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六十章省里二公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章省里二公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狠狠地瞪了侄兒盧偉一眼,暗道這小犢子,都二十好幾的人了,還想去爭取水州市公安局位置,怎麼如此的輕率出口。

葉凡雖說跟你要好,但也不能這樣子去得罪費省長,為盧家無端的招來一強勁對手。

費向飛估計也聽聞過水州盧家,知道盧家的勢力並不弱,而且,這南福省可是他們的地盤。

自己父親費滿天剛到南福,根基還不穩,正想接交拉攏盧明珠這個省委組織部長,當然不會無端的為父親樹下一本地大老虎來。

所以,這廝那臉陰森森的倒是一時無法反口,還是知道大局的。朱小紅一見不行了,立即說道:「盧公子,這個只走向飛跟葉凡的事,跟盧家沒關係。」

「怎麼……」盧偉剛噴出這兩個字,葉凡擺了擺手,拉過一條椅子一屁股坐了下來,說道:「不用說了偉仔,朱總說得對,這是我跟他們的事,你不必摻和。」

說完后沖費向飛淡淡一笑道:「不過,想讓我丟帽子的人不在少數,不過,到最後都是他們丟了帽子。

本人這帽子可不是那麼好摘的。不信,你費大公子試試,雖說本人僅僅是一小局長。

倒是得小心小心你頭上那頂軍帽子,不就一中校,拉擺什麼?比你更大的少將中將老子見過不少。」

「吹牛也不打草稿,少將中將你見過,說一個出來聽聽,我朱小紅洗耳恭聽著1朱小紅鋪滿了整臉的不屑,根本就不相信葉凡說的,認為這小子鐵定在吹牛,而且,吹得鼓都快破了。

費向飛當然也不信一個小局能見到不少的中將少將,旋即聲援表姐朱小紅道:「嗯,咱們國家中將少將的確不在少數,不過」要說一個建設局的小局長要認識中將少將,好像還沒那資格,人家會鳥你嗎,哈哈哈……開玩笑」天大的笑話。」

因為朱小紅跟費向飛早就查過葉凡的底子,知道這貨沒什麼背景,所以,才敢如此的張揚。

「笑話是嗎,鎮湯成想必你認識吧?」葉凡淡淡笑道。

「鎮司令都不認識了我費向飛早該捲鋪蓋捲兒回家賣紅薯了,哈哈哈。」費向飛顯出猖狂之態來了。

「認識就好。」葉凡隨口應了一聲,轉頭沖盧塵天笑道:「盧專員,我敬你一杯」到德平這麼久了,我一直忙,連酒。」

費向飛跟朱小紅那臉可是更不好看了,這小子話講到一半居然沒有下文,這個可是明擺著不拿自己倆人當盤菜嘛!

「你……你就是魚陽縣那個葉凡嗎?」這時,韋九妹好像想起什麼來了,突然捂住了嘴唇問道,臉上顯出驚訝神情。

「如假包換,本人以前的確在魚陽干過,怎麼,九妹姑娘咋知道俺的一些過去小事?」葉凡笑道。

「我……我是聽hua姐說過你。

」韋九妹說道。

「hua姐」不認識?」葉凡想了想,的確想不起來了,搖了搖頭。

「hua姐原名hua非玉,是省歌舞團的台柱子。她說有次陪江團長一起跟你吃過飯,那次」好像有幾個人都在場的。而且,當時葉先生可是把hua姐氣得不輕,回來后直接就病了,一直念念不忘葉局長。」韋九妹好像有些害怕樣子。

「hua非玉,噢!想起來了,那次」好像是有那麼回事,她當時干進去了一大瓶酒,估計是醉了去醫院掛瓶了。罪過」罪過1葉凡干聲笑道,腦中浮現出hua非玉的純玉般笑容來。

當時鐵占雄和齊振濤」鎮湯成三位大佬都在常而hua非玉是陪省歌舞團的江hua容團長跟著李昌海一起來的。

當時葉凡看在李昌海面子上熱情的打招呼,hua非玉此女很冷淡,居然不接茬,後來hua非玉向鐵占雄敬酒,鐵占雄沒理他,最後安展到了拼酒賠禮。

「。蘿!葉局長,你也太會氣人了,hua姐多好的一個人,她只是有些冷淡罷了。」韋九妹跟hua非玉關係情同姐妹,了句牢騷。

「九妹,到底怎麼回事?」朱小紅倒是八卦了起來,想刨根問底。

「這個,當時hua姐跟江團長賠水州市政法委的李書記一起,李書記說是要請這位葉局長吃飯。

而當時葉局長說是正陪三個朋友一起吃飯,最後,李書記帶我們一起去了,就在水州的八寶閣吃的飯。

當時葉局打招呼,hua姐有些冷淡,後來hua姐在江團長授意下給葉局的朋友敬酒,想不到他那個朋友很有來頭,居然不給面子,氣得hua姐最後灌進去一整瓶酒算是賠禮了。」韋九妹簡述了一下。

「很有來頭,有啥來頭,聽你說當時這位葉局長只不過是在魚陽縣任一副縣長,他的朋友最多正處級幹部,呵呵,也能嚇倒江團長,我可是知道,江團長在省里門路廣,就是省里各廳一把手都認識,秦副省長她也認識的。」朱小紅故意貶低葉凡道。

「你不知道的朱姐,當時hua姐說是這位葉局長的三個朋友,好像其中一個就叫鎮湯成,當時他們叫鎮司令,李書記認識的。另一個就是咱們省省委齊副書記。

還有一個叫,叫…………好像叫鐵占雄,聽說也是位將軍。而且,當時鐵將軍很生氣,說是葉局長是他的拜把子兄弟,如果hua姐不賠禮就要什麼的。

江團長沒辦法,只好認了。」韋九妹那一席話一吐出,朱小紅和費向飛心裡一震,尋思開了。

「好了好了!咱們喝酒,偉仔,叫人上菜1見時機也差不多了,葉凡的底牌也露了一些,至少能給朱小紅和費向飛敲點警鐘了,盧塵天也就打上了圓場,笑著上菜了。

「你hua姐不是也來德平啦,怎麼不見她一起來?」朱小紅見這酒喝得有些悶,想了個由頭出來想緩和一下。

既然這姓葉的也有些來頭,那也不是那般好拿捏的了,而且,這盧家好像跟這姓葉的關係也不錯,對於這種人,朱小紅也不想無端的得罪得太透了。

「她說走親戚去了。」韋九妹說道。

「叫她過來,冉們一起。」朱小紅笑道。

「這個,hua姐…………」韋九妹有些猶豫,不過被朱小紅打斷了,說道:「怎麼,難道我朱姐想認識一下hua姐還不行?」

「當然行,我打個電話,看她過不過來。」韋九妹掃了葉凡一眼,實則是有些擔心hua非玉看到葉凡又鬧出什麼來,不過朱小紅逼得緊,只好打了電話,當然不敢講葉凡在場,最後在韋九妹哀求下,hua非玉答應就過來。

果然,不幸好言中。

當一身淡紅裙子,美如天上仙女的hua非玉出現在包廂里時,咋一見到小葉同志,那臉,立即臭了下來,哼聲道:「你怎麼也在這裡?」

「呵呵,我怎麼就不能在這裡?」葉凡笑著反問道,以前的一點間嫌早就煙消雲散了。

「哼1hua非玉身子一轉就要走人。

「hua姐,坐坐嘛1韋九妹趕緊過來拉住了她。

「hua妹子,我叫朱小紅,在南華一建工作,認識你很高興。」朱小紅熱情的打上了招呼。

這時,韋九妹湊hua非玉耳旁嘀咕了幾句,hua非玉臉上愕然一閃而逝,在朱小紅的極力邀請和韋九妹的挽留下勉強坐了下來。

「非玉姑娘,氣還沒消啊,葉某真是罪過了。」葉凡笑道。

「我哪敢,你是大能人,我敢生你的氣嗎?」hua非玉沒好氣,瞥了身旁的小葉同志一眼,哼聲道。

因為很巧,hua非玉居然被韋九妹拉得正好坐在了葉凡身旁,兩人都覺得有些彆扭。

「大能人,我就一小局長,哪敢稱大能人,這話,可是讓盧專員笑話了。」葉凡笑道。

「小葉,別小看你自己,你的能量的確不校這天牆公路就是你弄出來的。大家可能還不知道,燕雲副總理曾經親自接見過小葉,呵呵。」盧塵天不時時機的為葉凡造點小勢,至少也得讓費向飛驚訝一下才行。

果然奏就費向飛那臉上震驚一閃而逝,朱小紅也是愕然了一下,再次隱晦地看了葉凡幾眼。

「不敢,專員過獎了。」葉凡自謙道。

「朱總,你可得抓住機會?」盧塵天突然笑道。

「是啊,月芽坡的事還得葉局長多想點輒了,咱們公司可是拖不起。」朱小紅居然放低了身姿,一臉淺笑舉起了酒杯要敬酒。

「朱總,你可得把葉局長給灌得大醉才行,不然,葉局長那大筆一劃,好處不少啊1盧塵天又笑道。

「專員,你這話我可是不敢芶同,咱一個小局長那筆一劃能有什麼,還不及你的千萬分之一。」葉凡笑道。

「誰說的,剛才你不是給我彙報,說是財政部拔了幾千萬下來,行署那邊也考慮過了。

簽於德平大禹村新城規劃的難度,所以,如果三千萬到賬的話準備給你們二千萬自理。

作為開新城啟動資金,先把道路水電等配套設施搞好才能招來金鳳凰。

而且,這批款子是你小葉同志弄下來的,所以,也由你負責處理了,我已經跟庄書記交流過了,他也同意了。」盧塵天意有所指,其實是藉機透露重大消息給朱小紅,當然是賣人情給她了。朱小紅這種聰明女人哪有不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