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五十九章你要站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你要站隊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你要站隊了

「吼啥,你弄出來的就是你的啦?人家這筆錢也是給大禹村建造的,不是給你個人。

作官,一定要有大局觀念才對。不要死盯著那點錢不放,其實,大筆的錢自已會來的。

隨著你職位的升高,手頭上批錢的權力不是越來越大。要往上看,不過,既然這筆錢是你弄來的,總會給你一個交待的是不是。

小葉,羅州市的沈書記快到點了,堅持幾個月,干出大成績來。」庄世誠又老調重談了。

「我會的」葉凡應著,過後,又把此事跟盧塵天這個專員詳細彙報了一遍。

不過,盧塵天一開口就說道:「小葉,那三千萬要先划二千萬到行署這邊來,救救急再說,這邊都快揭不開鍋了。」

「二千萬,盧叔,那筆錢我可是費盡周輒的,能不能再留下多點,大禹村建設還沒開始,千頭萬緒的,就一千萬能有什麼作用?」葉凡那嘴差點癟了下去,感覺盧塵天簡直就是在搶錢。

「沒得商量,難給你留一千萬不錯了,再說那一千萬都沒得留了。你要從大局出,別老是盯著大禹村。

你能弄來這筆錢,解決了月芽灣軍事訓練場問題,你已經撈足了資本。

羅州那邊也快退了,你作好準備就是了。不過,你小子經後有事沒事總得先給我支會一下,別藏著掖著蒙著我。」盧塵天這話可是大有深意。

葉凡哪能聽不出來,盧塵天估計也知道葉凡跟庄世誠的關係,所以,這話拋出來,其實就是有逼葉凡站隊的意思了。

時下葉凡僅僅是建設局局長,站隊問題不是特別的大。如果到羅州市任市委書記,羅州可是德平唯一的一個市。

經濟總量排在全省3o強以內的,是德平經濟收入最好的一個市。地位當然也是相當重要了。

而且,羅州市市委書記很有可能在後年入常,所以,羅州市市委書記一職,就成了相當重要的一個法碼。

盧塵天和庄世誠都想把羅州市掌控在自己手中,所以,葉凡如果去的話,那就得考慮一個站隊問題了。

因為,羅州市市委書記的言權對地區的影響是相當大的,葉凡還想左右逢源當牆頭草,那估計有點難度了,搞不好兩頭不討好。

「嗯」葉凡應著掛了電話,那臉陰沉得可怕。左思右想,覺得不論往哪邊站隊都不好。庄世誠對自己如長輩,盧塵天更是有著盧偉這層關係,而且盧家對自己也不錯,真是兩難。

葉凡,腦子裡快亂成一鍋粥了。

「哼這小子,還想跟我打馬虎眼,絕對不行」盧塵天那臉也是陰沉沉的,「這事,看來還是得找偉仔了面,好好跟葉凡勾通一下,不然,到時羅州市的事出了什麼紕漏,估計偉仔又得怪我。做人難,做官更難。個中關係,複雜」

下午四點多。

方鐵剛送走一批來看大禹村地皮的客商,人累得快散架了,正拍著自己那酸痛的腰部時,電話響了。

「嘿嘿,大哥,來你德平蹭飯」裡面傳來盧偉的乾笑道。

「景陽林場案子結啦?你小子哪有空閑跑德平這旮旯來。」葉凡沒好氣哼道,以為這小子埋汰自己。

「老大,我敢騙你嗎?景陽林場案子還在掃尾中,不會那麼快結束的。緊張的工作之餘也放鬆一下,所以到德平來逛一圈子。我現在德虹大酒樓,請客是我請的,不過,埋單可是大哥的事了。反正那地兒你這個大局長應該可以簽單的。」盧偉干聲聲笑道。

「嗯,盧偉,景陽林場事結案后我乾娘能不能得很補償。想必你們專案組從馬占魁那裡撈回來的錢應該不少吧,這事,我乾爹可是一個正義勇士。要不是他也不可能揭開景陽大案,你們可不能虧待了我乾娘。」葉凡叮囑道。

雖說自己並不缺錢,但乾娘葉金蓮這個人很認死理,給他錢也不要,如果能從正常渠道弄些她該得的錢,想必她也會收的。

「不會,虧待誰也不會虧待咱們乾娘的。這事我已經跟老賀商量過了,完全可以追認葉水根為烈士,這邊英雄獎那邊也可以補助一些,至於賠償,應該不會少於2o萬的,大哥放心,有兄弟在。」盧偉大氣十足。

不久到了德虹大酒樓豪華包廂。

盧偉在門口來迎的。

「偉仔,還有什麼客人先給說說。」葉凡笑道。

「就我叔,還有幾個漂亮女士,包準大哥喜歡的。」盧偉乾笑道。

「你小子,膽子不小啊,公然拉你叔找女人。」葉凡打趣道。

「不能這麼說,那些女士全是正經人家,又不是女,今晚嘛,最多是一陪,陪咱們哥倆喝酒罷了,呵呵。」盧偉乾笑不已。

「到底是誰?」葉凡有些好奇,暗道不會是朱小紅吧,應該不可能,這高傲女子怎麼可能放低身姿來求自己一個小局長。

「等下一看便知了。」盧偉神秘笑道。

不久進了包廂。

裡面除了盧塵天外還有三女一男。

三女裡面除了朱小紅葉凡會認識,另外兩個葉凡沒見過,不過,長得都相當的清麗,那個男的很是威風,一身軍裝,肩佩中校杠杠,也不知是哪只部隊的。

「來小葉,坐吧……」盧塵天先打了個招呼,叫葉凡坐下。

「想不到葉局長這麼年輕,真是有些令人難以相信,咯咯……」二個不認識的女子中一個身穿花領,藍色裙子,臉龐圓潤,鼻子微高,一頭飄柔樣長旁還梳了兩隻小辮耷拉著,顯得清雅過人的女子小聲笑道。看來不是譏諷,因為該女子笑得燦爛。

「你是?」葉凡故意問道,因為他不想搭理朱小紅。

「大哥,她是朱玉,在水州市政府辦工作。」盧偉搶先介紹道。

「嗯,你好。」葉凡點了點頭打了個招呼。暗說盧偉這小子準備進軍水州公安局一職,想不到現在已經開始打點去建立一些人脈了。不過這女子也姓朱,不會是朱小紅的什麼親戚吧。

「這位漂亮姑娘是水州市歌舞團的韋九妹,人家可是大牌名星,是水州市歌舞團的台柱子。」盧偉指著另一個瓜子臉,瓊鼻,身穿白色連衣裙,有點像雲中仙子的漂亮姑娘介紹道。

「呵呵,的確長得水靈」葉凡一臉,假假的正經恭維了一句。

「過獎了葉局長,我可不敢當。」韋九妹淺淺一笑,笑不露齒,儼然一淑女形象。

「大哥,還有這位,水州軍分區的費向飛副參謀長。」盧偉指著那中校介紹道。

「你就是葉凡」那中校眉毛一抬,掃了葉凡一眼,隨意地抬了抬手算是打過招呼了,架勢拿捏得相當的足,好像他是一將軍似的。

盧偉一看要糟,掃了這廝一眼,暗道這貨也太會顯擺了。老子大哥是什麼人?

「嗯」葉凡不願搭理他,隨意嗯了一聲也沒放心上,對於一個小中校,心氣很高的葉凡根本就沒放在眼中。

費向飛感覺有些丟面子,那臉,立即陰沉了許多,哼道:「葉局長夠大條的,哼」

盧塵天一看,心道要糟,兩個心氣都很高的年輕人撞在一起,這下子有得麻煩了。

要知道費向飛可是新任省長費滿天的大兒子,憑著費家的厚實底蘊,年僅26就坐上了軍分區副參謀長位置,當然也是傲氣衝天了。

再說費滿天到了南福省,費向飛儼然是以省里二公子自居,當然大公子應該留給郭朴陽的兒子了。

這廝自認為南福省的官員都應該來拍拍他的馬屁才對,哪知葉凡一個小局長居然敢如此的輕視他,心裡不怒那才怪了。

這個也難怪,費向飛也不過剛到水州軍分區任職,誰會知道他是費省長的大公子。這南福省,姓費的可不少。

而葉凡又是隱世的高人,盧塵天也知根知底。

葉凡根本就不理盧塵天擠的眼球,哼道:「大條,應該還沒你費大公子大條吧中校,很大的官,呵呵。」

「你這話什麼意思?」費向飛臉上冒騰出了一絲怒意,盯著葉凡。而朱小紅卻是悠然的喝著茶,擺明了就是來看熱鬧的。其實,朱小紅硬拉著表弟費向飛來,就是要煞煞葉凡威風的。

「你說呢?」葉凡比他更吊,斜了這廝一眼哼道。

果然引得南福二公子爆怒了,沖葉凡哼道:「不就一個小局長,利用手中那屁大點的權力居然故意刁難人家正經公司。姓葉的,今天我費向飛把話擱這兒了,我限你三天內把南華一建月芽坡軍事訓練場的事給辦妥了,不然,你就等著丟帽子吧,什麼人,哼」

盧塵天皺了皺眉頭,覺得費向飛也太大條了,即便你是省長公子,可這南福也並不是你費家的天下。

頭上可還有郭朴陽書記以及省里各大常委,哪一個是好相與。不過,盧塵天城府深,儘管不滿,不過沒吭聲。

盧偉就不一樣了,立即瞪眼了,沖費向飛哼道:「費公子,姓葉的是我盧偉的大哥。雖說他僅僅是一個小局長,你想隨意讓他丟帽子,我盧偉以及水州盧家第一個不答應,哼都什麼玩意兒」

盧偉這話很絕,連水州盧家都給扯出來了,盧塵天那臉色差點變了,你這不是添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