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四十九章燕將軍的濤天怒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燕將軍的濤天怒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燕將軍的濤天怒火

「對不起,這是軍事機密,我不好泄密,即便是您燕將軍也不行。」齊天有些惱了,說話也有些拿擺起來了。

「是嗎齊天同志,我有些懷疑你是否在執行長下達的命令。」燕成一見,那是堅決打壓了下來。

「燕將軍,你這話什麼意思。我齊天有天膽子難道敢胡扯長指示嗎?這可是要上軍事法庭的。」齊天硬著頭皮了,現在也是騎虎難下,豁出去了。

「軍事法庭,正好,就在你們獵豹隔壁。我打個電話問問。」曹軍義說著話就要打電話。

「你他娘的打個球的電話,拽屁的拽」地一聲巨響,人影一晃,某個人好像被人給踢得撞在了桌子上。

這犯騷的事,當然是葉凡的傑作了。眼見曹軍義三番五次以勢壓人,葉凡早就火大了。

因為,馬占魁可是害死葉若夢父親的原凶,最重要的兇手之一。葉若夢,那就是葉凡的逆鱗。誰犯鐵定誰倒霉

葉凡隨勢上前,一腳踩在了曹軍義頭上,並且,狠狠地一壓,曹軍義那頭似乎快扁了,痛得這廝眼淚鼻涕一起冒出來了,想張口講話葉凡根本不給他機會。

至於齊天,早傻眼了,心裡早就豎起大拇指暗暗嘀咕道:「大哥真是強人堂堂的一個實職師長,說踢就踢,說踩就踩。,老子什麼時候能這般拉風。」

周遭槍拴嘩啦一陣響動,幾個軍官堵門口大喊道:「住手,膽大包天了,敢攻擊曹師長。」

「你想幹什麼?」燕成唰啦一下站了起來,那是一拍桌子大吼道。他當然不怕了,因為齊天是貨真價實的,不可能獵豹部隊還有人假冒著玩。

「其它人全出去,留下燕將軍,還有那兩個大校也留下。不然,曹師長這腦袋瓜就成爛西瓜了。」葉凡冷冷哼道,腳上一用勁,曹軍義痛得直哼哼。

齊天一個跨步上前,那槍點在曹軍義胯下那玩意兒上哼道:「再不退下老子先閹了他,到時曹師長就是曹公公了。」

燕成一個眼神,留下兩個大校,其它軍官和士兵都退出了指揮車。齊天一個跨步上前,車子一震關上了車門。

「說,馬占魁藏什麼地方?」葉凡腿上稍一用勁,曹軍義皺起了臉不吭聲。

「不說是不是,齊天,先斷一指。」葉凡陰著個臉哼道。

「我來」齊天陰聲笑著上前一腳踩在了曹軍義指頭上,十指連心,那疼痛,不是常人能忍受的。不過,曹軍義作為野戰二師師長,也是血里來火里去打拚出來的,還是沒吭聲。

身旁兩大校那嘴角抽搐了幾下不敢有所動作,他們曉得,現在手沒槍,跟獵豹玩搏擊之術那跟當沙袋子也沒啥區別的。

何況,齊天還是獵豹二團團長,那身手,估計只有少林寺的大師才能擺平了。

而且,更可怕的就是腳踩曹師長的那個年輕人,看上去就o來歲,臉上還笑眯眯的,其本質,好像比齊天狠多了,而且膽大包天。看架勢,齊天好像還要聽他指揮似的。

沒準兒還是齊天的領導,獵豹裡面比齊天身份還要高的長,可不是普通的野戰二師的二個副師長所能惹得起的。

抑或是軍情局出來的秘密特工,這種人,手眼通天,真惹毛了他丟帽子是小事,觸及國家軍事安全方面的事掉腦袋都有可能。而且,秘密槍決了家裡人連屍體都找不到。

燕成給氣著了,那眼瞪得滾圓,盯著葉凡跟齊天,好像要噬人。

吼道:「放開曹師長,不然,即便你是獵豹領導,我燕成也要向軍事法庭上訴。」

燕成根本就不怕獵豹長,即便是獵豹一號長也不過師長級別,級別比自己這個副軍長還要低的。這個,當然是因為燕成不曉得獵豹的真正厲害之處。

要知道,燕成想坐上駐藍月灣的第二集團軍軍長之位,也就是顧天棋那個位置,長就要徵得獵豹的真正後台,特勤a組第八組大帥點頭才行。

因為,嶺南大軍區第二集團軍駐紮在藍月灣,實則就是為了配合獵豹,說白了,第二集團軍就是核心第八組的打雜預備部隊。

有什麼緊急情況需要他們配合時第二集團軍才出動的。不過,這種機會出現的機率等於零。

所以,獵豹的真正背後才是可怕的。要不,以前顧天棋這個少將軍長見到當時的鐵占雄這個大校也得稍微讓著點。

那是因為顧天棋深知自己的使命。在緊急情況下,核心第八組大帥有權指揮第二集團軍軍長的。

「給老子閉嘴,再吼的話小心你肩上那個月亮。」葉凡朝著燕成就吼開了,霸氣十足。當然,徹底震掉了兩個大校眼球。就是齊天心裡也直喊過癮。

燕成將軍身材相當的高大,那嘴唇顫抖著,給氣得差點噴不出話音來了,指著葉凡說道:「好……好你個小子,你哪支部隊的,報上名來,連月亮都喊出來了。」

『月亮』指的當然就是燕成身上那個少將橄欖枝了。

「葉凡,德平地區建設局的。」葉凡淡淡掃了燕成一眼,沖齊天說道:「還不動手?」

「嗯立馬就動手。」齊天說著話,一腳狠狠踩在了曹軍義手指頭上,出輕微的嚓聲。

不過,曹軍義很硬氣,就是不說。這廝也打定主意了,完全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架勢。說了特定完蛋,不說絕對沒事,只要能挨過去,想必曹家已經得到消息了。

「叫盧偉進來。」葉凡哼道,不久盧偉過來了。

「搜找一下,指揮車屁大點的地方,還能把人給土遁了不成?」葉凡因為有著陳軍這雙眼睛,知道馬占魁肯定藏在車裡。才如此確定的。

盧偉在搜人這方面可是高手,雖說這指揮車是特大號的,居然從曹軍義臨時頭休息的床底空處找出了馬占魁。

曹軍義那臉,一下子全慘白了。

「燕將軍,這就是曹師長窩藏的地區公安局正在抓捕的殺人犯馬占魁,聽說馬占魁以前轉業前還是曹軍義的手下,兩人關係很好。馬占魁夥同……」葉凡淡定的把景陽林場的事給燕成述說了一遍。

燕成那臉,自然漲成了豬肝色。

「燕將軍,我們要帶人走,你是否同意。」葉凡問道。

「放屁,我是軍隊部門的,墨香市公安局還管不了老子。」曹軍義氣急敗壞了。

如果真給葉凡弄回公安局,估計自已徹底完蛋。如果由軍務部門來處置,那曹家就有了活動空間。完全可以羅列一些,比如不知情什麼由頭搪塞過去。

「葉凡同志,曹軍義同志是野戰一師師長,要問什麼話得由第二集團軍軍務處的同志來問話。你們是地方,沒有權力帶走他。」燕成皺了皺眉頭,雖說十分的憤怒曹軍義的所作所為,但面子還是要掙回來的。

「燕將軍,曹軍義涉及窩藏殺人犯,而且,馬占魁偷盜國家野生紅豆杉到國外,外帶著殺人。

已經對國家安全構成危害。曹軍義既然如此的維護他,在明知馬占魁犯罪的情況下還利用軍隊指揮車想偷運他出去,說明倆人早就勾結在了一起。

我很是懷疑曹軍義的動機。這事,我們獵豹部隊有權過問。今天,我代表獵豹部隊正式向第二集團軍提出要求帶走曹軍義。

如果燕將軍執意不肯的話,那我齊天只得向獵豹最高領導馬副師長請示了,由他跟顧天棋軍長交涉。」齊天挺了挺胸,擺出獵豹來了。這個,實則他說的理由有些牽強。

不過,燕成早在腦轉悠開了。

不久,點了點頭,一臉嚴肅,說道:「既然你代表獵豹部隊過問此事了,我燕成沒什麼理由阻攔你。不過,我要求你能出具正式的帶人手續。不然,顧軍長那邊我無法交待。畢竟,曹軍義同志只是有嫌疑,還沒定案。」

「行我請示一下張強副師長。」齊天見葉凡朝他擠了個眼球,立即說道。如果請示馬尚志這廝肯定會從作梗,也許還會怪自己狗咬耗子多管閑事。

畢竟,這事涉及到曹軍義一位師長,而且,曹軍義是京城曹家的人,這點大家都曉得。馬尚志絕不願意為了地方上的屁大點小事去得罪京城曹家那個大家族。

所以,不如請示張強。雖說份量輕了一點,但也符合獵豹手續辦理程序。

齊天剛把事述說清楚,張強二話沒說,立即同意了,而且,通過電話給燕成傳達了信息。燕成再沒話說,眼睜睜看著曹軍義和馬占魁被齊天和盧偉給押走了。

那指揮車的門地一聲關上了。

裡頭就剩下燕成一個人。

「顧軍長……獵豹囂張我沒話說,曹軍義的確做得不對。不過,德平地區建設局一位叫葉凡的局長有什麼理由配合墨香市公安局來拿人,而且,當場打傷了曹師長。

這簡單是視我們第二集團軍如爛泥,而且,叫囂著要摘了我肩上將軍金星,那小子連橄欖枝都不認識,叫出月芽來了。

是誰給他的權力如此誹謗我。我請求第二集團軍軍務處的同志去德平交涉一下,給德平的書記、專員提提醒,簡單太猖狂了。」燕成實在是有些不服氣,把事說了一遍。當然,他這個提提醒講得輕鬆,實則問題相當的大。隱晦的說,就是告狀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