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假冒搜查軍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假冒搜查軍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難怪1葉凡哼了一聲掛了電話,掃了曹軍義一眼,知道今天估計是難叫他交人了。於是那臉,也是臭臭的樣子哼聲道:「走1

賀海緯和盧偉以及齊天三人看了葉凡一眼,咂了下嘴,估計是想問,不過見葉凡不想解釋,也就沒再問,悶頭跟著葉凡退出了軍營。

而曹軍義有些驚詫地盯著葉凡的背影看了許久,也沒鬧明白這年輕人是何方神聖。

好像就連省紀委的賀海緯都相當聽這今年輕人的話。難不成是紀委下來的人,應該不可能,多大的一個小案子,能勞動得了紀委的大駕?曹軍義在心頭自然計較開了,一直在揣測著葉凡的真正身份。

「占魁,我看這軍營你是不能再呆了,我想辦法送你出國。」曹軍義眉頭緊皺,也感覺到了麻煩。

「謝謝曹哥了,只要去了國外,那筆錢我會存進曹哥賬頭上的。」馬占魁點了點頭,知道這野戰一師的軍營已經成了是非之地。

曹軍義能罩住一時,絕對不能罩住自己一世。今天就連省紀委的賀副書記都驚動了,如果真惹出鐵托這個黑麵包公來估計即便是曹軍義那腿也會打下閃的。

畢竟,鐵托的虎威太嚇人了,不是曹軍義所能扛得住的。

「嗯,晚上就走。剛好咱們師一團要到南邊拉練,你混在裡面,椏信那個賀海緯即便有天膽也無法攔車檢查的。」曹軍義心情並不輕鬆,眉頭還皺著,他主要是有些擔心那個齊天。

就怕這小子真的回獵豹去搞搜查證那就麻煩了。即便是野戰一師,跟獵豹明面上的級別一樣,都是師級。

但獵豹有特權,在有關國家安全這一塊他們有權搜查跟他們同級別的軍隊而不用跟野戰一師的上級,也就是處於藍月灣的第二集團軍的顧天棋軍長打招呼。當然,如果要搜查集團軍那就得更高指令的搜查證了。

「那是,曹哥是堂堂的師長。軍營跟地方不一樣,軍事機密比什麼都重要。就省紀委那幾條破槍又能怎麼樣?」馬占魁的一小頓馬屁拍得曹軍義心裡還是相當舒服的。

「嗯」估計公安局那個盧偉在這軍營外邊有布置眼線。不過,咱們每天進進出出的軍車相當的多,幾個眼線哪能照顧過來。」曹軍義呷了。茶,眼神深邃地望著遠方。

「葉哥」為什麼撤出來?」齊天忍不住了,問道。

「咱們的目的達到就行了,沒必要再糾纏下去,呵呵……」葉凡輕鬆地笑了。

「咱們,好像沒達到什麼目的吧?」盧偉也是一腦子的迷糊,啥事都沒幹怎麼能說達成目的了。

「呵呵,曹軍義估計是坐不住了。最遲在明後天,肯定會把馬占魁送出軍營的。」葉凡笑道。

「大哥」即便是送出軍營,咱們也無法搜查。而且,每天進進出出的軍車也不少」咱們只能幹瞪眼。哪能知道馬占魁躲在哪部軍車裡面。」齊天「哼道。

「不急,馬占魁他跑不了。」葉凡搖了搖頭,看了齊天一眼」「晚上咱們扮一回假軍士捉賊記。」

「什麼意思?」賀海緯也忍不住了。

「呵呵,齊天不是獵豹兵團二團團長嗎?咱們弄幾個人穿上軍裝搞點檢查還是沒問題的。」葉凡笑道。

「獵豹的軍裝好像跟普通軍隊不一樣?」盧偉搖了搖頭。

「你笨呀,就說獵豹秘密行辜不行嗎?齊天可不假。」葉凡笑罵道。

「著相了,呵呵……」盧偉摸了摸腦袋,一臉的傻笑。

「大哥」就怕搜不準。雖說我是獵豹兵團的,但也不能無故搜查。而且,這個好像還是假冒在搜查。要是鬧得太過火了。給曹軍義往顧天棋那裡一報,咱可不是屎也是屎了。」齊天一臉的鬱悶。

「你小子,官越當越大,膽子倒是越來越小了。真不敢幹我叫張強出馬算啦!孬種一個。」葉凡哼聲道。

「誰說的,乾死曹軍義這龜孫子的,我才不是孬種?」齊天立即顯擺了起來。

夜色迷濛車從野戰一師的軍營開出了十幾輛軍車,吼鳴著行進在公路上。

「葉哥,蛇已出洞,就在間那輛像指揮車樣的車子里。」電話里傳來陳嘯天的兒子陳軍的聲音。

「曹軍義在不在指揮車裡?」葉凡問道。

「在」不但曹軍義在,好像還有一個少將也坐在指揮車裡。」陳軍彙報道。

「少將,怎麼可能」野戰一師在趙昆任師長時倒是有他這麼一個少將,好像他走後野戰一師裡面無一少將了。」葉凡趕緊轉頭問一旁的齊天道。

「嗯」野戰一師沒有少將編製,師長和政要都是大校級別。」齊天十分肯定說道,早查清了。

「這倒怪了,那少將叫什麼名字,你聽到沒有?」葉凡問陳軍道。

「燕成。」井軍說道。

「燕成是誰?」葉凡轉頭問齊天道。

「不清楚。」齊天搖了搖頭。

葉凡只好立即電話打到了張強處,叫他立即查證一下。

「剛從燕京軍區調來的,任藍月灣基地第二集團軍少將副軍長。原本就是燕京軍區王牌二師師長,聽說此人是京城燕家的人。」一會兒,張強來了電話說道。

「京城燕家?」葉凡嘀咕了一句,實在沒鬧明白京城燕家又是什麼來頭。

「這事我也不怎麼清楚,葉帥如果要問的話去問問梅亦秋那丫頭,他們老梅家在京城也有些來頭,對於軍界一塊相當的熟悉。或者趙家那個趙四也行,估計也曉得一些根底子。」張強說道。

「亦秋,燕成什麼來頭?」葉凡直接問道。

「燕成,是不是水州第二集團軍那個燕成?」梅亦秋問道。

「嗯1葉凡應了一聲。

「京城燕家的人,其燕家掌舵人就是時下的燕雲副總理。聽說燕成從燕京軍區下來的,目標就是顧天棋那個位置。

估計顧天棋不久將升任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了。這嶺南軍區第二集團軍軍長一職就是給燕成留的。

葉帥,燕家相當的不簡單。雖說燕雲目前只是一副總理,但他在副總理裡面份量也相當的大。

而且,燕家跟組部那個喬遠山領導的喬家關係相當的鐵。」梅亦秋這女孩子相當的機靈,葉凡一問話,估計就猜到葉凡跟燕成是不是有了什麼計較。

就怕葉凡不小心吃了暗虧。雖說葉凡混的是zf官場,但喬遠山可是組部部長,對於zf官員的殺傷力可是不亞於十七級颱風的。

「嗯。」葉凡掛了電話,還是沒鬧明白燕成怎麼會跟曹軍義坐在指揮車裡。

「也許是野戰二師也是這次拉練的部隊之一,而燕成很可能就是這次拉練的指揮官。曹軍義還真是厲害,居然搬出這麼一個厲害人物來撐門面,用心良苦啊1齊天縮了縮脖頸,有些難受。

……哼!顧天棋來了也不行1葉凡突然冷冰冰哼了一聲,「叫大家準備好,今天非攔下馬占魁不可。」

「報告,前方有人攔車,不讓咱們通行1曹軍義正跟燕舟輕鬆的談笑著,這時車子停了下來。一個軍官跑步上來彙報道。

「攔車,哈哈哈,真是大笑話,咱們是軍車,而且,是野戰拉練,什麼人吃飽了沒事幹攔軍車玩?難道不知這種行為是要掉腦袋的?」曹軍義一聲冷哼。實則,心裡略感燥動了。不過,這廝瞅了燕成一眼,心思又活絡了起來。

「領頭的叫齊天,他說是獵豹師團二團團長。說是接到上級命令,正在搜捕一名敵特份子。」軍官報告道。

「領他過來。」燕成皺了皺眉頭,突然冷哼一聲。心裡自然是不大痛快了。雖說獵豹名頭大,但也管不了第二集團軍的。

而且,燕成打心眼裡對獵豹就有一種排斥心理,也就是不痛快。

不一會兒,齊天跟葉凡到了指揮車前。

齊天先行了個標準軍禮,畢竟,燕成是少將。

「你們獵豹還真會弄事干,要查敵特分子我不反對。不過,這支部隊是野戰二師,正在進行野戰拉練,敵特份子腦子燒糊塗了也不會自投羅鑽到這裡面來吧。而且,這次可是燕將軍親自帶隊,你是不是在懷疑燕將軍的帶兵能力。」曹軍義借著燕成的勢,居然當場隱晦地訓叱起齊天來。

「報告長,我們只是在執行上級命令,並沒有對燕將軍不敬的意思。」齊天一個立正,架勢作得很足的,姿態也放得很低。

不過,曹軍義並不領情,哼聲道:「上級命令,哪個上級,姓什名誰?」

「呵呵,齊團長,你應該有上級給的指令吧。要搜查行,請出示獵豹長批示的證明。」一旁的燕成居然笑了,話講得相當的客氣,不過,其意卻是刀子般老辣。

「這個,我們長只是口頭指示。」齊天斜了葉凡一眼,見他沒表示,也只好硬著頭皮頂上了。那架勢,就是將謊話進行到底。

「口頭指示,哪位長的口頭指示。呵呵,我不介意ua點時間打個電話問候一下獵豹下指示的那位長。」燕成毫不客氣,步步緊逼。心裡明白齊天估計是在講胡話,扯起領導大旗亂擺虎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