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零四章鎮東海的高明手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鎮東海的高明手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凡仔,你想幹什麼,站祝」身後突然傳來兩道熟悉聲音,轉頭一看」居然是母親葉林秀芝和父親葉辰西。

「爸,媽,這事你別管。」,葉凡猙獰著臉,知道是鎮東海搞的鬼。叫了一聲轉身又要走人。

「我不讓你去」我死也不讓你去。」,喬圓圓又撲了上來」整個人蓬1un著頭,蹲下拚命地抱住了葉凡雙腿。

「倩倩他沒事,沒受辱,剛才醫生檢查過了。」林秀芝突然喊道,「你不聽了是不是,再走我死給你看。」,葉凡余光中現母親手中抓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剪刀,嚇得身子一羅嗦趕緊停住了腳步,喊道:「媽,你別激動」我不動。」

鐵占雄和狼破天也給嚇了一跳,趕緊下車往林秀芝身邊靠了過去,狼破天突然力,滋地一下眨眼間搶過了林秀芝手中剪刀,葉凡終於鬆了口氣……

「媽的,顧家雜碎,雜碎」葉凡爆怒之下,還是被他伸腿直接蹬塌了僅僅一米多高的院牆,兩個守護的武警早被葉凡一拳一腿踢得飛到了幾米開外沒了動靜。

不過,不管葉凡怎麼踢那牆,顧家始終沒有一個人露面。顧天龍臉se沉穩著,坐在大廳里。一旁的顧峰山臉se黑著」手有些顫慄。本能的抓住了一根掃把柄。

「擔心什麼,他敢進來我就敢斃了他1顧天龍淡定的哼聲道。

第二天下午,京里一切平靜。

臉se微微有些白的顧天龍從鎮主席辦公室走了出來,手中拿著的一張,自請處罰書,上批示著一行字子不教父之過!!!

後面連著三個感嘆號。

五天悄悄過去了,葉凡一家回到了水州」二弟葉子奇手術后非常的好,宋倩倩jing神失常幾天後也漸漸的恢復了正常。

天天守在葉子奇身邊,兩人一起治療著。但心靈的創作,估計沒有個一年半載是難以恢復了。

為了安全,葉凡把一家人都帶回了水州,有陳嘯天和陳軍在暗中輪流守護著,獵豹也派出了幾個人輪番值班。

七天後,京里作出了反應。

已經全面癱瘓,連話都講不清楚」只會依依呀呀著像三歲xi兒一般,手腳都無法動彈的顧俊飛被判了舊年。

這個,當然是葉凡施展了海南秘術和陳嘯天的五yin雷罡指雙指合一,顧俊飛,這輩子都會痴獃聾啞的過一生了,連大xi便都得人專men處理。

醫院的專家也檢查過,沒現什麼m脖只是骨頭斷了十幾根,隼個都好治。就是胯下那根惹貨的東東已經被葉凡捏成爛泥了,醫生接了幾天。

也不過才搞了個四不像的雛形出來,無耐之下採用重植技術」聽說從那啥的猴子身上取了一根東東來接上去的。不過,那棍子,肯定是廢了」只是形似而無法工作了。

顧峰山因為主席的,子不教父之過,批示,撤了南福省省委常委、省委副書記一職,背了個黨內記大過處分,回到京城中央搞宗教工作了。聽說專men在裡面管著一些有關豐廟的資料。

顧天龍這個顧家的掌men人本來還有十來天才退休的,現在也提前退休了。聽說是他自己強烈要求退的」鎮主席再三挽留後才無奈的批准了。

「顧天龍使的好手段,人家都是丟車保帥」他倒好」玩了個丟帥保車。」,趙寶剛頗有些感觸。

「是呀,此人的確厲害。他自請提前退休」鎮主席不忍下手了,從而保全了他二兒子顧友綱粵州基地司令員職位。」趙括也是佩服不已,看了父親一眼,說道,「不過,顧家直系中就剩一個少將了,應該也翻不起什麼風1ng了。」

「他還想翻起什麼風1ng,就不怕被人連根拔起了。這次要不是曹夢德一直在旁嘮叨,哪還有京城顧家?」,趙寶剛淡淡說道。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顧家因顧俊飛的蠢蛋行為付出了慘重代價」也給京城一些大家族子弟們敲響了醒世的警鐘。」趙括說道」看了父親一眼,又說道,「只是這裡面好像並沒提葉凡這個人,就連葉家都沒提,只是隱晦的提宋倩倩怎麼樣了?所以,這事好像就限制在了當初知情的幾個人裡面。就連鳳家都不曉得這事,不然,鳳家那丫頭估計早跑去了。」

「想知道為什麼,自個兒去琢磨。」,趙寶剛哼了一聲,「鳳家那丫頭失去了一次機會,倒是給喬家那丫頭搶得了先機。

雖說遭受了皮ru之苦,不過」至此後,估計葉凡心裡也會有些不好意思了。

有了這種想法」自然就會補償點什麼了。暫時他沒什麼能量補償喬家丫頭什麼,不過,在感情上,那天平自然傾向喬家丫頭了,鎮東海耍的好計謀1,「喬遠山也不知會怎麼樣心疼了,呵呵」nv兒被打成那個樣子」那xi子當初也下得了手。趙括居然笑了起來。

「喬遠山不知情,後來現喬圓圓臉上那樣子估計那丫頭也不會講實情的。算啦,nv人的事」咱們不談了,無聊1趙寶剛擺了擺手。

「圓圓,對不起了。」葉凡摸了摸喬圓圓臉上那已經好得多的腫印,不好意思,說道。

「你有後宮yu顏丸,沒準兒我變得更漂亮了。我還希望這指印永遠留著更好,讓你一輩子欠著我的,哼哼1喬圓圓沒好氣哼聲道。

「呵呵……」,葉凡一臉尷尬的笑著,兩張嘴漸漸的並在了一起」兩舌頭合著口水打架著。

「你咬著我了」有點痛。」葉凡突然哼道。

「咬死你」誰叫你打我,活該1某nv哼聲道。

「還敢使壞,看我怎麼治你?」葉凡撲了過去,喬圓圓身手不賴,一閃躲過去了。

「有兩下子,再躲過我給你洗腳。」葉凡乾笑道。

「我才不讓你洗腳1喬圓圓嘟了一句」任由某群抱住了,壓在了床上,某君問道:「為什麼?」

「你是妻人。」某nv答。

房間里傳出急促的喘氣聲來,越來越急促了,似乎還有某nv的咯咯笑聲——

其實,啥都沒幹。

屋子裡某男正在做著伏撐」喬圓圓咯咯笑道在數:「2o3.2o42o5……8oo……加油,快到1ooo了「…………」

是真正的伏撐,不是那啥的帶引號的「伏撐,…………

鐵占雄老著臉皮敲開men時」頓時傻眼,嘴裡調侃道:「兄弟,想不到你倆還真1ng漫啊,在房間里玩伏撐。」

「呵呵呵,圓圓下命令了,這就是賠償她的最好禮物。」葉凡乾笑了兩聲,喬圓圓那臉頓時紅透了。白了他一眼哼道:「早知道罰你做一萬個,哼1

「一萬個」好啊,我來幫你數怎麼樣喬姑娘。」鐵占雄立即興哉樂禍了起來。

「這就是兄弟?」葉凡嘆氣道。

「老弟,去趙家逛一圈再去上任。」鐵占雄笑道。

「逛啥?」葉凡哼道。

「你還不知道?」鐵占雄一臉訝然。

「知道什麼?」葉凡問道。

「趙家老大趙昌山可是粵東省省委書記,你要到魚桐去了,先去燒燒香拜拜佛有什麼不好?而且時機正好,趙昌山今天早上回京開會」晚上應該會回家問候老爺子的。」鐵占雄笑道。

「他是書記我當然知道了,你就是專men來報信的?」葉凡笑道」心裡感激著。

「呵呵,我們部長也去開會,所以我隨口問了一下,才知道各省的書記全回來了。」鐵占雄隱晦的瞄了喬圓圓一下笑道。

「鐵哥,真是你們部長給稱說的?」在街上」葉凡問鐵占雄道。

「當然不是,我們部長怎麼會跟我說各始書記都回來開會的事。再說,我也不會無聊到去問這個問題,呵呵。」鐵占雄笑道。

「那倒怪了,難道你碰上趙大昌了?」葉凡有些疑惑不解。

「也不是,是趙家那丫頭說的。我就納悶」燕京這麼大,怎麼就碰上趙家那丫頭了」你說奇不奇怪?」鐵占雄似笑非笑樣子盯著葉凡。

「我哪清楚?」葉凡有些做賊心虛」趕快打馬虎眼道。

「話我已傳到」老弟」去不去由你,反正我話已帶到,走了。」鐵占雄拍了拍葉凡肩膀,遞給葉凡一個文件袋子,說道,「這裡面就是公安部調查到的有關魚桐八八慘案的有關資料。

李將軍對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揭開這案子的神秘面紗。其實,揭不開也無妨,畢竟,我們都是人不是神。

從古至今都有許多神秘大案到現在都無法揭開真相,審案子也得講憲個運氣的。

你努力了能對李將軍有所ji待了,關鍵在你儘力了沒有。當然,能揭開更好,你現在是魚桐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保一方平安就是你的職責。

跟以往你在政fu的目標稍微有了一些差別,以前,你是以展地方經濟為主,現在,你應該把展經濟的思想轉變過來,改成破案保平安為主了。

你也要適應這種角se的轉變才對,別到了公安局整天想著的就是展地方經濟,那可是有些狗咬耗子嫌疑了,吃力不討好的。」

「是的,鐵哥的話我記住了,不過……」,葉凡瞟了鐵占雄一眼」yu言又止樣子。

「有屁快放,別磨磨蹭蹭的。」鐵占雄笑道。

「鐵哥如今是公安部副部長了,能不能給魚桐市公安局搞批警車?」葉凡吞吞吐吐。

「你看看,剛給你說了,眼光要轉變過來,又開始要東西了,你這種思想要不得,是不是要慣子現在收不住手了?」鐵占雄眼神一僵,差點罵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