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六十七章你這根本就是敲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你這根本就是敲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收點轉讓費,那根本就是敲詐。一個破訓練場,都廢棄了十幾年了,那破樓能值什麼錢,而且,在半山腰上,你給我5oo萬」我賣給你怎麼樣?」齊振濤一拍桌子,有些憤怒了。

「齊叔,其實,這個也難說清楚。人家硬咬著軍事訓練場不放,天牆公路總不能無限期停工吧。再說,前幾天朱總跑來堵我大門了」我那破辦公室差點給拆了。朱總那女人我一個小局長怎麼惹得起。」葉凡是趕緊叫屈道。

「你膽子大著呢,一個朱總算個屁!以前郭朴陽你不是照樣子叫他老頭子。

這下子怎麼回事啦,官越當越大,膽子倒是越來越小了。算啦」不跟你說三道四了,要天牆公路指揮部出5oo萬轉讓費給德平行署那是不可能的。

天牆公路從德平過,德平撈了多少好處我就不細算了,就是天牆公路從大禹村穿過這一塊指揮部就補貼了二千萬。

你們那個盧塵天臉皮芋快趕上鍋底子了」拿著一份轉讓合同就來要錢。

秦副省長差點給氣結了,當場批評盧塵天。這倒好,不久,省委組織部的盧部長又來說情了。

真把天牆公路指揮部當銀行了是不是?老實說,這事是不是你小子整出來的,別想瞞過天下人。」齊振濤輕輕一拍桌子沖葉凡吼了起來。

一旁的老婆風雅梅皺了皺眉頭,不滿地哼道:「老齊,你那破嗓門就不會小點聲,把小葉給嚇著還得買珍珠粉。小葉」別理他」他那「齊大炮,外號就這個樣子得來的。」

「他……膽子小,你別被他騙了。

這小子膽大快包天了,居然跟我玩手段從指揮部撈錢,以為我不知道,沒良心的犢子。」齊振濤差點氣結指著葉凡。

「齊叔,消消氣,我也是沒法子。建設局辦公樓早就快倒了」地區財政局又是窮得揭不開鍋那錢」總不有叫我去搶銀行。所以,這主意是有點餿,不過,請齊叔諒解一點,不要說5oo萬」給一半怎麼樣?盧專員說那錢直接拔給我們建設局建辦公大樓。」葉凡也知道齊振濤好像聞到了什麼貓膩,乾脆老實交待了。

「看到沒雅梅我說這小子沒安好心是不是?」齊振濤給逗樂了,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哼道:「算啦既然盧部長都來電話了,就給你們3oo萬。」

「那謝謝齊叔了。」葉凡一激動,站了起來。

「給你3oo萬不難,不過,你老實交待」關於吳道明調到粵東的消息你是從哪裡聽來的,不要跟我說那是小道消息。相信你不敢如此去耍弄人家周副廳長的。」齊振濤繞了一個圈子回來,原來目標在這兒他想挖出葉凡的底牌來。

「我我也是聽傾城說的,前天跟她通了電話,當時我問她,明年畢業后準備幹什麼,她說著我們就聊到教育一塊上去了。後來她說是聽說我們省教育廳的吳道明要調整到粵東任副省長了。」葉凡是淡定的編著瞎話這貨當然不想把喬圓圓這個底牌給露出來。這個,也算是葉凡的秘密罷。

「噢,估計是鳳姑娘聽鳳老聊天時無意中聽來的,這事看來應該是真的了。」齊振濤倒是被騙過去了。

風雅梅卻是笑道:「小葉,那個鳳姑娘長得美嗎?」

「天上仙女一般。」齊振濤倒是笑道」「不過就是有點冷,你小子」經後有得你受的。」

齊振濤臉上居然露出興哉樂禍來了。

「齊叔這個,我跟她也沒什麼關係這個,我受什麼?」葉凡當即裝傻了。

「你小子就裝吧,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齊振濤瞪了葉凡一眼。

「怎麼裝啦,也許小葉真對那個鳳姑娘沒意思,要不風姨給你介紹一個,咱們省里好多名門家姑娘都不錯的,比如老劉那閨女就不錯。還有」前次你不是見過我侄女白雪啦」她長得還行吧。」鳳雅梅笑道。

「呵呵,白雪那孩子的確不錯,怎麼樣小子,考慮一下,既然跟鳳姑娘沒關係了這邊再找一個就走了。」齊振濤乾笑道,居然也為自家侄女做起大媒來。

「那個齊叔,我暫時還斜過幾年再說,呵呵」過幾年再說。」葉凡趕緊說著就要溜人。

「看到沒雅梅,這小子,一試就露餡了。還說跟鳳姑娘沒什麼事,不過,這小子運道好,咱們家齊天就沒這好運了,唉……,可惜了趙四,多好的姑娘。大家閨秀啊1齊振濤指著溜得比兔子還快的葉凡背影笑道。

「各人自有各人福,咱們家齊天錯過了趙四,沒準兒明天給你帶回一個人費六回來也講不清楚。」風雅梅倒是不急「費六,費省長那閨女好像不叫費六吧?」齊振濤誤會了,以為講的是新來的費滿天的女兒。

「看你,德興,我胡扯一個你問什麼?」風雅梅沒好氣哼道,「可惜了,白雪這孩子沒福氣。」

「白雪,配不上那孩子。唉」,齊振濤也嘆了口氣,默默地干進去一杯紅酒。

「老齊,也不必要求過高,齊天能跟著他,也許是咱們老齊家福氣。」風雅梅微笑道。

「嗯……」

第二天早上8點。

葉凡準時到了省財政廳。

「叫他進來。」玉史個嘴角露出了一絲淺淺微笑。

「哼道:「小子,山不轉水轉,你終於轉回我手中了。」玉史介冷笑著,大手一張,又捏了一把,似乎有拳掌天下的感覺。

「玉廳長」你好,我是德平建設局的葉凡。」葉凡打了個招呼。

「不必介紹了」咱們早認識了。」玉史介淺淺笑著擺了擺手,一旁的秘書劉珂那臉上訝然一閃而藏,暗道幸好剛才對這姓葉的還算是客氣,想不到居然是玉廳長的熟人。這廝心裡尋思著,輕輕走了出去並帶上了門。

「你來幹什麼?有話快說」我的時間有限,唉,太忙了。財政廳一大攤子事等著去辦,來要錢的快把我這門檻踩破了。」玉史介藉機了一陣子牢騷。實則有顯擺的意思」意思是咱現在已經是常務副廳長了,也小主持著廳里工作。

「我是來領取財政部拔給德平大禹村舊城改造那筆專款的。」葉凡淡定的說著話,等著玉史介的刁難。而且」玉史介也沒招呼葉凡坐下,就那樣子讓葉凡站著說話。

「財政部拔款,是有這麼一筆款子。不過」財政部在咱們南福省掛勾的單位還有好幾個,這筆錢未必是直接拔給你們大禹村改造所用的。」玉史介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哼道。

「怎麼會,那文件都下到了咱們德平地委行署,我手頭就有一份,你看看。」葉凡裝著一臉驚訝,從皮包里掏出了文件來。

「呵呵,文件,我也有。財政部只是說要下拔專項款子給你們大禹村開委員會,但並沒指定這批款子就是你們大禹村的,也許你們的款子還得等等才拔下來。

昨天下午」財政部幫扶掛勾的另一個單位」也就是拱桐鎮。而分管蒼海市拱桐鎮的唐達副市長來過了,我們已經划拔了二千萬給他們。

早就到賬了,這邊,就剩下一千萬,還有兩個單位正在申請,你們,來得太晚了,可惜了1玉史介淡淡笑道還搖了搖頭,實則是一幅坐攤觀猴架勢。

「玉廳長,你怎麼能把拔給我們大禹村的錢給蒼海市的拱桐鎮領走,我不管你們給了誰,反正我們那三千萬你得划拔過來。嗯必省財政廳不會就剩下一千萬了吧1葉凡來氣了,冷冷哼道,這個,老傢伙根本就是在耍自己。

「葉凡同志,你這是什麼態度?」玉史介也收斂了淺笑,輕輕的敲了下桌子。

「玉廳長,你說說我是什麼態度。這文件上寫得具體得很,這筆款子就是拔給我們大禹村搞舊城改造的,你們根本就沒有理由拔給蒼海市的拱桐鎮,那是我們大禹村的錢。」葉凡點著桌上文件質問道。

「有沒理由是由省財政廳黨組會上決定的,還由不得你來指手劃腳,「哼1玉史介轉眼就翻臉了,重重地敲了下桌子,沖外頭喊道」「小劉」送客,以後像這種胡攪蠻纏的爛人你得審查一下,不要什麼人都往我的辦公室帶,這裡是財政廳,不是擺地攤耍把戲的地方。」

「1葉凡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指著玉史介哼道:「你說誰胡攪蠻纏了」你說誰是爛人,今天」你玉廳長要不把話說清楚,我葉凡就不走了。」

葉凡也明白,玉史介擺明了在激怒自己」乾脆將計就計,決定把事鬧大點」最好是鬧到省委領導面前,看他玉史個怎麼自圓其說。

「葉凡同志,這裡是財政廳,請你注意影響。」這時,玉史介的秘書劉珂衝上來想拉葉凡。不過,被葉凡隨手一擱就給撞到牆上去了。

「反天了」來人,給我架出去。」玉史介一看」機會難得,馬上就借題揮了。

隨著吼聲,急急跑來兩個保衛幹部,而且,附近處室也有人被驚動了,不一會兒,圍觀者已經達到了十來人。

這時,一個頭稀少,一身中山裝,很有氣派的矮個子男子在幾個人保護下走了過來,那臉一板」眼眉一抬」。多聲道:「是誰在這裡鬧事,這裡是什麼地方,當菜市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