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九十二章水州市副市長一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水州市副市長一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齊叔,你批評得是,我是有些慵懶,依託心和等待心都大了一些。甚至,有些自大了,我會注意這些的。」葉凡感覺臉皮子有些燥,最近一些事都相當的順利,政績也是相當的顯著,再加上在軍隊一塊做出了一些成績。

所以,心裡自然也有些自大,甚至可以說是狂妄了起來。齊振濤的話,那是即時給自己敲響了警鐘。

「嗯,做官,你就得時刻揣摩著。上級的意思你得揣摩,下屬的需求你得揣摩,老百姓的願望你得揣摩。

還有,方方面面的事你都得揣摩。揣摩能提高你自己的思想認識,思想是全身的總指揮,思想出了偏差,那你表現在行為上往往會造成衝動,忽略了一些事,造成壞事。

就拿羅州市市委一職來說吧,如果你錯過了這次機會,也許,你一輩子都再沒機會坐上那個位置了。

沒有了這一番經歷,也許,就是你一生的遺憾,也許,還會造成你在體制內的繼續提拔,坐上更重要位置的一些方面的缺失。

好好想想是不是這個樣子的,你得學會揣摩才行。古人早就說過了,『三思而後行』,這句話講得很有道理。」齊振濤像一個長輩,在教導著有些迷茫的後輩。

「我明白了齊叔。」葉凡說著,沉吟了一陣子才說道,「齊叔,羅州市那個位置我想放棄了。」

「噢!為什麼?你還是沒想通啊,難道有人插手了你就退縮了,什麼叫勇士,想走上更高的領導崗位,就得像勇士一樣有種永不服輸的精神才對。

羅州市是有人插手了,而且,插手的還不止一個兩個。但是你要想想,關鍵的決定權在什麼地方。

只要德平兩位巨頭能扛得住,你還擔心什麼。縣官不如現管,這個大家都會講這句話,其實,在體制內,這句話很現實,講出了體制內的現狀。

打個比方,省廳一個處長,比下邊鄉鎮一個所長是不是大得多,不過,人家一個小股級的所長可以不理睬你省廳一個處長。

那是因為,你雖說是處長,但你管不了他,他的利益不在你手。在他心目,你的份量還不如他的上級,也許就是縣局一個局長。

還有,省里雖說有反對的聲音,但也有支持你的聲音。看來,剛才我跟你講的話你又忘了是不是?」齊振濤聲音大了許多,甚至,略顯責備了。

「不是這樣的齊叔,你也清楚,庄對我有知遇之恩,我是不可能反對他。而盧偉跟我的關係你也清楚,盧專員對我也相當不錯。就像我跟齊天一樣,我會在背後陰你嗎?」葉凡擺出了問題。

「兩難是不是,他們表態啦?」齊振濤淡淡說道。

「嗯1葉凡應了一聲。

「的確有些難辦,魚與熊掌都想皆得,在不可能的條件下你就要學會取捨。」齊振濤提點到。

「我做不到,至少在對德平兩位領導的態度上我無法取捨。」葉凡態度突然堅決了起來。

「嗯,知遇之恩不能忘,忘了形同牲畜。兄弟之情不能變,變了還是畜牲。我知道你的性格,難道這就是你準備放棄羅州市市委位置的理由,可惜了,那位置,對一個官員的成長來說,太重要了。唉……」齊振濤嘆了口氣,沉吟了一會兒又說道,「我知道你已經拿定主意了,我勸你你肯定是不會聽的。何況,這事即便是拿我齊振濤來說吧,也是很難選擇的,你是不是有新的去處了?難道就是你問紅蓮開區的目的?」

「嗯,我是想到紅蓮開區,那裡,也有大把的機會。」葉凡說道。

「行,你如果決定了的事就去做,齊叔支持你。說說,你瞧上了新區的什麼位置?」齊振濤轉爾又關心了起來。

這次齊天跟著葉凡去了泰王國一行,回來的第二天在飯桌上立即顯擺開了,拿出存摺在父母面前晃了一晃。

當時他母親風雅梅還沒好氣地罵了他是不是撿到元寶了拿破存摺晃什麼。

不過,當她接過存摺一看,頓時有些愣神了,而且,那臉色有些不好看了。立即轉給了齊振濤,齊振濤一看,那臉色頓時就變了,立馬桌子一拍,吼道:「你小子幹了什麼,不是跟你說過,不準收別人的錢,那是要送你上斷頭台的。

我齊家雖說不經商,生活過得平淡,甚至可以說是稍微拮据了一點,不過,我們過得心安。不要講別的,不用擔心紀委的同志半夜來敲門。

何況,我們的生活過得還不錯,跟非洲那些還沒飯吃的受難兒童相比那已經是天上人間般的生活了。

想不到你小子還是鑽錢眼去了,腦子不開竅,管不住你胯下那玩意兒,再這樣老子幫你割了,害人的東西。

齊天,官員出事,女人佔一方面,另一個方面就是錢財……」

不過剛講到這裡就被齊天打斷了,這廝喊道:「爸,你聽我講清楚再吼也不遲,這錢是大哥給的。」

「大哥,是不是葉凡那小子?他打哪兒來得那麼多錢,這小子,還跟我玩這一手,想我幫忙進紅蓮開區直接來說就是了,還玩這一手,不過,他的錢也不行,做人要有準則,是不是……」齊振濤剛講到這裡又被齊天打斷了,說道:「爸,這錢來得正當,是我賺的……」

齊天把泰王國賭拳事說了一遍,而且還拿出了公證書,以及國家的交稅票,還有獵豹給開具的證明,齊振濤那臉上皺著的紋路才鬆散開了。

不過變臉太快齊振濤覺得有些丟臉子,所以,還是故意哼道:「你小子,真是找了個好大哥,那小子賺得也不少吧?」

「老齊,看看,齊天賺了正當錢你呷什麼乾醋,有本事你也去賺賺,別整天在家吼人,人家拳頭大也能賺錢,賺的還是正當的錢,連國家都認可了,你有什麼不滿的。咱們家齊天就是遇上了貴人,有了這一千萬,以後還愁什麼。唉,這下子倒是為齊天和你父子倆解決了後顧之憂。」母親風雅梅一句話出來,齊振濤頓時啞火了,被噎住了。

「還是咱媽理解咱啊,嘿嘿……」齊天得意了,從沒見過老頭子這樣子被母親問得沒話說了。這廝還晃了晃手的存錢卡,哪知風雅梅手一伸說道:「拿過來吧。」

「媽,你剛才不是看過了,還不到一千萬,就幾百萬。媽的,稅收能吃人,去了一百多萬,唉……」齊天沒忍住,罵道。

「叫你拿過去就拿過去,嗦什麼?」齊振濤眼睛一瞪,齊天乾笑著遞了過去。

「這錢我給你保管了,不然,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給你花光了。」風雅梅一句話出來,齊天那眼珠子頓時凸得老大,也被噎著了。

「瞪什麼?你媽難道還會搶你錢不成?」齊振濤居然伸筷子敲了敲碗,興哉樂禍了。

「這個,爸,不是的,總得給我一半吧,另一半是我孝敬你們的,還有妹妹他們也給幾萬花著,現在,我全部家當都在這卡里,這手頭上可是沒錢了。」齊天苦瓜著臉了,後悔不迭了。

「就給o萬,今年一年的花銷,別再來拿了。」風雅梅開口了,齊天不敢再嗦,就怕那o萬也給老頭子嚓了。

這小子,鬱悶著。不過,齊振濤在內心裡,還是相當感激葉凡的,畢竟,那是正當的賺來的近千萬,齊家有了這筆錢,根本就不用擔心錢的問題了。

「水州市副市長兼紅蓮區區委一職。」葉凡直白地倒出了看的位置。

「副市長,你小子也敢想。這事齊叔恐怕很難拿下來了,如果是紅蓮區副區長,也是正處級職務,甚至,給你弄進區常委會佔有一席之地,我都可以想辦法。」齊振濤也是直白地開口了。

「如果省城的段力挺呢?」葉凡拋出了底牌。

「段海天,怎麼可能。段海天此人也相當的強勢,最近一直想弄些成績出來樹立自己的威信。

你跟他難道認識,認識也不可能叫你去當副市長兼區委,那個位置,實話跟你說。

因為紅蓮區直管著紅蓮區、宏都區,馬港區。總人口估計將達到oo萬左右。

而整個地形呈一片刀片樣子豎著的。而馬港區聽說國家有大動作,準備建深水碼頭,十幾萬噸級巨輪估計都能進來。

有人猜測可能是國家在為軍港開闢的第二貯備,基位置的重要不要說咱們省,就是國家上頭也有人盯著的。

所以,不要說你,就是省里某些偏門的廳那些正廳級幹部都盯上了這個位置。

他們願意到紅蓮區去,這裡面牽扯的東西太多了。利益,永遠是人追求的最大目的。」齊振濤明擺著有些不信段海天會力挺葉凡。

「我是說真的,剛剛跟段通了電話,他叫我去的,其實,紅蓮區的事我也剛知道,要不是他跟我打電話,這個,我問這些幹什麼?說句實話,對那個位置我哪敢有如此期待,既然段話了,我也可以力拚一次。」葉凡很認真,齊振濤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