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七十七章強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強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當然是葉凡臨時頭下了陰手,在暗使出了『落寶錢』,這銅錢倒是越使越順手了,收到了自如控制。

葉凡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一個狠腿,那是著實的蹬在了杜峰身上,頓時,嚓一聲,樹枝斷了,不過,杜峰整個人活生生被葉凡踩得順著樹主幹直往地下掉去。

這一腳接近二千力勁,杜峰即便是老手了也受不了。不過,杜峰畢竟是從浦海市杜家出來的,那身手一點也不弱,而且,搏擊經驗豐富。

眼見著就要著地了,這廝那身體突然好像軟皮蛇一般似乎沒了骨頭,往後一纏,耍雜技似的,整個人好像一枚指環樣居然套在了大樹竿上。

葉凡的腳剛剛滑到下邊,杜峰往腳底下一掏,一把黑如墨漆的短匕從靴子里拔出狠狠地扎向了葉凡的大腿。

滋啦一下。

葉凡躲閃不及,感覺大腿住一陣子火辣辣,褲管頓時就被划拉開了。

「有兩下子。」葉凡隨勢往樹上一蹬,立在地下冷哼道。這個時候也來不及檢查大腿傷勢了。

「你也不賴1杜峰向上一蹭,坐在了樹枝上,摸了摸小腿,現一手都是血。

「剛才閣下用的是什麼暗器?」杜峰那臉色可是有些不好看了,要知道,他可也是用暗器的大家。

腰間纏著一匝的飛鏢,小指頭粗細,薄如紙片,這是杜峰的保命玩意兒,隨時穿在身上,而且還搞了個特殊的布套,像軍人腰間纏的子彈一般,這飛鏢,一般都用在最後的保命關頭。

「彼此彼此,剛才你不是也用過了。」葉凡淡淡笑道,不過,隨時警惕著,掃了周遭一眼,現陳嘯天正大顯神通,往往一拳一腿下去立馬就倒下一個人,或者是某人被他踢得飛到了幾米開外,出聲和那人的慘叫聲,其還夾雜著骨頭斷裂聲音。

而賀海緯好像打起興頭來了,因為他身材較高大,最近在葉凡督促下已經突破到三段的開源。

他知道自己的份量,專門撿一些弱手下狠手,葉凡望去時他一腿正好蹬在一黑衣人身上,頓時哧一聲,那黑衣人撞在大樹上滾在地下后再沒聲音了。

蓋莫野臉色相當的不好看,好像成了一邊倒的格局。這廝趁人不備,偷偷從靴子里掏出一把僅僅三指寬短巧手槍,往盧偉身上招呼了過去。

不過,鐺地一聲,手槍居然自動飛走了,還震得蓋莫野虎口淌血了,自然是葉凡的手筆了。

那邊陳嘯天也現了,生氣了,大吼一聲,掄起旁邊一截粗大樹棒,一棒砸下,蓋莫野躲閃不及,小腿著實的遭了一棒,頓時,那肯定差不多了。

杜峰也現了這種糟糕情況,神色變幻不定。

「杜峰,我知道你跟杜子月有矛盾。我可以出面幫你調停定下。」葉凡說道。

「晚啦!我們的矛盾不可調和。杜子月,那個混賬小子太狠了,杜家家產是我跟他父親共同打下的,憑什麼他要佔去六成。

而我杜峰只能拿到一成?說身手,我杜峰一點不比他差。那小子表面仗義,實則比誰都要陰狠。

居然聯合了幾個高手圍攻老子。這不,連浦海市公安局有些領導也給他買通了,污我是殺人犯什麼到處通輯我,我杜峰這輩子,還沒殺過人。」杜峰氣得喊了起來。

「所以,你盜取國家機密圖紙,為的是一來暗算杜子月,二來,你對國家心頭有恨是不是?」葉凡問道。

「恨,老子的恨多著了。這世道太不公了,我出了大力,得到的反而最少。我沒犯法,可是,國家幹了什麼,犯罪的不抓,反而抓我這沒犯罪的,浦海市公安局那幫條子,像陰魂一般,一直追得我走投無路,這是哪門子道理?」杜峰心裡充滿仇恨,用手重重地擂著大樹,以泄心頭的不滿。

「你完全可以通過正規渠道上法庭解決你跟杜子月之間的財產糾紛的。也沒必要走這種極端的不歸之路。憑你的身手,在哪地兒賺不來飯吃?」葉凡質問道。

「全是放屁,正規渠道有用的話我杜峰還用得著狼狽地到處躲藏嗎?

杜子月掌握了杜家的經濟命脈,他有大把的錢,他有幾十億,什麼樣的大律師請不來。

就分給我的一成的家產,也給他封鎖了。你叫我拿什麼去跟他搏一搏。

我的妻兒,現在估計都被他暗算了。此仇,絕不可能就此算啦。我杜峰,還算是個人嗎?」杜峰有些瘋狂了。

「你的妻兒現在都還好,國家保護著他們,這點你不用擔心。」葉凡哼道。

「不用騙我了,國家都被他買通了,說這話三歲小兒都騙不過。」杜峰譏諷著笑道。

「不信是不是?因為你盜取了94o圖紙,國家為了拿回圖紙。所以,先就得保護好你的家人。」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保護,這保護兩個字得加上引號吧?無非是押了我的家人當人質是不是?你說是不是?」杜峰吼道。

「你要這樣子說也不無不可,不過,現在你沒有路可選擇了。要家人妻子就得把圖紙拿出來,你自己,跟我回去。我倒是可以為你們調和一下。至於杜家的事,我也可以出面為你再爭取一成的家產回來。當然,是你應得的才行。」葉凡突然霸氣了起來。

「我憑什麼相信你,你才多大,官到幾品,能不能抓捕浦海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人家可是堂堂正廳級大員,呵呵。」杜峰突然笑了。

「就是他收了杜子月的錢是不是?」葉凡心裡一動,寒森森說道。

「絕對的,不然,憑什麼浦海市公安局會派出大批特警和刑警一直像牛皮糖一般粘著我,要不是把我逼得急了,我怎麼可能盜圖紙,這是你們逼的我,是國家逼的我1杜峰又大叫了。

「如果你說的是實話,我會查清楚的,想必國家有個神秘組織你應該清楚,不要說拿下浦海市公安局一個常務副局長,就是拿下局長也沒什麼問題。

這個,你拿去看看,相信的話就配合我抓住蓋莫野,我們可以算你立功。

至於盜取圖紙的事,都有辦法解決的,因為,你有一身本事,國家需要你這樣的人。

這是一條路,還有一條路就是頑抗到底。不過,我的身手想必你也有點感覺了。

拿下你絕對沒問題的,是願意當監下囚,妻離子散還是為國效力,你自己選擇1葉凡冷冰冰哼道,隨手從皮包里掏出一本證件扔了過去。

杜峰遲疑了一下,身子快閃開了,主要是怕葉凡扔的是暗器,見那像證件樣東東沒炸開也沒什麼危險才撿了起來,葉凡反倒退後了幾步讓杜峰查驗一下。

「總參軍務部副部長葉凡?這真的假的,總參我杜峰是聽說過的,這軍務部是幹什麼的?應該是秘密機構吧……」杜峰在心裡頭盤旋開了。

「如果你能證明我妻兒還活著,我可以考慮。」杜峰態度有些軟化了,這段時間的逃亡,也讓他是身心俱疲。

「那得等收拾完蓋莫野才有空,這個時候打得亂七八糟的也沒辦法聯絡。」葉凡瞅了一眼戰場,現也快收尾了。

「行!我可以幫你收拾蓋莫野。不過,你千萬別騙我,我身上有爆炸裝置,隨時可以跟圖紙一起去的。」杜峰咬了咬牙點頭了。

杜峰當然聰明,他知道,晚上不答應那就是一條不歸路,答應了也許還能見到妻兒,坐牢就坐牢了,至少還活著。

眼前這年青人實力太強悍,等那邊那個老頭收拾完蓋莫野手下后再過來一夾擊,自己不可能還能逃得掉的。

有了杜峰加入,蓋莫野那邊就呈一邊倒格局了。不久就收拾完了,當然,葉凡還算是仁慈,全是把人給打殘了,一清點,並沒死一個人。

幾人押著蓋莫野立即撤走了。

不久到了一個地下室。

「葉凡,這裡恐怕都不安全了,得想辦法趕緊離開曼谷才對。」賀海緯臉色凝重,「蓋莫野聽說其家族相當的可怕,如果他的家人現他失蹤了,那估摸著整個泰國都會被翻一遍的。」

「嗯,咱們不能拖累了盧家,他們是生意人,還得在泰國幹下去的。不過,黑羅會應該有對頭的,咱們得找個由頭散布出去,給他們造成幫派互斗的格局才行。」葉凡說道。

轉頭向盧方東問明了情況后,盧方東說是這事他來安排,因為黑羅會的冤家就是『狼王隊』,兩個地下幫會經常會打群架,這個,又不是什麼秘密了。相信盧方東能搞好這一切。

葉凡到了地面,立即用秘密電話打到了鎮東海手上,把這邊的事給說叨了一遍下來。

「幹得好,如果杜峰肯為咱們a組效力,他以前的事既往不咎。我鎮東海可以給他作保,還有,杜家的事你先去處理一下,如果不行的話咱們特勤a組出手,杜子月最近也是該敲打一下了。不然,手伸得太長影響不好。」鎮東海才不管什麼犯罪不犯罪,對於杜峰這種高手,他要的是人才,七段高手,天下又有多少?

不久,在鎮東海親自操縱下,杜峰聽到了妻兒聲音,激動不已,那眼淚,居然也掉了下來。

「鎮將軍,我們請求總部支援,估計得找個地方先躲上幾天,等風聲過後再出來活動,方圓的事還沒解決掉。」葉凡說道。&q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