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八十六章老傢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老傢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巡了大夥一眼,暗警惕起來,估計這個「上肉,應該有節目。

果然不出所料。

一個寶塔般壯實漢子,頭上插著一根長長鳥毛,其人一隻胳膊都有小水桶粗。大腿估計真跟水桶有得一比了。

這漢子雙手托著一個顯麻黑的銀盤,說是盤子有些言過其實了,因為,那盤子的確太大了,足足有一米寬大。

盤子里伏著一頭豬,估摸著百多斤,銷得有些生燥,這個還不算什麼,最重要的就是豬身上插著黝黑的匕,把柄還雕著怪獸,看上去相當的兇悍。

「來者不善1葉凡等人心裡想著,看了亞鏈一眼。不過,亞鏈這個時候也不好開口講話,只能以臉色的怪異暗示葉凡了。

「吃1洛兵突然一聲吼,一支手托著大銀盤,空出的右手很是麻溜的握緊了匕,往豬身上一劃一旋一轉一挑,一大塊肉刺在了匕尖,而且,匕的刃尖從肉穿過露出了一截。而豬肉上頭,豬血好像快滴出來了。

葉凡正感覺莫名其妙時,洛兵手匕往葉凡嘴裡刺了過去。

還玩這一套,葉凡心裡暗暗冷笑了一聲。張嘴,穩穩噹噹的咬住了匕尖。洛兵猛然力往前推去,手上肌肉鼓得老高,像熳頭。

不過,那匕尖被葉凡牢牢咬住,休想動得分毫。

「八拔1洛兵一聲吼,不知講些什麼,突然左手把盤子往前一拋,嚓一聲穩當地飛到了前面一桌子上。這廝雙手力,抓住匕向前推去。

不過,儘管洛兵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哪能動彈分毫。因為葉凡把內氣全部凝聚在了嘴上。

「哼1

葉凡一聲哼,腦袋一轉一力,正鼓勁的洛兵被那股大力扭得控制不住身體,往左一撲叭地一聲就摔在了地板上。

呸……

葉凡噴出了嘴帶肉的匕。

頓時,掌聲雷動。

「勇士!勇士……」那些摩亞族男子居然用華語喊著這兩個字。

「這位勇士是…………」迪克族長盯著一臉橫肉的葉凡。

「夜狼,領的表弟。」亞鏈大笑道,斜瞄了迪克族長一眼「族長,這下子服氣了是不是?」

「厲害1迪克豎起了大拇指。

酒菜上了桌子,狂飲一番之後,迪克留下了幾個老頭跟葉凡一夥進了一間較封閉的房間。

葉凡使了個眼色,陳軍悄悄的站在乎門邊,迪克斜了一眼,嘴上掛著微笑也沒講話。

「亞隊長,你們這次給我們帶來了什麼好東西?」迪克族長淡淡問道。

「好東西很多不過,東巴領叫我引夜狼過來,他有話要親自跟你說。」亞鏈說道沖毅頭。

迪克族長盯著葉凡,等著他說話。

「族長,本人先代表東巴領向你問好。這次領叫我過來了,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葉凡說著話走向了迪克族長。

快到族長身邊時突然力,一個健步到了迪克族長跟著,族長身後站著的幾個拿槍的勇士還沒回來神來,早被葉凡一個掄掃全躺地下,賀海緯等人立即跟上拳腳招架之下,不到一分鐘,全面制服了這幫兇悍的摩亞族人。

「想幹什麼?這裡是佛摩岩。」迪克族長大聲吼道。嗯提醒亞鏈這裡不是稱的地盤。

「老實點1賀海緯一聲冷哼,叭地一聲,威風不得的迪克族長那皺巴巴的臉上頓時有些浮腫了當然是被老賀狠狠地摔了一巴掌。

經過翻譯,葉凡把來意講了出來,迪克立即吼道:「不可能,死也不可能,夜狼,除非你把我們摩亞族人全部殺光不然,你逃不撬」

「呵呵,既然族長下命令了那本人也不介意這樣子做。」葉凡臉上掛著淡淡冷笑,齊天早拔出匕眼皮都沒眨一下,猛地往下一紮,一今年青人大腿頓時是鮮血飛濺。

「迪克族長,下次就是手了,再往上就是腦袋了。」葉凡笑著比劃了一下,齊天跟進了,哧一聲那年青人手上又是鮮血飛濺。

「換洛兵1葉凡干聲一笑,寶塔般的洛兵被盧偉給拽到了迪克前頭。葉凡知道,這個洛兵既然姓洛,而張虎的女朋友也姓洛,估計這個洛兵跟迪克有親戚關係。

盧偉飛起就是幾腳踢了下去,洛兵頓時被踢得摔在了地下,齊天一聲陰笑,拿著匕根本就不顧及井么,像扎草垛子一般一紮下去,洛兵的大腿上滿是鮮血。

「繼續1葉凡那聲音好像是從地獄出似的,冷餿餿的,齊天一點也不慢,又是一匕,洛兵手上全是鮮血。裡面出殺豬般的慘叫。

「鼻子1葉凡又嘎出兩個字來,迪克族長終於忍不住大喊道:「住手1實則被葉凡蒙准了。

這個洛兵其實還是迪克跟洛ua母親通姦生鋒私生子,迪克當然耐不住了,這批凶人,真不給的話會要了兒子小命。

「妖毒配方,還有解毒配方,宗八的老樹根1葉凡哼道。

「我帶你們去1迪克喊道。

「行1葉凡點了點頭,如法炮製,用藥丸當毒藥逼迪克和洛兵等人服下,又經葉凡用內勁一搗鼓,身體內全有了反應。

「你們守在這裡,我跟族長去就行了。」葉凡帶了一個會泰語的特勤隊員一左一右的跟著迪克去了,實則是挾持了。

摩亞族人的祭天聖地在後山一塊天然凸出的大石頭上,奇怪的是在大石頭的旁邊長著一顆很大的樹,跟大榕樹有得一比。

此樹葉子有些奇怪,九成都是青色的葉子,展開如佛的手掌。僅有一成葉子是紅色的,這個,估計就是蓋莫野講的能配製妖毒的成熟葉子了。

「今天要祭天嗎?」這時,從樹旁鬼影般的閃出一老頭來,鬍子留下有一尺長,披著件自製的野獸皮子衣服,一根大煙竿子夾胳膊肘下,相當的雷人。

「這位是東巴的表弟夜狼,我帶他來看看咱們的祖樹。」迪克在葉凡的目光逼視下違心的說著話。

「看過了,走吧年青人。」那老頭看了葉凡一眼,哼道。

「大老長救我1迪克突然大聲喊叫,不過,下一刻已經被葉凡一個巴掌打得軟癱在地。

後面一陣風勢,葉凡知道是那大老長出手了。隨手拔起祭天的一根木棍掃了過去。

一聲悶哼,葉凡覺得一道大力傳來,如狂風驟起,罕見的,身子居然沒控制住往後連退了三大步還晃了幾晃,一驚之下轉頭盯著那長鬍子老傢伙,暗道想不到在這旮旯之地居然會遇上隱世高人了。

剛才葉凡雖說沒用全力,但緊急之下也用了五成力勁,居然被那老傢伙一腳踢得連退三大步,好久沒生過這種詭異事了。這幾年在武功搏擊方面。

葉凡基本上沒遇上什麼像樣的對手,都能輕鬆搞定。心態自然也漸漸的有些放鬆,甚至有些狂妄了起來,這老頭相當有份量的一腿,倒是給葉凡同志敲響了警鐘,不得不慎重了起來。

反觀那長鬍子老頭,倒是輕鬆寫意,如一顆老松樹站那兒淡定自若,似乎剛才那一腿就那般的隨便踢的一腳,沒費啥辦氣似的。

「再吃我幾腿老傢伙1葉凡怒了,彈身而起,雙腿在空交錯著連環如機槍連一般踢向了老傢伙。

老頭沒吭聲,抬起手來就像是趕蒼蠅一般虎虎虎凡下直掄掃而過,嚓嚓嚓幾下微響,葉凡感覺好像遇上了大風車。

那麼爆猛的連環腿在老頭的手勢旋轉掄掃下好像著不上力,而且,老頭一拔,自己的腿居然踢偏了,整個人沒控制住直往宗八樹上彈去,地一聲,大樹顫了幾顫倒沒什麼。

葉凡倒是感覺雙腿一陣子酸麻,似乎走了萬里路似的一陣了疲憊不堪,嘴裡更是喘毛如牛。

「就這點小身手,小傢伙,你師傅是誰?太極陳無波是不是?」老傢伙突然冒出一句麻利的普通話來,葉凡心裡一動,更是暗暗警惕,哼道,「,你是誰?怕也不是摩亞族人吧?」

「哈哈哈,你猜對了,唉,幾十年了。」老傢伙突然嘆了口氣。

「你是華夏人?」葉凡問道,有些驚訝,想不到在這裡居然能碰上華夏來的隱士高手。

「說是也行,說不是也行,我已經出年沒回華夏了。」老傢伙說道,一臉的憂鬱。又斜了葉凡一眼,突然笑道:「讓我先稱稱你的斤量再說。」

「行,我也想瞅瞅前輩的份量。」葉凡淡淡笑道,手往上一揮,充滿了自信。

老傢伙笑著,突然力一腳踢來,葉凡內勁全聚大腿上,以腿更碰硬相迎而上。

一聲響。

老傢伙退了一個大步,葉凡倒是連退四個大步,老傢伙一臉訝然盯著葉凡,好像突然間現了新大6,一臉的不信和黯然。旋即還搖了搖頭,似乎有些不相信怎麼會如此。

而葉凡,早就瞪著一雙金魚眼了,暗道這老傢伙好像比那次在龜嶺村見到的那個樵夫還厲害得多。今天的事大條了,這老頭如果要作梗,方圓的妖毒八成是泡湯了。而且,來寨子的人能否活著出去都有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