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段海天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段海天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段海天出手

「早知道會這個樣子的,安蕾不但是何鎮南提拔的,她跟馬柏生的關係好像也相當複雜。」李國雄那臉一沉,旋即恢復平靜,哼聲道。

「李市長,葉凡會不會牽怒於安蕾。」崔明凱掛著一絲玩味笑意。

「這個難說,一般來說不會,沒準兒他會直接拿著單子去找何鎮南,聽說市局已經到沒米下鍋的地步。

還欠著人家接近3oo萬。這年怎麼過,一千多幹警難道眼巴巴瞅著,加上下邊縣市的幹部好幾千人。

那葉凡的聲望可就一落千丈了。不管怎麼樣,他肯定要拿下這筆錢的。」李國雄老謀深算,看了崔明凱一眼,笑道,「至於他採用什麼措施,這個就難說了。貓有貓道,狗有狗路。能坐到這個位置的沒一個愚蠢之人。」

「呵呵,這是何鎮南在隱晦的敲打他埃」崔明凱笑道,瞅了李國雄一眼,「就不知敲打的效果如何了,要是給bi急了就好了。」

「這事還沒完,徐林和鍾一明不會善罷霸休的。」李國雄點了點頭。

「咱們該不該幫他一把,在常委會上把這事捅出去,趁機敲打安蕾這nv人,也太囂張了,葉凡一個外來戶她不看在眼中,可那上面畢竟還有你李市長簽的名。」崔明凱略顯憤慨,哼道。

「她一向如此,說起來我這個市長當得也是慚愧,一個xixi的財政局都1ng不下來。

既然如此,只要葉凡肯出手,那咱們不妨聯合蔡志揚好好的彈壓一下安蕾。

雖說咱們的力量跟何鎮南比還有些差距,不過,周yu明這個人以前都是跟著老市長段海天的。

自從段海天走了后他一直沒有表態傾向誰,最近都是表示沉默著。也許,這次葉凡來了就是個變數。

如果能把周yu明這個常委、副市長也拉入咱們陣營,或者說是聯盟吧,那我們的力量也得到了空前加強。

何鎮南,一言堂的時代也該結束了。老崔,你看看,雖說我到魚桐也不久,不過,我是真想做些事。

為官一任,做人一世,既然到了魚桐,總得留點什麼吧。」李國雄有些感嘆,感嘆中略顯憤怒。

「嗯,說起來何鎮南也是太霸道了,有些建議我們是相當有理的,可是不符合他的心意的都得否決掉。

幸好市政fu有咱們倆人配合著才保有了一塊地盤,不然,恐怕連市政fu的事他都得全包了。

中央高層老早就喊著黨管帽子,可是何鎮南不但想管帽子,只要有好處的攤子他都想bsp一個安蕾猶如芒刺在背,這根刺不拔除,錢袋子被捏,幹些什麼事都不順手。

我好歹也是個協助你管財務的常務副市長,安蕾那nv人厲害著,我一張1o萬塊的批到了財政局居然拿不到錢。

何鎮南難道會管這1o萬塊的jim事,估mo著這些xi筆的錢安蕾勒緊不放,就是在彰顯權威。

有權威我們明白,他代表黨,代表組織。不過,黨也講過,有集中也要有民主,在何鎮南時代,只有集中而無民主了。」崔明凱相當的氣憤,看了李國雄一眼,笑道,「所以,葉凡拿不到5oo萬太正常不過了,他的份量跟我比,還嫌輕了一些。老李,機會在此一舉,你干不幹?」

「幹了1李國雄突然一敲桌子,狠狠的把煙給掐滅在了缸子里,「給老蔡去個電話,葉凡的事估mo著他也在關注著。」

「不光是他,周yu明難道會不盯著,一直單幹著在常委會上就成一擺設了,每次連句屁都不敢放,人活到這個份頭上也正是沒趣。

就是管紀委的於志海一向都是嚴肅著臉不吭聲,也很少把票投給誰。

何鎮南也習慣此人如此了。我是有些奇怪,於志海回到魚桐也有些年頭了,一件事沒幹成,這副頭銜掛身上幹嘛?

屁事沒幹,屁話不提,屁建議一個都沒,他難道真的做到了清心寡yu無yu無剛的地步。

那還不如遁入空men去當一和尚來得自在逍遙,何苦每天苦著臉坐在常委會上裝傻充愣?」崔明凱十分的疑uo不解,旋即還搖了搖頭呷了口茶。

「老崔,別急,人之初xing本善,但那是當初,長大了還能沒有個si心的,那是不可能的。

也許,於志海也在尋求著機會。在何鎮南時代他不想惹事,那是因為他沒現轉機。

如果出現了轉機,也許他會毫不手軟出擊了。老於的黨內排名可是不低的,真要杠上的話估mo著老何同志的碰頭會就別指望了。」李國雄居然乾笑了一聲,又說道,「而且,咱們要幫葉凡,但也得尋找機會才對。不能一開始就幫他,這樣子顯得咱們太輕漫了。得讓他知道咱們的力量不xi。要他來求著咱們,這樣才顯得更有力度一些。有的東西,你送上men去人家不稀罕,求著我們的就不一樣了。」

「怎麼樣老周,最近過得滋潤吧,哈哈哈……」段海天在電話中爽朗的笑著。

「滋潤,唉……」魚桐市市委常委.副市長周yu明的話里傳著一份子苦澀。

「老周,你還沒選擇好吧,既然我都走了,你也沒必要再執著了。如果跟何鎮南和不來,乾脆跟著李國雄也不錯,好像蔡志揚也有些動心了吧。跟蔡志揚不妨合作合作也行,總比你一個光桿司令姥姥不疼娘娘不愛的好得多。」段海天雖說離開魚桐幾個月了,但也時刻在關注著那邊動向。

雖說段海天到南福省水州市任,一舉還進了省常委班子,但是,段海天對何鎮南的霸道還是心裡不痛快。

在魚桐的這段時間,沒有好好的煞過一次何鎮南威風,段海天心裡不爽,一直引為憾事。

「老段,你一拍屁股走了,害得我成了單幹。眼下雖說李國雄和蔡志揚都向我伸橄欖枝了,不過,我還得看看。

畢竟我是魚桐人,不像你,真不想呆了拍拍屁股走人,而且還高升了。

估mo著就是何鎮南瞅著你那位置也是眼紅得要吐血吧。他強勢,霸道有屁用,你老段現在已經是副省級高官,而且還掛了個常委。

他何鎮南上竄下跳了這麼多年的不是一直在鼓吹著說魚桐市經濟總量排全省前四,他這個也要入常什麼什麼的。

不過,好像省里沒人鳥他什麼。不過,最近省里吹來了xi風,也許再過得一二年,魚桐市委也有入常的可能xing。」周yu明說道。

「這樣吧老周,給你推介一個人。」段海天突然說道。

「誰?」周yu明心裡一動,問道。

「你們市不是新來了個政法委?」段海天拋人了。

「噢!你講的是葉凡,他……太nn了一點。」周yu明略顯遲疑,嘴裡說著話,心裡直搖頭。

「太nn?老周,別被他的表像miuo了。」段海天笑道。

「不能吧,昨天他剛到市局,在大men口被一xi孩用ji蛋砸得狼狽不堪的。

後來生氣了,誇下天大海口,說是半年內破了88慘案,破不了脫了這身警服什麼的。

你看看,這個,可是相當不成熟的表現。在體制內的官員都曉得,說話都得留點底子,有七分話只說二分,有十成把握也僅說五成。

這才是官帽子穩步墊高的最基本條件,他倒好,一句話,把自己全bi向了死路。

半年內啊老段,怎麼破案。88慘案當初部和省廳聯合調查組搞了二個月,最後給市局留下了2oo多萬的伙食住宿費,找到什麼了,屁線索沒找到。

最後聽說抓了幾個嫌疑犯想當替罪羊。不過,好像被人爆光了,連這個都做不到。

他葉凡,聽說才23吧,這話怎麼能出口?」周yu明說著話怎麼的有些憤慨了起來。

「那叫魄力都不懂,老周,你我都年青過,年青將付出代價,這個你我都懂。

但年輕人的衝勁也是干大事的必備條件,你看看,沉穩好是好,可是陞官有人家那般快嗎?

當初我叫他去水州紅蓮開區任兼職水州市副市長,他也努力去跑了,也說動了二個省委常委,不過,最終還是功虧一簣。

我當時在省常會上力ting著他,不過,實力還是單薄了一些。紅蓮開區那條道不通了。

本來我是打算叫他到水州來先給我看管著建設局,知道他心裡有些不願意。

想不到啊,轉眼間人家到魚桐市任政法委了,而且,一舉入常了。

那天杏兒那丫頭的男朋友陳軍喝醉了,無意中說了個人,我才知道,那xi子後台硬得令人扎目。」段海天故意頓了一下,吊吊周yu明味口。

周yu明當然明白,裝著一臉平靜樣子,問道:「什麼後台,老段,別講半截話sa人。」

「京城那位鳳老爺子的掌上孫nv鳳傾就是葉凡的nv朋友。」段海一句話冒出。

周yu明頓時心神暗震了幾下,沉yin了良久才嘆息道:「難怪,一個23歲的常委,副廳級高官。這種人,也許到魚桐后就是何鎮南的不幸了,呵呵呵……」