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我盧塵天是不是不該來德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我盧塵天是不是不該來德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盧仙逸嘆了口氣,有些落寞樣子淡淡掃了幾個兒孫一眼,閉目養神不想再說什麼了。

「我明白你們家的意思。」葉凡坐楚天閣.葉府的大廳龍椅上,淡淡的沖送葯回來的盧偉說道,擺了擺手,又說道,「這葯就不必送回來了,我們是兄弟,剛才我也看出一點了,估計是你爸想提功是吧?」

「嗯」盧偉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相當尷尬樣子,說道,「對不起大哥,這事,我們盧家,我……」

盧偉那拳頭捏得嚓直響。

「那就好,實話跟你說,這葯,就剩這最後一貼了。咱們是兄弟,你的父親我叫盧叔,就算是晚輩孝敬叔的吧。再說,你哪次來古川不得帶一大堆東西給我父母。至於說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反正還年輕,有的是機會是不是,呵呵」葉凡一臉坦然,笑道。

實則心裡還有難以釋懷,淡淡的失落縈繞在心間,想不到還真給齊振濤了,人的心機難測,為了自身利益,很難把握別人的心思。

「這個,我……」盧偉不好意思,遲疑著不敢拿。

「拿走,還想叫我大哥的話就聽我的。而且,我再次給你交待一下,關於我的事不必再向你家裡人提起。每件事都要交易的話還叫兄弟嗎?你聽到沒有?」葉凡臉色陰沉了下來。

「我拿走了。」盧偉拿著葯,怏怏然轉身就走了。這個,有關父親的事盧偉著實難以割捨,聽葉凡說這是最後一帖葯了,機會難得。

「我們盧家欠他一個天大人情,以後尋機再報吧。」盧仙逸拿著葯嘆了口氣,「白雲,準備一下,擇日不如撞日,今晚凌晨…服下。」

「這事,我們盧家是有些不地道,這葯,我服了有愧。」盧白雲嘆了口氣,蹲坐了起來。

葉凡一轉身進了浴室,臉上快要下雨了。

梅子輕輕的給他搓洗著,望著梅子那高聳的地方。葉凡伸手輕輕的捏在了那峰頭上。梅子的手還是沒停,任由他那個樣子,知道他心情不好。

突然,葉凡從浴缸彈身而起,一把抱緊了梅子往床上走去,梅子沒有絲毫掙扎,微微閉上了雙眼,準備接受那暴風驟雨般的強悍進入。因為,她早做好了準備。

滋啦幾下,梅子的睡袍被葉凡粗魯的全撕開了扔得滿屋都是,梅子輕輕的,溫順的擺好了姿勢,滿面通紅著柔聲說道:「哥,你進來吧,妹子準備好了。」

「不」葉凡突然清醒,大叫著一個健步跑了出去,一直跑到院外的樹林里,一陣子拳打腳踢,頓時,花飛樹斷,磚碎土揚,不久,滿地都是碎花斷樹。陳嘯天和陳軍早就被驚醒了,爺倆默默地在遠處看著沒吭一聲。

「大哥遇上麻煩了。」陳軍嘀咕道。

「是不是有人下手了,哼,殺了他。」陳嘯天突然冷冰冰哼道。

「估計不是江湖的事,應該是官場上的一些麻煩。我聽岳父說過了,大哥最近在爭取紅蓮開區那個位置。估摸著是這事出了什麼漏子。」陳軍略顯遲疑,說道。

「唉……」陳嘯天嘆了口氣,這方面的事他就沒什麼辦法了,不是靠拳頭能解決的事。

「我去問問岳父。」陳軍抬腳走了,陳軍的岳父是省城市委書記段海天。

梅子靜靜地躺床上等著,一直等到了大天亮也不見葉凡回來。穿上衣服出了院子,現陳嘯天正在收拾滿地的殘局。

「先生開車走了。」陳嘯天臉色不好看,頭也沒抬收拾著地下殘葉。

「嗯」梅子應了一聲,默默地蹲下跟陳老頭一起收拾起殘花敗柳來。

陳老頭從來把梅子當成葉凡的侍女,而陳老頭自己卻是把梅子當成自已親生女兒一般對待著。在陳老頭心,葉凡還是主公的位置,陳老頭,大部分思想還是處於是清朝封建時期。

「他要你了?」陳嘯天頭也沒回,問道。

「還沒有,本來昨天晚上他突然想要了,不過,一下子又沖了出來。」梅子那臉一紅,輕聲說道。

「唉,傻丫頭……你可得想清楚了,他是沒有半點名份給你的。這個在舊社會,叫人小妾,在新社會,叫情人,那是連半點名份都不會有的。他是官員,他得注意影響。」陳嘯天嘆了口氣望著山坡下大門的方向。

「我懂這個,我只想給他彈彈琴,只要他高興就行了。」梅子點了點頭,看了陳嘯天一眼,又說道,「我還怕他不會要我的。」

「不會的,什麼時候想起了他會的,只是,這事不急。」陳嘯天看上去是個大老粗,實則是精明沉穩著。

「嗯……」梅子點了點頭,不再吭聲,默默收拾了起來。

三天後,齊振濤來了電話,有些消沉口吻,說道:「段書記據理力爭,鐵書記舉了許多例子為證,我也講了很多。唉……」

「我知道了齊叔,謝謝你們了。我知道,在這件事上,郭書記態度有些不明朗,甚至可以說是模糊。

那天我找過他侄女郭秋天,她說是給我說過了,只是郭書記並沒表態,我知道,我的資歷太淺了,郭書記也許另有意人眩

不過,這德平我也不想呆了,羅州市我更不會去的,與其呆下去兩頭為難,疲於應付,不如離開。

齊叔看看省里一些廳局機關里是否還缺人。還有,那個位置給誰拿去了?我只是好奇,並沒其它什麼想法。」葉凡忍住心裡的失落,本來在見過郭秋天後葉凡就知道估計是沒戲了。

只有段、鐵、齊三人恐怕力量不夠。不過,心裡還是存在著一絲幻想和僥倖罷了。現在,齊振濤的一個電話,那是徹底打碎了心的幻想。

「那行,我查一下,給你弄個處長位置不難。至於副廳,我試試吧,估計希望不大,因為你沒有當縣委書記的經歷,不好說話。並且,這次的事既然上了省常委會,人家盯得緊。不過,那你先說說你想去什麼部門。」齊振濤有些不好意思。

「我聽齊叔安排就是了。」葉凡不想多說,掛了電話后久久難以入睡。

「天牆公路,去他的,億元鎮長,去他娘的,天大的成績有屁用,不如人家豪門放句屁話,老子不是狗命」葉凡一腳踢去,床頭櫃撞在牆上立即碎成了破柴片。

梅子進來了,嘴唇抖瑟了幾下,終究沒說話,那眼眶,全填滿了淚珠子,她,默默地收拾著。收拾完后正要轉身,葉凡突然說道:「你就在這裡洗一下,累出汗來了。」

「嗯」梅子應了一聲,心裡開始跳了起來,跑進了葉凡的浴室,裡面傳來嘩嘩的流水聲。半個鐘頭后出來了,她不敢看葉凡,往門口走去。

「晚上陪陪我怎麼樣梅子?」葉凡說著話,把手的雪茄狠狠地掐滅在煙灰缸里。

「嗯」梅子輕聲的應著,聲音都有些打顫,腳步有些虛浮,她慢慢的走向了床邊。

一隻大手伸來拉了一下,她倒在了床上……

第二早上,梅子醒了,現葉凡早就走了。

「唉……你就這樣子摟著我睡了一晚上,難道我真是截木頭,你連我的睡衣都沒脫。難道你一點都沒心動,我明明感覺到你那裡有反應的。頂得我難受,可是你就是不破門而入。我知道你不想傷害我,可是我不再乎,我願意讓你傷害我……」梅子嘆了口氣,躺床上苦煩著。

「葉凡,你真的要走?」庄世誠面無表情,淡淡的看了葉凡一眼。

「我想換個地方,德平也呆得有些煩了。」葉凡說道,看了庄世誠一眼,擠了點笑,說道,「對不起了庄書記,謝謝您一直來對我的特殊照顧和關懷。」

「唉,到省里后想回來看看隨時來。沒準兒過幾年我也會到省里的,咱們還可以一起共事,呵呵。」庄世誠擠了點笑出來,嘆了口氣,也不想再說話了,兩人默默的碰著酒杯子。

「這事,其實你早該去燕京一趟,給她說說,也許有辦法。」庄世誠說道。

「呵呵……」葉凡苦笑了兩聲,知道庄世誠講的『她』指鳳傾,他不願意提京城鳳家。

「你是不是跟傾鬧彆扭了?」庄世誠很是關懷。

「我跟她的事很複雜,算啦,庄書記,我走了,以後到省城來隨時叫我。」葉凡最後敬了庄世誠一杯,輕輕放下杯子,走了出去。

「這他的都是什麼世道,年齡年齡,資歷資歷,資歷比能力還重要嗎?難道出身低天生就該讓著高貴的混蛋什麼東西紅蓮開區,你們錯過了一個人才,一個能讓紅蓮開區帶出去騰飛的梟雄我庄世誠眼睛雪亮著,省委巨頭又如何?你們也有狗眼看人低的時候。你們,也有瞎眼的時候,狗屁不是,什麼玩意兒,唉,羅州,可惜了了一個將才……」庄世誠突然瘋了似的。

一把擼去,幾個盤子全掃到了地板上,出刺取的嘩啦聲。而且,粗話是一茬接著一茬。庄世誠,這位管理著旗下6oo萬人口的封疆大吏,此刻,他成屠夫了。

盧塵天沒說什麼,只是默默地拍了拍葉凡肩膀,說了一句話:「我盧塵天是不是不該來德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