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零三章到顧家砸場子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到顧家砸場子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的站:

李紹團長頓時痛得全身都在顫慄,稍微慢了一點,又是察一

聲,李紹知道,中指又斷了,知道這殺星如果自己再不說的話估計會被

他整死了,小命跟帽子比還是小命重要,李紹趕緊悶喊道:「他他

在o6」

衝到六樓,現過道里站著四個高大漢子。

「這四個人,估計是偵察兵中的高手」鐵占雄湊葉凡身旁嘀咕

道。

「哼」葉凡一聲冷哼,八把飛刀出手,滋啦幾下四個傢伙全身地

下倒去,還沒喊出聲早被狼破天等人壓在地板上一腳下去頓時癱軟成

一堆爛泥。雖說他們是高手,但在狼破天這種七段面前跟紙糊的也差

不多。

葉凡一腳踹開大門,頓時心膽yu裂。

現顧俊飛正乾笑著,全身寸絲未著,胯下那玩意兒高翹著頭,對

面一個女子臉紫s脈塊,嘴角掛著血絲,上衣全沒掉了,兩座峰

子怒ting著,下身也僅剩下一條可憐的內ku。

「un蛋」葉凡雖說沒見過宋倩倩,但一猜也是她了。一個跨步

上前,以訊雷不及掩耳之勢,手指一卷旁邊g上的被子被他抓起蓋在

了女子身上。

狼破天和鐵占雄當時一看立即轉過頭去,葉凡給那女子蓋好后他們

才轉過頭來。

「葉凡小兒,哈哈哈…你他娘的搞老子女人,現在怎麼樣?老子

也要搞了你們葉家全部女人,哈哈哈……」顧俊飛好像瘋了似的大叫

大笑著,一點也不覺得害怕,也許是他覺得在這裡他就是主人。葉

凡能拿他怎麼的?

地一聲

顧俊飛撞到了牆壁上反彈在了g上,又是一陣子聲傳來,外帶

著骨頭斷裂開的嚓聲音。鐵占雄和狼破天眼瞪得大大的,欣賞著這

一幕可怕的慘劇。

其中,夾雜著顧俊飛那凄慘的尖叫聲。

「打滅,你這龜孫子的,老子要層層投了你這身狼皮……」葉凡嘶啞

的喊叫著,練沙袋一般的狂揍著。

「差不多了,再下去顧俊飛會死在葉凡手下。他是英雄,不是殺

人犯。」鎮東海一道指令下去。

「殺了活該,一個雜種我都替顧家丟臉呸」李嘯峰往鎮東海

的茶几上呸了一口,鎮東海沒吭聲。

顧全中將上了樓道,其實,他早就到了坦克團外邊,葉凡進去時

他帶著人也進去了,只是在外觀望,鎮東海說是要讓葉凡出出氣再

說,不然,這小子肯定不會罷休的。

「俸了葉凡,快點救人吧」顧全進來了,提醒葉凡得趕緊搶救宋

倩倩。

「行」葉凡冷煞煞點了點頭,在顧俊飛全身mo捏了一把下來,轉

身抱起宋倩倩走了,頭也沒回,聲音傳來道:「願意跟我去顧家的就

跟我走」

鐵占雄,狼破天、李龍獄默地跟了上去、張雄猶豫了一下,也跟了

上去。

「救這個畜牲」顧全的那沙啞的嗓門在助6回dang著,他根本就不

敢看顧俊飛的慘狀,幾個醫生沖了進來,一翻包紮檢查,出來后直搖

頭,抬起人就跑。

老醫生沖顧全嘆息道:「完了,以後就是廢人了,那命根子都爛成

餃子餡了,恐怕,合著水都揉不到一塊了。唉……」

「李老,這事還得你出面了,要是到了顧家,不知會鬧出什麼事

來?」鎮東海臉上少有的凝重。

「我已經退休了,這是你們的事,跟我沒關係。」李嘯峰一屁股

坐在了輪椅jl,沖一旁的少校喊道:「推老子回家,老子要睡覺。」

少校望了望鎮東海沒說什麼,默默地推著輪椅出了門。後面傳來

鎮東海的一聲嘆息。

「聽說是顧家那小子乾的,畜牲一個。」趙括也是一臉憤然。

「顧家,估計差不多了。顧天龍將為孫子埋單。」趙寶剛面無人

s,淡淡的說了這句話。

「葉凡到了顧家,我不敢想像到會生什麼事?」趙括一臉凝重

手都有些顫慄。

「呵呵,不會有事的。都之地,能有什麼事?」趙寶剛掩了搖

頭,悶頭喝茶了。

「老顧家完了。」軍委委員梅真豪揉了揉眼淡淡說道。

「不會吧,葉凡能有多大能量。」梅亦秋的父親,嶺南大軍區副

司令員梅長風少將不解的問道,看了父親一眼,說道,「這事鐵占雄盯

得緊,不過,鐵占雄能有多大能量,顧家的顧天龍比他的份量大著

呢,何況,曹家能眼見著顧家受難嗎?應該會不了了之。」

「哼顧全都出面了。顧全什麼身份,你不懂嗎?」梅真豪哼

道。

「你是說那邊人插手了?」梅長風頓時1u出一臉訝然,微微還搖了

搖頭,「看來鐵占雄的能量不小,離開那地兒了還能說動那

插手,如果他們插手,顧家是有些麻煩了。」

那是因為梅長風不知道葉凡的真實身份才如此說話。

「你不懂,拭目以待吧」梅家老爺子嘆了口氣不再說了,而梅長

風雖說有些疑uo,不過,那份子興哉樂禍卻是從眼中一閃即逝。

「真是個畜牲顧家怎麼生出這種豬狗不如的兒子來。」顧全同

盟曹夢德氣得直咳嗽,一旁的曹天下趕緊過來給他捶了幾下。

「爸,不管怎麼樣,這事咱們總不能眼見著失去顧家,對咱們來說

不是件好事。」曹天下心裡絲絲後悔著了,這事,說起來的始作俑者

就是他跟哥哥曹國慶。

要不是他們巧妙9j把宋貞瑤到德平找牛凡的事捅給了顧俊飛,也不

會讓這小子奮忌妒的情況下干出了這蠢事來。顧俊飛大狂妄了,自認

為顧家能擺平一切。

所以,就連事情都是選在同一個晚上生的。本來張明堂給他提

了醒,說是同一個晚上生在葉凡身上兩件大事太不正常,會引火燒身

的。不過,顧俊飛面上點著頭說是以後再說。

其實就是怕張明堂把這事給父親顧峰山漏底子,居然暗中指使軍

隊里的顧家的親信帶了偵察兵去下yin手。想不到yin溝里翻了大船,葉

凡的能量他是一點都沒預計到的。

遠遠的已經看見了顧家別墅。

車子一聲轟鳴朝著別墅沖了過去,葉凡緊握著方向盤,鐵占雄和狼

破天、李龍三人一臉yin沉坐在後椅jl

「爸,你還是到部隊去。」南福省省委副書記顧峰山奮京里開會,

聽到消息后立即勸父親顧天龍離開別墅。

「這是天子腳下,都之地,你怕什麼?這個畜牲,他都幹了什

么?」遼瀋軍區司令員顧天龍坐在沙上,罵道。

「爸,俊飛再不對,可他也是您的孫子。那個葉凡,也不是個好

東西。聽明堂說是貞瑤到德平去找過他了,兩人在康橋別院鬼un了一

晚上才離開的,俊飛一個血氣男兒,怎麼忍得了。貞瑤,她可是在跟

俊飛談朋友的。」顧峰山還想為兒子辯解。

「女人,天下的女人多得海里去了,咱們顧家子孫還找不到女人

嗎?你要玩,玩十個八個還怕玩不起。你個豬腦子,好好想想,貞瑤

去德平,這事肯定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怎麼俊飛就知道了?」顧天龍氣

得嘴bsp「爸的意思是這事有人在背後捅刀子?」顧峰山說著話,立即明

白了過來。

「顧家完了,唉……峰山,以後你要好自為知吧。」顧天龍好像

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咱們還有曹家,不就一件小事,只要您肯出面搓合一下,曹家再

幫襯一點,難道上頭還不賣你一個面子。俊飛已經被葉凡小兒打殘

了,我們還要追究他的責任,這事不能算完。」顧峰山憤怒的吼道。

「別提曹家了,un賬一個。」顧天龍哼道,一把掃去,桌上茶杯

全摔在了地板上,出嚓嚓聲響。

吱嘎一聲,眼看離顧家別墅越來越近了,葉凡急剎住了車子。

車前站著十全身白衣,漂亮得讓爺們打顫的女子,不是喬圓圓還有

誰。後排的鐵占雄和李龍都鬆了口氣,狼破天皺了皺眉頭。

「走開,別在這添亂」葉凡沖喬圓圓喊道。估mo著八成是鎮東

海叫來的勸阻團成員之一。

「凡哥,求你了,回去吧,妹子陪你回去。」喬圓圓哀求道,窯

個人貼在了車頭前。

「跟你什麼關係,給老子滾開,再不滾老子撞過來了。」葉凡吼

道。

「你撞吧,妹子滅,在你車輪下也心安了。」喬圓圓態度堅決,近

乎耍賴似的更是緊緊的貼在車頭前,葉凡只要一起動就會撞著她了。

「叫你滾不聽是不是?」葉凡一拉車門下去了。

「其它事我都聽你的,今天不行,你還有大好前程,你想幹什麼

妹子求你,求你回去吧,妹子陪你。」喬圓圓臉上掛著淚珠子,一直

哀求著。

「鎮頭兒的以柔克鋼不知管不管用,唉……」車上的鐵占雄嘆

了口氣,看著這一切。

叭地—聲。

鐵占雄和狼破天豁然望去,現喬圓圓臉上多了五個指印,那

臉,立即腫得老高,葉凡在暴怒之下下手沒控制好,吼道:「給老了滾

開」

「你抽死我吧」喬圓圓拖住了葉凡,死死地抱祝

啪啦一聲,一個人被拋了出去,不是喬圓圓是誰,摔在了地下,不

過,這次葉凡有掌控力勁,喬圓圓掙扎著從地下爬起追向了葉凡。

的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