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詭異的母女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詭異的母女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詭異的母女倆

「老弟有大氣魄啊,這個,也許就是你能坐市委常委這個位置而我還只是排名最尾巴的副市長的原因吧。」粟一宵嘆了口氣,沉默了一會兒,又笑道:「出來放鬆一下怎麼樣?想介紹幾個朋友跟你認識一下。

既然咱們都是從南福過來的,以後咱們兄弟也得並肩作戰了,跟他們相比,咱倆還是更熟絡一些不是,再說道,多結交幾個人也許對你破案子更有用一些。」

「行,正想找你你倒是先來了電話,喝幾杯也好……」葉凡也想出去透透氣,到這魚桐真是雙眼一抹黑誰也不認識,半年時間眨眼就過,得抓緊了。現在到魚桐,粟一宵倒是個相當大的幫手,葉凡也有所打算。

天涯閣在魚桐是相當有名氣的地方。

包間里坐著四個人,二男三女。

粟一宵親自到門口迎接的葉凡,一進包廂,裡面有幾個站了起來,一臉的笑容,搶先打著招呼道:「想不到粟市長請來的真是貴客,葉書記,你好。」

經過介紹,才知道二個男的中留著一點小鬍子、雙眼清明的中年男子叫鄭一生,市建設局局長。

另一個臉略胖的是市土地局常務副局長潘小春。

三個女的,其中一個頭高挽,還藏著兩人條小鞭子,面容清麗的是市財政局長安蕾。

只是這女子好像有些傲氣,剛才其他人都站了起來,就她,好像不怎麼樂意,屁股只是懸空了一點點就算打個招呼了,這個,葉凡自然是上心了。

至於另兩個女子,臉型有些相似,初一看倒像姐妹倆,細一掃才現其中一個略微顯得老一些,估計是是母女倆,姿容都是上佳之眩丹鳳眼,柳葉眉、瓜子臉,高xiong細腰,1u在外的脖頸處都是相當的白晰透人,臉上肌膚更是光潤,隱隱溢著一絲玉質光澤。

特別是中年fu女旁的那位姑娘,年芳估mo著還不到2o,也是一頭柔絲高挽,頭並不是全黑s的,而是黑s中透顯著金黃s,卻是用了一個公主夾夾起,葉凡咋一見到她,腦中立即浮顯出《茜茜公主》形象來。

母女倆一個叫梅玫,一個叫董鶯鶯。聽粟一宵介紹說梅玫現在是『帝都皇朝集團』董事長,葉凡心裡閃過一絲訝然,不僅惡搞般的想這女人當道,那她老公幹什麼?不會在家洗衣做飯當一可憐的廚男吧。

幾杯酒下肚皮,雙方也熟絡了起來。

葉凡現,梅玫敬酒很主動,而董鶯鶯卻是很冷淡,偶爾敬杯酒也是母親梅玫一直使著眼神給逼迫著敬的酒,那嘴有些不滿的撅著,好像有些不樂意。

而且,敬了葉凡一杯后還要隱晦地瞪上葉君一眼。使得葉凡心裡暗暗鬱悶,想是不是自己這面相不討這姑娘喜歡什麼的。

「葉書記,聽說省公安廳最近派了個特別調查組下來,專門核查88慘案的。」建設局長鄭一生微微笑道。

「調查組,沒有的事。」葉凡淡淡說道還搖了搖頭。

「呵呵,這是你們公安局的秘密,我們不打聽了。」鄭一水一臉自然笑道。

「沒有什麼秘密可保的,沒有就是沒有了。」葉凡態度堅決,鄭一水臉上閃過一絲疑uo。

「派調查組也正常,88慘案到現在還沒點眉目,搞得整個魚桐市都有些人心惶惶的,晚上11點過後,出來喝杯酒都有些擔心著什麼,以前的魚桐市多安靜多好,這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市財政局長安蕾有些怨言,轉爾看了葉凡一眼,又笑道:「葉書記,我這不是在說公安局,我只是希望魚桐能重歸安寧,大家都有好日子過。」

「安局長,葉書記到了還怕不能還魚桐一個明朗天空。要知道葉書記決心可是很大的,今天就撂出話了,半年內偵破魚桐大案。老百姓聽了心裡都相當高興。」鄭一水恭維道。

葉凡暗道這貨這話什麼意思,是誇獎還是暗貶。臉上卻是毫無變化,淡淡笑道:「上頭逼得緊,下面老百姓在罵娘,實則也是一種變相的逼。市委那邊多位領導全盯著,不幹點事出來這臉也沒地兒擱了。不過,這案子相當的複雜,我是一頭霧水,找不到切入點。各位都在魚桐呆過不少年頭了吧,能不能說說魚桐慘案。」

「這事我們講的都是猜測,有人說是跟陽田的礦山有關,有人說是跟九子溝旅遊景區開擋了別人的道有關係,還有人胡扯說是房地產開什麼,反正是眾說紛芸沒個准信的。」安蕾倒是笑道。

「全是胡扯蛋子。」鄭一水突然說道。

「怎麼說鄭局長?」葉凡笑問道。

「葉書記,陽田礦山跟九子溝旅遊景區的開都是咱們市重點工程,最近生意比較好,在巨大的經濟利潤下有些人眼紅了,借88慘案在造謠想生事罷了,呵呵。」鄭一水淡饋

「唉……這世道,什麼人都有。有的人不干事只會叫,有的人默默幹事卻是得不到人認可。你賺了錢眼紅的人一大堆,他們又哪裡知道賺錢的難。個個都想來揩點油抹點糖什麼。」美女梅玫突然有感而,嘆了口氣。

「這些人都該殺了」董鶯鶯突然冒騰出這麼一句話來,相當的偏ji。令得滿桌人都用異樣眼光看了過去。

「鶯鶯別亂說話,怎麼能講殺人,這種人天下多著,能殺得盡嗎?」梅玫略顯責備地叱著女兒,看了葉凡一眼,笑道,「讓葉書記見笑了,小孩子不懂事。」

「怎麼不該殺,就拿我爸的集團來說,犯紅眼病的人就……」董鶯鶯剛講到這裡就被梅玫打斷了,說道,「鶯鶯,咱們家沒什麼事,別在這裡講些小事讓葉書記笑話。」

「媽……」董鶯鶯叫了一聲,嘟著嘴,不過,還是憋住了沒再說話,不過,葉凡卻是暗暗記下心頭了。

估計著董家的帝都皇朝集團應該有什麼問題。董鶯鶯不服想講,而她母親不讓講,這裡面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目的,抑或是梅玫故意設的局拋出個題頭出來,一切皆有可能……

「不知梅董的集團是做什麼財,呵呵……」葉凡隨口笑道。

「梅董的集團涉及面可是相當廣了,像什麼礦產,汽車等,不過,我聽說梅董的集團好像是以房地產為主營吧。」粟一宵說道。

葉凡鷹眼下現,在粟一宵講話時,梅玫那眼眉微微的跳了幾下。她卻是笑道:「嗯,不過,最近房地產也不好做。特別是88慘案之後,整市人民都人心惶惶,魚桐已經成了相當糟糕的居住地,如果剔除有居環境中的治安因素,魚桐還是不錯的,只是,最近,建了房根本就沒人來買。外地人說是咱們魚桐治安環境如此的差哪敢來買房居祝」

梅玫的話里含有一絲什麼影射,葉凡哪能聽不出來,笑道:「那是,生命不保何來安心居家?這些,是我們市公安局工作沒做到家。不過,你也別急,我相信不久后這種糟糕狀況應該會改變的。」

「那當然,葉書記是什麼人?當鎮長時就是億元鎮長,當副縣長時就能領導半個縣,當縣長時搞出了四個億的大工程落戶,你們可能不曉得,葉書記還得到過燕雲副總親自接見,在咱們這些官員中,這是多麼大的榮耀。」粟一宵倒是趁機給葉凡造勢了。

「燕副總理?」梅玫那嘴裡喃喃了一句,一絲訝然在眾人眼中一閃而逝,看來,燕副總理的牌頭還是相當響亮的。這個,對普通的官員來說,那是不敢奢望的。

葉凡只是淡淡一笑回應著大家,暗道燕副總理算什麼,更厲害的趙寶剛和鳳老頭咱也見過。

「安局長,咱們市經濟總量聽說排名全省第四位,財政狀況應該不錯吧。」葉凡大有深意,說道。

「這個,怎麼說呢?只能說是比窮的地方好很多,比富的地方還有相當大差距。

就拿咱們市跟省城粵州市相比,人家的收入是咱們的好幾倍。市財政的口袋底子是有點,但並不是特別寬裕。

特別是去年88年慘案,因為找不到兇手,最後,為了平息民怒,市財政還為此貼了幾百萬的冤枉錢,這該死的兇犯。

如果市公安局能早日破案,找到元兇,也許人家有錢賠咱們市財政局也不會自己掏腰包了,很遺憾的就是好像這事很難解決。」安蕾略顯不滿說道。而且,那話中隱隱有批駁公安局的無能。

「那個也正常,粵州市可是副省級城市,魚桐當然不能比了,再說人家是省會之地,省委領導全眼盯著的,近水樓台先得月是不是?」粟一宵笑著和著稀泥,因為,他也看出了安蕾這女人有點含沙身影的。

「那本人就有些納悶了,既然市財政狀況還不錯,按理說為了老百姓的長治久安,應該在公安這一塊更多的投入錢款支持才對。不過,今天下午我到了市公安局,卻是令人有些失望於魚桐方面對公安一塊的支持了。」葉凡直言不晦,反正這事過兩天也得挑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