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九十五章李上將插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李上將插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的站:

「兩碼事。」葉凡答了最後一句話走了出去。

「你還會叫我盧叔嗎?」盧塵天沖葉凡背影問道。

「佘的」這兩個字傳過來時,葉凡早就到樓梯口了。

「會什麼,莫名其妙,一個瘋子。」剛好一個小年青從樓棒下

來,聽到葉凡頭也沒轉的聲音後轉頭四周看了秦,沒現什麼人,這廝

還以為葉凡瘋了在說胡話。其實,盧塵天的門沒關緊,聽得到葉凡的

聲音。

其史,葉凡正在嘴裡喃喃道:「盧偉是我兄弟。」

這些天,葉凡還是正常地去大禹村指導工作,不過,羅州市市委書

記人選已經敲定了下來。

而人選,並不是省里c手的一伙人強勢推薦的人,因為,庄世誠和

盧塵天空前團結,在這事上聯合了全體德平地委常委們,一致反對省

里某伙人推薦的書記人選,強硬的要求德平的事德平地委自已作主。

而且,省委裡頭更是詭異,齊振濤、鐵托、段海天三位常委聯手,

以強硬姿態否決÷某些人要求省委重視德平第一市,收回第一市一把

手任命權一一羅州市委書記人選一事。

當然,省里那些人在知道不是葉凡當任,再加上齊、鐵、段三巨頭

聯手施壓,衡量得失之後也就沒再c手了。畢竟,庄世誠和盧塵天是

德平的一二把手。

有些事不能干預得太過份了,會引起強勁反彈的。南福省,上頭

還有央政府,並不是獨立的一個國家,都有規則壓制著的。

當然,葉凡也曉得,在這裡面,顧家的影子絕對是有的。不光一

個顧家,裡頭關係相當複雜,好像還有著費省長的影子,至於貞瑤的父

親宋初傑,那是絕對有份頭的。

葉凡每天晚上揣摩也沒揣摩出個頭緒來,不得不感嘆省里關係的糾

纏,太亂y

「想不到,一個小小的區委書記,曹、顧兩家居然聯合了費家,說

動本地的宋家一起下手,呵呵呵,整個南福省常委去了一大半,好威

風氨特勤退役的李嘯峰上將坐輪椅上冷笑連連。

「呵呵呵,讓那小子受些磨難也好。」鎮東海彼為興哉樂禍笑

著。

「你那點心思以為我還不清楚,一直在打那小子主意。不過,沒

戲的,那小子的愛好不在此。看到沒有,這次泰王國一行,如此順利,

一兵一彈沒有打出去,而且,還為特勤撈回了萬美金外加科能組那

幫老傢伙都眼饞得流口水的『妖毒』。

聽說那幫老傢伙在連夜攻關,試著配製什麼新玩意兒,我到是有

些期待能整出什麼妖蛾子來。」李嘯峰笑道。

「你我也可撈了不少,咱現在的家底子也有三百萬了,哈哈哈,

百萬富翁,好像也很容易實現嘛……」鈣東海講的自然是葉凡賭拳的

事。

「呵呵,那是,當時我把那艾姍萬存摺交給老婆子時,老婆子那手都

在顫慄。有愧啊,老婆子從沒見過這麼大一筆錢。」李嘯峰臉上也露

出了笑容。

「其實我知道老嫂子不是貪圖那幾百萬,主要是覺得你家那小子以

後有了這筆錢,在紀委也能混得風聲水起,不用擔心經濟問題了。咱

們國家的幹部,在落的人裡頭,估計有一大半都是栽在錢手上。」

鎮東海笑道。

「嗯,我也放心了。李龍那小子在紀委監察窒任一個主任,一

個月工資並不高,就是加上出外補貼,生活還是相當的拮据的。

時常都要伸手問我要錢,而且,他花錢也不像我們這些老頭子那

般計劃著用的。

不過,有一點他深懂得,作為一個紀委幹部,絕對不能伸手的,向

我伸手還是行的。

這次聽說僅用了一閃一招就把泰王國那個什麼傑克的所謂狗

屁拳皇給踢到擂台下了,你我都賺了幾百萬。

就這筆錢,去投資干點小生意,我兒子也夠用上一輩子了。解決

了後顧之憂,哈哈哈,痛快」李嘯峰笑道,是真高興了。

「老李,你說說,佛摩岩那個長鬍子老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好像

比葉凡還要厲害?聽張雄彙報說是此人長相像咱們華夏人。」鎮東海

一臉凝重。

「這個難說了,像華夏人正常,咱們華夏人在外國生活的可是不

少,光憑這個難以判斷。更何況,咱們華夏地大物博,人口世界之最,

是藏龍虎之地,高手明面上看去就那幾個在晃悠,比如陳無+&#9&,實

際上,暗隱藏的卻是不在少數,就是咱們特勤也記不過來。」李嘯

峰想了相,還是搖了搖頭。

「可惜,那老傢伙為了跟葉

凡講話,把張雄等人支開了。這事,葉凡那小子肯定知曉內情,不

過,他肯定不會說的。

我是懷疑那人跟葉凡有什麼關係。聽張雄說,兩人分手時,那老

傢伙還送了葉凡一皮袋子東西,也不知是什麼東西。

後來,好像連脖頸上掛的一串東西都交給葉凡了。這裡面不會有

什麼道道吧。」鎮東海早就盯jl了這種高手,不過,葉凡的師伯費青

山太神秘了,再說o年沒在華夏露臉了,所以,他根本就查不到有關

他的一點資料。

而且,這種大高手,來無影去無蹤的,想派人跟上都難,再說「

鎮東海也不敢,要是惹得那種人惱火了給宰了自已手下那損失可就大

了。

「算啦,只要他對葉凡好,以後總不能眼看著葉凡出危險而不出

手,呵呵,也等於為咱們免費賺了一個背後的級高手。」李嘯峰笑道,斜了鎮東海一眼,你這次可是賺足了,錢到手

了。那個杜峰可是七段高手,現在談得怎麼樣了?」

「此人很倔,目前連我都不相信,說是只相信葉凡,要談也是跟葉

凡談。真有些惱人,葉凡那小傢伙有什麼東西值得杜峰如此信任他?

老子一上將講話當放屁了。」鎮東海是笑著講這話的。

「這難道不是好事?葉凡才是特勤9j未來,杜峰由他手上收服,像

這種人,以後會忠心跟著葉凡的勺不過,估計他們倆也有什麼暗交

易,也許就是葉凡要幫他擺平浦海市杜家的私事。」李嘯峰說道,皺

了皺眉頭。

「嗯,這事也是特勤的事,如果葉凡出馬的話需要特勤幫助,我

們會全力協助的。

浦海市杜家,那個杜子月有時也過頭了一些,是該敲打一下才行

了。

此人最近雄心膨脹,自認為功力越高,大有蔑視天下的狂妄感

覺。」鎮東海也皺了皺眉頭,看了李嘯峰一眼,又說道,「不過,此

人號稱華夏四秀,也著實了得,三十齣頭居然達到七段,了不起的天

才。

「哼天才,還輪不到他,葉凡在他頭上壓著的。」李嘯峰哼聲

道,「如果杜子月不肯妥協,咱們特勤也不介意把浦海市杜家連根拔

了。杜峰能為特勤所用,這就是國家最大的收穫。」

「連椒拔了,呵呵,不可能。杜子月雖說不能為國家所用,但其

人的影響在政商兩界都不小的。

要是連根拔了杜子月,那華夏四秀其它三大家族會怎麼想。前次

葉凡敲打了海南勾陳家族,他們家倒不用擔心了。

不過,華夏的古老家族不光這幾家,很多的,四個巴掌應該數不過

來的。

咱們最多玩玩敲山震虎遊戲,至於說一鍋端了,國家不可能允許

的,而且,對咱們特勤的成長也不利。

雖說那些大家族各自為陣,但是,在特勤需要人才的時候還是能從

他們那裡抽調到一部分人補充進來的。前次海南勾家不是就補進來兩

個。」鎮東海的話分析得很透。

「呵呵,我倒是沒想到,你打的好主意,讓他們免費為國家培養人

才。

他們,倒成了國家免費的造血基地,特勤不用出一分錢,此計甚

妙啊

前次是海南勾家,這次輪到浦海市杜家了,下次是不是就該輪到新

疆那什麼爬狐狸的鳳四姑娘啦。

還好啊,盡為特勤作貢獻。乾的全是苦力活,像一頭奶

牛,吃的是草,擠出的奶。

咱們特勤給了什麼給他,咱們特勤,說難聽點,眼巴巴的看著他

被政府官場上一群自私自大,自以為是,完全瞎眼看人,歪嘴說話的跳

梁小丑欺負著卻是無襝於衷,講起來都丟臉氨李嘯峰自然是藉機在

譏諷鎮東海鐵石心腸了。

「那個,李老,我也是沒辦法,特勤有特勤的紀律,咱們不能bsp政府的事。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當初這規定你還簽過字的。」鎮東

海也是一臉苦笑。

「一根筋你不能出手,就不能支使著你的好友出手,哼不幫就

不幫,話講得這般好聽。不過,如果能拿下杜峰,為特勤送來

了七段高手,還有,這次弄回了『妖毒』,你是不是該提拔一下他

了。」李嘯天冷冷哼道。

「提拔是肯定的,我正在跟幾位同志商量著,看看能否擠出一『少

將』名額來。至於職務,我想把第八組大帥印給他,他不接招有啥辦

法,再說,目前時機不成熟,過幾年再說了。」鎮東海哭笑不得了。有度,更安全!dxi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