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曹家的後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曹家的後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曹家的後手

「別提那個蔡真良了,純粹混蛋一個,哼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特別是當官的。表面冠冕堂皇,背後全是齷齪臟脹……」花非玉氣了。

「蔡真良,我記得好像是省廣電局局長吧,他又怎麼樣了?」葉凡皺了皺眉,問道。

「怎麼樣?以前江團長還以為他是個正直的人,誰知,交往不久就露出狐狸尾巴來了。開始時還斯文一些,不久就……」花非玉憤然說道。

「噢」葉凡點了點頭。

「蔡真良不是個東西,但也不能以偏概全。官員中大多數還是較正真的,相信總有官員肯替你們出把子力氣吧?」葉凡問道。

「哼大多數,少得可憐,比國寶大熊貓還要稀少。江團長為了籌款子跑了近兩年,不想揩油她的官員猶豫天上月亮般稀少。

為了弄到點錢,有時不得不吃點小虧。要知道,江團長是個正直的人,以前多傲潔,為了她的理想,她捏著鼻子認了。」花非玉眼淚終於冒了出來,用頭碰了葉凡一下,「不過,你別以為江團長是個庸俗的人,她只是被人吃點小虧,底線不能越,比如跳支舞什麼,你別往歪處想,哼」

「我沒往歪處想,現在怎麼辦?難道你也願意讓人吃點小虧?」葉凡故意問道。

「休想,我花非玉死也不會的。」花非玉突然仰起了頭。

「所以你一分錢都弄不來是不是?」葉凡一針就戳了過去。

「你……」花非玉被噎著了,惡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你也不是個好東西。」

「那你剛才怎麼願意讓小虧給我吃?」葉凡乾笑道,展到這個時候,有點味道了。

「我不知道,我……我……」花非玉含淚盯著葉凡搖了搖頭。其實她心情很是複雜,她自己也搞不清,憋了許久才噎出一句話道,「你是我最恨的人。」

「唉……」葉凡嘆了口氣,摟緊了花非玉,她也沒再掙扎,葉凡輕輕的在她絲上吻了一下,明顯感覺她的身體突然顫慄了一下,幅度好像挺大的,知道這姑娘從來沒被人如此過,突然笑道:「差多少錢?」

「你有辦法?」花非玉嗯道。

「你說多少錢?」葉凡問道。

「還差5oo多萬?」花非玉吐露了出來。

「嗯」葉凡點了點頭,「這樣吧,我找個朋友先借給你們歌舞團5oo萬,把老劇院先拆了重建。然後,你們慢慢還?」

「我……我們還不起?」花非玉搖了搖頭,「太多了,光是利息我們都受不了。」

「不要利息。」葉凡搖了搖頭。

「不要利息,那你要什麼,你不會……」花非玉顯然是想歪了,惡狠狠的瞪著葉凡,「你不會跟蔡真良同類人吧?算我花非玉看錯人了。」說完推開葉凡回到了沙上。

「彆氣,我真的想幫幫你。這樣,我在天牆公路你是知道的,天牆公路在預算中有這麼一筆錢,就是在竣工時準備搞個大型節目,指揮部特別拔出了3oo萬作為演出費用,目前正跟燕京一些藝術團接洽。」葉凡說道。

「那你們怎麼不選我們本省的歌舞團?」花非玉生氣了。

「不正跟你說這事嗎?等下出去后咱們去喝茶,我們好好談談這事。」葉凡笑道。

「不去」花非玉很堅決。

「不去拉倒,我也免得操這閑心。」葉凡淡淡說道。

兩人又沉默了。

一直到11點才散場了,費向飛也沒再跟葉凡碰上一杯,好像倆人不認識似的,倒是朱小紅很熱情,葉凡曉得,她是盯上了大禹村的工程。

大禹村全面啟動后,那工程可是海量的多,包括猴總的武聖公司,以及溫寶玲的千洛公司早就盯上這塊肥肉了。等真正啟動時,葉凡估計自己要躲起來了。

走了出去,葉凡沒開車子,隨步在街上走著,盧偉又趕了回去。不過,跟盧偉聊天時這小子也在隱晦地暗示,有要求葉凡幫襯著他小叔盧塵天的意思,葉凡真是煩透了,處於了兩難境地,這德平,已經成了是非之地。

走了上千米街道,葉凡一個人閑散地亂盪著。

剛走到東街路口就站著不動了,頭也沒回的沖後面一個人說道:「走吧,咱們去喝茶。」

「你早知道我跟在後面?」花非玉有些愕然,好看的睫毛眨巴了幾下,臉上騰地就紅了。

「人面桃花兩相映非玉,你今晚上特別的誘人。」葉凡淡淡笑道。

「天牆公路演出的事能不能給我們歌舞團?」花非玉不理睬某人的調笑,問道。

「你就是這種態度?」葉凡哼道,臉一擺隨腳進了一旁的一個茶座。

「你想要我什麼態度,難道男女之間就剩下那點事啦?你們這些當官的,一見到女人就想什麼?我們就該成為你們的玩物?」花非玉一屁股坐在了對面,哼聲道。

「至少你的態度得放端正一些,小妹子,是你在求我,不是我硬要把演出的事求給你們。求人還講得如此氣死盛,難怪你拉不到贊助?」葉凡有些火氣了,覺得花非玉真有些死性不改。

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看來還真是有道理了。

「好好……我花非玉求你了,求你了還不行?要不要我給你跪下了,我跪給你看葉大局長,55……」花非玉覺得委屈得很,真的站了起來,雙膝一軟跪了下去,看來她真的想為江團長做點事。

「你幹什麼?」葉凡趕緊過去扶住了她,兩人又摟抱在了一起。花非玉硬要跪,葉凡不讓,倆人摟著就僵持著了,頓時引來了十幾雙好奇的目光。

「呵呵,哥們,對不住了,老婆心裡不痛快。」葉凡乾笑著沖圍觀的人作了個抱歉動作。

「哈哈哈,哥們,是不是你小子在外頭有了小三,所以……」某君湊了份熱鬧,頓時引來了一場哄堂大笑。

當然,大家一笑過後也就再沒人理會葉凡倆人了。

「你占我便宜,誰是你老婆?」花非玉不滿地呶了呶嘴。

「事急從權,別放心上。演出的事我給搞定,還有,大禹村也準備搞個啟動儀式。

跟天牆公路相比規模會小點,我們準備以大禹治水,月女怨情為模子……

搞個較長的劇幕出來,也算是大禹村的一段佳話。演出的預算經費也有15o萬左右。

如果你們歌舞劇院這節目編排得好,我們還可以多出一點。」葉凡收斂了笑意,一臉正經說道。

「那我們馬上去看看月女湖?」花非玉的確喜歡藝術,立即急了,想實地考察了。

「都這麼晚了,快零點了。」葉凡看了看時間。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花非玉哼道。

「你不怕我吃了你,嘿嘿……」葉凡乾笑道。

「你真要吃了我我也沒辦法,就算是報答江團長的恩德吧。反正我不怕你,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你這個人的猥瑣全是裝出來的。

你應該是個仗義的人,我不相信像鎮司令、齊副書記以及鐵將軍這種高官認的小弟會那樣子齷齪。

那華夏官員的素質也太低了。」花非玉眼眉一翹,白了葉凡一眼,突然翹皮了起來,似乎真不怵小葉同志這匹狼了。

「呵呵,呵呵」小葉同志,僅剩下苦笑的份頭了。暗道老子還真是匹狼,可惜,花非玉太純真了,老子不忍下口。

曹家的度還真快,可以說是雷厲風行,為了救出曹軍義,也是下了大本錢的。

第三天,曹天下就到了德平,跟以盧塵天為的德平行署簽署了轉讓天車山月芽坡軍事訓練場協議。轉讓費5oo萬,由德平行署付款,當然,這個是一個虛的。

下午,財政部下拔的三千萬專項錢款到了省財政廳賬頭上,曹天下馬上找到了葉凡,說道:「葉局長,我們曹家的承諾全部實現了,你那邊的事可是到現在還沒動靜,想必你應該不會毀約吧?」

「我葉凡是那種人嗎,月芽坡的事我在場,不過,財政部跟大禹村建設新城掛勾幫扶的事文件也下到了德平行署,對於文件方面內容我很滿意,不過,你們為什麼不把錢款直接打到德平大禹村賬頭上,到了省財政廳估計又得被划走一部分資金。」葉凡略顯不滿了。

「呵呵,葉局長,我們只答應跟大禹村幫扶掛勾,並且也給省財政廳下了文,專門指出這筆錢款是專用於德平地區大禹村改造建設方面用的。

何況,按你的要求,還特別註明了這筆款子由德平大禹村開委員會討論用度。

而葉局長你現在不正是大禹村開委員會的主任嗎?可以說,我們所做的,完全符合你當初提出的要求。

只是,財政部是面對全國,所以,它們拔款先得先到你們南福省財政廳,這個是規矩,你作為地區建設局局長,應該懂這個拔款程序的。

至於說那筆錢你們德平能拿回多少,抑或說是你們大禹村開委員會能拿回多少,這個,不是我們當初協議範圍內的事了。

省財政廳,是你們自己的事。呵呵」曹天下故意的干聲笑道,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