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章魚桐上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魚桐上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xinv孩的鮮ua給了陳廳長,葉凡也是笑著伸手去接男孩子手中的鮮血。

「啪」地一聲脆響傳來,全場頓時傻眼。

新上任的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葉凡同志那一身筆ting警服上,特別是那三級警監肩章上粘滿了黃乎乎夾白的玩意兒,而且,就連鼻子嘴上都濺了不少。

自然是送ua的那個男孩子用ji蛋砸的,出手相當的狠辣果斷,直接從鮮ua里1ng出的ji蛋,而且,還是打散了的用瓶子裝起來。就連葉凡這化段頂階的國術大師居然都沒明攻擊中出其不備的重要xing了。

「杜xi峰,你幹什麼?」身後一個胖臉警察瞬間反應過來,沖了上來玩了手老鷹抓xiji遊戲。杜xi峰也沒掙扎,沒吭聲,只是雙眼噴著火盯著葉凡。

「放了他?」葉凡一聲冷哼。

「葉書記,這個,我安排不周,請你責罰。」胖臉警察那臉,比哭還難看。

「放下他聽到沒有1葉凡還是淡安的哼著,只是口氣重了不少,胖臉警察只好放了那xi孩子。

「你叫杜xi峰是不是?」,葉凡略顯ji動」問道。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就叫杜xi峰,我q就做好了坐牢的準備,你們抓我吧,來吧1杜xi峰相當的硬氣,頭倔得高高的一點不怵葉凡。

「為什麼用ji蛋砸我,是不是電影看多了玩這個?」,葉凡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ji蛋黃,拒絕了一旁那個跑得氣喘吁吁拿著m巾紙巾的漂亮nv警察遞來的東西。

「你們幹了什麼?你們只懂得吃吃喝喝玩nv人」以為我不知道,我天天在看你們。

我爸,我媽都死了,整整死了一大堆人」你們查過沒有,你們管過沒有,喝酒吃飯有幹勁,查案子全是玩把戲二你們是一群披著狼皮的牛氓」來吧,來抓我吧,我杜xi峰早就想去見我的爸媽的。」杜xi峰冷冷的bi視著葉凡」講的話估mo著早就練習過多回了,那xi臉漲得通紅,雙拳捏得快成一拳包子了。

「你就是八八案件的受害者?誰知道杜xi峰情況,給我說說。」,葉凡眉m一豎,「哼道。

「他講的是實情,父母親都被害了。今年上初一,他沒去讀書。最近街道捐了些錢,他還是不肯去讀書。」,胖臉警察一臉難看,說道。

「講了有屁用」你們能幹什麼?半年多了,你們都幹了什麼。」杜xi峰大喊道,這時」外邊走來了許多圍觀的群眾。

「杜xi峰,我葉凡今天當眾承諾,從今天起半年內破案,破不了八八慘案」我葉凡脫了這身警服!你回去吧,好好上學。如果成績不好我打你屁股。」葉凡的話斬釘截鐵,聲音響在市公安局圍牆內,看了杜xi峰一眼」給那胖警察說道,「你估計是辦公室的吧,這孩子的學費生活費咱們局全包了,沒地方住的話局裡給他一個房間」你先安排一下」給這孩子買幾身衣服換了。」

「我不要你的臭錢,我要的是破案,我要兇手上斷頭台。」杜xi峰哭著突然跑了。

「他的事ji待給你了。」,葉凡淖胖臉警察哼道」進了辦公大樓。

自然,葉大局長被ji蛋炸mng的糗事當天傳遍了魚桐市,倒是一天之間就成了魚桐名人。葉凡那半年破案的豪言也讓許多人心裡煩躁著。

「半年破案子」還是太年輕了」講這種不恰當的話,更是在不合時宜的地方講這話」唉……」魚桐市委書記何鎮南書記微微嘆子口氣。

「嗯,畢竟太年輕」急燥了。去年案到現在也半年了,一點頭緒沒找到。

這事上頭又盯得緊,公安部點名省廳督辦,老鄭因此事還被bi提前退了。

本來以為老馬能上去,省里都打點好了」想不到橫生枝節,突然從外省殺出一黑馬。

這姓葉的我查過,不過23歲,好像還是虛歲,實際上就22周歲多,更離譜的就是此人好像還沒幹過公安政法工作。

這上頭選人到底是以什麼為憑證,我這個幹了十幾年的老組織了都看不透。」市委組織部長康文生略帶點怨氣,說道。

因為市政法委第一副書記馬柏生是他的親戚。原書記鄭河明因去年的慘案破不了被上頭點名,最後被bi得引咎辭職。

那是因為馬柏生是緊跟著市委書記何鎮南腳步的,有他支持,再說也去省里打點過了。

省里那人都點過頭了,誰知突然接到上頭通知,說是政法委書記人選已經定了,由南福省那邊調整過來的。

當場1ng得馬柏生差點吐血」為了能坐上這個位置,不但何鎮南出了力,自己更是上竄下跳,把幾十年家底子全壓上了,結果居然是這種慘淡結局。實則」葉凡已成了他的夢魘。今天迎接葉凡的事,馬柏生請假了。

「老康,鎮定點。也許是上頭考慮到咱們本土幹部是否能拿下此案,所以才會挪一個過來,換換口味也許不一樣。本土幹部畢竟牽扯相當的多,破起案來也有些畏畏尾的。」何鎮南淡淡說道」叩了叩手中煙灰。

「他們既然不相信我們本土幹部」我們就更應該爭口氣才對。」康文生難以釋懷。

「說得也是,這猛地一下子c了一個外人進來」李國雄有得忙了。何書記,明天這報道要不要登出去。」,市委宣傳部長潘金yu手中拿著一份報道說道。

「登,怎麼不登,這事全市都傳遍了,想捂也捂不住,而且,給人一種yu蓋彌章的感覺。」何鎮南哼道」一聽到市長李國雄,他心裡頭有些不痛快。

雖說市常委會還在自己掌控中,但葉凡的突然c入,自己那邊不但少了一個幫手,而且,多了一個不確定因素」何鎮南有些煩。

「其實,一個外地人,咱們不必太過於再乎他。他不是說半年破案,破不了脫了警服,這話也許是當時被ji蛋砸了后沒控制住情緒臨時頭爆出來的,現在,我估mo著他後悔不迭了。這噴嘴容易堵嘴就難了,光是咱們本市就有幾十萬人口,呵呵呵……」一直不作聲的政法委副書記馬柏生倒是突然笑了起來。

「既然老馬也看開了,那咱們就等半年。不過,常委會上只要他不過份」咱們也注意著點,別把人給bi到李國雄那邊,還有蔡志揚這個更是jing於算計,有時cu冷子也會玩點xi手段」惹人煩著。」康文生說道。

「拭目以待吧1何鎮南說完后不再說了,包廂里一陣子沉默。

「半年破案,夠狂的1青州市市委書記羅平也是市委常委」正跟市長李國雄聊著。

「市長,你覺不覺得奇怪」這人也太年輕了?」,常務副市長崔明凱跟李國雄是市政fu的一二把手」被人稱為雙子星座。這兩人,基本上控制了市政fu。

而市委書記何鎮南雖說控制著常委會,但有時想c手市政fu時感覺有些捉襟見肘。所以,最近一直在考慮打破李國雄跟崔明凱組成的雙子星。

「年輕的代價就是嘴上無m辦事不牢。」,羅平淡淡笑道。

「老羅,千萬別被表相所miuo,此人年紀輕輕從南福那邊殺到咱們魚桐,沒有兩把刷子能辦成什麼事?有些事還得xi心點,今天這陣仗,很大啊1,李國雄那語氣,不知是誇還是貶。

「是有些詭異,難道外省來的同志上任就得由顧部長親自來,太漲他眼球了。」崔明凱笑道,略帶一絲酸味。

李國雄當然聽得出來,皺了皺眉頭,說道」「也許是外省來的同志不熟習,所以,上頭重視了一些。不過,陳布和的到來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作為省公安廳一把手,哪有時間陪人下來赴任?是不是最近省廳又有大動作,是針對咱們魚桐的了。」

「還是88慘案吧。」羅平有些拿不定,看了李國雄一眼,說道」,「市長,對那xi子的態度咱們三個通通氣。」

「先觀察、再出手,年青人,xing子應該會急燥一些,今天在公安局大men口的話就是一個例子。當官的都怕甩狠話,氣話,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講這種話。沉穩是當官的重要條件,他這是把自己往死路上bi」破案這個東西,是個沒底的東西,那麼好破的話歷史上也沒謎案懸案了。」李國雄一臉嚴肅,說道。

「到時破不了,不是給何鎮南撿了個位置。要論資格的話,馬柏生是最有資格的了。估計這次被葉凡擠到一旁早就氣炸肺了。老羅,你說說」他會不會耍yin手下絆子。」崔明凱笑著呷了。茶。

「肯定的,能早點把姓葉的擠走不是更好。馬柏生以前是從市局局長位上爬到政法委任蒂一副書記的。

想不到幾年過去了還在呆在老位置,這事,以前他跟著何鎮南」而鄭河明也跟著何鎮南,馬柏生也只能嘆息是既生亮何生瑜了。

本來以為鄭河明倒了那位置他十拿九穩了」想不到黑馬一出天地驚,呵呵,馬柏生,鬱悶得要死。

不久,估計市局將會風雲再起,那局子里老馬安排的人手可不在少數。經他手提拔的副局長就有幾個。

以前鄭河明兼任著局長,有何鎮南壓制著,馬柏生不敢生事,只不過偶爾玩點xi手段作1ng一下鄭河明,分點利益。

現在不一樣了,葉凡如果不跟著何鎮南步子,市公安局那塊地般屬不屬於他都難說了。在這裡面,咱們是不是有機會了?」,羅平看了李國雄一眼,這大事上還得市長拿主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