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六章報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報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凡仔,看來你這皇帝生活當得不錯啊!每天還有si女伺候著,香艷得很,而且,「哼!是不是想找兩si女同時伺候著你,真正的過過帝王生活。要不要我給你端洗腳水來si候一下你這大老爺們。」鳳傾城是夾槍子舞棒的,聲音雖說輕柔,但句句話都相當的扎人的。

齊天和盧偉倆人趕緊縮了縮脖頸不敢吭聲,連笑都拚命地憋著。這個,他們倆一個被窩裡的事,去摻和特定倒霉。

「要端就去端,我正想泡泡腳,哼1葉凡心裡惱火了,正在為葉若夢父親的事傷懷著,這下子給鳳傾城和妹子紫衣一點著,那是已經到了爆的臨界點了。

「衛生間有腳盆。」葉紫衣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集緊又湊了一句,當然是想徹底的ji怒鳳傾城讓她知難而退。

「那好,我去端水。」鳳傾械居然笑盈盈的,居然扭舞起了水蛇腰到衛生間,那架勢,好像真的去端洗腳水了。

不過,齊天和盧偉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趕緊挪了挪屁股離大哥葉凡遠點,免得遭了池魚之殃。

葉凡狠狠地瞪了這兩損貨一眼,兩貨還對葉凡擠了個表示歉意眼神。

葉紫衣則是一臉的正瑟,準備著看好戲。只要能把這事攪黃了就是她最大的目的。

不久。

一仙女端著一腳盆真的出來了,好像還ting吃力的。因為葉家的腳盆可是木頭箍的,純實木的,加上水后也有二十來斤。

「凡哥,我給你洗洗,「」鳳傾城蹲下了身子,齊天和盧偉趕緊斜頭過去不敢看葉凡的慘狀,估計那腳肯定就是受刑的工具了。

「謝謝妹子1葉凡淡定的笑著伸腳進了腳盆,這廝實則是早就行氣於腳上了,估計等下痛楚至少也能少些。

一隻小手輕柔的拂著腳,水也給她用手輕輕的弄上來,相當的舒服葉凡甚至有種泡腳的感覺。

不過,這廝不敢放下心來,時刻關注著鳳傾城的一舉一動,等著腳上傳來痛楚的那一刻。

足足舊分鐘過去。

「抬腳1鳳傾城嗯道。

葉凡抬起了腳暗道是不是酷刑將來了。盧偉和齊天都皺起了眉頭,葉紫衣雙眼瞪得滾圓。

詭異的事生了。

鳳傾城輕輕的托著葉凡的腳擱在了自己xiong脯下的膝蓋上,像個泡腳女郎,一邊給葉凡搓著,揉了一陣子后才伸手把毛巾拿來擦乾了水珠子。

而且,在揉腳的時候,鳳傾械一點也沒避晦什麼,任由葉凡的那雙腳丫子在自己xiong脯前磨蹭著揩著油。

至於齊天和盧偉早羨慕得差點流口水了。

「怎麼樣,我這洗腳手藝還不錯吧?」鳳傾城笑道,頭小小的歪了一下說道,「這輩子,我只給我爺爺洗過幾次腳。」

「還行,很舒服的,那我可是很榮幸了。」葉凡干聲笑道。

「比玉jia龍是不是還要好?」鳳傾械柔聲問道。

「好……好像,不過,她沒給我洗過腳的。」葉凡搖了搖頭。

「哼!我洗,我給你洗我再給你洗!洗個夠,洗個痛快,你不是爺們嗎?別皺眉,妹子我給你洗腳,洗1鳳傾城突然惱了抬起一隻腳來狠狠地踩了下去,一邊踩著一邊著狠。

一連五六腳下去,踩完最後一腳,鳳傾城噠噠著轉身朝門外跑走了。

「哼,報應1葉紫衣板著個臉,一聲冷哼轉聲也噠噠著上樓了。

「這……這都什麼事,莫名其妙1葉凡忍不住嘆氣道。

「大……大哥,腫……腫了沒有?要不要正骨水拿來搓搓?」齊天和盧偉短暫的石化過後問話都有些結結巴巴。

「腫……還能不腫嗎?正骨,正個屁。」葉凡皺了下眉頭三哥倆忙活開了,齊天找來正骨水,盧偉當了暫時的搓腳女郎。

「媽的,夠狠的,這幾腳,幸好老子有準備,不然,真成幀!幣斗埠鶯蕕羋盍艘瘓洹

「老大,那個鳳姑娘好像不好對付的,有時溫柔似水,不過,狠起來時簡直賽過大老爺們。」齊天干聲說道。

「大哥得三思了。」盧偉湊熱鬧出了警告。

「三思個毛,老子怕誰?老子是國術大師,還怕了一漏弱女子,天大的笑話,哈哈哈…………」葉凡的笑聲震天,把屋子上的鳥兒都給驚得趕緊飛走了,就怕被這瘋子給烹了。

良久,這廝臉冷了下來,一絲凶光一閃而逝,「哼道:「咱們立即出,去墨香市,老子要親手把馬大魁的卵蛋子捏碎才行,敢害了若夢的爸,唉……乾娘過得苦1

晚上,三人開車直奔墨香市而去。

就在這時候,盧偉電話響了,接聽過後鼻臉頓時yin沉了下來。

「怎麼回事?」齊天忍不住問道。

「馬占魁感覺到了什麼,居然躲進了軍營。」盧偉說道。

「是不是走漏了風聲?」葉凡問道,臉s也相當的難看。這乾爹的仇都二年了,還不能拿下心裡愧對天水壩子的若夢。

「這事目前墨香市這一頭僅有周局長知道,他應該不會。省廳那邊是於局負責的,而我挑選的手下絕對沒問題。而且,人數不多,范剛的手下是搞國安的,是直接從省廳下來的,應該不會牽扯到這裡面來。」盧偉分析著,連他自己都感覺有些莫名。不知什麼地方出了紕漏。

「馬占魁躲進的是什麼地方軍營?」葉凡冷聲哼道。

「墨香市野戰一師。」盧偉說道。

「野戰一師不是趙家的趙昆將軍在主持嗎?」葉凡心裡一陣子輕鬆,如果真是趙昆那就好辦。一個電話估計馬占魁就會送出來,畢竟是軍營,警察什麼都進不去的。

「大哥,現在換人了。趙昆已經提拔為第二集團軍副軍長了。現在接替他的叫曹軍義,是個大校,聽說跟京城曹家有著遠房堂親關係。這次曹軍義能接替趙昆的位置估計也有著曹家的影子。」齊天說道。

「曹家,還真是yinun不散1葉凡哼道。

「這事還真有些麻煩,如果是曹軍義在幫襯著馬占魁,咱們根本就進不去。」盧偉皺了皺眉頭。

「齊天,你不是獵豹師團二團團長嗎?扛著獵豹大旗,難道還進不到野戰一師?」葉凡問道。

「進去玩當然行,不過,如果想搜查或帶人走,估計不行。如果馬占魁的事涉及到國家安全方面,我當然可以利用獵豹的權力直接抓捕。

不過,抓捕也得有獵豹的抓捕令才行。這個,沒有上頭的話地方上一些事,咱們獵豹也不好干涉。

畢竟軍隊系統相對獨立,各部隊都是一個小集團,背後都有著軍委一些要員在支撐著的,牽一而動全身,不好下手。

如果他們藏得緊,咱們強行搜捕,找不到人那獵豹就成了眾矢之口。何況,還有個曹家在虎視眈眈的。」齊天也難得的1u出了難堪樣子來。

「盧偉,你們有檢察院的逮捕證沒有?」葉凡轉頭問道。

「沒有,這個為了保密,我和於廳長打算豁出去了。如果走正常程序,給檢察院一經手,估計此事立馬人家就知道了,還逮什麼?」盧偉說道,瞅了葉凡一眼,「不過,這事我們已經做好打算,ua逍遙的父親ua白石是省檢察院檢察長,有他幫襯著,再加上咱們有證據,也不怕其它人拿這事說事。」盧偉決心很大。

「管他個球,不過,偉哥,你這樣子做估計你們市委那位一把手可是意見很大了。你抓捕副市長居然沒經過他同意,以後肯定有大麻煩的。」齊天說道。

「怕什麼,於局代表的是省廳,有省廳作幌子,即便是一把手周朝陽有意見又怎麼樣了?這是大哥的事,我就是脫了這身警服又如何?」盧偉一臉淡定樣子。

「謝謝!沒事,偉仔,你儘管放手去做。大不了得罪了市委書記周朝陽,爾後再換個地兒,去水州當局長去,反正這事兒你早點托你姑姑下手,省廳那條路通了,段海天那邊我負責走通。」葉凡是信心滿滿,令得齊天和盧偉都在心裡嘀咕。

暗道大哥難道還真跟段書記有交情,這個,應該不可能的。段海天以前可是在粵東省的魚桐市當市長,兩地相差幾千公里,怎麼可能有交情。

「就是軍營那一塊弄不進去,而馬占魁可是最重要的直接元兇之一,跑了誰都不能跑了他。」盧偉皺了皺眉頭。

「不管了,咱們先交涉一下,由齊天出面看看行不行,不行的話再想輒1葉凡寒森森說道。

這事葉凡當然有法子,一個方法就是直接打電話給第二集團軍軍長顧天棋,不過,整天去麻煩人家也不好意思。前次已經麻煩過一次了,葉凡不想欠過多的人情債。

第二個方法就是直接出示總參給的軍務部副部長證件,不過,這種事葉凡更不想幹了。

「行!我先去試試,外圍方面偉哥叫人密切關注著,我就不信馬占魁會變成鳥兒給飛走了。」齊天一moxiong脯,說道。

「不能大意,也許馬占魁混進軍車裡面溜走也說不準,偉仔一定要多加派人手盯緊點。軍車咱們又無權搜查。

馬占魁一溜,估計就難再尋蹤尊了。」葉凡交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