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九十三章天機難測紕漏咋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天機難測紕漏咋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許久,齊振濤才說道:「如果真要去爭取那個位置,省委組織部那一層關係是第一道卡口,你肯定得通過。

估計」紅蓮區因為是新設立的區,位置重要,甫已人選還得上省常委會討論,畢竟,紅蓮區在省委眼皮子底下。

區委班子一旦組建,將進一大批人,涉及面廣,關係著相當大層面官員的調整和升遷」多一個紅蓮區,你想想」能多出多少個位置出來。

咱們華夏什麼都缺,就是不差人。所以,組織部的盧部長估計是會支持你,你跟盧家那層關係」我就不用多說了。

段海天既然打電話叫你塞肯定會支持你了。再加上我,省委常委班子里也有三票了,還有誰,你小子說說。如果沒人了這事估計著還有難度?」,「鐵哥那邊的。」葉凡隱晦的說道。

「呵呵,我倒是把鐵托這個青天大老爺給忘了,好,有四票了」還有嗎?」,齊振濤像榨油一般」其實,實則是他也想探探葉凡底子。因為。

「這個,估計省軍區的鎮司令那邊可以爭取一下。」葉凡乾笑道。

「老鎮,要爭取你趕緊下手,老鎮可是不經常來開常委會的。」齊振濤笑了,「不過,如果有京城那位肯點頭那就鐵穩了。雖說老鎮跟他們並不是同一系的,甚至可以說老鎮還沒有很明顯的政治傾向」但是京城那位的面子鎮湯成不可能不賣」畢竟,對他來說,一個紅蓮開區區委書記,還上升不到各個利益集團層面上來。」

「暫時我不想去問這事?」葉凡態度堅決。

「算啦,我看看能否再爭取到一票。不過郭書記的態度才是風向標」你也得去嘮叨一下才對。」齊振濤笑道。

葉凡放下電話后馬上停蹄」立即開車趕到了水州,先拜訪了省紀委書記鐵托。

「葉凡林天民的事查得怎麼樣了?」鐵托問道。

「賀海緯正盯著,不過,一時半分不敢輕舉妄動,畢竟,他是公安部一個有份量的副部長。」葉凡說道」一臉的凝重。

「嗯,別急,慢慢來辦事要穩」千萬別因為操之過急而漏了大魚。對於這種大害蟲,我們紀委的態度很堅決如果他真有事,證據確鑿」紀委那邊我去說。」鐵托有些憤怒的說道。

「我明白。」葉凡點了點頭。

「你應該還有事吧,是不是羅州的事?」鐵托拿眼掃了葉凡一下,笑道。

「不是羅州,我想到紅蓮開區……」,葉凡把事說了一遍。

「可以試試,真拿不下也不要氣餒,畢竟你的路還長著。我這邊你打個電話就行了,不必來回奔bo。」,鐵托的話很樸實,但令人倍感親切。

不過」倒是葉凡認為相當有把握的省軍區司令鎮湯成那裡出了點紕漏,他是隱晦地說是葉凡來晚了。

其實就是答應別人了葉凡自然知道人家講的意思。聊了一陣子后見鎮湯成並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葉凡也就知趣的走了。

「到底怎麼回事?鎮湯成的態度轉變還真不小?」葉凡暗自皺了下眉頭。其實,鎮湯成老早就在打主意找個東家,他雖說是姓鎮,但並不是目前掌權的海派鎮系人馬。

鎮湯成覺得單幹很難得到提拔,本來前次有望到嶺南大軍區任副司令員的不過,最後這事都給黃了。

鎮湯成知道,背後支持他的人能量太小了那是因為支持他的人退居二線了。

沒有強有力的央派系集團支持,自己想更進一步那就相當難了。因為越往上職位越高,級別越高,位置倒是越來越少了。

最近,鎮湯成深思熟慮過後跟新調來的費滿天省長態度曖昧了起來。聽說費省長是粵西派主要人物之一,粵西派其實指的就是粵東省跟廣西那地兒三四個省出來的有份量好官員組成的政見小集團。

當然,也可以說,那幾個省的當權者核心是他們這個派系占的份量大一些。

「鐵哥,鎮湯成到底怎麼回事……」,葉凡把事給說了一遍。

「怎麼回事?人家有主了。」鐵占雄冷冷哼道」前次德平軍分區生的事過後,對於鎮湯成的態度,鐵占雄已經揣摩許久了,結合最近聽到的一些消息,也就明白了。

「誰是他的主人?」,葉凡有些不滿問道。

「不清楚,不過,人各有志,道不同不相為謀,算啦。」,鐵每雄哼聲道」心裡大為光火。

放下電話後葉凡人聯繫上了盧偉,到了盧家一趟。

葉凡拿出的是以前早就配製好,準備給自己物s的高手的最後一貼增功的葯,笑道:「小小禮物,不要見笑了。」

「這禮太貴重了,老朽都不好意思收了。不過,葉先生,要注意什友,還請你說清楚一點,我們也好有個準備。」盧家的長老盧仙逸陪著家主客氣地接待了葉凡。

「估計給四段服用較好,有機會提上一二個小層次,關鍵要看功底子了。如果底子深蘊,也許一舉到五段也有可能。」葉凡一番話剛完,盧偉的父親盧白雲那臉s倒是變了幾變」盧仙逸瞅了他一眼,咳了一聲,盧白雲反應過來,恢復了平靜。

葉凡自然把這一切收之眼底了,暗說是不是盧白雲想提功。不過,盧家沒人吭聲,葉凡當然不會自討沒趣」再說,即便盧偉跟自己是兄弟情」但有的事是人家的秘密,也不好打聽。

閑聊了一陣子就走了,葉凡並沒提什麼事。當然,紅蓮開區的事交給盧偉去提了。

晚上,盧明珠回到家裡。聽了有關紅蓮開安區以及葉凡的事後,也是一臉為難」說道:「這事我已經答應別人了,下次再幫他吧。」,「你講什麼話,這次非幫不可?」盧仙逸長老生氣了,用的是命令的口n。

「老爺子,這次的事真沒辦法。體制內的事你又不懂,還請你理解我,咱們盧家總得在體制內混下去,盧家才能長盛不衰。光是打打傷傷能幹出什麼來?」對於出身於一個傳承的武林家族,盧明珠有時也很無奈。

往往一回家,長老根本就不管你什麼想法,有什麼困難,提的要求自己能否辦到,都是以命令式口n說的。盧明珠已經受夠了。所以,這次她是再也忍不住了跟長老頂嘴了。

「明珠,對老爺子說話要注意著點。」,盧白雲那眉頭一皺,有些不滿了。

其實,盧仙逸是盧白雲幾兄妹的爺爺。歲數快達百歲高齡了,盧家人一直當神一樣供著他的。老爺子也很少話,有話的話盧家人會二話不說去做的。

「我知道哥,你不明白我有多難?有些事你只顧自己感受。你何曾想到過我的難處。我一心為了盧家,難道還有異心嗎?現在已經不是拳頭打天下,隨便能殺人的時代了,凡事講究個法度,還得注意規矩,這規矩你我都無法破得了」除非咱們盧家想出局。」,盧明珠爭辯道。

「真的無法改變嗎?」盧仙逸其實很疼自己這個孫女,雖說盧明珠都辦好幾了,但盧仙逸還當她是小孩子。

「真的沒辦法了,前次塵天不是跟我說是提名葉凡到德平的羅州市任書記」這方面我倒是在省里為他說了話的。嗯不到此人的胃口還真不小,居然想染指紅蓮開區?去紅蓮開區也行,副區長我可以想辦法。不過,想坐一把手位置,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那個位置,就是京里都有人拿眼盯著的。」盧明珠忍不住嘆了口氣,甚至」對葉凡已經有了一些成見。

「算啦,白雲,下次吧。」,盧仙逸嘆了口氣,好像一下子蒼老了許多,把盧偉招子過來,說道」「這禮太貴重了,你親自送還給葉凡,態度要誠懇,想必他也明白我們的意思了。」,「姑姑,難道幫一把就不行,為什麼?」盧偉生氣了,沖著盧明珠減道。

「滾一邊去,有你這樣吼你姑姑的嗎?」盧白雲一巴掌甩了過來,不過」最終落到了桌上,出地一聲。

「我以後不回家了,你們就知道,利,還是,利」利字當頭」哼1,盧偉拿起葯氣得跑了出去。

「哥」對不起1盧明珠眼圈有些紅了,這次的事事關重大」她實在是難以相幫。而且,她的立場也是站在盧家全局上考慮的。

「沒事,還是你那邊的事重要。你說得對,我們還是抱有老思想,現在已經不同往常了。

一個家族」沒有了官員在背後撐著,拳頭再大,一個警察局就能把你解決掉。

而有官員幫襯著,警察局長一句話就能壓制住他。比如你,即便是水州市公安局長,你一個電話過去也比我們幾個人合力的拳頭硬朗。

拳頭大還是帽子大,一目了然。長老」我也想開了。現在已經是現錢社會,不是明朝、清朝那個時候了。

功力提高一個段位,無非就是身體強些」再說,現在已經用不著我出手了。」盧白雲話講得好聽,實則心裡還是相當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