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八十七章再來老傢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再來老傢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再來1老傢伙毫不留情,連續幾腳如狂風暴雨一般卷帶著強勁的風勢嘶嘶嘶摩擦叫著踢了過來。

兩人再沒停歇的硬碰了二十來下,葉凡早就喘氣如牛,汗透全身。因為,這個,實在是太耗費力勁了。老傢伙卻是相當的淡安,葉凡心裡有些涼了,知道自己在內勁方面落了下乘,這老傢伙,絕對是八段位級別的,跟他硬碰,那是絕沒好果子吃的。所以,無奈之下,只好改為遊走形勢對抗起老傢伙來。

不過相當的令人失落,鬱悶,還是不行,處處挨在下風,而且,時不時還得挨那老傢伙一拳一腳。幸好葉凡的身子在老蟒血洗鍊下相當的強悍了,不然,早散架了。

更詭異的就是葉凡感覺那老頭好像手下留情了,似乎在逗著自己玩似的,有種貓戲老鼠感覺。一種悲涼、悲壯縈繞開來……

「小夥子,拿出你的金部本事來。」老傢伙不屑的笑道,看了葉凡一眼,又笑道,「功階很高,估計有著七段頂階吧,不過,你的力勁很虛浮,腳步不是很穩紮,出拳刁鑽是刁鑽,但是著力點有些空洞。不懂得靈活操控,更重要的是你的內勁,好像不是自己紮實練功練來的,外力之力,畢竟很虛,後患無窮啊1

老傢伙幾句話下來,把葉凡的毛病是裸的全暴露了出來。

「來了!你注意著點。」葉凡生氣了,被激起了年輕人傲氣,手腕一動,看家本領使出,小李刀一下子飛出五把,上下分包射向了老傢伙。

「嗯!這是……還有兩下子。」老傢伙隨手幾點,彈出幾枚石子,噹噹當之下,葉全被彈落於地」而且,碎裂開了,葉凡心疼得快狂了。

「老傢伙1葉凡大吼一聲,身子往前一提一腳踢了出去」而暗,落寶錢旋轉著飛了出去。

「嗯1老傢伙訝然一閃而逝,身子一轉躲過了落寶錢,不過,滋啦一下,身上披的獸皮大衣還是被落寶錢擦了一下,不過沒破,看來老頭躲得妙。

「費方成是你什麼人?」老傢伙停了手突然問道。

「費方成是誰?」葉凡問道」暗說師傅姓費,難不成還真叫費方成?

「哼!小子,別在老子面前顯擺」費方成還是我的小輩。他是不是傳了你小李刀,還有費家秘術「蝠耳通術」另外,還有「化音迷術」」老傢伙連連道出費家幾項秘術。

葉凡同志是徹底震驚,獃獃地看著老傢伙許久才擠出了一句話道:「我師傅難道真叫費方成?那他跟蘇留芳是不是一對?」

蘇留芳是喬圓圓師傅,葉凡突然間想到的,想證實一下。

「蘇家那丫頭,她也是個可憐人。」老傢伙嘆了口氣」招了招手,說道,「年輕人,你沒事跑這地兒來幹什麼?太危險了。」

「想拿到妖毒配方以及解毒配方,還有」有可能我想抽走幾條老樹根,看看能否種活。」葉凡老實的說道,知道這老頭估計是沒有惡意,而且,好像跟費家還有點關係。

「你拿去幹什麼,那不是個好東西?」老傢伙眼神一凌厲」問道。

「有人想研究一下,絕對不會用來對付好人的。

」葉凡模櫞的回答道。

「配方可以給你,因為你是費家弟子。不過」你得保密,不能外傳」這是我答應摩亞族長老的事,他於我有恩。但是,老樹根拿去沒用,這樹,在o年後才能長出紅葉來,你等得了o年嗎?」老傢伙淡淡說道。

「o年……」葉凡暗暗皺了皺眉,還是點了點頭,反正自己只管搬老樹根,有沒用那是科能組那幫老傢伙的事。

「前輩認識我師傅?」葉凡忍不住問道。

「你多大了?」老傢伙突然問道,不答葉凡的話。

「虛,實。」葉凡答道。

「不簡單,想不到方成還能培養出你這種高手來。他自己」恐怕功力跌到四段了吧,唉…………」老傢伙嘆了口氣。

「你跟我師傅肯定有關係是不是?」葉凡又問道,想探探師傅的底子。跟師傅相處了十來年,只懂得他姓費,其它的,一概不知。

「什麼關係,他是我親弟弟,你說什麼關係。」老傢伙突然提高了聲音,葉凡,自然,立即石化了,嘴張得老大,獃獃的看著老傢伙。

「不信是不是?」老傢伙哼道。

「我信,不過,師伯,怎麼稱呼您?」葉凡一臉恭敬,彎腰行了個禮。

「坐地老虎費青山,北山樵子陰無刀,漢地飛狐霜紅玉,巫山水仙梅千雪,大蒙好漢君若離,藏狼惡狗洛飄飄。唉……」老頭叨態著四名順口溜,葉凡更是震驚,這個,聽鐵占雄好像也嘮叨過。,指的是華夏老一輩人的六大霸主。

陰無刀葉凡在魚陽林泉鎮的龜嶺村曾經見過了,梅千雪這巫山宮宮主也聽說過了,這女人揚言還要自己一隻腿,漢地飛狐霜紅玉肯定是個女的,藏狼惡狗洛飄飄,這名倒是古怪,肯定是個女的。

那師伯,肯安叫費青山了。

「師伯怎麼不回華夏,呆這裡……?」葉凡有些納悶。

「我答應別人守護這裡o年,也該滿了。」費青山淡淡說著話,手一擺在迪克摩丁族長身上拿捏了幾下,那傢伙站了起來。

費青山沖他嘀咕了幾句,儘管他有些不願意,不過,被費青山一瞪眼,不敢爭辯,低頭安排人手去了。

不久,過來幾個小夥子,爬上樹把紅葉全采了下來。迪克摩丁拿出兩張紙來遞給了葉凡。

「謝謝1牛凡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費青山問道。

「葉凡。」葉凡答道。

「這樣吧,你拿了人家的好東西,也不能白拿走不是?給oo萬美金就行了。也算是對摩亞族人的一些補償吧。」費青山眼皮子都沒眨一下。

「這個,是不是太貴了。」葉凡嘀咕道。他當然是想為國家省點錢了。

「太貴,呵呵,你可能不知道,英國一家公司曾經出oo萬英傍,人家沒賣。這次是我替迪克作主了,那是因為,你是費家人。自家人拿走點東西正常,我在這裡守護了o年,那也是一份恩情。你付oo萬,那隻能算是賺了大便宜了。

」費青山淡淡說道。

「我得商量一下,我還有幾個同伴……」葉凡說著,不久把齊天等人招了過來。

不久聯繫上了鎮東海,他二話沒說答應了。只是有個要求,就是每到紅葉出來時希望摩亞族能繼續提供紅葉。

當然,只要整樹紅葉的三成就行了。最後跟迪克商量過後答應樹上有紅葉時給二成,特勤這邊每次付5o萬美金,不過,對於這一點費青山沒同意。

因為,那樹聽說也要好幾年才會長出一次紅葉來,妖毒產量本來就少。如果沒有了妖毒,誰還會怕摩亞族人。費青山不想看到摩亞族人因妖毒失去被其它部落或毒梟滅了。特勤最後只好作罷了,鎮東海,自然肉疼得很。

「師伯,你什麼時候回華夏,這是我現在工作的地方,您隨時可以來找我。」葉凡留下了聯繫方式以及住址。

「看情況吧,你也不必想著找我,我也將離開這裡了。你的飛刀用得差不多了吧,這個,拿去。」費青山遞給了葉凡一個皮袋子,打開一看,滿滿的一袋子骨頭飛刀,估計有上千把。

「師伯,我,這個,當初師傅可是說沒有了這種?」葉凡心裡相當激動。

「這個,是最後的一千把了,節約著用,刀沒壞了盡量收回來。師伯我也試著用現在的獸骨制刀,可惜不行,沒辦法用。勉強磨製出的刀片,威力太差,而且,太厚,攜帶不方便。配製方法你師傅哪裡也有,你也可以試試,這制刀手藝失傳了就可惜了。」費青山嘆了。氣,摸了下鬍子。

「師伯,師傅跟蘇姑姑到底怎麼回事?」葉凡還是想問個明白。

「這個,你問你師傅去。」費青山不滿的搖了搖頭,搞得葉凡又是一悶葫蘆。

看了葉凡一眼,從脖頸上取下了一掛鏈遞給了葉凡,笑道:「幾十年沒回去了,我在燕京的香山腳下還有個家,你去找一戶女主人叫燕紅的人,把這掛鏈給她。」

「葉凡,你的身手怎麼回事好像氣血不穩定,功階很高,不過,跟你的實力好像有些出入?」這時,費青山淡淡的看了葉凡一眼,又問道。

葉凡那小臉一紅,說道:「師伯,我這身功力都是機緣巧合,以前吞過古墓的太歲,後來又給一老蟒差點整死……」葉凡把事給師伯說叨了一遍。

「原來如此,那畢竟是虛的,你得加強自身苦練,把虛的練成實的才行。

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普通人了,普通人能自由平安的渡過一生,一旦老天給了一身功夫,那你也得擔負起這身功夫的責任。

你不要想著躲,或者是逃避,那是不可能的,你不找事,人家會找你。這是自然規律,上天的規則。」費青山語重心長,斜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不過,那老蟒血的陽性太烈,恐怕在沒找到辦法化解之前你得注意著點,陰能克陽,陰陽綜合才是養生之道。實在不行多找幾個女人算啦,最好是陰氣足未經個人事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