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專治太子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專治太子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專治太子女

「你也坐吧」朱小紅好像在裝傻,居然指著對面平時葉凡跟下屬談心的一把轉椅子說道。地位全吊了個頭,好像這辦公室是她的,葉凡才是客人。

「對不起朱總,還請你坐過來。」葉凡盡量忍著沒脾氣,敲了敲身下椅子說道。

「哼葉局長,作為征地拆遷組組長,月芽灣大橋已經停工快半年了,你們怎麼一點行動都沒有?

老這樣子拖下去,我們公司估計得被你們拖圬了,我們南華一建多次找過天牆公路指揮部。

說此事是由你葉副指揮負責的,他們全在推,我想,我們沒必要鬧得法庭上見吧?」朱小紅先聲奪人,轉移了話題。

此女那性感的屁股還是坐在葉凡的寶座上不肯挪窩子。而且,以月芽灣大橋為由頭強勢地壓制了過來。

葉凡見她沒挪座的架勢,根本就不理她,乾脆開了小門進內室那個暫時頭的休息室睡覺了,一個仰八叉很是不雅地躺床上假睡去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朱小紅氣得站了起來,當從那斜開的門縫裡瞧見葉凡的睡覺姿勢時那臉微微一紅。

因為葉凡可是胯下對著她的,雖說穿著完整,但這,那啥的,也太那個了,所以,即便是傲氣的朱小紅也沒見過這種陣仗,不敢推門進去。

這女人,在門外磨蹭了一陣子見葉凡還沒動靜,還是忍不住了,哼道:「葉局長,你這是什麼態度,我要向你的上級反應你這種不作為的官員行為?」

「葉局長是誰啊?我該叫你朱局長才對。」葉凡躺床上伸了個懶腰哼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朱小紅有些兇巴巴樣子。

「剛才坐局長寶座上的可不是我?」葉凡半開著眼,說道。

「你……」朱小紅被噎著了,那臉,更紅了一些。突然一跺腳,哼道:「咱們走著瞧,我朱小紅就不信這德平就沒說理的地兒了。」

「隨便」葉凡是極端厭惡這種屁本事沒有隻會抬出背後靠山壓人的女人。

而且,剛才跟宋貞瑤的好事被攪了,心裡頭正窩火著,那管你什麼省長親戚不親戚的。

再說,現在的葉凡見過的大場面多起來了,已經不是往常那個一聽說省級幹部就打嗦的小年青了。

噠噠噠……

清脆的高跟鞋聲音越去越遠,朱小紅氣匆匆走了。

葉凡乾脆打起電話來,才知道貞瑤已經回水州了,氣得這廝甩掉了一個茶杯,一個煙灰缸子才降了點火。

不過一個小時。

庄世誠來了電話,問道:「小葉,到底怎麼回來,你這是什麼工作態度?」

「庄書記,我工作態度很端正。」葉凡反嘴道。

「還端正,你還有臉說,人家南華一建在月芽灣都快被你們征地組拖死了,你還有臉說工作態度端正。何況,人家朱總放下臉來找你,你是黨的幹部,怎麼能表現得像個牛眉遺同志的面居然耍那些?」庄世誠口氣很重,顯然是生氣了。

實則是庄世誠有氣,最近月芽灣的事一直拖著,庄世誠認為葉凡還沒盡全力。

他認為葉凡完全可以去找鳳家的鳳傾出面的,這小子就是沒去找人,所以,庄世誠是想趁機敲打一下這小子,逼他出馬找人解決去。

「耍牛氓,誰亂嚼舌頭根子了,我可是正人君子。」葉凡略顯不滿,哼道。

「你還敢說,當作人家朱總的面往床上一躺,事不辦,這不是牛氓行為是什麼?」庄世誠小罵道。

「庄書記,如果朱總這樣子說那她的事我還真不去辦了。剛才,朱總跑我辦公室來,聽秘書小劉說差點拆了我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就大馬金刀的坐在我位置上。談事行啊,我總得坐在自個兒寶座上是不是?

那位置是我的。庄書記你也知道,當官的最怕自己的位被別人坐去了,我葉凡當然也不例外,也相當忌晦的是不是?

當時,我請她坐另一邊,她當作沒聽見,我再次提點她坐這邊來,那女人,居然還氣勢逼人,一出口就以上法庭為由頭來壓人。

這是個什麼女人。既然這建設局局長寶座由她坐了,那我已經不是局長了,還管什麼破事兒,那事就由她自己去處理好了。」葉凡來氣兒了。

「是這個情況啊,你說的可是實話?」庄世誠口氣和緩了許多,想到朱小紅的身份,估計這女人真會幹那事兒的。

因為,在自己辦公室里,這女人還是一股子高人一等架勢,雖說不敢坐自己位置上,就連莊世誠心裡都有氣,只是老莊同志老謀深算,隱藏得很深罷了。

「我哪敢跟你講假話,要知道,以前省委郭書記見我時還客客氣氣的,就是京城的燕副總理要招見我態度也是相當的好。想不到了朱小紅那女人,不就一個建築公司總裁,也太欺負人了。全不把咱這個小局長放眼中,既然她不仁我還義什麼?」葉凡有些憤概,當然是裝出來的。

「小葉,有些氣受過就算啦,我看這事就算啦,你給朱總說幾句好話,去辦事吧?

當官,就得受氣,上受領導氣,下受百姓氣,你的下屬有時還會給你氣受。

其實,人活一世,都要受氣。你看國家主席輕鬆嗎?肯定不輕鬆,他們照樣子受氣。

國家治理不好老百姓會罵娘,工資不出來公務員們會罵娘,做人,都難……你要難得糊塗才行。」庄世誠知道朱小紅的背景,所以倒是實心的勸導著葉凡忍忍。

「庄書記,你是大書記,胸襟博大似海深,我可只是一個小局長,朱總的氣受不了,還要我講幾句好話,這事兒別怪我不給您面子,沒得商量。」葉凡硬氣得很。

「真不講?」庄世誠口氣嚴厲了起來。

「除非她向我賠禮,不然,沒得談。」葉凡的臭脾氣上來了。

「你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給老子聽好,馬上給朱總談談。」庄世誠生氣了,連粗話都講出來了。

其實,庄世誠也是為葉凡好,不想他無意中就得罪了費省長這個剛到南福的權貴。

被省長記掛上了,終究不是什麼好事兒。即便是葉凡有著鳳老在支持,但也不利於他的展,到頭來估計鳳老會怪罪自己沒照顧好葉凡這個年輕人。

「庄書記,你硬要逼我的話大不了不幹了。我回省里去,想信齊叔會給我安排個好位置的。」葉凡甩出了這句話來,庄世誠徹底無語了。

電話里沉默良久,才嘆了口氣,說道,「小葉,你以為齊副書記能量就能頂天啦,上頭不是還有個新來的費省長,以及郭書記,就是顧副書記的能量也比齊副書記大得多。別腦子一熱就犯傻,那個朱小紅,就是費省長的親侄女。要不這樣,晚上咱們一起吃個飯。」

庄世誠算不錯了,甚至有點苦口婆心味道。

「庄書記,不是我葉凡硬要去得罪新來的費省長,只是朱小紅太氣人了。本來月芽灣大橋的事我已經解決了,而且,咱們還有不小的收穫的。」葉凡拋出了話題來。

「什麼?解決啦,怎麼解決的,小葉,你先說說。」庄世誠心裡一樂,暫時把朱小紅拋在腦後了。

「是藍京軍區王牌一師的曹天下師長親自打的電話,估計明天就能把月芽坡軍事訓練場的轉讓合同簽了,曹師長已經到了水州。

而且,我當時求曹師長把轉讓費寫了進去,寫了5oo萬。只是這筆錢不用我們出,曹師長說是一個由頭。

我想,咱們倒是可以利用這5oo萬找天牆公路指揮部搞些錢出來。因為月芽坡軍事基地徵用來也是為天牆公路建設用的。

所以,那筆轉讓費用當然得天牆公路指揮部出了。不一定能給5oo萬,但給2oo萬總該有吧,也還算不錯的。」葉凡笑道。

「好小子,有一套你是怎麼說服曹師長的,他們曹家人可是不怎麼好說話的。」庄世誠一臉訝然了。

「呵呵……」葉凡乾笑了兩聲不語了,庄世誠也沒再問,人都有秘密。不過,庄世誠可是有些暗暗驚訝著小葉同志的能量了。

「嗯,既然都辦妥了,想必朱總也會大樂的,應該不會再計較什麼了,也好,也好」庄世誠也放下了心思。

「這個可不一定,庄書記,你可以給朱總講一下,如果她態度不轉變的話,那合約的事,估計我一個電話就能毀了。叫朱總自個兒掂量掂量吧,要上法庭我葉凡隨時候著。」葉凡乾笑道。

「行,我給朱總提個醒,不過,小葉,你可是不能做得太過火了。畢竟,費省長的能量大著,沒必要得罪他。」庄世誠慎重交待道。

「庄書記,還有個好消息,財政部的曹國慶部長答應跟我們大禹村掛勾幫扶,估計有三千萬入賬咱們大禹村建設委員會。不過,到時這筆錢能不能,呵呵……」葉凡干聲笑道,當然是想掌控那三千萬了。

這個,庄世誠在腦子裡一轉就明白了,笑道:「胃口不小嘛,到時再看了。」

「那……那錢可是我弄來的庄書記?」小葉同志差點吼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