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六十三章財政部長的第二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財政部長的第二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那臉一yin,知道被曹國慶擺了一刀。估計這筆錢進了省財政廳,再想到自己的老冤家,也就是省財政廳的常務副廳長玉史介,葉凡大感頭痛。

那老傢伙肯定會從中作梗的,這下子可是橫生枝芊」眼見到口的肥肉還得被玉史介分走一杯羹」實在不是葉凡所願意看到的。

「哼1葉凡冷哼一聲,直接電話掛給了齊天,說道:「把曹天下移交給水州第二集團軍軍務處。」

僅僅二個小時,移交工作完成。

「大哥,聽說葉凡以前跟省財政廳的玉史介有不小的恩怨。」,曹天下在車上忙著打起了電話。

「這事我早知道了,這次的款子故意打到南福省財政廳,就是要那小子來個雞飛蛋打,哼!想敲詐我曹國慶,他還nn著1,曹國慶冷哼道。

「大哥有沒格外交待一下」我怕那小子會搬出齊振濤去壓制玉史介,他能不能頂得住還是個問題。」曹天下有些擔心。

「這點你不用擔心」當初下拔款子時我早就給玉史介交待過了」而且」就是南福省財政廳廳長楊學正我也隱晦地打過招呼了。

楊廳長也委婉地表示會把這筆錢用在實處的。」曹國慶淡淡說道,實則yin狠得很。

「好個用在實處,南福省,實處,的地方太多了,哈哈哈……,大哥好手段,那小子嘎了半天」最後,還不是落得個雞飛蛋打下潮該1,曹天下猖狂地笑了,轉爾,這廝又有些擔心,說道:「大哥,那小子會不會報復?到時他緊咬著軍義不放不是太麻煩了。」

「呵呵,相信他不會,官場有官場的規矩,江湖有江湖的套路,太出格的話會被我們這個體制拋棄的。

咱們對他的承諾已經完成,省財政廳給不給他們錢,那又另當別論了。

這些,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有本事就去掏出來,沒本事想必他也不好意思再舊事重提。我相信那小子不會那般無賴的。作人」有時面子比實際的得失更為重要。」曹國慶很是自信。

「嗯,咱們曹家不是紙老虎」真要干出格的事,一個小局長」咱們隨時可以,動,了他」。哼1曹天下冷哼一聲,霸氣大顯。那個「動,字哼得特別重。

「其實,關於貞瑤去德平的事完全可以不著痕的透1u點給顧家那小子聽聽,呵呵……」曹國慶突然淡淡笑道。

「不著痕,好個不著痕。嗯必顧俊飛必不知道是咱們叫貞瑤肉小子也是個睚眥必報之人,葉凡,有得頭痛了」根本就不用咱們出手。如果給顧俊飛知曉了大禹村拔款三千萬的事,哈哈哈。有碩大公子出面,再加上玉史介」楊學正,有得忙活了。」曹天下痛快的笑了。

「三弟」你又錯了,不是咱們逼貞瑤去的,那丫頭本來就想去。你以為咱們能逼那丫頭去干她所不願意乾的事嗎?

現代什麼社會了,年輕人思想很前衛,不是封建家長時代了。再說,貞瑤這丫頭別看她xing子溫順」那只是表面現象,往往這種人是最難嶄服她的。

也許,聽說要去見葉小子,還是咱們同意過的,那丫頭還盼不及了呢?唉」便宜了那小子,也不知貞瑤到底怎麼樣了。」曹國慶另有一番理論的感嘆著。

「便宜那小子沒事,這事如果給顧俊飛知道了,將是不死不休的格局了。估計貞瑤那丫頭很保守,應該不會作出太出格的事。算啦」讓顧俊飛去鬧吧,咱們正好看看戲。」曹天下干聲笑道。

葉凡把財政部拔款的事跟庄書記和盧塵天專員詳細彙報過後,兩位大佬指示葉凡,立即趕到省里」儘快把錢給劃出來,不然,遲則生變。

葉凡也不敢怠慢,處理好局裡事後,立即開車直奔水州而去。

不過,走前一直催盧塵天快點把月芽坡軍事訓練場轉讓費的事跟天牆公路指揮部約談一下。

因為藍京軍區王牌一師的曹天下師長是跟德平地委行署簽定的轉讓約定」所以,由盧塵天出面去問天牆公路指揮部要錢是最好的借口了。如果由葉凡出面,有點內盜的嫌疑。

盧塵天笑道:「小葉,把我當接磨的驢了是不是?我去要錢,這臉子由我去賣,要來的錢又得全額划拔給你們建設局建辦公大樓」好事全給你佔光光了。」

「專員,不能這麼說。建設局那座樓您也曉得」再不操倒重建的話就怕會出事。如果不能從天牆公路指揮部撈點錢出來,那幾百萬的建樓款子還不得地區財政局出」說來說去,又得煩到您老人家頭上了,呵呢……」葉凡干聲笑道。

「打的好主意,和著我天生勞碌命,就該為你們服務了?」盧塵天似笑非笑。

「您是專員嘛!再說,黨的幹部都是為人民服務嘛1葉凡笑道。

「算啦,你小子趕緊去水州,那筆款子一定要給我拿下來。不過,划拔過來后得打點到地區財政局才行。」,盧塵天相當的狡猾,一句話就拿捏住了葉凡。

「那……,好吧」盧叔,打多少給地區財政局?」葉凡無奈地點了佔頭。

「一半吧。」盧塵天收斂了笑意。

「一半,昨天晚上您不是說給我們二千萬,今天又變一千五百萬了。」葉凡有些不滿了。

「此一時彼一時了,而且」我給你們建設局從天牆公路指揮部弄5oo萬,加上一千五百萬不是二千萬是什麼?」盧塵天一句話說出,小葉同志徹底無語,心裡暗罵了一聲老jian巨猾。和著這2ooo萬就是這麼個演算法。

昨晚上盧塵天要賣人情給朱小紅和費向飛,今天又變卦了。葉凡鬱悶看到了水州。

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了」反正急也沒用,回到了楚天閣葉府。葉紫衣和梅子打笑著跑了過來搶著拉車門。

「哥,你真是神人,整天神神叨叨的,好久也不回家一趟。」葉紫衣撅起了小嘴,不痛快了。

「呵呵,事忙。再說,我不回家,你跟梅子不是玩得更自由。這葉府里可是你們的上帝帝園了。」葉凡疼愛地mo了mo妹子那腦袋瓜」笑道。

「又mo我腦殼,哼1葉紫衣一閃身,還是沒躲過,不滿的嘟起了嘴。

「葉先生,紫衣是大姑娘了,咯咯……」,」梅子在葉府過得很好」葉凡又給他漲了工資,再說,葉凡對她也沒什麼出格表現。

剛開始時那個時段還有戒心的梅子,現在全放開了,甚至,有時還有些怨念葉凡對自己的這種太斯文態度,倒是想有些出格的哪啥的……所以,最近心情還是很愉快的。

「葉先生,我給您放好了水,先洗洗吧」開車一天了,肯定很累的。」梅子像個溫婉妻子一般,體貼地接過了葉凡外衣,說道。

「哥,我和陳阿姨去準備飯菜。」葉紫衣像小鳥樣跳著跑開了。

「還是沒長大」呵呵……」葉凡笑道」望著妹子的背影」心道也不知大哥葉強和二弟子奇過得怎麼樣了。

進到浴室,水溫剛好,葉凡進了那個大號能同時洗三四個人的特大號的木頭浴缸。

聞著木質那淡淡的純天然香味,感覺相當的舒服。正自搓著時,浴室門被輕輕的推開了,抬頭一掃,不是梅子還有誰。

梅子,此刻一身寬鬆的淡粉紅s半透明睡袍子,xiong脯也育得相當的好,高高的尖聳著,屬於那種比較尖,但底盤不是很渾圓厚實的那種形態。

「我給你揉揉。」梅子臉上帶著圈圈紅暈,說道。

「嗯……」葉凡輕應了一聲半眯上了眼」梅子蹲下了身子,那尖ting的峰子頭從敞開的睡袍里幾乎大半個都1uo1u在了外面。葉凡半眯著眼欣賞著那尖峰。

梅子臉上還是掛著紅暈,其實知道葉凡在看自己那地兒,反正也是豁出去了,只是感到羞澀罷了,倒是沒避開。

那手在輕揉在幫葉凡搓動著,那手藝還不錯,聽說梅子還專門到按摩學校去培訓過,拿捏得相當的精準。

「梅子,你的手藝越來越精湛了。」「葉凡笑道。

「我只給你一個人搓背。」,梅子突然嘎出一句話來,似乎意有所指,葉凡怔怔了一會兒,盯著梅子看著。心說梅子,真像楊梅一樣的酸橙」可愛。

「看什麼?」梅子羞澀的低下了頭,不好意思起來了。

「嗯……」,葉凡應了一聲」伸手過去了」梅子看了葉凡的手並沒躲開,似乎隱隱的還有些期待。

「唉……」葉凡嘆了口氣」手僵硬在空中,剛剛觸及梅子那尖ting的xiong脯」正好在那顆紅草莓頭上。

梅子的臉更紅透了,真的像一顆梅子。而且,身體在無規則的驚攣著,抖得相當的厲害。

「哥,我給你搓一輩子背。」梅子突然勇敢了起來」隨著話音,往前一ting,把自己那尖峰擠入了某君手掌心裡,一把按住了某君的手,緊緊的按在自己xiong脯上。

「唉……,梅子」你有著自己的路,以後別說這種犯傻的話了。」,葉凡隱晦地拒絕了,不過,手停留在那裡並沒格外的動作,只是按在上面。

「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我不配。我只是給你搓一輩子背,並沒有其它什麼意思。」梅子有些急了」眼淚都冒出來了,他怕葉凡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