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五十章省里有人插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五十章省里有人插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噢,知道了。顧天棋心甲一震,停了許久,嘆了口氣!說道,「我看算啦,葉凡同志是有些過火。不過,曹軍義的確該死,混蛋一個,把殺人犯藏在指揮車裡,丟盡了我們第二集團軍臉面。要是老子在場,當場斃了他都嫌太輕了。」,「算啦!就這麼算啦。顧軍長,這事怎麼能就這麼算啦。一個小局長,我們第二集團軍難道能咽下這口氣。如果顧軍長不交涉的話」那我燕成自己派人去德平交涉了。」燕成仗著燕雲副總理在背後撐著,所以,也不怎麼怵顧天棋這個軍長。

大有逼宮架勢了,其實已經有問罪葉凡的口氣了。

「交涉,行,去德平交涉的事我不管了」你自個兒安排去吧。

不過,我得提醒你一下,別把自個兒給燒著了。到時……」,」顧天棋也有些火了,口氣也相當的不客氣。

心道,你這簡單是去找死。葉凡,核心第八組副帥,聽顧全叔說是鎮東海上將故意為之,核心第八組目前沒正帥,估計這個帥位就是給葉凡留著的。別說你燕成,就是老子也不敢去惹這殺星。

趙寶剛什麼人,堂堂的軍委副主席,居然tian著一張老臉示好葉凡。人家圖的是個什麼」圖的就是葉凡此人經后的展。此人……,「自個兒燒著,這話什麼意思。好像顧天棋意有所指,難不成葉凡還大有來頭不成。

從剛才架勢看,此人一個小局長敢如此猖狂,不會是棄里的紅三代吧。」,掛了電話後燕成尋思開了,一個人嘴裡嘀咕著。因為」他並不笨,不然,怎麼能掛上將軍一銜。

想了想,一個電話掛到了獵妁目前的最高長馬尚志副師長處。

說道:「老馬,德平建設局一個叫葉凡的局長你能否幫我查查,此人到底什麼來頭。」

「什麼來頭」正跟老子搶帥印的小犢子」,馬尚志心裡冷笑了一聲,嘴裡卻是說道:「行,我幫你查查。」

暗道燕成有著燕雲副總理撐腰,燕家在京城也是一大家」正好可以從做點什麼事來著……

一會兒,馬尚志來了電話」說道:「葉凡,出身於墨香市古川縣一個普通小幹部家起……」,當然,馬尚志相當的yin狠。只是給燕成講了葉凡明面上的來歷。至於說葉凡的各種複雜關係,以及副帥身份等都沒透1u。

燕成一聽,鬆了口氣,電話那頭的馬尚志當然在乾笑了。這廝也相當的有手段」倒是透1u了葉凡跟齊振濤有點關係。

給燕成造成了一個錯覺,那就是葉凡是仗著齊振濤的關係在張揚,而自身並沒什麼來頭。

對於核心第八組鐵占雄走後留下的那個帥穎馬尚志凱覦已久,葉凡,實則早成他的眼釘肉刺了。

一回到墨香市」葉凡特地把人全部搞進了國安局。主要是考慮到在墨香市本地,犯罪的官員有些人能量可不校

如果放在公安局審理此案」很有可能生異外狀況。畢竟,墨香市公安局現在不是盧偉在主持,而真正的主持人卻是局長周天華,盧偉也僅僅是常務副局長。

像這種案子最好是異地審理」不過,國安局是個特殊弈門,想必墨香市那些能人權力再大,想打進國安局也有相當難度的。

而墨香市現任國安局局長范宏剛是於建臣小舅子」他那個局長位置還是葉凡一句話從鐵占雄哪裡討要來的。

何況,葉凡還是核心第八組副帥,說起來范宏剛這個局長還是他的直接平屬。

所以」范宏剛是全力配合葉凡,人犯都當敵特份子審理了。

國安局原來囚禁葉凡的那個密室一旁的一個較舒服的大號密室內葉凡、盧偉、齊天、賀海緯等人全湊一塊了。因為要審理馬占魁,這個頭號梟雄。

「馬占魁,把景陽林場你們團伙偷盜國家野生紅豆杉」殺害葉水根的經過如實的道來。」葉凡突然張口,當然是施用了化音mi術。

馬占魁面現呆愕神情,嘴裡答道:「是……」,不過」瞬間這廝就回過神來,立即反嘴道:「放屁」你們血口噴人。我馬占魁是黨的幹部,是從軍隊鍛練出來的鐵血軍人,怎麼可能幹那種下九流的混事。

至於說殺害葉水根的事根本就是純屬烏有,大家都清楚,葉水根是在巡山時不慎從狼鎧崖上摔下來的。

而當時我馬占魁還在林場開會,聽到這個消息后立即趕到了現場救人,不過,很遺憾,葉水根傷勢過重死了。這個,景陽林場當時在場的所有層幹部都清楚。而我們也是即時的搶救了」我們無絲毫過錯。」

馬占魁想當老辣,死不認賬。這個也情有可原,一認賬就是死罪,沒人願意去死的。

「哼!看來,你的嘴是用鐵水澆起來了,給老子掌嘴!葉凡冷聲一哼道,有些生氣了。

齊天心領袖會,走上前去」啪啪啪……

上前幾個大耳刮子下來,馬占魁那臉立即充血腫脹快成豬頭了。而且,一顆牙齒也從嘴裡自個兒跑走了。

「快說了吧,免得受了皮肉之苦。」,葉凡冷聲哼道。

「。蘿!你動si刑,我馬占魁要上訴1,馬占魁那嘴比石頭疙瘩還要硬實」一口噴出嘴裡鮮血,惡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

「是嗎?老馬同志,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時,一旁的盧偉同志干聲聲笑道。

「什麼地方,公安局老子就怕啦?公安局也得講究依法辦案子。」馬占魁好像來勁了,聲音提高了不少。

「呵呵,馬占魁同志,這裡可不是公安局。國安局聽說過吧,這裡,就是墨香市國安局」一個神秘機構,想必你也聽說過。進來容易想出去」呵呵……」賀海緯在一旁也是干聲笑道,輕蔑地掃了馬占魁一眼。

這廝那心直抖,面現一臉的駭然」轉爾喊道:,「不可能,想跟我打心理戰,你還太nn。國安局,那可是管國家安全的局子,怎麼可能。

而且,我馬占魁之心唯天可表,沒什麼好怕的。」

「呵呵,很不幸馬占魁同志,還真給你說了,這裡還真是墨香市國安局。鄙人叫范宏剛」也許你沒聽說過」不過,鄙人就是這國安局的主持。」范宏剛一句話塞出,馬占魁那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幾下,國安局的神秘和凶名他以前在軍隊時可是有耳聞過。

進到這種地方,沒事要整點事出來相當的容易。比如給你扣上一頂出家情報等罪名。

雖說是子虛烏有的事,但又有誰能站出來為自己喊冤。官員們一聽說國家安全方面的事,大多都會立即閉嘴」生怕惹火燒身。

見馬占魁心理第一道防線已經有所鬆動」盧偉立即施展出了當年在公安部調查室的嘴皮子功夫來,跟賀海緯一起」輪番對馬占魁展開了不間斷的審訊。

就在這時候,目前在省國安廳任職的妖棍范剛湊葉凡耳旁嘀咕了幾句,說道:「大哥」剛才張副市長招供了。」

「說了什麼?」,兩人走到外邊,葉凡問道。

「交待了他夥同另外一個副市長管同一起偷盜國家野生紅豆杉的事。不過」還講出了另外一件意外的事。說是景陽林場的鄭輕旺場長的長期姘頭方蘭馨明面上是鄭輕旺的姘頭,實則這女人暗地裡卻是跟馬占魁早就勾搭上了。而且,兩人居然還生有一孩子,叫馬冰。就寄養在馬占魁的一個叔嫂處。」范剛說道。

「唉」葉凡嘆了口氣」想不到這事居然把方蘭馨給扯了起來,畢竟她的妹妹方倪妹跟自己有過1u水鴛鴦情」方倪妹的處子之身就是被自己在大三輪上給破的。

「方蘭馨有沒參與殺害葉水根的事?」,葉凡問道。

「這個倒是沒有,馬占魁勾搭上方蘭馨后,主要目的是為了能在鄭輕旺身旁安插一耳目。

好為自己干爛事兒打掩護,而據張池說」方蘭馨跟馬占魁感情還相當的好。

而馬占魁非法所得的大部分錢款都給了方蘭馨,估計都是為方蘭馨跟馬冰以及馬占魁三口的移民作準備的。

馬占魁早就想好了退路,不過,涉及到幾百萬的巨款卻是沒查到藏在什麼地方。省廳的同志建議抓捕方蘭馨,免得逃走了。」蒂剛說道。

「等下再看,先穩住他們。」葉凡說著話,把盧偉等人的招了出來,把方蘭馨的事給說了一遍。

「大哥,馬占魁久攻不下,不如把馬冰接來怎麼樣?」盧偉出了個餿主意,想以馬冰去攻破馬占魁的心理防線。

「接來1葉凡下了決心」為了給葉若夢一個交待,暫時也無瑕顧及方倪妹的感受了。

在馬冰出現后,馬占魁心理防線全面崩散。在葉凡以保全方蘭馨的條件下,馬占魁全面招了出來。

其實,不用馬占魁提條件」葉凡也會盡量保命方蘭馨的。方蘭馨並無大惡,只是一個可憐的女人。而從心坎里來說」葉凡對方倪妹內心存著愧疚,這個,也算是一種補償吧。

不過,第二天早上卻是生了意外情況。

一夜沒睡的葉凡剛睡下不到半個小時就被盧偉給搖醒了過來。

「大哥,有麻煩了。」

「什麼事?」葉凡揉了揉有些腫脹的眼皮子問道。

「肖銳鋒那傢伙插手了,昨天晚上,我們帶走了馬冰,不知什麼地方走1u了風聲,今天早上一大早,方蘭馨就被省公安廳的肖副廳長指派的人給帶走了。」盧偉有些氣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