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六十四章顧公子的憤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顧公子的憤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顧公子的憤怒

「我知道你沒那個意思,不過,我不能太自私。」葉凡嘆息道。轉手擦去了梅子那眼眶中的淚珠子。

「梅子,再過得兩個月你就畢業了,有什麼打算?」葉凡問道,轉移了話題,梅子也恢復了常態,給葉凡繼續拿捏起來。

「我有什麼打算,估計得回到我們那鎮子中學當一名音樂老師了。」梅子有些楚楚可憐,看著葉凡。她不好意思開口求葉凡作點什麼。

「你喜歡呆什麼地方,說實話。」葉凡問道,梅子那份喜悅從眼中一閃而逝,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能再給你添麻煩了。」

看著這麼溫柔,善良而又懂事的梅子,葉凡還有什麼話說。

「你不是說要給我搓一輩子背嗎,你們那鎮子離水州可是有十萬八千里的,你的手有那麼長嗎?」葉凡笑道。

「我打車來給你搓背。」梅子顯得很天真。

「呵呵,你是學音樂的,想不想進水州一中,就這麼定了怎麼樣?」葉凡說道。

「水州一中,我……我根本就不敢想,我聽同班的小文說是要進水州一中都要經過考核,層層關卡才行,而且,還聽說要送錢,沒有七八萬拿不下來。還是算啦,我不能再花你的錢。而且,你也忙,太難了。」梅子搖了搖頭,「最近,班上同學全在跑關係,都想留在省城。不過,沒有大背景想留下是不可能的。要知道……」

「呵呵……」葉凡淡然笑了兩聲,「梅子,把電話給我。」

「周廳長,您好,我是葉凡啊,呵呵……」葉凡一個電話掛給了以前墨香市市委書記周乾陽,周乾陽現任省教育廳常務副廳長。前段時間葉凡還去拜訪過他,周乾陽對葉凡相當的親熱。

實則是周乾陽嗅覺相當靈敏,最近一直關注著省里動向,也打聽清楚了葉凡跟齊振濤副書記關係相當的親密,好像就連省委書記郭朴陽也相當的欣賞這傢伙。

周乾陽在暗嘆葉凡好運的同時,也一直在尋找著機會,當然是想扯上齊振濤這條線,他,沉寂了一段時間后當然是想東山再起。

雖說在省教育廳任常務副廳長,級別也是正廳,但這年頭,誰不想當一把手,特別是周乾陽這種在墨香市當過封疆大吏的人更不甘心落人之後了。

不過,周乾陽以前的後台朱世林省長倒了,自身難保,那能再照顧周乾陽。

其實,周乾陽的下課,當時還是因為葉凡暗下陰手,當場把魚陽縣委書記賈寶全捉姦在床,還連帶了個謝強這武裝部長。

當時剛到南福任書記的郭朴陽抓住此事,大造聲威,一稈子下去,周乾陽那一夥基本上都倒了。實則,周乾陽是政治隱斗的犧牲品罷了。

當時的後台朱省長也是無能為能,拚著力氣才保下了周乾陽一個常務副廳長位置。

不過,郭朴陽把周乾陽打入了冷宮,周乾陽想東山再起那是有相當難度的,除非能做通郭朴陽工作,不然,只要有郭朴陽在南福一天,周乾陽能呆在常務副廳長位置上已經算不錯了。

郭朴陽還算仁慈,朱世林省長倒台後沒翻舊賬已經算不錯的了。不過,最近周乾陽一來打聽到了葉凡跟齊振濤關係,二來也打聽到了一個更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小葉同志好像跟郭朴陽的親侄女郭秋天還是黨校同學,而且,倆人關係還不錯。周乾陽時刻就關注著了,所以,對小葉同志才那般的客氣。

其實,葉凡也老早就在考慮梅子的事了,再說,自家妹子紫衣也快畢業了,總得考慮就業問題。

「葉局長啊,呵呵,怎麼,到水州啦,要不出去喝幾杯?」周乾陽放低了身姿,居然邀請起葉凡來了。這個要是在當年周乾陽執政墨香的時候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

周乾陽心裡當然也感慨,人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才二年多時間就生了如此翻天覆地大變化。這官場,好像隨時都在運轉著,今年你上,明年他下,誰也不能說穩坐屁股的。

你不惹別人,別人要來橇你的位置,你不倒別人就無法上位,所以,官員,不但隨時要有蓬勃的進取精神,也得隨時保牢自己的屁股下那位置才行。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嘛

「那行,我請客,去『聞昌閣』怎麼樣?」葉凡邀請道。

「那行」周乾陽笑道。

這水州的『聞昌閣』其實是犬文昌閣』諧音而得來的。真正的文昌閣是頤和園內六座城關建築中最大的一座,始建於乾隆十五年,186o年被英法聯軍燒毀,光緒時重建。主閣兩層,內供銅鑄文昌帝君和仙童、銅特。文昌閣與昆明湖西供武聖的宿雲檐象徵「文武輔弼」。

而水州某大家搞的『聞昌閣』當然是是山寨版本了,樣子造得跟頤和園內那座差不多,只是縮水了許多倍,有點像是影視城那種版本的。

不過,還是有許多所謂的高雅之士喜歡去『聞昌閣』大把撒錢,『聞昌閣』在圈內提出的口號就是——只有你想不到,沒有聞昌閣辦不到。

口氣挺大的,葉凡只聞其名倒是沒去過。不過,聞昌閣敢如此說,肯定擁有著硬厚的靠山,不然,早倒台關門大吉了。

「張叔,我已經到了水州。」顧俊飛在機場給省政府辦副主任張明堂打了電話。

「公子,你來幹什麼,不是跟你說過了,這事交給我去辦就行了。」張明堂有些急了,顧俊飛整天往水州跑,顧峰山這個老子可是有點不滿了,常常在背後嘆息這小子不誤正業。

「我咽不下這口氣,貞瑤是我老婆,憑什麼姓葉的屢屢犯賤去糾纏貞瑤,這次下來,叫幾個人整殘了這小子再說。不然,還能動的話就不見他消停過。」顧俊飛差點咬牙切齒了。

這貨,當然是隱晦地從什麼地方聽到了貞瑤去德平找葉凡的事,而這小道消息,當然就是曹國慶的手筆了。

搞得是不露痕,跟曹家一點邊都沒扯上,人家曹家兩兄弟曹國慶和曹天下眼睜得大大的,就等著瞧熱鬧了。

張明堂比較老道,隱隱的也覺查到了一點什麼。所以勸顧俊飛在京里好好獃著,這邊對付葉凡的事他去操作。

想不到顧俊飛耐不住了,親自坐飛機又到了水州。而且,一張口就是要整殘某君,當然指葉凡了。

顧俊飛連家都沒回,直接在水州賓館要了套房間。這個,有張明堂這個省政府辦的大主任在,水州賓館當然是求之不得了。

「打聽清楚沒,貞瑤真的去過德平找葉凡那小子沒有?」顧俊飛坐在套房的一個小吧台前,倒了杯馬嗲利小飲了起來。

「找過,肯定的事。不過,貞瑤小姐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回來了。」張明堂的眼線的確很多,這廝現在也是天牆公路指揮部的副總指揮,在德平倒是安插了幾個人,有時會無意中關注著葉凡同志的。

「是跟那小子住一起的?」地一聲,手中高腳酒杯終於被顧俊飛砸成了碎玻璃片兒。

「這個……」張明堂不好說得,這話不能亂說,亂說會出人命的。顧俊飛早急紅了眼,吼道:「張叔,到底怎麼回事?」

「嗯……」張明堂無奈地點了點頭,「兩人去的康橋別院,第二天早上葉凡急匆匆回到了建設局,聽說是朱小紅要鬧事,結果不知怎麼回事,朱小紅又沒鬧事,貞瑤小姐在葉凡走了后就匆匆回水州了。」

「子」嘩啦一聲,小吧台上幾個杯子全給顧俊飛掃落在了地下,一地渣碎兒。

顧俊飛,雙眼紅了,臉上肌肉扭曲著,那兇相,能噬人一般。

「殺了他」顧俊飛吼出了一句話來,張明堂打了個嗦,真要殺人的話張明堂還是有些害怕的,這個,天網恢恢,誰能保證不出事。

「顧少,冷靜點,殺人不是最好的辦法。其實我已經查清楚了,那小子有個親妹妹,叫葉紫衣,正在水州音樂學院讀書,還有個弟弟叫葉子奇,在燕京『龍華大學』讀書,也快畢業了。」張明堂勸道。

「好好龜孫子,你搞老子老婆,老子就奸你妹子,另外,張子奇有沒女朋友,一併給幹了,,干盡葉家女人再說。」顧俊飛徹底瘋了,血紅著眼,吼出的話,每個字都能讓張明堂全身打擺子般顫慄。

「顧少,這事,如果真要干,最好咱們都不出面,由別人去完成。反正收到的效果一樣就是了,想必姓葉的知道了絕對會瘋的。而且,連對手都找不到。」張明堂眼中彈射出一道凶光,旋即收斂了。

「不行,我要親自搞了他妹子和他弟媳才行,這事沒得商量,你立即安排人手。,她們。」顧俊飛狠了,根本就聽不進去。

「那……好吧,不過,你得注意別露了身份。」張明堂嘆了口氣,眉頭皺得老高的。

「哼我要讓他妹子成為人盡可夫的娼貨。」顧俊飛一腳踢去,椅子飛到了屋角,痛得這廝半天沒吭聲,畢竟,腿是硬不過棗木椅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