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章請主席批評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章請主席批評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鎮主席,我要向你檢討一下。我跟李將軍都趁機借葉少將那一拳頭賺了幾百萬si錢,請主席批評,這錢,我們打算捐瞪給國家。」鎮東海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捐瞪,不必了。該ji的稅ji了就走了」這是你們應得的。再說,那是外國人的錢,在當地也是合法收入」賺點無妨。當然,在咱們國家是不允許做這事的,此一地彼一地罷了」政策,也是相對的,不能太死板嘛1,鎮主席搖了搖手……,鎮東海和李嘯峰也就鬆了口氣,xi葉同志那懸著的心也鬆了下來,剛才還真給嚇了一跳。

要是鎮東海帶了頭捐贈,那自己那2oo萬美金難道還敢放兜里,這個要充公,葉凡自然冉痛了。就是李嘯峰和鎮東海都擔心不已」嘴裡說著捐贈」實則當然不甘了,只是這兩老傢伙城府深,面上沒表現絲毫罷了。

走前」鎮主席重重地拍了一下肩上扛著月芽金星的葉凡少將,收斂了笑意,嚴肅說道:「熊山基地就ji給你了,有沒信心讓它不受到一絲傷害1,「我保證1葉凡只噴出三個沉甸甸的字,鎮主席再沒說什麼」揚了揚手」在葉凡的軍銜上輕輕的mo了一下,噠噠噠著走了。

這一刻,葉凡才感覺到那少將軍銜的沉重,猶豫泰山一般壓得自己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心裡暗罵道:「媽的,這將軍好像也不是那麼好當的,將軍,意味著沉重的責任。」

授勛完后,不久到了鎮東海辦公室。

裡面正坐著一個身著大校服的魁武漢子」不過,這漢子那身體卻是微微顫慄著,一邊屁股坐在沙上,另一邊屁股懸空著,嘴也一直在無聲地動著,不知在念叨著什麼」肯定是緊張所致的。

一見響動,趕緊站了起來」一個立正叫道:「長好1

「嗯」錢森」不必拘束,這位就是葉將軍。」鎮東海指著葉凡介紹道。

「葉將軍您好,我是熊山基地負責人錢森。」,錢森微微一愣,自然是驚訝異常,想不到未來的直管領導居然是個m頭xi子。

這個,也太違背常理了,不過,旋即,錢森醒過過來」叭地一聲,趕緊又是一個標準軍禮。

過後」錢森具體向葉凡介紹了熊山基地」鎮東海又ji待了一些事務,葉凡才走出了特勤總部。

「兄弟,聽說你升了?」剛被軍車秘密送到一個路口,看見一輛很酷的大號吉普停在了旁邊。狼破天那聲音老遠就扯喊了起來。

「是老狼啊,呵呵。」葉凡大步走了過去」往裡一探頭」又笑道」「鐵哥也來了。」

「這麼大的喜事我們怎麼能不來,走,到海王星去瀟洒一番再說。」鐵占雄豪爽的笑了。

海王星在京城並不是十分有名氣,但是」只有圈內人士才知道那是個什麼地方。只有特殊的貴賓卡才能進入的高檔消費場所。

不久」李將軍的兒子李龍也到了。

正喝著,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葉凡一接聽,臉s瞬間大變,喊道:「子奇別急,你在什麼地方,我馬上過來。」

「二哥」我們在長城八達嶺腳下,倩倩說是要去長城,我借了部車子」玩到晚上,誰知剛下到公路上車子壞了,我正換輪胎,突然從林子里衝出四個mng著絲襪大漢,我放倒了兩個,不過受傷了,倩倩被他們抓去了。」葉凡的二弟葉子奇嘶啞的喊叫著。

葉凡二話沒說立擊往外沖」鐵占雄和狼破天,還有李龍一看,趕緊喊著跟了上去。

「老狼開車,去長城八達嶺腳下。」,葉凡那臉凶煞得可怕,轉爾又喊道」「快點,我弟弟女朋友被綁架了。」,「媽的1,狼破天一聲吼叫,那軍車拉響了警報飛飆了出去。

「快問清楚到底怎麼回事?」鐵占雄也急了。

「快點說,到底怎麼回事?」葉凡沖電話喊道。

「四個mng面大漢,身手相當的狠辣,我打傷了兩個」不過」四個人太強」我也受傷了,一個大漢還叫囂著說是要幹了我女朋友,往樹林里拐了個彎跑了。」葉子奇喊道。

「有沒坐車子走。」葉凡問道。

「一個纏著我脫不開身,我是看見往樹林子里跑的。」葉子奇說道。

「鐵哥,招些人來,往林子里跑的。」,葉凡說道。

「我已經叫他們出來了,地點八達嶺腳下,全面封閉搜山,哼1,鐵占雄那臉yin沉得可怕。

正說著,葉凡電話剛放下」電話又響了起來,裡面傳來陳嘯天憤怒的聲音道:「先生,家裡生大事。剛才紫衣學校通知她回去,是梅子跟她一起回去的。在水州東城的虎林旁衝出幾個mng面人來,幾個人一句話都沒說要搶走你妹妹紫衣。梅子喊叫著沖了上去,你妹子也很勇敢,大叫著扭打在了一起。幸好旁邊有十幾個軍人吃了夜宵正路過,在他們幫忙下紫衣和梅子沒被搶走,不過,唉……」

「到底怎麼啦,紫衣和梅子怎麼樣了?」葉凡急著吼了起來,這廝已經急紅了眼。

「紫衣受重傷」梅子暈mi不醒正動手術。現正在醫院,我跟練軍在。水州市公安局的人也到了。」陳嘯天嘆了口氣,那嘴都在抖瑟,看來快暴怒了。

「又是mng面人,是不是有預謀的,不會這麼巧合吧?」鐵占雄說道。

「張強,你帶一個連到我家裡,我妹子紫衣,把兇手給老子抓出來。」,葉凡直接打給了獵的的張強,並且把事說了一遍。

張強二話沒說,點了一個連,開著七輛軍車就要出。其實,獵豹部隊的一個連實際上只有3o來人,跟普通部隊一個排的編製差不多。

獵的現在擴充到4oo來人」加上打雜的合一起也才一千號人,可是編製卻是正師級。因為,獵豹走的是jing兵強將的路子,以一抵五就是他們的口號。

「張強,為什麼要帶一個連出去,這麼大動靜向組織說明理由。你沒有動用他們的權力,如果是三四個人我不攔你,人員太多,嚴重標。」突然看見一個人影攔在了車道前,抬頭一看,不是獵豹目前的主持人馬尚志常務副師長還有誰?

「接到上級命令,事急從權,馬師長,請讓開。」張強冷冰冰哼道。

「上級,哪個上級,請出示上級手諭。是什麼理由要調動一個連?」,馬尚志絲毫不讓,身體站得筆直。

「對不起」此事保密,有責任我張強一人承擔,請讓開1張強不願意說出葉凡來。

「你承擔,你承擔得起嗎?今天不拿出手諭和調兵通知,你休想跨出這大門一步。在這裡,還是我馬尚志說了算,簡直是胡鬧!哼1馬尚志其實講的是實情」獵豹因為權力大,所以,在調兵一塊上有著嚴格的章程規定的。

不過,像張強這種有時事突然,臨時頭出兵的也偶有生。而張強也是副師長,只是馬尚志是常務主持,級別是正師級的。

一般來說,如果張強願意承擔責任的話一般的領導都不會狗咬耗子多管閑事的。

不過」馬尚志最近對張強很有意見,認為他是葉凡一夥的。而且,最近幾次的事都是被葉凡給bi得有些丟臉。

馬尚志更是意見逐漸增大」最主要的就是核心第八組正帥位置一直掛空著」馬尚志託了人去講這事,不過,鎮東海都沒理會,馬尚志心裡失望之極,所以,內心的火就要爆了。

張強一調兵,而且說出是長命令的,肯定指葉凡了,不是葉凡,如果是總部長,肯定先得先通知馬尚志的。

馬尚志這麼一兜轉就猜到了跟葉凡有關係,所以,故意以章程來壓制張強」而且,說得是冠冕堂皇的。

「葉副帥的妹子被打成重傷,表妹現在還昏mi不醒,副帥要求我帶兵去查一下,就這點事,馬師長,希望你能通融一下。」張強當然沒有手諭了,只好走過去湊馬尚志耳旁把事說叨了一遍。

……哼!那是地方上的事,想必水州市公安已經出面了,何用勞動獵的?做為領導,更應該遵守獵豹的法令。

更應該把國家的大事放心上,別整天為了一點si事動用國家特殊力量,你這是違反軍規的。

今天這事就算了,立即把人撤回去,不然1馬尚志絲毫不讓」余光中看見另一個副師長劉浩朋走了過來,腰竿子覺得更硬實了不少。

因為劉浩朋可是京城顧家推上來的,兩人在獵豹互為同盟,常常把張強壓製得話語權都快被磨光了。

馬尚志一句話噴出,張強那臉都快黑了,吼道:「馬尚志,你他娘的還有沒人情味?」

「麻痹的!給我拉下來,公然辱罵領導。」馬尚志來勁了,沖張強一聲大吼,不過,身旁的兩個跟班望了張強一眼卻是不敢去觸那霉頭。

眼見兩個跟班很怕張強不敢有動作,馬尚志怒了,抬起一腳踢去,地下塊磚頭被他踢向飛砸向了張強,地一聲乓響,大磚頭被張強手擱了一下砸在了車框上,出刺耳的聲音。

「,混蛋!還敢動手砸人1張強是再也忍不住了,隨手c起車裡一隻份量相當重的保溫杯砸向了老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