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九十章提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十章提拔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一聽詩曼說是拉洛帝同意一年後拉蒙跟拉華利進行比試,勝者的母親將上報給國王冊封為正妻。

詩曼對葉凡自然是一臉的信心,不過葉凡卻是苦在心頭,因為他現,最後一點老蟒肉進了拉蒙的肚皮,自己已經沒有了提功的主要藥材了。

這殺手沒有了葉凡心裡不痛快,一時又找不到替代品。詩曼這幾天溫柔如水,那是全心全意地伺候著葉凡。

葉凡到拉洛帝送的莊園公司巡視過了,在齊天等人收拾下,巴巴拉奇又叫人安裝了一些特殊設備,一家人終於搬了過去,進到了紫竹林莊園。

葉凡不放心,特別交待張強從獵豹退伍老兵挑了一些精幹高手,以高薪方式請到了泰王國,張強出手很快,不久就找齊了人,共6個,不久到了泰王國,專門為葉凡守衛紫竹林莊園。

這莊園的確大,光是山莊範圍,方圓足有七八里之寬大。裡面綠樹成蔭,長著很多紫青色竹子,所以叫紫竹林莊園。

當然,對於這個便宜的地下老婆詩曼,葉凡更是上心,通過盧偉,從盧家叫來了一個四段,一個三段高手隨身保護著,而且,還是一男一女,比較方便一些。

剛回到德平,已經快到年底了,卻是聽到一個令葉凡震驚的大新聞。是孫明玉說的,說是昨天的常委會上,庄書記跟盧專員言語起了直面的小衝突。

是關於財政局常務副局長人選問題以及副市長推薦問題,庄書記提的是通都區的蔡紅旗,盧專員提的是德率區的王通平。

最後,兩位巨頭爭執不下一時難以妥協」這事先擱置了過去以後再議了。

「,是非之地。」葉凡嘆了口氣,向盧專員消了假,暗道盧塵天那手腳夠快的,不到一年時間,居然給他掌控了一定的資源」是個厲害對手。

正想著,被盧塵天招到了家裡。

「這次你的假請得夠長的,是不是連提拔都不感興趣了?」盧塵天劈臉就是這麼一句,那臉色,不怎麼好看。

「,提拔?」,葉凡小聲說著,拿眼看了盧塵天一眼。

「你小子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盧塵天斜瞄了一眼,不滿地哼了一聲。

「盧叔,我剛從泰王國回來,真不曉得德平啥情況?」葉凡裝傻道,自然知道盧塵天講的就是羅州市市委書記的事了。

「,算啦,不跟你場B拗菔惺形書記沈達民同志一個禮拜前正式退休了。你以為那個位置就鐵定是你的了,差點被人摘了果實,哼1,盧塵天冷冷說道。

「,摘果實,不會吧」這事難道是他安排人了?我可是一點消息都沒得到。」,葉凡故意問道,這個「他,當然指的就是庄世誠了。

「,不是他,是省里有人插手己」,盧塵天搖了搖頭,呷了。茶。

「那」「那庄書記什麼意思?」葉凡心裡一激凌,暗道媽的,是誰要整老子。

「,這件事上他跟我一起聯手扛了過去,不過,咱們倆的壓力都很大,能抗到什麼時候不清楚。上頭推薦的人選人家資歷比你老,政績稍差了一些。

淥到衲暌殘櫸閃恕鋇咱們講的都是周歲,年齡的確是太小了些。

而羅州市,又是咱們德平第一市,友省里也相當有名氣的。現在天牆公路從羅州穿過」未來的羅州,將會成為德平騰飛的翅膀。

何況」羅州跟省城水州所屬的青陽縣接壤,地理位置對咱們德平來說猶如古代的三海關一般重要。」,盧塵天一臉嚴肅,說道,「本來,羅州市市委書記人選是咱們德平地委常委會的事,不過,事情有了變故,已經扯到省里了。所以,我跟庄書記商量了一下,這事得快刀斬亂麻。你要有思想準備。」,「,謝謝盧叔支持了。」葉凡說道,盧塵天最後一句話冒出,那已經跟葉凡擺明了。

「,謝我,你小子別光耍嘴皮子就走了,回去休息吧。」盧塵天一擺手,最後一句話說得輕描淡寫的,不過,葉凡聽了心裡卻是再次的格了一下。

知道盧塵天在提醒自己要注意站隊問題,如果當了羅州市市委書記,傾向於哪一邊,對德平的兩位巨頭都有影響的。盧塵天這是在逼自己了。

「,盧叔,省里到底是誰在插手?」,到了門口,葉凡試探性問道。

「不該問的不要問,上頭的事你問這麼多幹什麼,干好自己份內的事,特別是大禹村改造也進行到一半了,有了成績才有提拔的資本。有了資本我們也好跟上級領導反映情況,咱們也不會如些被動了。」盧塵天一臉凝重,批評道。

「我知道了盧叔。」,葉凡點了點頭,剛走出來透了口氣,賀海緯來了電話」兩人到了一茶座里。

「老賀,看你愁眉苦臉的,是不是錢分得多了高興所致。」葉凡擠出笑臉x開起了玩笑。

「唉,錢多我是高興。不過,剛才被庄書記叫去了。有點怪我請假太久,估計是常委會的事少了我的一票支持有些尷尬。」賀海緯沒什麼隱瞞葉凡的了。

「唉,老賀,這事還是我拖累你了。」葉凡嘆了口氣,不好意思。

「怎麼能這麼說,方圓不但是你的兄弟,也是我賀海緯的手下,這事不怪你。只是,我請假請得不是個時候,剛碰上這事兒,倒霉罷了。」賀海緯嘆道」轉頭斜了葉凡一眼,「剛才盧專員估計叫你去了一趟是不是?別在我面前演戲了,估摸著也吃夾生飯了吧,呵呵呵………………」

賀海緯居然笑了,這個,倆人同病相憐,當然高興了。

「嗯,老賀,你說說,我該怎麼辦?盧偉跟我是兄弟」庄書記等我不薄,難做人啊1葉凡猛地灌進去一杯紅酒,嘆氣不已。

「是不是羅州市的事?」賀海緯肯定也聽說過什麼了,一猜就了。

「嗯!聽說上頭有人插手了,老賀知道是誰嗎?」葉凡問道。

「不清楚,庄書記沒說,不過,也點了點,給我提過醒了。說是羅州市市委書記人選近期內要敲定,以絕了上頭的打算。」賀海緯說道。

「庄書記有沒說人選是誰?」葉凡感覺心臟還是有點緊張的跳著。

「誰?兄弟你心裡還沒數嗎?自己去問庄書記去。不過,你這態度問題可就關鍵了,兄弟,自己想想,拿捏一下該怎麼辦?」,賀海緯跟他碰了一杯。

「怎麼辦?涼拌1葉凡抓起酒瓶一口乾進去半瓶。

躺床上,葉凡感覺特別的煩燥。這時溫寶玲來了電話,笑道:「葉大局長,聽說你老人家渡假回來了。」

「渡假,嗯1葉凡苦笑道,眼前晃過溫寶玲那曼妙的身姿。

「聽說你要高升了,咯咯咯,我先恭喜你一下,以後高升了可別忘了姐姐我,我那小公司以後可就掛你身上了,你高升我也有錢賺。」溫寶玲卻是一臉喜悅,咯咯直笑著開著玩笑,她心情確實很好。

「,高升,你聽誰說的」我咋一點消息沒得到」看來渡假也不能渡的。渡糊塗了,連自己高升都不清楚了。」葉凡裝著糊塗蛋子一般問道。

「鬼話,你不知道鬼才信你。」溫寶玲沒好氣哼道。

「我真不知道」溫姐,是不是你大伯透露的,快給說說」我這人急性子,憋著難受。」,葉凡緊接著催道。

「嗯!估計這幾天就會敲定下來了,說是要干好大禹村改造工作,做出成績給人看看什麼的。」溫寶玲倒是慎重了起來。

「pk1,葉凡喊道」突然轉變了口氣,乾笑道,「,溫姐,晚上長夜漫漫,真是難熬啊1

「你又扯了,你堂堂英俊瀟洒的大局長,不久的市委書記,什麼姑娘沒有,跟我開什麼玩笑。」溫寶玲咯咯笑道。

「她們,沒你好,怎麼樣?本人誠摯邀請你大駕光臨。」葉凡乾笑道。

「不敢跟你胡扯了。」溫寶玲羞得臉通紅,趕緊掛了電話,知道這廝拿自己耍。嘴裡喃喃道,「冤家1

「葉凡,最近注意著點,考核的事估計幾天後會敲定下來。以後你是一個市的市委書記了,要注意影響,要注意幹部形象,要對人民負責,要……要注意你是一個黨員,要服從黨的領導。」庄世誠就講了一段話,掛了電話。

「服從黨的領導,書記代表黨,那不就是指他了嗎?而且,黨管人事,庄書記這不是暗示我要服從他的領導,那這話什麼意思,又是站隊,媽的站呢……」,葉凡喃喃著感覺煩透了,迷迷糊糊睡去了。

後面兩天,傾向越來越明顯。到處都在議著地區建設局局長葉凡同志將接替沈達民的位置坐上羅州市市委書記寶座,而且,來提前賀喜的電話是一茬接一茬沒消停過。

葉凡當然不可能拒絕這種電話的,只好重複著同樣的話表示感謝而且故作不知云云」兩天時間,實際上是什麼都沒做,人也累得快散架了。

「小兄弟,是不是最近給煩死了,哈哈哈……」,電話響了,一道熟悉聲音傳來,不是省委常委省城市委書記段海天還有誰?

「教……段書記,想不到是你?」,葉凡倒沒想到,以為又是某局局長的賀喜電話。

「你的事我聽說過了,你跟盧家的關係我也聽說過了。庄世誠對你有知遇之恩,你兩邊都無法選擇,這是個兩難的決定。哪頭重,你要慎重點。」段海天突然收斂了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