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小經濟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小經濟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小經濟圈

「嗯,大公司資金雄厚,現在的工程,往往都是要由工程建築公司先墊付一定的款子先把工程幹起來,爾後才會一點點擠牙膏樣子拿到錢,沒有雄厚的活動資金作為堅實後盾,想接手工程都難。叫溫副專員幫你們貸些款子應該不難吧?」葉凡問道。

「貸了幾百萬,剛還了,又貸了,現在還沒下來。而大禹村工程已經有著啟動的錢款七千萬,這個才是各大建築企業盯住的主要原因。因為工程一動工就能拿到三成左右的錢,自己不用墊付太多。」溫寶玲一邊給葉凡倒著酒,一邊說道。

兩人幾杯紅酒下肚後身體也開始熱了起來,而溫寶玲雖說酒量還行,但畢竟是一個姑娘,臉上也漸漸的染上了紅暈。

在淡淡的粉色燈光下更是迷人,再加上那件白色半透明的連衣裙,那肉色時隱時現,葉凡也不僅有些心動,只是盡量忍著。

「要看就看嘛,遮遮掩掩的討人厭。」溫寶玲當然也看到了葉凡那隱晦的侵略性眼光,不由得嗔道,白了某人一眼。

「唉,寶玲,你太善良了,不適合干公司。」葉凡搖了搖頭。

「咯咯,我對我的手下民工們善良,對你們這些官老爺可未必。他們,沒一個佔到我便宜。」溫寶玲淺淺一笑,含苞待放。此話講來也是大有深意的。

「那你不怕我?」依。

「我自願的。」說完,有些羞澀,頭都低下去了。

「很榮幸」葉凡說出四個字后,輕輕的把她摟進了懷裡,也沒什麼動作,就是那樣子摟著,感覺到對方身上溢出的淡淡香味。

「我是不是很賤?」懷裡的人突然問道。

「你當然賤」葉凡笑道,見溫寶玲那眉毛都抬起來了,才又笑道:「你對其它男子是傲,但對我是賤,你的賤只針對我,這賤就變成純潔了。」

「歪理」溫寶玲哼道,「你是不是認為我是個很隨便的女子?」

「你……不會。」葉凡笑道,湊近了她,輕輕的吻著她的臉。

她居然很生澀,好像沒經過如此陣仗,倆人緊緊的吻在了一起,良久才分開。

「你動作很生硬呢。」葉凡似笑非笑。

「哼,你吻過很多女子,輕車熟路,我只吻過你一個。」溫寶玲沒好氣,白了葉凡一眼。

「更榮幸了,呵呵」葉凡乾笑了兩聲,雖說有時是逢場作戲,但對象如果還是未經開過的,心裡還是相當滿足的,這個,好像都是爺們的虛榮心作怪了。

「便宜你了。」溫寶玲哼道。

「寶玲,既然要做大公司,也得走兼并重組的道路,儘快弄些錢,兼并一些本地的小公司,才能做大做強。

不然,資金比不過別人,人才也比不過別人,你拿什麼跟別的公司競爭?

還有,雖然你父親有交待,但你也不太過於放任手下,公司有公司的章程,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這個你應該懂的。

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千萬別感情用事,你看國外一些家族似集團,即便是親人,但他們也是親兄弟明算賬,按公司章程辦事。

不然,即便是你一時做大了,但最終於還是展不下去,一盤散沙而沒有凝聚力,這樣的公司想生存下去,基本上不可能。」葉凡開始關注起她的公司來了。

「我明白,我對他們好,但並不等於放任他們。不然,千洛公司展也不會這麼快的。德平大禹村就是個好機會,只要賺足了錢,我們就有資本去兼并小公司了。」溫寶玲笑道,伸手在葉凡胸脯上輕輕的划著。

「大禹村,那雖說是塊大蛋糕。不過,估計你們公司撈不到多少項目了,唉……」葉凡嘆了口氣。

「我知道你儘力了,是不是上頭有人壓了下來,最近,南華一建那個朱小紅總裁聽說來頭很大,是不是她從作梗了。」溫寶玲信息靈通,一猜就准,估計溫信年也從庄世誠那裡聽到了什麼風聲。

「不說了,大禹村我會給你們5oo萬左右工程量。這個,也是在貫徹地區的儘力展本地企業,幫扶本地企業的方針。

當然,工程量是小了一些,不過,我會盡量考慮划拔一些有油水的工程給你們。

不過,質量你們得保證了,質量才是一個想做大做強公司的最根本的生存之道。一次事故,也許能斃送了一個公司。」葉凡一臉慎重了,也感覺肩上擔子重。

「謝謝,至少也能賺到一些了。」溫寶玲儘管有些失落,但還是盡量掩飾了下來。

「你不會怪我薄情寡義吧?」葉凡笑道,摸了摸她的頭,贊道,「好香。」

「雖說僅有5oo萬的工程量,但我相信你儘力了,不然,恐怕連這5oo萬都不保了。」溫寶玲伸手輕輕的給葉凡揉差著大腿。

二個小時過去了,兩人只是依在一起喝酒,葉凡只是輕輕摟著她,有時撫摸一下她的背,再沒其它動作,就是那誘人的胸脯,葉凡也忍住了沒去動,因為,他不忍心傷害她。

「寶玲,在走之前我有一份小禮送給你。」葉凡微笑著說道。

「拿來」溫寶玲翹皮的眨了眨眼,伸出手來。

「那東西太大了,我搬不動。」葉凡笑了兩聲,轉爾說道。「寶玲,假如今晚上我對你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你會不會怨我?」

「此身是為你留的,在你沒來取之前我不會讓除你外的任何男子來碰的。」溫寶玲說了一句很坦白的話,葉凡相當的感動。

「好好,好個此身待你取,明天你到建設局來,簽份合同。」葉凡突然豪興大。

最近一連串的事下來,葉凡總感覺在資金調拔方面有些捉襟見肘,這個,沒有自己的商業基礎,到處去弄款子,求人家來投資也不是個事。

葉凡已經在考慮建立自己的經濟小圈子,當然,自已也要隱晦地搞個上規模的公司。

不過,經濟方面的實力大部分能量還得靠自己扶植的一些公司來形成一個龐大的商業圈子。以後在搞地方建設,展經濟方面也有些幫助。

而溫寶玲的千洛公司以及猴金安所在的武聖集團都是葉凡準備絡的對象。在政策允許下稍微給點私情扶植他們,以後就可以借力使力了。

而最近賀海緯也正忙著調查公安部副部長林天民盜挖國家古墓的事,老賀很小心,因為林天民不是常人,絕不能放過這條大魚。

而且,這是老賀升任省紀委副書記來打響的頭一炮,非常的關鍵,如果能成,也許能進入紀委一些高官法眼。

想要在紀委展,沒有一能量光靠關係也不行,當然,關係更重要了。

而賀海緯分管的紀委一攤子,今年也有兩個縣的紀委機構要建宿舍樓。雖說工程量不是很大,但蚊子多了好歹也是肉,而這份子人情方面自然被葉凡給卷了過來。

賀海緯忙著調查林天民的事,所以也無所謂了。

「不是大禹村開委員會嗎?」溫寶玲沒鬧明白,因為建設局新辦公大樓的事較神秘,那錢也是從天牆公路指揮部借藍京軍區王牌一師的牌頭撈來的所謂的月芽坡軍事訓練場轉讓費,齊振濤點頭給了德平行署oo萬。盧塵天答應了葉凡,也就直接划拔到了地區建設局賬頭上。

「呵呵呵,來個香吻我就告訴你。」葉凡自大的眨了眨眼逗起溫寶玲了。

「德興」溫寶玲艷艷的笑了一下,湊上嘴真的來了個。

「你這個吻可不便宜,一吻就是4oo萬。」葉凡乾笑道。

「不是說好5oo萬,怎麼又成oo萬了。」溫寶玲有些怨了。

「那5oo萬不算,是我們建設局準備建新辦公大樓,準備投資4oo萬,目前地委行署拔了oo萬下來,以前庄書記給的oo萬我這次可以從大禹村舊城改造款挪回來了。湊一塊就是4oo萬,呵呵。」葉凡一臉深沉,笑道。

「討厭,不早說。」溫寶玲嗔道,小兒女態了。

「再來兩個吻,還有小禮物送的。」葉凡繼續笑道。

「真的還有?」溫寶玲睜大了雙眼,沒有絲毫猶豫,湊上嘴去了。兩個香吻,葉凡把賀海緯下屬的兩個縣紀委宿舍樓給敲定了下來。

「是不是很值小寶玲。」葉凡打趣道。

「你不給樓我也吻你。」溫寶玲白了他一眼,風情萬種,葉凡伸手緊緊的摟住了人,旋即放開了,兩人出了康橋別院。

一陣子忙碌。

總算是把瓜公蛋糕的活計敲定了下來,葉凡也脫出了一層皮。總的來說結果還差強人意。朱小紅的南華一建分到了最大的一塊,將近ooo萬的工程量。

而猴總的武聖集團因為資金雄厚,實力也不弱於南華一建,再加上葉凡這個人暗使力給了人情。

所以,也分到了ooo萬的工程量。猴金安大嘆自己遇上貴人了,自從認識葉凡以來,那工程是接茬而來,天牆公路正賺了一筆,想不到大禹村的工程又來了。

猴總覺得過意不去,偷偷弄了張5o萬的卡要給葉凡。不過,被葉凡嚴詞拒絕了,說道:「猴總,如果你再這樣子做咱們兄弟就沒得作了,交情到此為止。說句實話,我不缺錢,這輩子也不打算從官場去撈任何錢。如果你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以後等大禹一和一小建好后給捐贈些儀器,桌椅給孩子們就行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