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五十四章曹家的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曹家的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曹家的手段

「想去市裡,暫時沒門路。如果去當某行局頭頭,那又有什麼意義?」衛初婧輕輕顫慄著配合著某男的行動,嘴裡吐著話。

屋裡暫時沉默,只聽見急促的呼氣聲以及嘩嘩的水聲,還有一些怪音。

彈如穴洞,某人長呼一聲。

而對方,自然是全身顫慄,如嬰孩啼哭……

「是有些難度,你上任縣委書記不過一年多時間,想爭取到副市長位置資歷太淺,政績也不夠一些。」葉凡點了點頭,兩人躺在了床上,四條腿互相交錯亂糾纏著。

「嗯謝市長跟我說,叫我再好好乾上三年,他想辦法。不過,我等不及了。這魚陽,我實在是呆不下去了。」衛初婧腿一用勁,整個人緊緊的纏在了葉凡身上。如一條人魚似乎想融進葉凡身體。

「再等一年吧,我來想辦法。如果副市長沒希望,看看能不能進省里去。」葉凡輕拂著胸脯上美人,說道。

「你肯幫我了?」衛初婧一高興,突然坐了起來。長長的睫毛眨動著一直盯著葉凡。

「我不幫你幫誰?唉好歹咱們也有露水情是不是?」葉凡突然笑道。

「你,哼」衛初婧突然生氣了,扭過臉去不理人了。

「好了,我說錯了不行,你是我永遠的情人。」葉凡笑道,霸道的掰轉過了衛初婧的臉,輕輕吻了一口。

美人終於笑了,而且,臉上隱隱的有點點淚珠子,不久,變成哽咽了,說道:「凡仔,你不知道,在這魚陽,我感到很孤獨。早就想到市裡或省里,不過,以前的老領導現在已經退休了。省里已經沒有人能幫我了。以後,我的事全得靠你了。」

衛初婧有些楚楚可憐樣子。

「嗯……」葉凡應了一聲,感到肩上擔子並不輕鬆,目前自己級別太低,職位太低,想跨市幫一個人,那是相當的有難度的。

除非又得老著這張小臉去求齊振濤了,這個,葉凡真不想去了。整天求人也煩人。何況是為一個女人求情,那個,也太難看了一些。

墨香市景陽林場大案還沒收尾,還在查證。

年過後本來是要去泰國一行的,不過,又給擔擱了。

葉凡回到德平后抓緊了大禹村八卦規劃方案的建設,大禹村的清理安排進行得較順利,不過,天車山月芽坡工程卻是久拖不下。

德平軍分區的曹正德覺得特丟面子,被軍分區司令鎮湯成叫回去叮囑過一回后回來也就老實多了。奇怪的是趙老頭並沒什麼動靜,很是讓葉凡感覺迷糊。

不過,對於月芽灣那塊所謂的軍事基地,因為有著藍京軍區王牌師師長,少將軍銜的曹天下從作梗。

他們硬是申明這塊早就廢棄的基地他們一直在使用,而且,最近王牌一師特地下派了一個連到月芽灣山坡,擺出了一股子要重新使用該訓練場的架勢。

鎮湯成也是無奈,實在抹不開鐵占雄的面子,跟曹正德說了一次,可是這老頭就是不張嘴。

至於跟曹天下此人說,鎮湯成知道自己份量不夠,曹天下不會把自己放在眼的。對於藍京軍區,就是顧天棋也是無能為力。

而關於曹軍義大案的審理,齊天也受到了空前阻攔。京城曹家聯繫了顧家,兩家全面向特勤總頭兒鎮東海施壓,要求把曹軍義移交給嶺南大軍區軍事法庭審理,鎮東海也是苦惱得很。

因為,曹夢德和顧天龍都是擁有實權的軍界大佬,也都是軍委委員。雖說不久后兩老頭都將退休了,但現在這兩老頭都還在位。而且,就要退休了,兩個老頭的顧忌方面好像更少了許多。

不過,鎮東海知道這是葉凡的意思,所以,硬著頭皮頂了下來,硬是把曹軍義押在了獵豹不送往嶺南大軍區軍事法庭。曹顧兩家見無法用強勢壓制住鎮東海,又另出花招了。

從政府層面向齊振濤和江都省的齊放雄兩兄弟展開了施壓。

「天下,貞瑤去找過葉凡沒有?」曹家長子曹國慶躺在沙里問三弟曹天下。

「梅芳不開口,妹夫初傑也不吭聲,估計是沒去,要不,乾脆直接給貞瑤說明情況,點明利害之處,相信貞瑤是個懂事的孩子。」曹天下呷了一口茶,說道,「軍義對我們曹家太重要了,咱們又是直親,不能讓外人看咱們曹家笑話。

這不,剛棒上師長位置就被人給捋了帽子這還了得?,要不我乾脆直接到水州去找那個齊天,一個屁小孩子嘴也如此的硬實,難道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了,不就是一個小校嗎?」

「別魯莽,獵豹跟你們藍京軍區不是同一支部隊的。你去壓制齊天這小年青的有失風度。

再說,嶺南大軍區的喬橫天會怎麼看?還有,聽說獵豹不但是由嶺南大軍區在管轄,好像還有個主子,這個主子相當的神秘,你聽說過沒有?

而且,齊天的爺爺齊伯民是曾經的軍委委員,軍委裡面還有個把老不死的傢伙跟他關係不錯。

而齊振濤新投了鳳家,勢力跟咱們家相比還略強一些。別因為此事把軍義的事上升到了兩個派系集團的爭鬥去,那樣一來,千萬雙眼都盯了過來就更麻煩了。

咱們曹家也是樹大招風,軍界和政界有多少大佬在虎視眈眈著咱們家的,特別是現在,非常時期,老爺子就是卸甲了,一切都要小心從事。」華夏國財政部部長曹國慶是威名遠播,雖說才四十幾歲,但也是老謀深算之輩,是幾個月後曹夢德退休后曹家的新掌門人。

「嗯,喬橫天是嶺南大軍區司令,軍委委員。而喬遠山是組部部長,聽說不久將進入政治局委員會裡。這哥倆兄弟一個混軍界,一個從政,互相呼應。現在好像實力越來越強了,曾經有人預測過,喬家將從京城二流家族擠身於一流家族。老爺了退後,估計喬家實力會壓在咱們頭上了。唉……」曹天下也是一臉的無奈,忍不住嘆了口氣。

「嗯,最近喬家跟鎮家走得較近,他們都是海派內部的。時下正是海派當權,咱們曹顧聯盟實則是不如他們實力雄厚的。」曹國慶點了點頭。

「那個正常,人家是當權一系。不過,聽說燕家跟費家最近也在走動,不會有走向聯盟的趨勢吧?」曹天下問道。

「這個也有可能,不過,也難說。京城各家之間正常的走動也正常,即便是不合拍的兩個派系。表面上不是照樣子笑呵呵的走動著,實則不然,這裡面關係複雜著。人心隔肚皮,誰也猜不透這個。」曹國慶摸了摸沒毛的下巴,若有所思。

他想了想,又說道,「燕家最近有大動作,他們盯上了水州藍月灣第二集團軍顧天棋那個位置。顧天棋升為藍月灣基地副司令員已成定局。可惜了天下,要是你搶先一步到了第二集團軍任副軍長就好了,如果能拿下嶺南的第二集團軍,咱們曹家在軍隊這一塊也更有話語權了。」

「這個,老爺子反應慢了一點。燕家有燕副總理撐著,他們出手快,好像鎮主席對這事也有些偏頗,這次,唉……」曹天下把茶杯重重一頓,懊惱不已。

「算啦,還是先保下軍義再說,咱們曹家不能再失去軍義這個師長了。老爺子已經話了,這事就交待給咱們兩兄弟了。庚放又在津門市,鞭長莫及,再說,他也沒能量擺平這事。我雖說在財政部,但軍隊一塊也不好下手。只能從政府層面去說服齊振濤和齊放雄了。」曹國慶也是苦惱不已。

「不是聽老爺子說過了,齊振濤和齊放雄已經有點鬆口了,答應去給齊天說說。」曹天下有些鬱悶。

「是有些鬆口了,畢竟我這個財政部部長還是有些份量的。齊放雄在江都省,要不要展經濟?

齊振濤以後肯定是要去爭取省長位置的,要不要錢,所以,他們鬆口正常。

不過,很遺憾,齊天那小子簡單就是個愣頭青,吃了槍子兒一般,就是不鬆口。

聽說齊振濤都脾氣了,最後還是沒能說服兒子齊天。這其肯定有原因的,不然,齊天膽子怎麼會那麼大。」曹國慶也是一臉的疑惑不解。

「有人作梗或者說是齊家故意這個樣子說想虛應故事。」曹天下說道。

「你查出來沒有?至於說虛應故事,我相信齊家兩兄弟不會這麼乾的,再說,大家都是明白人,沒必要玩那些小兒科的花花腸子。」曹國慶哼道。

「查倒是沒查出來,不過,哥,我倒有一法子可用。聽說齊天跟葉凡是拜把子兄弟,很聽葉凡的話。齊天還叫他大哥,親如親兄弟一般。能不能從葉凡身上著手去降服齊天,我就不信,齊天真是沒點毛玻就是雞蛋也可以找出縫來的」曹天下突然笑了。

「這事我也有些納悶,當時找獵豹的馬副師長時他也是如此說的,提點我去找葉凡。

我查過,葉凡出身普通家庭,父親是古川縣勞動一個小局長,母親在教書,家裡也沒什麼當官,家庭背景不深。

不過,這小子能量好像相當的大,才虛歲居然坐上了德平建設局局長位置。

而且,聽說深得德平一把手庄世誠和二把手盧專員的賞識。聽說還叫齊振濤齊叔。」曹國慶面顯一絲驚訝,旋即恢復了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