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坦克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坦克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坦克團

這些,就是用屁股想也能想到些什麼了。還有,狼破天、鐵占雄、齊天等人跟葉凡生死之交。

水州葉府里還藏著一個七段位的老頭子,好像姓陳。這些一湊和,就是一股不可小視的力量。

即便是咱們特勤a組全組實力,也未必能比他們強多少。」李嘯峰臉上1u出了少有的凝重,李老一生為國,生怕的是國家因此事受到重創。

「李老,鎮將軍,絕不能讓悲劇生,那將是一個不可收拾的局面。」一旁的顧全臉臭臭的也是相當的不好看。

「什麼?張強跟齊天都被馬尚志抓起來了啦?」葉凡一邊搜著一邊接著電話,聽了梅亦秋的彙報,那肺都快氣炸了。

立即打了電話給鎮東海,那是再也忍不住了,大吼道:「我葉凡哪點對不住國家,對不住特勤,對不起華夏人民了?

為國,我九死一生,你們給了我什麼?我的家人生死未卜,特勤難道是冷血動物,一定要照章辦事。

我要求張強帶一個連到水州,一來保護我的家人,怕他們再受傷害,一來也是想查清此事。

為什麼,馬尚志要把齊天和張強都關了起來。今天我葉凡把話擱這兒了,如果馬尚志再不放人,別怪我殘了他,哼」

「別急,這事我還沒收到消息,我馬上查詢,立即派人到水州第一醫院保護你的家人,查清此事。還有一點,葉凡,遇事要冷靜,衝動是魔鬼。你要隨時記住,只有冷靜才能救你的家人。這事,我們特勤不會坐視不管的,我鎮東海這帽子不要,也要出兵了。」鎮東海的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掛了電話后再也忍不住了,一掌拍在桌上吼道:「格娘老子的,都什麼事?」

「怎麼啦?」顧全一臉驚異,問道。

「馬尚志那un球,這個關鍵時刻……」鎮東海把話說了一遍。

「軍隊那一塊我來安排,畢竟我還有著軍委顧問的身份。老鎮,這事你不好出面,不然,軍委那幫老傢伙又得說特勤插手軍方事務,干涉地方政事了。」顧全一臉堅定,說道。

因為顧全是軍方派駐特勤的代表,他還是軍委的顧問。其實,軍委派顧全到特勤來有監督的作用,想不到顧全都給惹怒了。

「是老趙嗎?借幾個兵用用。」顧全立即打給了燕京軍區副司令員趙括中將。

「借兵,要多少人,什麼事?」趙括乾淨利落問道,他跟顧全的關係還是不錯的,時下正值趙家因趙寶剛退休帶來的逐漸衰退時機,趙家的權力,這個時候也是最脆弱的時候,顧全肯來電話相求趙括當然不會拒絕了。

而且,顧全這個人從來辦事沉穩,絕不會捅出什麼大簍子的,這一點趙括是最清楚了。要知道在都之地調兵那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即便是趙括也不敢做這蠢事的。如果被對手抓住把柄,那夠老趙同志好好喝一壺的。

「是這樣的,葉凡……」反正趙括知道葉凡的身份,顧全沒再隱瞞什麼。

「你稍等,我先問問哪支部隊離八達嶺較近。」趙括道了聲掛了電話。

顧全知道他是去請示趙家的掌舵人趙寶剛了,對於出兵的大事,趙括也不敢輕舉妄岳難道會不知哪支部隊離八達嶺較近,那簡直就是廢話。

「爸,調還是不調,離八達嶺較近的就是xxxx部隊。」趙括一臉凝重,問道。

「都之地,牽一而動全身,各方勢力全盯得緊,如果咱們冒然出兵,被對手抓住把柄,也許,你這中將副司令職位將危了。你一生的仕途也將就此中止,這事,我不打算回答你,我老了,都半截入土的人,趙括,你以後就是咱們趙家在軍界的代表了,此事,由你決定。」趙寶剛半眯著眼,淡淡說完后乾脆全眯上了眼。

趙括知道,老頭子是在考驗自己,略作沉思之後趙括直接拔通了電話,說道:「張團長,立即抽出兩個連到八達嶺協助公安部執行緊急追捕任務,要注意士兵們的安全是第一要務,注意不要搞出太大動靜,你明白嗎?立即跟鐵占雄副部長聯繫具體事務,電話是……馬上出……」

做完這些後趙括給顧全去了電話,放下電話后瞅了趙寶剛一眼,試探xing問道:「爸,我做得……」

「人生在於搏做官,有時也要有賭徒心理。你這次的事就在搏,勝了,你將贏得一個大有前途的年青人衷心感謝,敗了,你將會受千夫所指,什麼未經軍區、軍委、組織批准,胡亂出兵,在都之地,是不是想yin謀作亂犯上等等大帽子都將扣你頭上。」趙寶剛沒回答正確不是錯誤,而是跟兒子閑聊了起來。

同一時刻,鎮東海電話到了水州獵豹,哼道:「馬尚志,你到底想幹什麼?

立即放了張強和齊天,叫他們帶一個連到水州保護葉副帥家人,查清此事。

獵豹雖說不干涉地方事務,但是,這次的事是個特例,那是對咱們的核心人物的一次yin謀攻擊。

咱們特勤再不出面,那將會失去所有特戰隊員的心。這是總部領導班子集體決定的,馬上執行。」

放下電話后,鎮東海想了想,又指示張雄帶著一個小分隊到了八達嶺,全力配合葉副帥搜捕罪犯。

燕京的深夜很平靜,但在八達嶺,到處都是手電筒,猶如滿天星斗。對外的口風就是部隊聯合幹警們的一次夜晚圍捕演習,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畢竟這是都,各方媒體都關注著。

陳軍留水州,陳嘯天趕到了燕京。

凌晨…,綁架者好像憑宛消失了。這個問題就大了,綁架份子完全可以利用時間差,un進擁有一千多萬人口的燕京市,想在這麼多人裡面找到幾個人,猶如大海撈針。

葉凡一臉疲憊,坐在一大樹下。

「老弟,剛才我跟破天,李龍以及公安部,紀委的專家,情報組高手研究分析過了,是不是顧家那小子搞的鬼?南海那個勾陳家族最近沒什麼活動,再說,他們有兩個家人在特勤,應該不敢亂來。」鐵占雄說道。

「難道還真是顧俊飛那孫子乾的?」葉凡哼道。

「有可能。」鐵占雄哼道。

「不管了,只要有可能,寧肯錯殺八千,也絕不能放過一個。我馬上叫陳老去走一遭,抓了回來逼問一下。鐵哥,立即搜找一下,那小子在什麼地方,我要他的準確地點。」葉凡立即給陳嘯天去了電話。

「好」鐵占雄自去安排了。

搜捕還在進行,不過,葉凡心情跌到了低谷,這麼長時間了,即便是救回宋倩倩,按歹徒臨走前的說法是要搞了她,估計弟弟的這個女朋友有些懸了。葉凡已經作好了最壞的打算,該怎麼樣去勸導弟弟,那可是一個大問題了。

「還是沒消息」李嘯峰那牙杯敲得像打擊樂器,叮叮噹噹作響個不停,而且,工作人員已經換了第五隻牙杯了。鎮東海掃了他一眼,沒作聲。顧全坐在一角,眼前那煙蒂都堆滿了。

「什麼地方都搜過,歹徒難道會法術土遁了不成?」顧全一臉疑uo。

「會不會藏在部隊裡面?」這時,狼破天突然漏出了一句。

「對了,八達嶺附近就部隊咱們沒進去搜過,按理說歹徒再快也不可能跑進多源餚是山,不那麼好跑的。」鐵占雄一拍大tui叫道。

「查一下,附近是哪支部隊?」葉凡哼道,張雄自去安排。

凌晨六點,天漸漸亮了。

特勤總部,鎮東海獃獃的坐在轉椅上,李嘯峰已經能夠站起來了,他拄著拐棍在屋裡圍著圈子,那拐棍的度度聲震得地板都在瑟瑟。

顧全則是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嘆氣,現在改喝茶了,腳下放著三個暖水瓶,全空了。

鐵占雄放下了電話,說道:「太巧合了,顧俊飛居然在xxx666部隊,好像,還是坦克團。」

xxx666團團長李紹辦室突然閃出幾個人來,帶頭的是一個冷峻青年人。

「你們什麼人,敢胡亂撞入,這裡是軍事禁區。」李紹很是不滿,他甚至懷疑是不是站崗的執勤士兵睡著了,居然讓外人撞入。

晚上顧俊飛在軍營里,李紹不敢大意,所以一直沒睡,眼看著天亮了,正想打個盹兒,卻被這伙不之客給攪了。

「快說,顧俊飛在什麼地方?」門被人關上了,葉凡一個大跨步,地一聲李紹被他踢壓在了沙上,主要是擔心響聲太大驚跑了顧俊飛。

「什麼顧俊飛,我不清楚?」李紹心裡一涼,也暗暗納悶,不知這夥人找顧少為什麼?昨天晚上顧少帶了一伙人進來,說是要借地方休息一下。

李紹那團長帽子還是顧俊飛在老爺子顧天龍耳旁嘮叨了一陣子才搞定下來的,李紹當然不敢問什麼。

眼見還有一個姑娘,心裡直搖頭,暗道這顧少也太瘋狂了,把自己這坦克團當玩女人的窩子了。

「不說是不是?」葉凡狠了,一腳踢到李紹下yin部,頓時痛得這廝張嘴想叫,不過被狼破天伸手按住了。

「再不說斷了他的五指。」葉凡急瘋了,手指一動,嚓一聲響,斷了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