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五十二章葉副帥口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葉副帥口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葉副帥口諭

晚上第三更,看你們的了。

「我早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出。」方圓有些激動,這個,不舉之症時刻煎熬著他,現在想結婚找個真正的女朋友都有些擔心,雖說現在也能堅持十幾秒鐘,但時間太短了,根本就滿足不了女人的需要。

「大哥,曹軍義要倒霉了,哈哈哈……」齊天笑得燦爛著。

「他早該倒霉了,這混蛋」葉凡冷冷哼道。

「是的,馬占魁供認,為了求得他的保護,特地從銀行轉了5o萬在他老婆賬頭上。而且,當時馬占魁還說,如果能安全到國外,另外再送oo萬給他。這oo萬還沒到手就不必說了,不過,就那5o萬,就夠拉曹軍義下水的了。」齊天說道。

「你小子別高興得太早,估計不久就有人來求情了。」葉凡淡淡笑道。

「怕個球,誰來講情老子都不理,看他們怎麼樣?這次定要讓小曹子蹲大獄,,厲害得不行,師長又怎麼樣了,老子這個小團長照樣子收了他。還是路這齊天大聖厲害著。」齊天得意啊

「唉,你小心點就是了,有什麼事直接找我。」葉凡搖了搖頭,心裡並不樂觀。

曹軍義既然是京城曹家人捧起來的,曹家會眼見著他倒霉而不管嗎?要知道,培養一個實職師長是相當不容易的。

所以,絕對不會不管的

何況,曹顧兩家關係相當的好。估計不久曹家就會支使人來說情了。這人情,在哪兒都有。天底下沒有絕對的無私和公平,什麼事都是相對的,相對論講得在理。

還真給葉凡說了。

不過兩個小時過後,齊天在電話里又吼了起來,罵道:「麻痹的馬尚志那個混蛋,居然親自插手了。」

「怎麼樣,給我說是不是?早給你說過,不要過於樂觀,樂極生悲講的就是這個理兒。」葉凡笑道,倒不著急,大不了到時給逼急了,親自給馬尚志副師長打個電話就行了。相信馬尚志還不敢駁自己面子的。

「小馬子說曹軍義是一師之長,級別太高,那意思就是說咱的級別太低了,你說氣不氣人。

所以,這案子得由馬副師長親自出馬審理。估計曹軍義一到馬尚志手,屁事都會沒有的。

我悄悄向張強副師長打聽過,聽說是曹家有人話了。提出了異意,說是咱們獵豹太不把普通的軍隊當盤菜了。

一個小團長就能處理一個堂堂的師長,難道咱們普通軍隊真成爛泥啦?

最後,說是獵豹幾位長商量過後決定由馬副師長親自處理這事。」齊天一臉鬱悶,說道。

「呵呵呵,這樣吧,你跟馬副師長講一句,就說是我說的,曹軍義一案由你齊天親自審理。

我倒是想看看我的話在獵豹裡面是不是就是屁話?這副帥是不是真是副帥,抑或是一個擺設。

想必老馬應該知道我的身份,在獵豹裡頭,張強和馬尚志絕對知道我的身份的,其它的副師長,那就難說了。你小子嘴巴關緊點,別當處瞎嚷嚷。」葉凡突然笑道。

「老大,我是那種人嗎?我這嘴,比鐵鑄的還要嚴實,這個,獵豹有紀律。你老大不說,我哪敢到處去嚷嚷。就是偉哥也不知你的真實身份的,像我家老頭子,也不曉得。」齊天一下子樂了起來,掛了電話后興匆匆往馬副師長辦公室跑去。

「你又來幹什麼?不是跟你說過了,曹軍義一案是組織上決定由我親自審理的。既然已經移交完畢,以後別沒事盡往我這兒跑,瞎湊和,煩人」馬尚志像趕蒼蠅一般揮了揮手,想把齊天趕出辦公室。

「馬師長,我有機密事向你彙報。」齊天斜瞄了正跟馬尚志聊天喝茶的師里一個上校,說道。

那上校很知趣,瞅了齊天一眼,立即站了起來,說道:「我有事先去了,你們忙。」

「有什麼事快說,我可是沒空跟你瞎兜圈子。」馬尚志那臉一板,對於齊天這種不怎麼聽話的刺兒頭年青人,心裡相當的冒火的。

不過,馬尚志也曉得,齊天跟葉凡是拜把子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能拿齊天怎麼樣。

「報告長,接到葉副帥口喻指示:曹軍義一案由齊天同志全權負責,任何人不得胡亂干涉。」齊天一個立正,行了個標準軍禮,這廝抬頭挺胸說道。

實則有顯擺的份頭在裡面的,馬尚志哪看不出來,那眉頭一皺,哼道:「葉副帥指示,我怎麼能相信你?」

「你可以不信,或者你可以電話請示葉副帥。獵豹的紀律我齊天難道不懂嗎?我齊天天膽子也不敢假傳長指示的,那可得上軍事法庭。」齊天淡定的說道。

「假傳命令,你齊天同志好像就干過。」馬尚志嘴角抽搐了幾下,冷冷哼道。

「有這事嗎?馬師長,雖說您是我的長,但也不能這麼抵毀下屬的。」齊天也是冷冷回話道,反正跟馬尚志也尿不到一個壺裡,所以,也沒打算跟他怎麼樣搞好關係了。最關鍵的是有著葉凡這個副帥大靠山撐著,還怕什麼馬尚志?

「抵毀,你也敢說抵毀。就憑這兩個字我就能關你一天禁閉,哼」馬尚志來氣了,手輕輕在桌上一嗑,音重了不少。

「請說」齊天脖頸一抬,較上勁頭了。

「前幾天你們帶走曹軍義時不是說是獵豹長批准你們去巡查敵特份子的。我想問問齊天同志,你們巡查的敵特份子在什麼地方。還有,當天的事我也查過,好像獵豹並沒派出除你外的任何軍兵去墨香市巡查什麼任務。」馬尚志來勁了,大手往桌上一拍,決定好生羞辱一下齊天,實則是顯示給葉凡看的。

「齊天,你知罪沒有?假冒上級指令,胡亂扯了幾個公安冒充獵豹軍兵,而且公然對燕成一個少將進行污衊,這是誰給你的權力?

再說,當時墨香市公安局抓捕罪犯,這個跟獵豹又有什麼關係。什麼事你都要橫插一杠子,還不得把獵豹全體官兵累死過去。

說小點,你這是思想極為不端正,撈權撈過界了。說大點,你這是犯罪的事,是粗暴涉地方事務,在獵豹來不,這是要上這事法庭的。

我已經在考慮是否向藍月灣軍事法庭提出建議了。」馬尚志瞅了臉紅如豬肝的齊天一眼,心裡爽得很。

「馬師長,當時葉副帥在場,難道葉副帥下達命令還得向你馬師長請示嗎?

我是不是該問問葉副帥組織上是不是這樣決定的,是不是連葉副帥都要送到藍月灣軍事法庭上去?

獵豹辦案了,事急從權,臨時頭拉幾個其它部門兄弟來助威這個不是沒生過。以前特勤遇重大事件出擊時還會請某些方面專家型高手的,上頭能行到我這兒就成什麼了?

何況,這事葉副帥在指揮著,我倒想問問馬副師長,怎麼到了葉副帥那頭就成違抗軍令了。難道葉副帥不是獵豹目前最高指揮官?」齊天很聰明,臨時頭趕緊把葉凡這尊大神拋出來頂缸了,而且,隱晦地點出了馬尚志只能是二當家。

這廝心裡默念道:老大,沒辦法了,再不擺出你來小弟我就得蹲大獄了。

「出去」馬尚志一聽到葉凡那名字就過敏,暴燥得直想罵娘了,那臉黑得像包公,大手一揮直接趕人了。

「曹軍義的事呢?」齊天轉過身去,突然又問了一句。

「拿去,給老子滾遠點。」馬尚志隨手拿起桌上件袋,一把砸向了齊天。

「氣死你這龜孫子的。」齊天心裡嘀咕著,穩穩接過袋子就想立即吹著口哨高興一下,不過,他怕馬尚志扁他。

盧偉辦事效率相當的高。

第二天就傳來好消息,有人鬧事,天牆公路羅水市那段路不得不停工了。

肖銳鋒堅持了半天,不過,那邊催得緊,就連齊振濤都被驚動了,來電話詢問肖銳鋒為什麼不在德平抓好安全工作?

肖銳鋒心痛得很,不得不趕回去了。走前,賀海緯恰到好處拜訪了他,提出了景陽林場一案是由省紀委在負責的,要求肖銳鋒把方蘭馨移交給省紀委。肖銳鋒兩面被夾擊,只好交了人屁股一轉往德平而去了。

方倪妹見到姐姐后心情也好了不少。

「馬師長,怎麼回事?軍義怎麼又到了齊天手?」這電話居然是現任財政部部長的曹家大公子曹國慶打來的。

曹國慶是宋貞瑤的親舅舅,在曹家地位特別的高,是除了曹夢德這個我軍總政治部主任外的曹家第二號人物。實則也就是曹夢德的繼任者。

時間不長了,曹夢德和顧家的顧天龍以及趙寶剛幾個曾經在華夏軍界都要退休了。

曹夢德一退,其大兒子曹國慶就是曹家的掌舵人了。也將是京派南園系的掌舵人之一。

曹國慶估計會下放到某重要的省任省委書記,時下傳出風聲,有可能去粵東省,不過也還沒定。

如果能去粵東省,就能進入央政治局委員序列。雖說曹家的勢力跟曹夢德挂帥時相比弱了不少。

但這個也是一個新老交替的關鍵時刻,此刻就是曹家最弱的時候了。有機會也許曹家能再顯輝煌,抓不住機遇也許曹家沉淪下去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