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零六章省委書記不感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省委書記不感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省委書記不感冒

「德興1蔡鳳雪白了他一眼,鐵占雄突然se心大,車子吱嘎一聲停了下來,一把抓去在什麼地方摸捏了一下,慌得蔡鳳雪大叫道:「前面有ji警1

「ji警,敢來罰老子款嗎,活得不耐煩了,也不看看……」鐵占雄那話還沒講完,車玻璃被人輕敲了一下,抬頭一看,還真是兩個威風ji警。兩人敬了個禮,說道:「同志,你撞紅燈了。請出示駕照、行……」

「撞紅燈啦?」鐵占雄朝對面看了看,還真是撞了紅燈。不過,這廝立即板起了臉,哼道:「我在執行緊急公務,ji警同志,你們辛苦啦。」

「請出示駕駛證……」其中一個較年青的ji警冷板板哼道,看來有些火了。因為鐵占雄這車子不像警車,他自認為鐵占雄完全是在扯蛋了。

「去前面把車牌子抄下來,你馬上去查查,看看我是否說謊,哼1老鐵可是有些生氣了,隨手掏出香煙來嚓一聲點上了,有些旁若無人樣子。他當然不會拿出工作證那玩意來,怕嚇壞了兩ji警。

兩ji警聽鐵占雄口氣如此的大,也有些疑惑,當然也不敢再造次,畢竟,這裡是都,沒有幾斤幾量的人絕不會1un扯蛋的。

何況,這都官太多了,一個ji警到車頭前抄了車牌子,一個ji警大步去了一個地方,不久回來了。

回來的度那是用飛跑來形容也不為過,而且,滿頭大汗,後面還跟著一個肩佩警督的ji警,兩人老遠就一個立正,說道:「對不起長,擔擱你執行緊急公務了。我是……」

「嗯,你們執法嚴明,很好。我走了。」鐵占雄車子一冒煙走了,三個ji警才走了幾步,一下子癱坐在了一旁的攔桿上。

察督大罵道:「你兩xi子,盡給老子惹麻煩。那車子雖說舊了些,那牌子都不知道去看一眼,幸好頭兒還在外地,一聽說那牌子,肯定是部內部的,而且,至少還是個局長之流。不然,你xi子就差不多了。」

「是……是……當時忘了……」兩ji警連連點頭。

「哼!你就是這個樣子執行緊急公務的,咯咯咯……」一向端莊的蔡鳳雪居然妖笑了起來,鐵占雄臉上有些尷尬,悶頭開車了。

「死相,你看看,6o萬就買了這舊車,你那腦子沒燒壞吧?」蔡鳳雪又笑道。

「你懂什麼,這車是全新的,坐著不是挺舒服的嗎?只是故意搞舊的,你不知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嗎?如今我坐在那副部長位置上,千夫所指,得注意低調、低調做人才是王道。」鐵占雄淡淡笑道。

「唉……占雄,這輩子我也不想大福大貴,能跟你在一起就滿足了,你別放心上,我是說著玩的。就是那獨men獨院,也無所謂了。你可千萬別因此犯了錯誤。」蔡鳳雪一臉幸福,靠在了鐵占雄肩膀上。

「我明白,我鐵占雄是什麼人,犯錯,那不是我m病,放心,那錢來路很正,不相信我給你看看國家開具的證明。」鐵占雄說著就要去后坐搬箱子。

「不用了,我相信你1蔡鳳雪拉了鐵占雄一下,把他的手按在了自己那鼓鼓的胸脯上,臉微微紅著,說道,「占雄,你不是喜歡這裡嗎,現在沒人,你喜歡就……」

後面,蔡鳳雪那聲音低得沒人能聽得見了。

「回家摸去,咱家的東西不能讓外人白看了。」鐵占雄一聲乾笑,車子往院子開去。

想不到的就是,葉凡剛進西園別墅的趙家大院,看見men口站著一個人,長得跟趙寶剛有幾分相似,濃眉大眼的。

心裡略顯激動,甚至有些驚異。實在沒想到現在粵東省的一把手,即將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趙昌山居然到men口來親自來迎接自己,這是個什麼樣子半狀況。一旁站著端莊高雅的趙四xi姐趙佳貞,正微笑著看著men口。

「我是趙放豪,xi四的父親,歡迎你葉,呵呵1趙放豪微笑著,相當友好地伸出手來。

葉凡心裡一愣,原來搞了個烏龍,根本就不是趙昌山嘛!原來是現任東海艦隊副司令員,少將軍銜,趙寶剛的第三個兒子趙放豪,也就是趙四xi姐的父親。

心裡略顯失望,瞬間回過神來,微笑著跨前一步走了上前,跟趙豪放握了握手。

「葉凡,你好大架子喲1趙四突然嘟囔著嘴笑道。

「嗯?」葉凡看向了趙四,不知她講的什麼意思。

「我父親來親自迎接你,你架子還不夠大嗎?」趙四略顯不滿,頭靠在父親手臂上咯咯妖jing樣子笑道。

「那叫面子,xi四,你這可是用詞不當。再說,人家葉現在已經是魚桐市政法委了,堂堂的廳級幹部,在年青一輩中人,說是人中翹楚也不為過,我倒是感覺自己倍有面子,能跟這樣的青年俊才握手。哈哈哈……」趙放豪爽朗的笑了,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說道:「葉,家父跟家兄都在廳里等著,請1

「趙將軍言過了,呵呵,你先請1葉凡不卑不亢,微笑點頭。

「呵呵。」趙放豪暗中點著頭,也沒再客氣,往廳里走去。不過,葉凡給他的第一個印象相當的不錯,又隱晦掃了自己nv兒趙四一眼,心裡微微有些失落。

趙昌山和趙寶剛都坐在廳中的椅子上,並沒站起來,趙寶剛倒是先吭聲,點了點頭,說道:「來了,坐吧xi葉。」

葉凡回打了個招呼,輕輕的坐在了一旁的沙上,把手中提的一個大木桶放在了旁邊。

趙昌山承傳了趙寶剛的身材,骨架相當的大,額寬,面相上看去相當的威武,如果再佩上一將軍肩章,那真是一幅帥材身架。

他隱晦地掃描著葉凡,心裡著實有些訝然,因為葉凡的面相的確太年輕了一些。

趙昌山心裡暗暗奇怪,到底是誰把這xi伙子從遠隔幾千里之外的南福省德平調到粵東省魚桐市來的。

即便是趙昌山這位粵東省的一把手都感覺奇怪,因為,並沒任何人跟他打個招呼。

在暗暗驚詫的同時,趙昌山也在重新審視著這位年輕的政法委,年輕的過了頭……

「來就來了,還帶什麼禮物。」趙寶剛淡淡說道,一邊的趙四xi姐親自在泡茶。

斜了葉凡腳旁的大木桶一眼,暗暗詫異,不知裡面裝的什麼東西,要用這麼大個木桶。不會是土豆地瓜吧,趙四xi姐心裡暗樂不已。

「一條魚而已,給老將軍補補身子。」葉凡淡淡說道。趙放豪和趙昌山那眼光也給吸引了過來,全都看向了那個大木桶。

「什麼魚?魷魚鮑魚……」趙四xi姐倒是來了興趣,跑到木桶旁盯著。

「公ji魚,趙老聽說過嗎?」葉凡笑道,那知趙寶剛那本來靠著沙的身子突然直了起來,說道:「拿過來看看,呵呵,不怕xi葉笑話,我也只是聽說過這種魚,從沒見過。聽說這魚又叫龍魚,大補之物,對衰弱的身子絕對有效,而且,無一絲副作用。」

「應該是這個樣子的。」葉凡笑著搬過了木桶,不久,趙寶剛看了一陣子,又傳給幾個兒子都看了一眼。

「葉到了魚桐,去年生的88慘案你可得注意著點。」趙昌山一臉嚴肅,說道。

「我會的。」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趙昌山一眼,問道,「趙,對於魚桐的88慘案,不知你有什麼具體指示?」

「一定要破案,但是,要注意社會團結。」趙昌山講出這句話后,葉凡心裡可是有些為難了。

這兩個條件好像是相抵叢昌山的意思明擺著了,不想鬧太大動靜,但又得破案子。

「唉……魚桐最近治安有些1un,老百姓心裡不穩。你一去先要穩住陣腳,安撫民心才對。」趙昌山也沒講多少話,葉凡點了點頭。

只不過短短的15分鐘,葉凡提出了告辭。

「放心吧,昌山會支持你的。」趙寶剛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葉凡現,趙昌山隱晦的皺了皺眉頭,看來對父親趙寶剛的話也有些不敢苟同。

心裡也明白了,自己還沒得到趙昌山認可。目前,趙昌山對自己的態度是淡淡的,純粹就是上級跟下級關係。也許,他今天肯見自己,還是因為趙寶剛硬bi的。

還真給葉凡猜中了,趙昌山本不想見葉凡的。覺得這種人純粹是靠關係調到魚桐的,太年輕,就怕他到魚桐攪得那裡一包糟自己還得擔待著。

「xi四,送送葉。」趙放豪笑道。

倆人走了出來。

「你不請我吃頓宵夜,這麼xi家之氣。」趙四不樂意了,那嘴微微撅起了。因為,她見葉凡沒這個表示,所以,生氣了。

「在這裡你才是主人。」葉凡淡淡笑道。

「你是男子1趙四xi姐反嘴道。

「好了,我請還不行嗎?說說,你想去什麼地方?」葉凡無奈地點了點頭,這趙四,簡直就是一團火,千萬別點,一點就怕著了。

「我帶你去。」趙四突然像個孩子,拉著葉凡的手就跑。

結果,兩人就在路邊攤上吃了頓狗ru。月se下拖著兩個長長的身影相長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