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水能克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水能克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水能克鋼

「哼摘桃子的人無處不在。偵察辦案子時不見肖銳鋒影子,這案子審得差不多時他倒是跳出來了。看來,於哥從省廳抽調的人裡面也不可靠氨葉凡嘆了口氣,有些無奈。

「這個正常,人心隔肚皮。肖銳鋒作為老牌的副廳長,在省公安廳里據有一定的權威。

聽說最近水州市政法委書記李昌海就要回到省廳任常務副廳長了,而這個位置又是肖銳鋒眼巴巴盯著的。

他當然不想放過這個機會。而插手咱們案子,像個無賴樣來摘桃子,無非是想從分到一杯羹,為自己爭取常務副廳長位置添些法碼。」盧偉憤然噴嘴了。

要知道這次景陽林場大案也是件了不得的政績,這是葉凡許給盧偉的,就連於建臣葉凡也沒讓他過多於插手。

就是省紀委的賀海緯目前也是配合盧偉辦案子。所以,這案子的主辦人是盧偉。其目的就是為了去爭取李昌海走後分離出來的水州省城公安局長那個位置。

段海天主持省城水州的工作,只要盧偉通過他姑姑盧明珠這個省委組織部長關係打通省廳馬國正廳長關節。

而段海天這邊葉凡出馬說通,估計盧偉坐上水州公安局長寶座是指日可待的了。對於這事兒,葉凡有八成把握。

想不到橫生枝節,肖銳鋒為了爭取到省廳常務副廳長位置居然插手景陽林場大案了。

「方蘭馨目前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市檢察院的副檢察長鄭明飛跟肖銳鋒是老同學,所以借了塊地盤給他審理案子。」盧偉緊皺眉頭說道。

「挑的好地盤,市檢察院,咱們難道就打不進去了?」葉凡冷哼一聲道。

「要敲開鄭明飛的大門都容易,花逍遙的父親花北石可是省檢察院院長。

只要他肯出面去嘀咕一下,估計鄭明飛不會大膽到跟他抗衡的地步。要知道,檢察系統可是重直管理的,上級比地方政府的領導更有威力一些。不像我們,上級跟地方雙面都要壓制著,難辦。

現在關鍵的問題是即便把肖銳鋒從市檢察院趕了出來,咱們拿他也沒輒,總不可能出面搶人吧。何況,肖銳鋒是分管刑偵的副廳長,在省廳的份量不校」盧偉一臉凝重,分析道。

「不管了,這邊的事先敲定下來,不過,有關方蘭馨方面的事盡量打個掩護。還有馬冰,得保護起來,不要讓肖銳鋒再下手了。當然,實在不行只好棄了方蘭馨了。」葉凡說道。

在連續的不間斷的審理,景陽林場大案基本上揭開了。

案情結果跟盧偉推測的差不了多少,以副市長張池為領導核心,包括地區林業局局長劉一群等人在內共拿下了兩個副廳級幹部,三個正處級幹部,副處科級也有六個。

而景陽林場那一塊卻是以馬占魁為具體執行領導,包括林場木具公司經理陳二順,以及林場分局的韋虎等人也落了。

就連水州海關也給拔出一個副處長來,不然,林場木具廠的黑幕不是那般容易出關的。

基本情況彙報上去后,由省紀委以及省檢察院組成了一個聯合調查組進駐到了墨香市。

第三天午,葉凡電話響了,裡面傳來方倪妹的聲音道:「凡哥,求你幫個忙?」

「幫忙,幫啥忙?」葉凡是明知故問,當然在裝傻,這個,明擺著是方倪妹在為姐姐方蘭馨的事找上門來了,也不知方倪妹從何處得來的消息,知道自己在這裡面也有一些份頭。

「我……我姐被抓進市檢察院了,聽說這事是由市公安局的盧局長負責的,盧局長以前是咱們縣公安局長,又來過景陽林場,好像還叫你大哥,你們的關係應該很不錯……」方倪妹帶著哭腔哀求道。

葉凡心裡一陣苦澀,相當的不好受。沉默了一陣子,問道:「你在哪裡?」

「墨香賓館5o8房間,我等你。」方倪妹說道。

不久,葉凡進了5o8房間。

方倪妹一身淡粉紅色的睡袍子,睡袍的扣子上面三扣都沒扣上。大片白嫩的胸脯都裸露在外頭,雲鬢有些散亂無章地耷拉在額前,隨著下身的擺動,那胸前若隱若現。

「倪妹」葉凡突然爆了,一把抱起了方倪妹,隨手就給扔到了床上,身子往前一按就壓了上去。

自從方倪妹結婚後葉凡倒沒再跟她有過此類的親密。用方倪妹的話說是她自己身子髒了,不願意讓葉凡再使用。

「別,別葉哥,我這身子臟,不能……」方倪妹還是那般的純真,扭擺著身子想躲開,嗯道,「謝端弄過的。」

「倪妹,你是天底下最乾淨的人。」葉凡哼聲道,手一點也不慢。

滋拉幾下。

睡袍徹底的跟身子分離了,某男那手往下一探再一捋,退下了方倪妹小褲,露出裡面粉紅色令人艷目的鏤空內褲來,絲絲茵草不甘寂寞,從鏤空的內褲孔洞處偷偷地探出了頭來。

方倪妹身上散著一股子純靈的香氣,葉凡感覺相當的舒服。臉貼在了肚臍眼上,嗅著那股子美妙的體香,如墮雲霧之。

起先,她還是扭擺躲閃了幾下,後來,也許是見葉凡態度堅決,一點不嫌棄她,也就沒再閃了,而是配合著葉凡解除了全身武裝。

方倪妹伸手輕輕的摸著葉凡的背,嘆息道:「凡哥,今天就由妹子我好好的再伺候你一次吧。我那個剛完,剛才又仔細洗過,應該還算乾淨。」

小葉凡輕輕挺動間進入一溫潤之地,感覺還是相當的緊繃的,一股股彈性折皺緊裹著小葉凡層層阻隔著……

「倪妹,你那個地方很緊繃,是不是跟謝端沒來過多少次?」葉凡輕聲問道,「你不是生過孩子了嗎?」

「還沒生,我準備明年再要孩子。至於謝端,我一個月只允許他來四次。」方倪妹小聲嗯著兩人緊緊的貼合在了一起,臀波翻滾,峰波顫慄……

不久,屋裡傳來方倪妹如那壓抑的小哭聲,這不是真的哭,而且刺激所致了。

良久……

「凡哥,你還是那樣子勇猛。」方倪妹十分滿足,臉紅通通的嘆了口氣。起身幫葉凡收拾了起來,不過葉凡一動,抱著她進了浴室,一陣子鴛鴦浴下來,兩人回到了床上。

「我姐怎麼辦?馬冰還小,他不能沒有娘。馬占魁我聽說要槍斃是不是?

這事如果傳到鄭場長耳里,估計他會生噬了我姐的。從小,我姐就疼我,有什麼好吃的好喝的好穿的都留給我。

她一輩子都關心著我,即便是昨天馬冰被人帶走,她把藏著5o萬現金的地方告訴了我,說是給我的。

這輩子,我最親的人就是我姐了,我不能失去她……」方倪妹嘆了口氣,一幅楚楚樣子,實在是惹人愛憐。

「別怕,有我在,你姐包沒事」葉凡伸手捋了一下她之額,安慰道,實則心裡也沒多少底子。

「盧偉,你有什麼好辦法從肖銳鋒手截下方蘭馨?」葉凡問道。

「辦法,難辦。肖銳鋒來撈成績的,肯定不肯放人的。估計是想從方蘭馨嘴裡套出點什麼來。不過,如果省紀委書記鐵托出面,這事交由省紀委主辦的話肖銳鋒那就不得不交人了。」盧偉出了個主意道。

「不如由賀哥出面去交涉一下。」葉凡說道,若有所思。

「賀海緯,他不過副廳級別,兩人級別一樣。為了爭取到常務副廳長職位,肖銳鋒絕不會讓步的。」盧偉皺了皺眉,說道。

「這事還真有些難辦了,時間一長,方蘭馨很可能扛不住了。其實這女人也相當可憐,也無大惡,以前他妹子跟我一起工作過,當時還相當支持我的工作。現在,雖說我離開魚陽了,但也不能太過於無情。」葉凡嘆了口氣,斜躺床上閉目養神。

方倪妹輕輕過來,幫他拿捏著全身。

「凡哥,你說我姐會不會被判刑?」方倪妹一臉的惶惶然。

「放心,有我在。」葉凡輕輕拍了拍方倪妹,突然一咬牙,面上凶光一閃而逝,電話拔給盧偉道:「偉仔,向你借幾個人。」

「借人容易,不知大哥叫他們幹什麼?我也好安排一下是不是?」盧偉毫沒拖拉。

「肖銳鋒不是還兼著天牆公路指揮部的副指揮職務嗎?他是負責全路的安全一塊的。雖說是過年,但天牆公路並沒有停下施工。」葉凡笑道。

「大哥施的轉魏救趙,調虎離山之計,弄幾個人去找天牆公路麻煩,逗得肖銳鋒不得不脫身回去處理,墨香市這邊自然是自顧不及,咱們再藉機由賀海緯出面要人,估計能要回人來。」盧偉笑道,連稱妙計。

「不過,你得注意,得掌握一個度。別鬧得動靜太大,而且,有一點必須注意,不能有真正的損傷到天牆公路進程,這只是一個由頭罷了,只要逼肖銳鋒離開就行了。」葉凡慎重交待道。

「沒問題,我叫盧丁親自去辦,包準鬧得凶而無大礙,呵呵。」盧偉干聲笑道。

方圓不久到了墨香市。

「方圓,你準備好,估計過得二天,我們出去泰國一行,看看能否找到徹底治療你的病的因由。」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