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七十五章拳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拳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的站:

嗯」葉凡輕掃了那絡腮鬍子漢子一眼,嘴裡哼聲道,,閣下

是什麼人?為什麼無故打傷我的朋友?」

「什麼人,本人巴色.洛攀。華夏人,你們滾吧,留下那個人就行

了。」巴色.洛攀自大得很,指著方圓沖葉凡等人哼聲道。

葉凡沒理他,快行氣一園,幫陳軍調理了一下,好多了,陳軍站

得穩腳跟了。

「沒遭暗算吧?」葉凡湊陳軍耳旁關切的問道。

「應該沒有,就踹了一眨。」陳軍試了試腳,說道。

「你要他幹什麼?」葉兄指著方圓說道,倒是來了興趣。看此人

架勢來說來,應該就是黑羅佘的高手,怎麼一出口就要方圓。難道方

圓真是給黑羅會的人給暗算的?

「廢話少講,不耬,全得留下。閣下敢到咱們蓮皇娛樂城鬧事,

想必也聽說過黑羅會吧。」巴色.洛攀斜了葉凡一眼,一臉的輕視。

「黑羅會,你是黑羅會什麼人?」葉凡不為所動,淡淡問道。齊

天早搬了把椅子過來,葉凡也是大馬金刀的坐下了,嚓一聲還點上了

一根古巴雪茄,十足的香港黑老大形象。

「給老子滾蛋去」巴色.洛攀顯然不耐煩了,一腿抬起往葉凡臉上

那腿力相當的猛,再加上巴色的腿又相當博粗大,腿勢出帶動

著空氣氣波震蕩,還挺唬人的。

一旁的賀海緯和齊天、盧偉都是一臉的凝重,而盧月身體都微微

有些顫慄。

「哼跟南海那個神腿子相比,你這腿功差得遠啦」葉凡不屑

的哼了一聲,鐵拳照準巴色.洛攀的腳底板砸了過去。葉凡這一拳看上

去沒多上架勢,就連巴色.洛攀臉上都露出譏諷的微笑。

啪▲r,十一一

這聲音相當的響,巴色.洛攀還沒反應過來,被對面一股大力撞擊得

連連四個大步,身體晃了幾下才穩定住了。臉上頓顯驚詫和凝重這

廝不敢再有動作,倒是細細的觀察起葉凡來了。

實則號這廝遭了葉凡暗算,葉凡剛才用的就是盧家的▲開碑手』,

盧月好像認出來了,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一直在嘀咕葉凡怎麼會盧家

的看家招術還以為是盧偉傳的,不過想想不可能,盧偉在未經得長老

允許,不可能傳葉凡盧家招牌功夫的……

至於齊天和盧偉等人早就在嘴邊掛著微笑,等著看葉凡怎麼樣扁那

個啥的巴色鬼了。

「好好好……再來幾腿……」巴色.洛攀憤怒了噠噠噠一個猛力助

跑,一躍而起接近z米高,從空拉開腿勢,直往葉凡臉上踢了下來。

因為這廝覺得這次那老臉憒罅耍因為此獠從來都是以黑羅

會第一高手自居的,想不到這個東方來的小年青人功底子如此厚實,好

像那一拳擊出,絲毫不輸給自己這引以為微的鐵板腿。

「來得好,有兩下子。」葉凡小叫一聲一個縱步,輕身提縱術

使出。跳得當然比巴色.洛攀還要高半米了,正好到了這廝頭上。

葉凡重重地往下一掄腿,巴色.洛攀身體在空無法靈活躲開,眼睜

睜看著葉凡的腿重重地,自上而下踩在了自己那屠夫臉上。

葉凡拿捏得相當的准,這一腳,正巴色.洛攀的鼻孔,頓時,鼻血

四噴老巴的鼻孔頓時就塌了下去,肯定是鼻樑骨斷了。

而且,外帶著隨勢而下,那嘴唇也給葉凡重重的用鞋尖踢了一下,

旅遊鞋雖說沒皮鞋硬,但在葉凡的大力猛踢下,巴色同志的嘴還是漲成

豬嘴了。

老巴一聲悶哼,叭啦一聲落了地被葉凡重重地伸腿壓在了地下無

法動彈。

陳軍早瞪大7眼,剛才這巴色.洛攀一腿下來差點踢破了自己肚

皮,想不到才幾分鐘過後,此獠就被葉凡給踢得成了豬頭。那葉哥的

本領,陳軍不敢想了。

盧月那雙眼卻是大放異彩,偷偷盯著葉凡,那臉上慢慢的漲上了

紅暈,這個,應該是少女懷春丫丫著白馬王子時的正宗表現。

「說,為什麼指名要那位先生?」葉凡狠狠問道,腳底下一使

力,出嚓聲音來。

「老子想要誰就要誰」巴色.洛攀還挺硬朗。

「帶走,這裡不宜久留。」葉凡哼著,腳上一用勁,嚓一聲之

后,在巴色.洛攀的痛嚎聲踩斷了這廝一條手臂,齊天和賀海緯過來

架起人,陳軍在前面開路,葉凡和盧月以及盧偉三人斷後就要走人。

「想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一道yin煞煞聲音響起,從門口唰

唰唰著彈進來幾把扎著紅頭巾的飛鏢樣玩意兒,看上去就小手指頭寬

大,全往齊天等人身

呼了過去。

「就這破玩意兒顯擺什麼?」葉凡一聲哼后,全體倒,隨勢手腕

一用勁,小李刀如虛影一般閃了出去,噹噹當幾聲,幾把飛鏢全被小李

刀撞得落了地。

不過,人也被阻攔了下來。

門口湧出二十來個身著黑色衣褲,胸前有一朵大麗花樣標誌的凶漢

子出來,全把葉凡等人圍在了央。

啪啪哨白……

一連串清脆的拍掌聲傳來,人群閃開一條道,走進來一個身材適

,手上刺有一條噁心冷酷蠍子的年人。

方圓一見那人,頓時驚呼出聲道:「你就是那個人妖?

「是他是不是?」葉凡憋了那年人一眼哼道。

「絕對是他,燒成灰我也認識他。那個時候他穿著三角褲,奇怪

的就是胸前好像很鼓,今天這胸脯也不校」方圓慎重地點了點頭。

「呵呵呵,三年前我們認識,現在又重逢了,有緣份氨此人干

笑了幾聲,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就是蓋莫野,這黑羅會就是本

人創建蛉。不要以為老子不曉得,幾年前你來泰國,就是來找蓋丁甲

的。不過,他還有個名字,叫杜峰,浦海市人,是杜家的親人。

他手有樣東西你們感興趣吧。」

「呵呵,蓋莫野,我終於想起來了,你不叫蓋莫野,你的本名叫貝

克德林是不是?而且,你的身份估計就是英國藍山狐的成員之一。你

們接觸杜峰,無非是想得到他手的東西。」方圓突然笑了,好久都

想不通的事一下子全通了。

當年特勤組出動到泰王國抓捕杜峰,那是因為杜峰正跟華夏四

秀號稱▲土地爺』的杜子月爭杜家掌舵人位置。

杜峰其實是杜子月的親叔叔,他不甘心看到杜子月掌控浦海市杜

家,所以才想出了個餿主意。

那就是潛入國家秘密研究所盜取了已取得重大成果的明o圖紙。聽

說明o是有關國家核彈某個制導設備的精密圖紙。

杜峰的打算是把此事栽臟給親侄兒杜子月,哪知人算不如天算,前

幾個監視器都給杜峰拆除了,就剩下特勤組科能組安裝的隱形監視器

沒被現,拘下了杜峰的一些所為。

根掩體形模擬,以及特勤組的特殊識人設備辯認出就是杜峰。

杜峰只好跑路了,一直被追到了泰王國。

而英國藍山狐特別行動組也想搞到這份圖紙,在獲得信息后立即電

令蓋莫野出面,攏絡了杜峰。

其實,蓋莫野也不是大英帝國藍山狐組的正式隊員,雙方關係算

起來僅僅是合作夥伴,蓋莫野要的就是錢,每次得到什麼重要情報從

對方手換取英鎊罷了。

何況,蓋莫野也並不是單獨跟英聯邦作生意,只要有錢,什麼國

家他都肯出賣情報。說白了,就是個專門搞情報的販子。

不過,杜峰不是一般的狡猾,一直不肯吐露那圖紙的半點消息。

今天,蓋莫野設計想讓杜峰跟巴色.洛攀來個兩敗俱傷,從而坐收漁人

之利。而方圓,就成了引火的對象。

「呵呵呵,聰明,我這樣子打扮了你還猜到了,不錯,有點眼力勁

兒。」蓋莫野大笑道,一切盡在掌握,他也不怕露了身份,「不過,

你講的藍山狐什麼我倒是不懂,本人就是蓋莫野,至於貝克德林「那個

只是一時興起湊了個外號罷了。」

「我身上的毒就是你下的吧?」方圓略顯緊張,盯著蓋莫野。

;no這點你猜錯了。不是本人,是另有其人。只要你乖乖跟本

人走,我自會幫你解毒。」蓋莫野干聲笑道,看方圓等人猶如看籠

的小鳥一般。

其實,蓋莫野先前也不清楚方圓的真正身份的,那天接近方圓只

是一種巧合罷了。

因為蓋莫野是個同xing戀者,那天他假扮人妖正玩樂時突然現了方

圓,一時就喜歡上了,想接近他玩玩。

後來事情生后無意才現了什麼,猜測方圓可能是華夏國那個

釋秘組織成員或者特別行動組的。

可惜的就是那個時候特勤組的變臉藥水還沒配製出來,不然,今

天他應該不認識方圓了。

而且,蓋莫野就那樣子喜歡上方圓了,他抓方圓並不是為了英皇帝

國出力,純粹就是兩個字一一喜歡。

要是給方圓曉得了蓋莫野的真實想法,也不知會不會被噁心死去。

「蓋莫野,黑羅會是威風,不過,在本人眼裡,只是一群下三爛組

織罷了。」葉凡那話一說出。

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