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意外的官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意外的官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意外的官位

「嗯,兩邊都差不多,我無法選擇。」葉凡有些無奈的嘆氣道。

「想做牆頭草左右逢源,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僅僅是地區建設局局長,做做牆頭草還行,那個位置雖說重要,但是對地委並沒有多大影響力。

到羅州市后那可不一樣了,那個位置是個相當有份量,其真正的權力絲毫不輸給,甚至略重於一般的副專員的寶座。雖說級別還是正處,但實際上的權力跟地區建設局相比,不可同日而喻。

你講的話,你表的態,你的一言一行對德平兩位巨頭有著深遠的影響。因為,羅州市張口的並不是你一個人,你有一大幫手下。

他們都是以你的話為風向標的,以你為核心,你指哪兒,他們往哪兒使勁,你說說,你還能逃避嗎?」段海天一語就狠狠地戳了葉凡要害。

「我乾脆不當這市委書記了?」葉凡甩狠話了。

「不當市委書記,那你在德平還有什麼好位置適合你。即便是再過得一兩年你想坐副專員位置,那個位置對地委的影響不是一樣嗎?到時,你不是還得考慮傾向誰的問題。」段海天說道。

「我回省里隨便找個廳局呆著算啦。」葉凡嘆了口氣,這德平,真成了是非之地,對別人來說提拔意味著高升,對自己來說可就不一樣了,羅州,都快成地獄了。

「說氣話了是不是?你還想在官場上混,就得勇敢的走出去。一縣的書記經歷,腦諤逯頗諛薌絛走下去是相當重要的。

為你經后能走上更重要崗位提供了一個試驗場,咱們國家雖說地區和省都相當多,但也大同小異。

比如說,你能主持好羅州市工作,經過幾年的磨練,以後給你一個地級市,你也能主持下去,大同小異罷了。

所以,基礎性的經歷相當的關鍵。」段海天笑道,實則把葉凡看成好友了。

因為女婿陳軍從泰王國回來后,那腰包一下子多了幾百萬,加上陳嘯天分得的,父子倆聽說得到了一千萬還有零頭。

段海天雖說不是貪錢的人,但也相當高興,至少女兒嫁給陳軍以後在物質生活方面先就有了保障。

「那該怎麼辦?羅州市不能去,省廳呆著又是浪費時間,要不段書記,我到你哪兒混飯吃算了,呵呵呵……」葉凡突然干聲笑道。

哼,小子,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段海天心裡差點笑出聲來了,那是因為葉凡的表現太搶眼了,從魚陽的林泉經濟區到麻川縣的天牆公路再到地區建設局搞的大禹村,哪一塊都令得段海天有些眼熱。

早動了把葉凡挖到水州去的打算,正好,這次機會來了。段海天為了打聽清楚葉凡跟德平兩巨頭關係,那也是頗為花了一翻功夫的。再說,段海天從粵東省的魚桐市調過來。

也是人生地不熟,最近省城常委圈裡也有幾個對手不怎麼好拿下,段海天需要拿得出手的成績來加深自己的光環,所以,自然想到了葉凡身上了。

不過,他並沒馬上回答,而是在電話里卻是沉默了一陣子,當然是要拿擺一下,才說道,「你到水州來?如果真想來,我想想有什麼好地方還缺人?」

「那……我真的來了。」葉凡也是給逼得沒路可走了,很是慎重地說道,心說段海天看在陳軍面子上應該也不會太虧待自己吧,總比呆德平兩頭受氣,以後工作無法開展來得強些。

半個小時后,段海天來了電話。

說道:「剛才查了一下,有個地方覺得倒是適合你。」

「沒關係,段書記您安排我去什麼地方我就去什麼地方。」葉凡嘴裡當然這樣子說著了。

「別口是心非的,小兄弟,在私底下叫我段兄就行了。至於公眾場合還是按規矩吧。」段海天倒是顯得親切。那是因為段海天也是六段高手,在國術方面他很佩服淫以,才折節下交了。

「呵呵,段哥好」葉凡那是隨竿子就叫了,這個不叫白不叫,叫了絕對不吃虧的。

「嗯,省城最近搞了個綜合開區,叫做紅蓮開區。是一個以招商展經濟為主,研高科技的專門開區。當然,其管轄範圍還包括臨近的兩個縣。

省城總共就個縣區,花蓮區開區管了兩個縣,並且,還有自己的心地盤,這事市裡非常的重視,已經報到省里,也是一波三折,不過,現在總算是通過了。

打算讓一個副市長去兼任區委書記。而且,紅蓮開區還是個副廳級別的單位,也就是說,裡面一個副區長,他的級別也是正處級幹部。

而不是區委常委的行局局長卻是副處級別幹部,而區委黨委,全是正處級別幹部,也許還會安排副廳級別幹部任區委常委,除區長之外的其它職務。

比如,管黨群的書記就有可能是副廳級幹部。紅蓮區,將是省城乃至全省準備打造一個高能試范區,如果能成功將向全省推廣,成果顯著的話估計省里還會往央彙報的,所以,非常的重要。」

段海天一出口的確有些驚人,這個紅蓮區光是副廳級別幹部就一大籮筐。

葉凡當即也興奮了起來,說道:「段哥,那是不是安排我去任一個副區長,如果有常委副區長位置當然更好了,至少頭上戴個『常委』兩字份量也重了許多,嘿嘿,那可是副廳級別了,比羅州市書記還提了一級。」

「你臉皮還真不薄?才多大,居然想提副廳了?」段海天劈臉就是一頓板子打了過來,噎得葉凡這廝趕緊說道:「那就弄個有份量的正處級位置就了。」

「呵呵,你億元鎮長的膽子哪去了?」段海天突然又笑道,葉凡知道,肯定被耍了。不滿的嘀咕道:「段哥,你也耍人氨

「算啦,說正事,我的意思你到紅蓮開區去,任黨委書記,聽懂了我的意思沒有?」段海天這句話絕對居然爆炸性的威力。

震得葉凡同志呆愣了會兒才喃喃道:「黨委書記,剛才段哥你可是說那個職位是跟水州市副市長職務重合的,那豈不是說我也是那個啥了?」

葉凡感覺頭有點蒙,口有點乾燥了。

「沒跟你開玩笑,你第一個要爭取的位置就是水州市副市長,不過,個副廳級別,得通過省委組織部才行。

時下組織部的盧明珠部長是盧家人,你跟他家裡的關係我也清楚,相信她那邊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我這邊也會全力支持你,不過,就我們兩個份量還太輕,畢竟,水州是省城,這裡的副市長跟其它地級市相比不一樣。」段海天嚴肅的說道。

「段哥放心,我會找到人支持的。」葉凡的口氣充滿了信心,段海天知道他跟齊振濤關係相當的深,也沒點破。

沉吟了一會兒,段海天問道:「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段哥是說關於羅州市書記一職的事?」葉凡心裡一動,試探性問道。

「羅州市書記一職,庄世誠和盧塵天估計都有隱晦地表態支持你上位,不過,省里有不和諧的聲音。

這個,你自己好生想想。當官不要怕樹敵,但樹敵太多也不明智。能化敵為友那是最高明的手段,這個世界,誰也不能說自己就能操控天下不用求人。

咱們華夏不是有句老話叫『山不轉水轉』,也許在昨天,你跟我段海天還沒多大的利益衝突,而且,我段海天管不了你。

你可以得罪我,不過,也許今天,你調到水州,不是轉到一塊了。到那個時候,人家要拿捏你不是相當容易。

所以,對於對手的態度,你得好好想想。當然,咱們不是怕事,這一點要分清楚……」段海天聲音相當的親切,像一個大哥跟弟弟在聊天,也像在教導似的。

「我會好好思忖一下這些。」葉凡口氣尊敬,說道。

放下電話后整理了一下思路,立即打給了齊振濤,說道:「齊叔,聽說省城搞了個紅蓮開區?」

「嗯,你問這個幹嘛?」齊振濤淡淡說道,沉默了一會兒問道,「羅州市怎麼樣了?庄世誠和盧塵天可是有意讓你上去,得抓緊機會了。

小葉,事事不能等別人辦好了,有的事,你看似容易,覺得這個位置肯定是你的。

不過,你要想想,多少人盯著那個位置,而且,在年齡資歷方面你處於相當的劣勢。

也許,你覺得在省里也有幾個常委在支持著你,比如我跟盧部長。不過,你也得想想,盧部長難道就沒親戚或朋友啦?

還有許多人情面子上的事,體制內的事都是互相牽扯著的。自身的努力,還有對機會的把握都相當的關鍵。

有的機會,你看似牢固的把握了,實則早就有點脫離掌控了。你要牢記,不管做什麼事,都得記住,人生,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當然,除非你想當個庸才,無為的混一生,至於想提拔坐上很市的位置,那是不可能的了。」齊振濤講了一些看似淺顯,實則又相當玄妙的話,葉凡是聽得似懂非懂的。

知道齊叔在隱晦的批評自己在羅州市書記一職上不夠積極。缺乏一種蓬勃向上的雄心和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