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七十章費省長的提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七十章費省長的提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七十章費省長的提點

「嗯,這事就這麼著了吧。不過,三位同志回去后都冷靜地想想今天的所作所為,要時刻牢記自己是一名黨員,要時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位才對。

從葉凡身上,我看到了我們南福省的希望。年青一代正在成長成熟,我很欣慰。

葉凡同志,回去后好好把大禹村的工作干好,好好的用好那四千萬,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大禹村八萬老百姓就交待給你了。

如果不能幹好工作,我郭朴陽不答應的。還有,既然財政部都這麼有誠意了,我們南福省當然不能讓人家看笑話。

這樣吧,簽於德平的實際情況,省里再額外追加二千萬給大禹村舊城改造吧。」郭朴陽說到這裡,轉頭看了看剛到任不久的費滿天省長,問道,「費省長你看呢?」

這老匹夫,一出口就是二千萬,老子的錢袋子都快被你送人情送空了。不過,費滿天卻是微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嗯,郭書記講得是,二千萬不多,乾脆三千萬算啦。楊廳長,這事就交待給你了,三天之內把錢全湊齊直接划拔下去。」

費滿天說完后掃了葉凡一眼,笑道:「小夥子,有膽識,這筆錢就交待給你了,大禹村改造完后我會來看看,一定要管好用好錢。」

「郭書記,費省長,各位領導放心,一分一厘都會用在大禹村改建上的。

只是這筆錢數目相當的大,省里的三千萬,加上財政部的三千萬,還有楊廳長答應的一千萬,湊一塊,就七千萬了。

我怕我一個小局長主持不了這樣大一個局面。我覺得,還是由庄書記和盧專員來處理……」葉凡謙虛說道,實則是以進為退藉機從省里就把這筆錢的管理權握在自己手。不然,回到德平,指不定有多少人盯著這筆錢。

「呵呵,小葉同志太謙虛了。天牆公路幾個億都能弄下來,區區幾千萬還能難倒你。

聽說你在魚陽當鎮長時就被人稱為億元鎮長,不會是官越做越大膽子反而越來越小了。

年青人,還得有點衝勁的好。沉穩是官員必備的素質,但沒有了衝勁不利於開拓進齲

而且,你要相信郭書記和費省長的眼光,他們看準你了,難道你自己還不自信,剛才鬧事可沒見你怕過誰?」齊振濤適時湊上一句,頓時引來滿廳人鬨笑開了。

「好了,你們三個都回去吧,我們的會議還得繼續進行,看來又得拖時間了。」郭朴陽笑著,一堂輕鬆,班子團結。

楊學正和玉史介再不敢搗亂,一回去立即是東挪西湊,第二天就把七千萬給打到了德平財政局。

盧塵天本來還想橫插一杠子留下幾千萬用於德平整個地區建設,不過,盧明珠來了電話過後,知道這筆錢是郭書記親自交待的,省委那些大佬全盯得緊,盧塵天只得忍痛把七千萬分不留地全給了葉凡主持的大禹村建設委員會。

庄世誠暗暗好笑,沒錢,由得你盧專員自個兒去愁吧。而且,庄世誠更狠,第二天就下明確了葉凡的大禹村建設委員會書記主任職務。

也讓好多位盯著這筆錢的官員心疼得想跳樓。而大禹村開,也由一個垃圾村頓時轉變成了一個香餑餑。

有了七千萬啟動資金,大禹村在張道林大師陪同費省長親自剪綵過後立即進入了前期開之,招商引資同期進行。在看到希望之後,一下子就進駐了好幾個大客戶。

不過,剪綵完之後費省長專門招見了葉凡。

「費省長,您好。」葉凡打著招呼。

「嗯,坐吧。」費滿天掃了葉凡一眼,說道。

「月芽坡大橋開工了沒有?」費滿天這是在明知故問,葉凡一聽就明白了,估計就是在隱晦地提點自己關於南華一建的事了。

「開工了,工程進展很順利。」葉凡是不露聲色等著費滿天提點自己。

「嗯,月芽坡大橋是天牆公路重點工程,南華一建是省里的三優企業。對於工程質量方面,應該信得過的。」費滿天好像很關心月芽坡大橋似的。

葉凡知道這廝是醉翁之意不在橋,看的是大禹城建設。估計他多給的一千萬就是沖這裡來的,反正朱小紅是他侄女,國家的錢賺到私人腰包,而且,正大光明,何樂而不為。

「嗯南華一建是大型企業,就是在咱們南邊幾個省都小有名氣。而且,從前期工程來看,南華一建做得相當的不錯,質量方面絕對信得過。

對於這種質量過硬的企業,我們大禹村開委員會在分包工程時也會重點考慮的。

樓房質量關係著千家萬戶,馬虎不得。何況,南華一建的朱總也是個有能力的總載,我們已經建立了很好的合作關係。

我也希望這種信得過的合作關係能繼續下去。」葉凡也是一臉正經說著一些不痛不癢的話。但也隱晦地傳達了一個意思,會照顧南華一建的。

「嗯,對於質量信得過的過硬企業你們大禹村開委員會指導方向很正確,建築安全關係著千家萬戶,更是你們大禹村打響第一炮的關鍵。

找一個信譽好,質量過硬的企業來開大禹村,他們的創意也能提升大禹村整體品牌。

為什麼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標誌性建築,就體現在了這裡,我希望大禹村也有自己的標誌性建築。

也許,還能成為整個德平的標誌性建築,也有利於招商引資……」費滿天的思想較前衛,講的也頗有道理,雖說是隱晦地在為南華一建拉人情,但也著實讓人找不到一點把柄,葉凡暗佩服。

葉凡點著頭,費滿天也是滿意的走了。

不過,晚上可是相當熱鬧,葉凡一下子電話爆滿,全是建築公司打來的,而且,為了爭搶大禹村這塊大蛋糕,從省里到地區都有領導打來電話打招呼,講人情,葉凡是煩透了。

猴總和溫寶玲當然也不例外,不過,葉凡不敢接見他們。而溫信年也來了電話,當然隱晦地是為溫寶玲的千洛公司出力了。

就連莊世誠和盧塵天倆位大佬也來了電話指示,當然,他們也有自己的人情,特別是盧塵天,水州並不是僅有南華一建,工程建築這方面公司多著呢。

「,僧多粥少,全是過硬的建築公司,叫老子給誰。全打散出去也不是個辦法……」葉凡著牢騷,甚至有點後悔接了這七千萬的燙手山芋。

有權好,但權力也是面雙刃劍。葉凡幸好不愁錢,不然,會不會栽倒在大禹村事上就難說了。

而且,得罪人。溫寶玲三番五次邀請葉凡不敢露面,溫寶玲當然生氣了,哼道:「是不是我長得太丑嚇得你連面都不敢見,我就在康橋別院8號洞府等你,你愛來不來,要不叫上紅藕跟陳蕾,你是不是要玩三鳳,哼」

「溫姐,我有苦衷,太多人找了。千萬別叫紅藕她們,人家陳蕾快結婚了,影響不好。」葉凡苦笑著說道。

「不叫,行,你來不來?」溫寶玲逼了過來。

「來」葉凡無奈地應了,此刻倒是沒有一頂點色心,有的只是滿腦子的煩惱。

8號洞天。

葉凡緩緩的走了進去,沒看見溫寶玲出來迎接,暗道是不是她還沒到,老子自己倒是顯得過於急了。

不長的過道走完,遠遠的看見,廳正閃著粉紅色的燈光。一個天使般姑娘披著長,身著薄紗似的潔白衣裙正坐在一個小水潭邊,在朦朧而昏暗的燈光下,顯得特別的神秘。

「怎麼,不認識啦?」見葉凡有些痴獃樣子,溫寶玲轉過頭來,嫣然一笑,猶如夜色正開放的白牡丹,高貴而清雅。

「太美了」葉凡讚歎了一句,坐了下來,溫寶玲過來了,居然,跪下身子給葉凡斟酒。

「你這……」葉凡趕緊去扶她,不過被她拒絕了,笑道:「大局長,聽說咱們華夏的男子喜歡日本女人的溫柔,你看看,電視那些和服姑娘,有客人來都是半跪著迎接的,這個,也是個禮數罷了,溫姐今晚上讓你當一回大爺。咯咯……」

「溫姐,我……何德何能能讓你這樣。工程的事你不要說了,我早就打算好了。」葉凡說道。

「不要說工程的事。」溫寶玲伸手按住了葉凡嘴唇,「我沒別的意思,我知道你不會忘了我那小公司的。

我只是一直想感謝你,你一直沒給我機會。我溫寶玲虛長了8歲,像我這個年齡,好多人孩子都四五歲了。

不過,我有一個心愿,也可以說是我爸的心愿。這千洛公司是他組建起來的。

當初我爸其實就一個做泥砍磚的師傅,當見到許多民工幹了活拿不來錢,覺得這樣子不行,所以,就把大家組織了起來。

搞了千洛公司。當時很少的人,就七八個人。到現在也有幾百人了,爸在世時一直叮囑著我,要把公司做大,做盡量多招民工,要善待他們。

後來我伯父溫信年找了些小工程給我們,幾年下來,也展起來了。

不過,在競爭日趨嚴重的現代社會,我們公司跟那些老牌的,比如南華一建,武聖集團,還有萬通公司等公司相比,我們的劣勢相當的明顯。

前次天牆公路蒙你照顧,我們也賺了幾百萬。不過,公司以前還欠著大家的工錢,這一補還,也不過剩下二百來萬了。又買了幾台機器,又空空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