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七章曹師長的刁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曹師長的刁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曹師長的刁難

「大哥,這事有麻煩,目前我信得過的不幾個人,加上范剛和於局帶來的幾個人全湊一塊也不上o個。

景陽林場那邊要盯緊,那邊是案的主要現場,證據全在那邊,所以,這o個人重點布置在景陽林常

而市裡這一塊,一個重要嫌疑犯能配一個人跟著就不錯了。就拿馬占魁來說,他是最重要的案犯之一。

所以,他我倒是派了兩個人,不過,兩個人4小時一輪班,實際上就變成一個人守著了。

而且,幹警們都累得不行了。一切都是為了保密,所以,這事得再增加人手。就怕走漏風聲馬占魁溜了。」盧偉一幅憂心樣子。

「獵豹的人肯定不能再借,畢竟那是有關國家安全的大事。國安的人咱們也借了,也不可能再借。

公安那一塊肯定沒人了,於哥去省廳時間不長,又不管刑偵這一塊,能安排幾個人下來已經是極限了。

可惜咱們在檢察院沒人,不然,倒是可以借人。我看這樣,乾脆從省紀委借人算啦,鐵書記手下應該有好手。」葉凡尋思了一陣子。

一個電話打給出賀海緯,他二話沒說,立即調了十幾個精兵強將親自帶著從水州趕過來了。其實,這事也涉及貪污盜取國家財物,所以,也是紀委管轄範圍了。

因為這次頭功要讓給盧偉,所以,就連於建臣也不會過多出面。就是為了給盧偉造勢,以便開年過後等李昌海一走,去爭取省城公安局長一職打下基矗

從深夜到第二天下午,全面撒之下,大部分官員落馬了。

墨香市市委書記周乾陽和市長謝國忠震驚之下電話差點把市公安局長周天華打爆了。

周天華其實也僅知道一點點,只好把這事往常務副局長盧偉身上推去。

「盧偉同志,你想幹什麼,到底想幹什麼?」周乾陽氣急了,盧偉跑步剛進他的辦公室,立即地把話塞了過來。

「周書記,我不想幹什麼,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職責,這個,好像沒什麼錯吧?」盧偉身體挺得筆直,像根標竿。

「公安局難道就不在黨的領導下開展工作啦?」周乾陽斜了盧偉一眼,哼聲道。

知道這犢子的姑姑是省委組織部長盧明珠,總得給點面子,所以,那還算客氣了,不然,早拍桌子罵娘了。

「這個我沒說,當時情況緊急,所以,事急從權,我立即向您彙報這事的具體情況。」盧偉爭辯道。

「馬後炮,你抓了二個副市長,他們可是廳級幹部?」周乾陽強調了廳級幹部這級別。

像這種級別幹部,市公安局要抓人,肯定得先彙報給書記這個一把手才行。

公安局的獨立辦案子,無非是在黨的領導下相對來說的。其實,周乾陽也並不是說要一定要阻攔盧偉辦案子,主要是覺得自己這個一把手權威受到了挑戰。

你盧偉抓了一批人,剛才從市局周局長知曉,這事就連周天華也僅知道一點點,所以,周乾陽心裡不爽。

而且,抓了這麼多人,省里已經有人出面說情了,周乾陽自個兒還不知情,這個就顯得相當被動了,所以,不得不生氣了。

「我知道錯了,這事當時太急,我檢討。」盧偉小聲說著,偷偷斜了周乾陽一眼,又說道,「不過,雖說他們是副廳給幹部,但這次盜占國家財產的事證據確鑿。而且,有件事我不曉得該講還是不該講,唉……」

盧偉顯出一臉為難樣子,這廝當然是要裝了。

「哼不方便說就不用說了。」周乾陽佯裝生氣,冷哼了一聲,心裡卻是一驚,暗暗揣測著這事是不是上面人授意查處的。

「沒什麼不方便的,周書記是我們墨香市一把手,我向你彙報是應該的。雖說這事省紀委有交待暫時不宜說透。」盧偉一個立正,隱晦地透露出這事好像是省紀委在主持。

周乾陽一聽,立即把手一擺,說道:「盧偉同志,咱們都是國家工作人員,一定要遵守國家法度。保密的事你應該懂,既然這事是省紀委交待的,那就不用說了。」

其實,周乾陽心裡特想知道到底是省紀委哪位在主持這事。這個,周乾陽也擔心啊,就怕波及一大片,到時弄得整個墨香市的幹部人心惶惶那就糟糕了。

作為本地一把手,當然希望在自已治下班子能夠團結,幹部能夠穩定,經濟能夠持續展,老百姓生活能夠安穩。即便是貪官,他們心裡也有這種想法的。

「省紀委的賀海緯書記到了咱們墨香市。」盧偉一個立正,知道拋出賀海緯來,周乾陽估計不會再壓著自己硬要彙報了。

像賀海緯這種級別幹部,雖說只是副廳,比周乾陽級別還不如。但人家披著省紀委副書記那身虎皮子,是個官都會打閃的。

周乾陽絕對不會把自己無端的攪和進去的。除非周乾陽也參與了景陽林場團伙盜取國家野生紅豆杉此事。

「嗯你回去處理吧,不過,要注意同志們的團結。」周乾陽輕哼了一句,把盧偉趕出了辦公室。

盧偉又到謝市長處依葫蘆畫瓢一般的講了此事,謝國忠更是乾脆,一聽說省紀委的賀海緯出面了,再沒吭聲了。

看來,省紀委的招牌的確嚇人,其實,他們怕的不是賀海緯,就怕惹出鐵托這尊大神來。那可是位能摘他們頭上頂戴花翎的青天老爺。

不過,當盧偉陪著賀海緯,葉凡到了駐墨香市野戰一師時,曹軍義這個師長很是拿擺。

當賀海緯和盧偉表明來意后,曹軍義斜掃了幾人一眼,哼聲道:「我們這是軍營,犯罪嫌疑人能進得來嗎?你們是在說笑話吧?」

「曹師長,我們有可靠情報。景陽林場的副場長馬占魁以前當過兵,而且,還是從團長任上轉業的。也許是你們野戰一師某些同志跟他還是戰友。在不知情情況下他來走訪也正常。我們只希望野戰一師能幫助搜找一下。」盧偉淡定的說道,葉凡跟齊天卻在一旁看熱鬧。

「搜找,這是什麼地方?」曹軍義那臉色有些變了,說話也有些不客氣起來了。

「軍營,這個我們清楚,所以,才希望你們能幫助搜找一下。」盧偉說道。

「那行,請你們出示軍委開具的搜查證。」曹軍義手一動,十分輕視樣子斜了盧偉一眼,「當然,有咱們嶺南大軍區軍務部門出示的搜查證也行,我們全力配合。」

「曹師長,我們只是請求你幫助,並沒別的意思。」賀海緯瞄了有些矮胖的曹軍義一眼,話語誠懇。

「幫助,呵呵呵……我沒事幹了是不是?整天搜查自己的下屬玩是不是?

賀海緯同志,這裡是軍營,我再次重申一次,是國家軍事禁區。不是隨便兩句搜查就搜查。

你們把這地兒當什麼地方了?如果引起軍官士兵們恐慌或者生什麼意外情況,這可是天大的事,你能承攬得起責任嗎?

這事不用說了,那是不可能的。我們野戰一師是嶺南大軍區的王牌部隊,一向紀委嚴明,不可能有違法犯紀的事生的。

即便是有,也是我們軍隊有關部門來辦事的,有些事,還輪不到你們地方來指手劃腳的。

你們今天來胡鬧一氣,這是對我們野戰一師的公然污衊。你們走吧,這次的事就算啦,下不為例。」曹軍義擺了擺手,像趕蒼蠅一樣。

「公然污衊曹師長,你這話什麼意思?」齊天見葉凡使了個眼神,知道盧偉和賀海緯都嚇不倒曹軍義了。所以,往前跨了一步,氣勢出,的把這話塞了過去。

「你是誰?滾出去,賀副書記,我不希望什麼人都在我們野戰一師亂叫亂嚷的,這裡是神聖的軍營,不是菜市常」曹軍義生氣了,沖著齊天就吼了出去。

「獵豹二團團長齊天校,有資格到你們野戰二師來逛嗎?」齊天一個立正,也是還之以硬話。

曹軍義那身子骨微微地瑟了一下,畢竟,獵豹的威名太大了。而齊天自報是二團團長,獵豹的一個團長可不普通,這點曹軍義雖說不是特別清楚,但也耳聞過一些傳聞的。

「齊團長,雖說你我同為軍人,如果你有獵豹的搜查證,我們會全力配合你。」曹軍義態度好了不少,口氣也和緩了不少。

不過,還是較強硬,不讓搜查。這廝很聰明,知道齊天也沒搜查證之類東東,如果有的話早就出示了,何必搞得如此麻煩。

想到自己身後站著京城曹家,而且京城顧家跟曹家幾乎同穿一條褲子,在軍界,曹顧兩家還是相當硬朗的,所以,此獠那腰竿挺了挺,立即又硬氣了起來。

當然,曹軍義不曉得獵豹師團的實際掌舵人卻是國家特勤a組的核心第八組,不然,哪還敢如此硬氣。

這時,葉凡電話響了。

「葉帥,經過調查,駐墨香市野戰一師的曹軍義正是馬占魁的戰友,以前還是他的上司。馬占魁當營長時曹軍義是團長,馬占魁當團長時曹軍義已經是有能量的副師長了。而且,我還聽說了一件事。當初兩人搞訓練時,曹軍義有次出了事故,還是馬占魁幫他扛下來的。所以,兩人關係相當的不錯。曹軍義估計有報莢!閉徘炕惚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