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恐嚇警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恐嚇警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時是建了一層樓,不過,那個時候連水泥板都還沒灌註上去,只是空空的搞了幾十條柱子豎在地上。後來鄭書記說是那些柱子離在哪裡有點圓明園被人搶燒的感覺,看起來太扎眼了。所以,乾脆叫人來給全拆了。那些個水混鋼筋的大柱子一狠狠差不多油桶粗,也不好拆的,當時工錢還去了不少,這都什麼世道,建了拆拆了就建不起來了。」安衛民有些憤怒,說道。

「局裡沒去問魚桐一建計要過錢嗎?」葉凡一臉嚴肅問道。

「怎麼沒討,去了十幾次」都ji待我去的。沒用,人家魚桐一建底子硬實,我一個xi主任去有什麼用?

開始的時候一建的老總戴志軍經理還見過我幾次面」後來也許是煩得不行了,乾脆不讓我見了。

我沒辦法了,鄭書記又盯得緊,全局幹警那眼全盯著我。只好玩跟蹤堵車攔車去。

想不到他們更有法子,我想說的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最後怎麼的」戴總居然組織了上百建築工人居然把市局的men都給堵了。還揚言說什麼官bi民反」要到省里靜坐、請願、投訴、抗議什麼的等等。

這動靜鬧得可是不xi,市裡領導有些擔心了,所以」出面了」說是這事就算啦。

不久,我還接到過一個警告電話,說是叫我注意著點,別再去魚桐一建什麼什麼的,不然,xi心我閨nv什麼的。」安衛民一臉的憤慨,並且,臉上也隱藏著深深的擔憂。

「這倒有趣,居然有人恐嚇起警察來了」這魚桐的天難道不在華夏土地上?」葉凡語含譏諷,眼中寒光一閃即逝。

「恐嚇電話我倒是不怕,只是後來上頭有ji待不讓要了,所以,局裡也就沒再去管這檔子事。」安衛民臉se有些難看。

「魚桐一建真沒錢嗎?」葉凡淡淡問道。

「錢估計也不多,不過戴總那車可不便宜,聽說要一百多萬,寶馬的。而且」人家戴總活得瀟洒,不是圍著盤子轉就是扭著裙子轉,歌紅酒綠天天醉過不休的。咱們局這些幹警就遭罪了,本來那錢有一部分是拿來蓋宿舍樓的,這下子倒好好多幹警等於沒了房子。幹警們沒房子住戴總卻是天天酒ru穿腸過的」這兩相一對比,誰會服氣。」安衛民苦笑道還隱晦地瞅了葉凡一眼」似乎有說你能怎麼樣的意思。

「欠我們的錢還開寶馬,升歌燕舞的。看來此人是有些本事,全不把咱們局當盤菜嘛1葉凡居然笑了,心說這簡單是荒唐。

「聽說在接手咱們局子那座樓以前戴總開的是桑塔納2ooo,後來我們那座樓的款子拔了過去,戴總倒是立即開起寶馬來了。那車子」估計就是咱們的錢拿去買的。」安衛民說道。

「戴總身後應該有什麼人默」葉凡掃了安衛民一眼淡淡問道。

「不清楚,聽說是跟省里的戴副省長有點瓜葛,大家也僅僅是猜猜,不過」咱們省姓戴的也不少八成不實」不過,也許有可能。不然,他憑什麼如果囂張。」安衛民拿不定樣子,說道。

「副省長,很大的安。

」葉凡點了點頭「都年底了,咱們局對幹警們過年的福利方面是怎麼安排的?」

「還能怎麼安排,聽說局裡賬頭上的錢是負數。」安衛民說道這廝昨天桶了個大簍子,今天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當然有將功贖罪的意思了。要知道」葉凡一句話就能讓他這主任帽子丟了。

「負數?」葉凡心裡一跳,那臉立即變得可是相當難看了,立即哼道」「馬上把財務科長叫來」我要聽聽他的說詞。」

後勤科科長劉東升胖胖圓圓的,不知國家的錢物被他了多少進肚皮,才造成了如此大肚,葉凡心裡想著,招呼他坐下后問道:「咱們局賬頭上還剩多少錢,都年底了」總得為幹警們置辦點年貨帶回家吧?辛苦一年了,他們也不容易。」

「葉書記,實話說沒錢了」而且,賬面上還是個負數。」劉東升xi心的回答道,就怕觸了這位年輕領導的霉頭。

「沒錢了,還負數,負多少?」葉凡口氣聽來淡然,不過,劉科長那額角上已經冒出細細的汗粒了,有些難堪樣子說道:「負的二百六十八萬三千五百零五元。」

「負的不多嘛,怎麼不負個上千萬,就不用還了是不是?」葉凡冷笑了一聲,劉科長可遭罪了,一羅嗦,人居然自個兒站了起來。

這廝立即說道:「葉書記」這個,我也沒辦法。主要是去年88慘案造成的。

當時公安部來人了,省公安廳也來人了」一來就是幾十個湊一堆了。吃飯、汽油費、住宿、材料費什麼費等等一合計,案子沒查出來,倒是把咱們局裡僅剩的2o來萬全用光了。

而且,鬧騰了一個多月,欠下了2oo多萬費用。當時市領導說是這ua銷如果不夠的話由市財政局直拔下來算是特殊補助。

誰知」後來案破不了,老百姓罵得厲害」上頭領導也罵,鄭書記更著頭皮去問那筆款子,結果倒是挨了一頓批」說是案子都破不了光會來要錢什麼的,你們公安局是不是只懂得吃乾飯什麼不干事什麼的。」

「哪位市領導說過這話,當時有什麼人在場?」葉凡緊bi著問了過去」自然有打算了。

「這個,當時」,劉東升有顧忌,不想說。

知道這貨還有些輕視自己,葉凡冷笑一聲,「哼道:「不想幹了立即給你的副手說一聲,哪兒涼快去哪兒?你作為公安局後勤科科長」連錢款來龍去脈都不清楚了,那我很是懷疑這些錢你是不是搞清楚了」當時報賬是不是正規,要不我跟監查室的同志打聲招呼來個內查自糾怎麼樣?」葉凡這話講得輕描淡寫的,也沒動怒的表情,倒是給了劉東升空前壓力」知道一把手生氣了,後果十分嚴重。

雖說事先有幾個雷局都給自己打過氣了」不過,劉東升還是感覺腿腳有些站不穩實,微微顫慄了起來。

要不一把手真怒了讓自己坐冷板凳,想必原來打招呼的幾個副局會不會站出來相抗,這個難說。

而且,如果真要內查賬目的話,裡面肯定有貓膩的,也夠讓自己喝一壺了。即便是沒貓膩,一把手要整你1ng點貓膩出來還不容易,到時一名話就能把自己打入冷宮,沒準兒關幾天都有可能。

這廝心思電轉著,覺得還是好漢不吃眼前虧的為妙。所以,立即說道:「是常務副市長崔明凱說的,當時在場的還有局裡好幾位領導,比如常務副局長周劍鐵,副局長韋明飛等人和我都在常並且,當時鄭書記也早有準備,還叫我當場作了會議記錄」上頭有崔副市長親筆簽字的,就是省廳刑警總隊隊長齊斌同志也簽字過了。」

「這倒怪了,既然有這記錄當時劉書記一拿出來,想必崔副市長不會賴賬吧?」葉凡故意反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好像鄭書記沒問安主任要過那記錄。」劉東升說道,葉凡當即就明白了,估摸著是鄭河明沒破了案子,不好意思開口,後來知道自己要提前退了,欠賬就欠賬」所以,反而是怨氣滿天,把這筆爛賬記自己這個接任者頭上來了。

打的好算盤,葉凡在心裡冷笑了一聲。說道:「那局裡這今年怎麼過?」,「我借了幾萬塊,這事」還得葉書記您來安排一下。」劉東升xi聲回答道。

「幾萬塊能做些什麼,估計就是警車出車的油錢都不夠,你們以前欠了一屁股債,這事怎麼解決的?」葉凡緊bi著問道。

「公家出一半,如果辦案子的事比較煩瑣,拖的時間又長,一般對方會捐贈一些油錢的。」劉東升那聲音突然變得很xi。

「你口中的,對方,指誰?」葉凡自然明白了。

「受害者。」劉東升說道,那腦袋低著快到再脯了。

「長本事了,長見識了。人家受了害你們還要人家出油錢,是不是還得人家請客你們這些爺們來破案子,混賬東西。

難道魚桐人民對咱們局的印象如此的壞,在全省公安系統里,不管是行風評議還是破案效率,抑或是公安建設,群眾評議等等。

咱們今年是排在最尾巴的」,倒一,知不知道,你不丟臉,我都感覺害臊。」葉凡生氣了,敲了下桌子。

沖外邊的安衛民喊道:「立即通知下去」下午兩點正式招開全局幹警大會」除了值班和出外勤的幹警,其它的不準任何人缺席,除非你躺在醫院沒法起床了。還得把醫院證明打來才行」不然,缺席壽警告處分,扣年底所有獎金福利,扣除當天三倍工資。安主任,你把這話給我具本的傳達清楚,聽到沒有?」

「我明白了,馬上去辦。」安衛民jing神一振,覺得好像葉書記並沒提昨天自己捅簍子的事,也許葉書記原諒自己了,心情一時大好。當然,也更賣力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