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零八章喬葉之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喬葉之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喬葉之戰

「我在水州的家裡有把很大的椅子,聽說是清朝時一王爺搞的,他想當皇帝,搞了把假龍椅。

我叫妹妹紫衣坐上去試試,她從來不坐我的椅了,卻是拍著椅子說道:這位置是您的,雖說這椅子很寬,可以坐三四個人,但是,坐你身旁的是別人,我不能坐,試一下也不行。

前段時間生了事,我妹子倒是康復了,只是當時跟她一起的一個叫梅子的姑娘到現在還昏mi不醒。

她在我家裡幫我家裡干著一些雜活。她說過,她願意永遠這樣子下去,唉……她是為了救我妹子昏mi的,每次回到家裡,她都把水放好了,水溫剛好,唉……」葉凡淡淡說道,連嘆了幾口。

喬圓圓冰雪聰明,一點就透了,她很緊張,說道:「我倒想去見見那把椅子,還有那位叫梅子的姑娘,如果她願意,她永遠都可以呆在家裡所想乾的事。」

說到這裡,又盯著葉凡,一臉正經,說道:「我們現在就到水州怎麼樣?」

「你決定了?」葉凡問道,也是一臉正經。

「嗯」那就到水州。

凌晨…半,葉凡回到了水州的楚天閣.葉府。

喬圓圓溫順端莊,細細的打量著這個古老而現代的大院子。

「哥,這裡就是我們的家嗎?」她一臉幸福,說道。

「呵呵,你說是就是了。」葉凡笑道,兩人進了大廳,喬圓圓一眼就盯著了那個大號龍椅子。不過,她步子很慢,並沒搶步,跟著葉凡到了龍椅前。

葉凡一轉身坐了上去,坐的是正中央,左右兩旁都有留得一個人空位樣子。

喬圓圓臉上掛著紅暈,瞅了葉凡一眼,不作聲,也不上坐。葉凡手一伸,笑道:「還不上來,這位置可是你的,你不是說要當擺設,我就把你擺設在這裡了。」

「你不是騙我吧?」喬圓圓問道。

「這種事能騙人嗎?」葉凡笑道。

淡淡的香味飄來,喬圓圓步子很緩慢,很慎重,她很認真,她絕對是認真的。終於,女人坐在了葉凡身旁,輕輕的靠在葉凡身側,說道,「凡仔,我怎麼有當皇后的感覺。」

「在古代你這樣子說是要殺頭的。」葉凡淡淡笑道。

「殺頭我不怕,我只當你的皇后。」喬圓圓輕聲說道。

「你怎麼能坐這裡?」突然,從廳側門轉出一姑娘來,怒目瞪著喬圓圓,不是葉凡的妹妹葉紫衣還有誰?

「妹子醒啦。」葉凡點了點頭。

「哥你別管,我是問她?」葉紫衣瞪著喬圓圓不鬆口,其實,心裡也在暗暗詫異這姑娘的美,只有前次見過的那個鳳傾能跟她一比。

「你是紫衣妹妹吧?」喬圓圓小聲笑道,一臉的和氣。

「問這麼多幹嘛?你還沒回答我的話?」葉紫衣顯得有些怒了,顯得有點兇巴巴的。

「這位置是你哥叫我坐的,以後你要叫我嫂子才對。」喬圓圓對葉凡溫順,並不代表她對所有人都溫順。

作為京城喬家出來的小姐,還是有幅架子的。不過,她總體來說對人還是較和氣。特別是在關於位置上面,她是寸步也不願讓的,因為,這個是她該得的。

「嫂了,哥,她說的是不是真的,那嬌龍嫂子怎麼辦?」葉紫衣其實心裡ting喜歡喬圓圓的溫柔的,那個鳳傾就太傲氣了。不過,玉嬌龍是她同學,她一時也是割捨不下的。

「不是早跟你說過了,玉嬌龍跟我什麼關係也沒有,那個時候她要救她父親,我跟齊天關係不錯,齊天正好是抓他父親的主審官,她當時求上我了。要知道他父親那事兒當時說是涉及到國家安全,我哪敢隨便開口。那是一條不能碰的紅線,你個你想想就清楚了。不過,她一直纏得緊,所以才給你們鬧了個烏龍。」葉凡趕緊還是解釋一下,雖然喬圓圓嘴裡說得好聽,不再乎其它女人什麼的,葉凡知道,喬圓圓絕對是講假話。

女人,不呷乾醋那才怪。

果然,余光中還是現喬圓圓那眉毛輕輕的挑了一下。

「玉嬌龍是誰啊,聽這名字就好聽,肯定是位不錯的姑娘吧。」喬圓圓面掛微笑,一團和氣的問著葉紫衣。

「我同學,以前二年都在我家裡過的年。而且,晚上,他們倆都是在一起的。」葉紫衣心相當狠,這話她也敢說出口,說完后得意地盯著喬圓圓,心道酸不死你那才怪?

「你胡說什麼?圓圓,別聽她胡扯。」葉凡趕緊哼道。

「睡就睡了,有什麼?那個時候你哥還不認識我。他年輕,再說又是單身,認識幾個姑娘家的也正常。現在可就不一樣了,他認識我了。」喬圓圓臉上一片淡然盯著葉紫衣,那話一出口,葉紫衣差點被著了,掙扎了一下,嘴角動了動,譏諷道:「看來,你的心xiong不窄的。這個,也太寬廣了。」

「作為你哥的未來妻子,心xiong當然得寬廣些。因為,他心肯定會ua一點的,我早有這方面準備。不過,他再怎麼ua,我還是他的妻子,是他累了需要停泊的港灣。而且,再怎麼說,跟其它女人相比,他愛我肯定更多一些,外頭,逢場作戲罷了,咯咯……」喬圓圓針鋒相對跟葉紫衣昴上了。話說得輕描淡定,似乎真是一點不再意樣子。

「你……這個也說得出口,你,還是不是女人。我……我說不過你,我睡了……」葉紫衣徹底敗下陣來,蔫頭耷腦,氣鼓鼓的跑回房間生悶氣去了。

「洗洗一下休息吧。」葉凡無奈地點了點頭,想不到妹子對喬圓圓這麼有陳見。喬圓圓話講得那般的圓滿,當然,這圓滿鐵定是裝出來的,相信了她的話那鐵定是要倒霉的。

「我給你搓一下。」喬圓圓為了表現豁達和不計較葉凡的那啥的什麼,跟著葉凡進了室,當了一回搓背女郎。

不過,那背好像搓得很重的,葉凡感覺好像不像搓背,倒有點像是『刮痧』。喬圓圓把自己的背當一豬肉皮墊子了。當然,葉凡也沒有了干點小壞事的心情,而喬圓圓心裡有氣沒地兒當然也不願意什麼熱情的搭理人了。因此,最後,倒沒幹什麼出格的事,兩人分兩個房間各睡各的了。

至於能否睡著,這個只有天曉得了。

第二天下午。

葉凡到了粵東省省城粵州市,喬圓圓說是有個老同學在粵州工作,要去玩玩,所以跟著葉凡來了。

當然,葉凡也隱約的感覺到了什麼,估mo著喬圓圓想給自己介紹什麼人認識一下。

到省委組織部幹部處報道后,工作人員跟葉凡說是部長金樹洋同志要親自談話,交待一些什麼事。

葉凡也就到了金部長辦公室,沖後面的喬圓圓說道:「圓圓,你在外頭等一分兒,估計這談話時間不會很長。」

「嗯,我在外邊等你。」喬圓圓笑著站在外邊的走廊上,很是聽話樣子,使得葉凡那爺們心理又是得到了一絲滿足,心裡喃喃道,善解人意型號啊

金樹洋四十來歲樣子,臉很寬,身材相當高大。見葉凡進來后淡淡的叫葉凡坐下,完全一付公事公辦樣子,葉凡也沒在意,一臉正經的坐在轉椅上等著金樹洋部長交待什麼。實則,也是組織談話。

「葉凡同志,把你從南福那邊調整過來,不是說你有多麼大的成績讓我們粵東看上了你。

我們粵東並不缺人,我跟你談些什麼呢?你只要記住,上頭調整你來的意思就是查清魚桐八八慘案,想必你也聽說過這事了。

輿論的力量不可小覷,目前省里和你們魚桐市都處於相當被動的地步。為了打開局面,聽說你在南福那邊雖說沒擔任過公安政法工作,但也協助紀委破過幾個大案。

不是專業人士,你更得注意學習和借鑒。公安工作是一項嚴肅的工作,不能有絲毫的馬虎,馬虎之下是要付出血的代價的,魚桐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你想想,就連公安部都盯得緊。魚桐市公安局給全省公安系統造成的負面影響是你難以想向到的。

當然,過去的東西就讓他過去了,你的著眼點要放在現在。希望你下去后能立即抓緊時間,先要把局裡幹警的思想工作抓好,思想是大腦的靈魂,腦指揮槍,槍才好使是不是。千萬別倒過頭來了……」金樹洋一臉嚴肅的跟葉凡談了許多。

談話完后金部長那臉緩和了下來,走的時候還把葉凡送到了門口,剛出辦公室,就聽一道好聽聲音有些埋怨的說道:「凡哥,你都進去好久了,我肚子有些餓了。」

「我這就帶你吃飯去。」葉凡笑道,現不知什麼時候喬圓圓坐在了金樹洋辦公室外間的沙上,正無聊的翻著一張報紙。剛才是談了不久,一看時間,足足一個多小時了。

「嗯,怎麼是圓圓?」金樹洋順著聲音看去,立即笑著打了聲招呼,看來是認識喬圓圓的,而且,聽口氣好像還很親切。

轉爾,金樹洋現喬圓圓桌上好像沒茶水,那臉一愣,眉頭皺了皺,立即沉了下來,沖一旁的秘書說道:「怎麼回來,連杯茶都不懂得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