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六十九章省委領導的高明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省委領導的高明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早上,葉凡同志到了財政廳,我是魚陽人,葉凡同志也是從魚陽出來的幹部,所以,我還顧及到老鄉情面先安排他進來了。

誰知他一進來就要錢,而且,硬是死賴著,說是前天財政部拔的那筆款子是給他們大禹村的。

這個,我無法接受。

因為那筆款子是財政部拔的沒錯,但並沒有指定這次的款是給德平大禹村的。

所以,昨天蒼海市的唐達副市長來要錢,我跟楊廳長商量過後,覺得拱桐鎮更需要這筆錢,就先划拔了二千萬過去,剩下的一千萬還得考慮一下,看實際情況給誰?

哪知葉凡同志死咬住不放,我叫他出去冷靜一下,他生氣了,敲我辦公桌不說,還動手打人。

我秘書劉珂上前相勸,還被他一把推得撞在了牆上,背都給撞腫了。

後來楊廳長出面,他還是不聽。根本就不像個黨員,更不像黨的幹部,保衛科的同志出面相勸,又被他打了。

我不得不說,葉凡同志去干刑警還是相當不錯的。喜個財政廳給他搞得無法正常工作了,早上基本上都沒幹什麼事……」玉史介淡定的把事給述說了一遍。

這廝也相當的老練,有理有據的。當然,玉史介也相當滑頭,牢牢的把楊學正這個廳里一把手跟自己綁在了一條船上。

「楊廳長,是不是這麼一回事?」鐵托淡淡的掃了玉史介一眼,又問志楊學正來。

「事情的確是這樣的,那筆錢昨天我跟玉廳長交流過了,是該拔給拱桐鎮。葉凡同志太過激了,毆打人,大鬧財政廳不說,而且,好像我們財政廳的工作安排該由他來主持似的,在廳里霸道得很。」楊學正給玉史介拉下了馬,只好合夥扁起葉凡來了。

「嗯」葉凡同志,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鐵托還是面無表情,問道,其它省委領導」全張著耳朵在看戲。

「打人我承認打了,那個我是自衛,各位領導,我一個人去財政廳敢去砸人家辦公室嗎?

沒辦法,大禹村是個爛攤了,已經成了德平垃圾場,治安案件頻,老百姓活在一個大垃圾圈內」很是痛苦。

我是怕再不處理好大禹村的事會生什麼嚴重的事件。庄書記和盧專員都看到這一點了。

所以,從去年開始,反覆叮囑我要搞好大禹村舊城改造」那裡,可是有8萬老百姓。

我千辛萬苦去財政部弄到了一個掛勾幫扶名額,曹部長答應給我們三千萬,前天也拔到位了。

而且,隨同錢款到位也下了專門的文件給德平地委行署,我手頭就有一份,各位領導可以看看。」葉凡說著話,從皮包里掏出了文件遞了上去。

先到了郭朴陽手中」他初初掃完後傳閱了下去。

「你繼續說?」鐵托一邊掃著文件一邊問道。

「早上到財政廳,玉廳長是接見我了,不過,不給錢憑什麼我們德平辛苦弄來的錢省財政廳給了拱桐鎮?

各位領導也不要說我葉凡自私,小集團思想嚴重什麼的。我就是這樣一個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我今天身在德平,就得為德平的老百姓謀些福利。如果我現在在拱桐鎮任職,我也會為拱桐鎮考慮的。

天牆公路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我官小位低,到了省財政廳,他們全是大爺。

我一個小局長哪能對他們怎麼樣?玉廳長嘴一說那筆錢給誰了,我乾瞪眼了。

沒辦法,我只好說是不處理好我不走了,他們硬朗」辦公室都不讓呆,那個劉秘書氣勢洶洶」一上前就要趕我走。

我只是不服擋了過去,他自個兒摔倒了。還有幾個保衛科的同志,全上來招呼我。

幸好我小時候幹了些粗活,還有些蠻力。而且,玉廳長立即就板著臉孔了,叫我寫檢查。

楊廳長也差不多,我沒犯錯,而且,一心為著德平的老百姓服務,難道為人民服務也錯了?

憑什麼叫我寫檢查?那筆款是不是我們大禹村的,想必各位領導剛才也看過文件了,心裡明鏡似的。

如果說我葉凡有些過激行為,我接受組織調查處理。更何況,各位領導也明白,我們下面的同志到省里來辦點事有多難……」葉凡一番話也相當的有說服力,倒是引起了一些委員的同情。

「這事葉凡同志有錯,你不該在財政廳鬧出過大動靜來,有事可以向上級領導反應情況這點,我鐵托得批評你了。」鐵托板著個臉說道。

「我承認我態度有些不好,我接受鐵書記批主。」葉凡知道鐵托應該還有下文。也是誠懇的接受了。

「批評,批評就行啦,這種行為影響極為惡劣,我看應該停職檢查。此風不可長,此風一定要煞。」顧峰山抓住話題,冷聲哼道。

「顧書記,我話還沒說完,你稍等一下。」鐵托那臉一豎,根本就不賣顧峰山面子。

鐵托這樣子說也有理,因為他是郭朴陽點的主審官,雖說在黨內排名顧峰山這個黨群書記排在鐵托前面,但在在這個場合里,鐵托是最大的。

「那你先說。」顧峰山那臉微微一沉斜了鐵托一眼。

「不過,葉凡同志為什麼會採取這種過激行為?想必在坐的各位領導心知肚明。我倒是很欣賞葉凡同志這種一心為老百姓,不計較個人得失,冒著丟帽子的硬朗作風。」鐵托說到這裡,突然一拍桌子,大聲說道:「玉史介同志,楊學正同志,你們知道自己錯在什麼地方了嗎?」

「這個,我們真不明白,鐵書記,我們按章辦事,好像沒什麼地方過錯吧?」楊學正和玉史介先後說道。

「是嗎?財政部拔款有點明是德平大禹村嗎?」鐵托問道。

「有點明,但是並不是指這批款子,也許他們拔給大禹村的款子放在後面了。」楊學正答道。

「也許,呵呵,你們倆位財政廳的主管領導又怎麼能看出這筆款子不是拔給大禹村的?」鐵托厲害,採取的是逆向問證,楊學正一下子倒有些慌亂了起來,玉史介也差不多。

「這個,我們認為蒼海市拱桐鎮更需要這筆錢。」玉史介打了個擦邊球。

「別扯遠了,你還是說說你們財政廳怎麼會認為這筆款子不是拔給大禹村的?」鐵托緊咬住拔款的對象不放。

「文件上沒指名這筆款子是拔給大禹村的,只是說下拔款子給大禹村。我們認為應該是放在後面了。」楊學正心思電轉,倒給他找出個理由來搪塞一下。

其實,楊學正也曉得,他這話沒有多少說服力。能坐在這裡的全是省委委員,沒一個蠢蛋。

哼!你們認為。財政部的領導吃飽飯沒事幹了突然下文件,而且正好款子又拔了下來。」鐵托冷哼道,玉史介額頭上已經開始冒出微微的汗珠子來了。

「呵呵,巧合還真多。各位領導都看過文件了,連經額都分文不差,財政部說是拔三千給我們大禹村,隨著文件一起下來了三千萬款子給省財政廳,難道這還不能說明問題?」葉凡突然插了一句。

鐵托皺了皺眉頭,「哼道:「給我閉嘴,這兒哪有你插嘴的份頭。你以為在坐的領導全是瞎子,3ooo萬那麼大的一個數字都看不見是不是?

你這種心境就不行,為人民服務也得沉下心來,領導們哪能不考慮你們大禹村。

也許你當時冷靜一些跟楊廳長和玉廳長交涉過後,他們也會考慮實再情況,從其它地方挪三千萬過來不就什麼事就沒有了。楊廳長,玉、廳長,你們說是不是?」

鐵托實在是厲害,暗諷了楊、玉倆人,又棒了省里領導。表面上在批評葉凡,實則是在逼楊廳長和玉廳長表態,立即給拔三千萬下來。相信這個時候了,楊學正和玉史介哪還敢嘴硬瞎掰。

果然如此。

「嗯,我跟玉廳長也考慮過大禹村實際情況。本來還打算」財政部的款子還沒到的話乾脆由省財政廳先拔三千萬給大禹村改造。

而且,我們也考慮到大禹村實際情況,還另外多籌了一千萬給大禹村。

只是葉凡同志也許是太想著老百姓了,所以沒說清楚。今天這事我們都有責任,一場誤會了,請各位領導批評。」楊學正立即表了態,玉史介也是趕緊附和著點頭了。這廝頭上井珠子都不敢伸手去擦了。

「呵呵,兩位廳長能為大禹村作響,一心為老百姓,我很是欣慰啊!既然兩位都考慮到了,那就立即下拔四千萬給德平大禹村吧。

至於葉凡同志,也是為老百姓心裡有些急了一點,情有可原。不過,以後可得注意著點,有事好好商量著。

當然,也希望有些領導了能秉承公正,多為下邊同志考慮著點,說句實話,在坐的都是咱們南福省高層核心領導。

下邊怎麼個情況各位心裡有數。

」鐵托是軟硬皆施,逼著楊、玉兩位廳長立即拔款。轉頭又問郭朴陽道:「郭書記,您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