。

葉凡斜瞄了這兩貨一眼,知道他們心裡想些什麼。說道:「沒有的事你們倆心裡並亂嘀咕。」

「沒有的事,那你妹子難道胡說?」鳳傾逼了過來。

「紫衣,你講了什麼?」葉凡狠狠地瞪了葉紫衣一眼,差點倒下了。

「我……哥……」葉紫衣臉有些難看了,突然一咬牙,哼道:「嬌龍嫂子對你多好,每天像個侍女一樣伺候著你。

而你呢,說變心就變心啦?要是嫂子知道,不曉得會傷心成什麼樣了。

這鳳姑娘家在京城,我知道,她出身高貴,但哥你好像不是這樣的人,難道也學會攀附權貴啦?

而且,鳳姑娘的美我不敢批評,她美賽天仙,不食人間煙火,可咱們都是凡人,要吃飯的。

我看,她可是沒有嬌龍嫂子會那樣侍候著你的,以後別後悔,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