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寸步不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寸步不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寸步不讓

身體在懷裡顫動著,是個男人都受不了,何況,葉凡還是血氣方剛時候,經那麼一,老蟒血又來作怪了,從丹田處騰地就冒出一股燥火來了。

「葉哥……5555……」宋貞瑤終於大哭了起來,隨著身體的抖動,兩座大山峰壓得小葉同志差點就擦槍走火了。

更燥人的就是,那茵草時不時就在眼前晃動著,不想看也得看。

,老子成柳下惠下凡了。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念叨了幾圈清心咒,感覺好像不頂事了,下身越來越燥熱……

終於,那啥的,居然不雅的立正了。

不行,這樣子下去肯定出事。小葉同志狠罵了一句,抱起懷裡美人到了內室,抓起一床被單裹上后才感覺舒服了不少。

「我要喝酒……」宋貞瑤亂蹬著腿喊道。

「那就喝」葉凡沒辦法,搞來了紅酒,兩人狂飲了起來。

不久,宋貞瑤醉成一攤爛泥,吐了幾次后也就睡去了。

葉凡也醉了,因為獨立一個人時又狂飲了四瓶下去。再好的酒量也頂不住的。

第二天早上。

葉凡被人給推醒了。

睜眼一看,頓時有些傻眼了。

自己的衣褲也不知什麼時候全脫得光光了,而宋貞瑤也是光光的兩具身體胡亂地疊合糾纏在了一起。

「我……我沒怎麼樣你吧?」這廝一嗦,坐了起來,趕緊往床上掃描了一遍下來,現床上並沒點點痕,也沒什麼梅花點點的落紅那些玩意兒,才放下了一些心思。

宋貞瑤也差不多,眼光在床上亂描著,也是鬆了口氣。立即爬起來就要穿衣服,這個,昨天是瘋狂,但現在醒了也知道羞澀了。

「想穿,哥哥我還沒看夠」葉凡一扯,兩人又滾在了一起。這廝開始動作了,手在某女身上亂摸亂捏著。

「由著你,反正遲早都是你的。」宋貞瑤沒好氣白了他一眼,不吭聲了。

「算啦,哥哥我可是正人君子。」葉凡笑著拉過被單蓋住了兩人身體,問道,「到底什麼事,是不是你大舅想跟我談談?」

「嗯他們的意思是要求獵豹把曹軍義交給嶺南大軍區所屬的軍事法庭,其它事你們不用管了。而這邊答應的條件就是可以把月芽坡那塊地給你們。至於我舅舅,他說由我全權作主就行了。」宋貞表簡短地表態了曹國慶的態度。

「呵呵呵,看來我還不夠資格跟你舅舅談判是不是?」葉凡自嘲般道。

「我來談還不行嗎?哼我宋貞瑤的身份就低了是不是,那你幹嘛還要和我……」宋貞表羞得吐了半句不說了,有些不滿意,狠狠地伸指掐了某豬哥一指。

其實,宋江貞瑤肯來也是跟宋家老爺子談了一點條件的,那就是三年內宋家和顧家都不能逼她談婚談嫁的事。

宋老爺子從大局出,也肯了。曹家自然沒話說,宋貞瑤一來年紀小,二來,曹家估計還希望有什麼變故,這事說起來很複雜的。

「這樣行不行,聽說你大舅是財政部部長,我正在搞大禹村開,能不能拔點小毛錢來支援一下,比如搞個財政部對口支援德平大禹村建設怎麼樣?」葉凡心思一動,還想榨點油出來。

至於處理曹軍義,葉凡本來就沒多大興趣。這種人,即便是齊天不下狠手,估計上了軍事法庭,即便曹顧兩家能保住他,也得穴藏一段時間了,墨香市野戰一師肯定呆不下去的了。

「你……」宋貞表徹底無語了,被某人的無賴相折服了。

「幹啥這樣瞪著我,是不是哥哥我特帥,迷住了你這小妹子。」葉凡打著哈哈,當然是想掩飾一下心的尷尬相。

「貪得無厭,你這完全就是敲詐。難道你就不怕我大舅事後報復。反正都是為國家,你何必如此賣力,得罪我大舅,那是很不明智的愚蠢行為。告訴你吧,我大舅不久將下放到某省當書記了,如果山不轉水轉碰上了,那你可是有得頭大的。」宋貞瑤臉上有一絲憂鬱閃過,的確是有些為葉凡擔心。

因為,宋貞瑤的心裡還是幻想著某一天宋家、曹家突然改變了主意,同意接納葉凡迎娶自己。不過,她不懂小壹,不然,不知作何感想了。

「嘿嘿,我暫時是混菩薩過河,自身都保不住了。德平的庄書記和盧專員都下了死命令。

一個天大的餡餅懸在我頭上,大禹村建設搞好了,有個好去處,也算是小封疆一處。

搞不好的話哪兒涼快到哪兒去。你說說,我同時得罪了德平的兩巨頭,還有什麼活路?

所以,我是背水一戰,只得先顧眼前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了。再說,咱們華夏如此的大,跟你大舅撞上的機會概率太低了,可以不用考慮。」葉凡笑道,解宋貞瑤的心寬罷了。

實則葉凡講的也是實情,庄世誠和盧塵天都有暗示,羅水市市委書記就要退了,時間距離現在也不過個月左右。

現在已到四月份了,大禹村還處於規劃和清理垃圾階段,還沒拉到一份買地開合同,也沒租出去一塊地。

葉凡急了不說,地委兩巨頭也急了,庄世誠甚至懷疑當初叫小葉同志去是不是這個決定錯了。

為了贏得兩巨頭的認可,葉凡也的確到了背水一戰的時候了。而且,兩巨頭在暗示好處的同時,也逼得很緊。

甚至,庄世誠已經下了最後通碟,如果大禹村搞不出來,葉凡估計想得到提拔那就相當難了。

既然現在曹家送上門來,不敲點肉掉下來葉凡是絕不會鬆口的。此獠現在就是一餓鷹,見肉就要撲的。

「真的是不是?要不我叫爸出面跟庄書記聊聊。德平兩巨頭再怎麼說也不能這樣逼你。」宋貞瑤想都沒想就相信了,不得不說,女人在墮入情時期智商的確是低得驚人。也許,宋貞瑤不是此刻智商低,而是故意這樣說的。

「不能,一來你爸對我可是不感冒,估計能踩我一腳的時候還會補上一腳,所以,你就不必再跟你爸提我了,免得他又記起我這小毛蟲來那就得倒大霉了。

二來,即便是跟庄書記聊這事,也會在領導心裡落下一個沒本事盡搬救兵的壞印象。

畢竟,我人在德平,你爸也是鞭長莫及。一個地委書記的能量,不是一般的校」葉凡是趕緊推辭了過去。

「哼我不允許你這樣子講我爸。其實,就我跟顧俊飛的事,我爸還不同意呢。後來老爺子逼得緊,我爸只是叫我先交交朋友,談不來的話照樣子可以拒絕。」宋貞瑤白了葉凡一眼,哼道。

「也許吧」葉凡淡淡的點了點頭,心道宋初傑由組織部長調整為常務副省長,進了一小步,這個,估計就是曹家讓步的結果。你貞瑤就是一道法碼,唉,貞瑤,你太善良了。

「那我跟大舅說說,看他怎麼說?」宋貞瑤倒真有心幫葉凡了。

「行」葉凡點了點頭,手在宋貞瑤那滑嫩的身上隨意滑動著。

「大舅,我見到葉凡了。他同意了,不過,他希望你能額外再幫一點小忙。」宋貞瑤也沒避開,直接躺葉凡懷裡打起了電話。

「什麼小忙?」曹國慶問道,心裡早就不滿了,暗道這小子膽子還真不小,居然跟我談條件,而且,好像有敲詐的嫌疑。

「舅你可是財政部部長。」宋貞表咯咯笑道。

「那又怎麼樣,姓葉的是不是想要錢?」曹國慶可不笨,葉凡一撅屁股,他就知道這小子想拉什麼屎。

「嗯葉凡不是在德平建設局嗎?他們地區把大禹村改造交給他了。德平那地兒窮,舅也聽說過。而他們的書記專員又逼得緊,舅,你就幫幫他吧。」宋貞瑤有些撒嬌樣子。

這丫頭,也不知被那小子灌了什麼湯,估計身子沒保住連魂兒都給那小子勾走了。被賣了還幫人家數錢,傻丫頭啊,曹國慶心裡覺得有些好笑。

嘴裡卻是哼道:「那小子在你身邊吧?」

「嗯」宋貞瑤臉一紅,聲音低了不少。

「你把電話給那小子,我跟他談談。」曹國慶哼聲道。

「你好曹部長,我是德平建設局的葉凡。」葉凡先打了個招呼。

「你膽子不斜曹國慶先聲奪人,玩的就是以勢壓人的伎量。

葉凡哪能被他嚇住,淡定的說道:「我膽子從來不大。」

「還不大,你真以為扣著曹軍義就能怎麼樣了嗎?信不信,我們完全可以把齊天給調離。」曹國慶火大了,這小子居然嘴硬如此,不殺殺他的威風哪還了得。

「那你們試試?」葉凡毫不示弱,這個時候比的就是一個先機,一個氣勢,絕對不能弱,一弱下去就被動了。

「小輩,我不想跟你再胡扯了。你說說,你需要什麼才肯放過軍義。」曹國慶直接說話了,不想再嗦。

要知道,曹軍義的事雖說沒幾個人清楚,但自己曹家的老對頭那幾個人卻是時刻關注著的。

遲則生變,就是曹國慶擔心的事,不過,此人心裡也暗暗有些驚訝這小子的硬氣和膽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