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零九十六章中組部考核小葉同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中組部考核小葉同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擠個屁,乾脆把我那上將頭銜給他算啦,反正老子也退休了,那名額在特勤不是空著了。軍委那幫老傢伙還真會說事,還有,你不幫葉小子,我出手幫他一把算啦,反正我現在退休了,已經不是特勤的人了,幫他一把不算違反紀律吧1,李嘯峰狠了。

「上將1,鎮東海那額頭上終於冒汗了,心道上將是不可能的,少將還得爭取,李老頭講氣話了。不過,李老頭肯出手幫葉凡,老子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也免得我心裡有愧,呵呵……,「少將方面我儘力。」,鎮東海說道,「至於你幫他的事倒是不違反特勤紀律,因為你退休了,已經退出了特勤。不過,你的影響力太大,幫一次把還是行的,也要注意影響,別整天罩著那小子,雛鷹是難以長出硬翅膀的。」,「這個我還不清楚嗎?你小子當年不是也流著鼻涕跟在老子身後,哼1李嘯峰譏諷道。

「嘿嘿,我知道你清楚,就當我沒聽見行不行?」鎮東海乾笑了兩聲,說道,「,這次曹顧兩家還聯合了費家,的確做得有些過火了一些。郭撲陽態度曖昧,不過,聽說那小子還有點能量,還能說動三個省委常委為他出面。不過李老,你準備怎麼樣幫他?」,「管你屁事,幫你又不幫」那是老子的事!你小鎮子安什麼心,問七問八的煩人1李嘯峰才不鳥鎮東海,那一句罵出,就連一旁站著的一個少將都差點笑出聲來……,這特勤裡頭,估計就李嘯峰能把鎮東海講成「小鎮子」那根本就是一太監的稱號。

至於說鎮東海同志」就只剩下苦笑的份頭,對於李嘯峰此人的脾氣,他還能說什麼」再說,李嘯峰資格老,就是當場煽自己一耳光還得把臉湊上去叫他再打另外一邊,消消氣什麼的。

只是苦了一旁的那少將,憋不住了趕緊用手按住了嘴巴。

李嘯峰一瞪眼沖那少將哼道:「還不推老子回去,老子要去辦事,把圓圓叫出來」呵呵。還得在她身上打點小主意才對頭。」

「圓圓,這老傢伙,就知道他會用這一招,不過,不懂得這老傢伙盯上了什麼地方?」鎮東海沖著李嘯峰背影喃喃道。

「粵東那邊不是正在建設一個基地,兩事湊一塊,你偷著樂吧。」李嘯峰好像在自言自語,鎮東海一聽,那眼神突然一轉,喃喃道,「我咋把這事兒給忘光光了,真是該抽啊1,,町a年2月,號,離年底就十來天了。

葉凡正懶散的躺床上,昨晚上為了拉住一個大客戶進入大禹村,那是喝高了,到現在頭還在痛蒙的。

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裡面傳出庄世誠聲音道:「,葉凡」馬上到我辦公室來」快一點。」

葉凡那是立馬起床,隨便搞了一下急匆匆往庄世誠哪裡跑,暗說老莊也是,這一大早的叫什麼,不會是大禹村生什麼大事故了吧?真他娘的倒霉啊,這一茬一茬的。

一進庄世誠的小會客廳,現盧塵天也到了,還有地委副書記孫國棟。沙轉角上正坐著三個人,二男一女的。

「你就是葉凡同志?」,那個高瘦男子站了起來,問道。

「葉凡同志,他是組部幹部二局下來的馬處長。」,庄世誠一臉笑著先介紹了瘦臉男子,接著又指著另外兩位介紹道,「這位是省委組織的姜部長,你估計還見過,這位是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的鐘處長。」,「你好馬處長,姜部長,鍾處長。」,葉凡趕緊打招呼了,心裡直犯嘀咕這組部的官員找自己幹嘛,自己不過調到省里某廳工作,估摸著有省委組織部下來一個小科長考核一下就夠給面子的了,難不成齊振濤把自己給弄進了組部?好像齊振濤還沒那般威力……

要知道組部幹部二局也叫黨政與外事幹部局,主要職能是負責考察各盛自治區、直轄市及央直屬機關黨群、政法、外事部門領導班子及央管理的幹部,後備幹部。

各省委、自治區委、直轄市委組織部正副部長,央直屬機關及各部委人事幹部部正副部長,對盛自治區、直轄市,央直屬機關部級領導班子的調整和央管理幹部的職務任免、交流、待遇、離退休等問題提出……

他們考察的都是副省部級別及以上幹部,葉凡一個小處長,哪能大炮打蚊子用。

「,呵呵,葉凡同志,我今天下來你可能有些意外。其實,不必意外,這是組織惱式考核。葉凡同志既然到了,那就從庄書記這裡開始巴,就在這會客廳吧,葉凡同志,你們先到隔壁休息一下,隨時等著問話。」馬青處長的態度相當的好,還衝葉凡笑著解釋。

這個子,可是弄得庄世誠和盧塵天有些犯迷糊。馬青在組部里雖說只是一個小處長,但其人份量足。

如果說葉凡是副省級幹部,馬青客氣一點還有點道理,可是葉凡不就一個處長,馬青哪能對他客氣。

像馬青這種人下來,一般都是一臉嚴肅的。所以,對於馬青的詭異舉動,就是省委組織部陪他下來的姜則武事部長也在犯嘀咕。

至於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的鐘玉處長心裡那當然是震驚不已了。不知這葉凡是何等來頭。

用得著組部的馬處長如此善意解釋一翻還外帶著滿臉微笑,一團和氣,好像葉凡才是組織部下來的,馬青是被考核者,全吊過頭了。

「謝謝,我先出去了。」葉凡表現還算是淡定,禮貌的點了點頭跟著盧塵天等人出去了,因為這個考核是一個個來的,不可能扎堆。

過後,馬青詳細了解了葉凡所乾的一些事,後來又去天牆公路指揮部,德平建設局走了過場,一天時間,馬青連夜趕回水州了。

「葉凡,你到底是去什麼地方?」庄世誠問道,他也不清楚,因為馬青沒有透露一丁點,還以為葉凡自己去弄的這事,心裡對自己的去處應該有點底子。

「不清楚1葉凡搖了搖頭」一旁的盧塵天和孫國棟都露出一絲疑惑。三人那眼神全在葉凡身上打轉,大有你小子不說出來絕不會放過你的架勢。

葉凡當然瞧見了,苦笑著說道:「三位大領導,我真是有些迷乎,你也看見了,我天天呆德平,哪能把工作搞進組部,說句實話,組部在啥地方我都不清楚,更別說認識什麼人了?」

「人在德平並不代表著你不能打電話,瞞什麼,都這個時候了還瞞,有意思嗎?」盧塵天冷冷哼道,對葉凡的回答有些不滿了,認為這小子盡在打馬虎眼。

「我真不曉得,我誓,天地良心!我要是去活動了出門被車撞死。」葉凡下了毒誓,庄世誠等人若有所思,點了點頭。知道這小子沒隱瞞什麼了。

「這倒怪了,組部來考核你,你又不是副省級大員,小葉,你不會要去的地方是央部委吧?」庄世誠呵呵笑道。

「不清楚,省里我倒是問了一下,打算回省里某廳干一段時間的。這個我也一直迷糊著,到現在好像在做夢一般。回省廳工作,用得著組部出面嗎?真是通啊1葉凡摸了摸沒毛的下巴,一臉的疑惑,實則心裡暗就隱隱的猜到了一些什麼,估摸著不是鳳家的鳳傾城在搞鬼就是喬家的圓圓了。

「不管去啥地方,德平還是你的家,常回來看看。如果在央部委任職,以後有什麼事不要忘了德平,呵呵。」盧塵天已經開始打起了算盤。

「相信小葉同志是個戀舊的人。」孫國棟在一旁幫腔著笑道。

晚上,三位巨頭親自陪葉凡就餐,就在地委食堂吃的,那當然,立即驚爆了地委那些幹部眼球了。

「聽說沒有,組部下來考核葉凡了。」行署辦主任陳蕾正跟地委組織部副部長蔡紅藕,以及千洛公司的溫寶玲一邊吃一邊笑聊著。

「唉,也許以後見不著他子,紅藕,他是不是要去燕京了?」溫寶玲臉上掛著淡淡的莫名情緒。

「不清楚,很保密,上頭來的人並沒意向指出是什麼地方。肯定不在南福省了,去央部委的可能性很大。

」蔡紅藕也嘆了口氣。

「溫姐,想他的話那晚上就獻身羅」男人嘛,吃了你就不會把你忘了」咯咯悔……,…」陳蕾妖艷的大笑了起來,溫寶玲白了她一眼,臉有些紅了,「哼道,「要獻身你去,看你家那位不打斷你的腿。」

「所以說我不敢去,溫姐可是自由身的,現在還沒找過男人吧,咯咯悔……,…」陳蕾母雞下蛋一般咯咯咯笑個不停。

「溫姐,你得抓緊了,就選晚上正合適,就怕他明天就飛了。」蔡紅藕也乾笑不已。

惹得溫寶玲大為惱火,撲了上去,倆人扯在了一起。幸好在包廂里對,不然,還真會驚爆一地眼球的,因為,兩人的山峰裸露在了外頭還不管不顧的胡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